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06章 认识的人多了,我就喜欢了狗

第706章 认识的人多了,我就喜欢了狗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65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53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说到神经病,前世,桂省就出了一个这领域中的“人才”。

  他是个另类网红,曾经红遍网络。

  网友啼笑皆非称他为“拒打工哥”。

  “拒打工哥”,因为偷窃电动车被警方抓获。

  记者:为什么要做小偷?

  周某:没有钱了,肯定要做啊,不做的话没有钱用。

  记者:那你不会去打工吗,有手有脚的?

  周某:打工这方面,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记者:进看守所什么感受?。

  周某:进看守所的感觉像回家一样,大年三十晚上我都不回去,就平时家里出点事,我就回去看看这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家里好还是看守所好?

  周某:在看守所里面的感觉,比家里面感觉好多了。

  记者:为什么?

  周某:在家里面一个人很无聊,都没有朋友玩,都没有女朋友玩,进了里面去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在里面。

  这段匪夷所思的新闻采访视频,每段回答都引人发笑,本来正正经经的一段新闻采访,看完觉得看的是某个相声小品一样,这让视频主角男子拥有了无数“追捧者”。

  当他出狱的时候,更是有不少“粉丝”前去接他。

  最近有网友爆料,他出狱后在一家餐厅打工,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这位红遍网络的“拒打工哥”,因为在餐厅工作表现积极,手脚麻利还被老板当众表扬了。

  也因此“拒打工哥”的无数“追捧者”评论:

  “哎,又一个信仰崩塌了。”

  “说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呢?背叛就像在伤口上撒盐一样刺人。”

  “我信了你的话,工作辞了,准备入行,你特么跑去上班了,还有没有天理啊?”

  “改天去桂省首府一睹精神领袖的风采,信仰的缺失是重大损失。”

  “……”

  天水娱乐。

  天水双雄——杨雄和丁志雄在茶艺室里喝茶下棋。

  喝酒唱K洗脚按摩是比较庸俗的乐趣,喝茶下棋写字画画则是比较高雅的乐趣。

  像杨雄和丁志雄这类人,雅俗共享,一个不落下。

  “陈子昂还没去西蜀当志愿者吧?”杨雄落棋后问丁志雄。

  陈子昂的行踪,不派人专门盯着,杨雄也没法了解。

  他也没无聊到这么关注陈子昂。

  所以陈子昂从西蜀回来的事他都不知道。

  “没有,至少目前没收到这个消息。”丁志雄喝茶,捏着棋子,准备落棋前笑道:“恶心下他,感觉还是不错的。”

  “几千块钱,少去一次KTV,就能恶心一下他,确实很划得来。”杨雄翘着二郎腿。

  陈子昂怀疑过是谁雇佣的水军黑他,引导舆论,阿铄觉得可能是环亚那边。

  但陈子昂却觉得天水的可能性最大。

  事实证明,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怪现象。

  天水算是受过陈子昂的恩惠。

  但最恨他的,却是天水,而不是环亚。

  帮你的人会一直帮你、对你好,因为习惯了,不对你好他会觉得心里有空缺。

  你帮的人则会一直来索取你的好,因为习惯了,知道无论何时,你都会在,都会满足他。哪怕他从来没有付出过,也不妨碍他提出要求。

  有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个富翁出了大事,他把两个儿子叫过来,说我有两个特别好的朋友,其中一个我帮过他很大的忙,而另外一个帮过我很大的忙,你俩赶紧去找他们求救吧!

  于是老大就去找父亲曾经帮过的人,老二则去找曾经帮助过父亲的人。

  老大觉得,他找的人受过父亲的恩惠,出于感激和报恩,应该给他提供帮助。

  老二找的是一个已经帮过父亲的人,其实并没有再帮他的义务。

  这么看来,老大获得帮助的机会比较大。

  但事实正好相反,那个帮助过富翁的人再次对富翁又伸出了援手。

  那个受过帮助、应该报恩的人,却无情地把富翁的老大赶出了家门。

  前世,中国有个感动中国的慈善者丛飞,他资助过183名贫困儿童。

  后来他得了癌症,因为没钱治病陷入了困境。

  当时丛飞的老婆怀孕5个月,不仅要担心老公的身体,还得为医药费发愁,但这都不是最上火的。

  最上火的是,很多被捐助者连一句表达关心的电话都没打!

  还有个受资助的学生家长把电话打到了医院,就为了质问丛飞:“你不是说好把我的孩子供到大学毕业吗?他现在还在读初中,你就不肯出钱了?这不是坑人吗?”

  丛飞:“我病了,挣不了钱。”

  对方:“什么时候能治好?什么时候能出来挣钱?”

  这个家长,不是丛飞碰上的唯一奇葩。

  被资助者里,这些奇葩多了去了。

  比如被丛飞资助过的李某,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搭理丛飞。知道丛飞生病后,李某一声都没吭。

  有一次李某接受媒体采访时,“不小心”说出受丛飞资助上大学的事。几天后,他从网上看到记者写的文章中提到了自己的名字,特别不高兴。

  这回他立马吭声了,要求丛飞跟记者联系删去文章中他的名字。丛飞的朋友气不过,打电话问他为什么必须删掉?

  李某理直气壮地说,我现在是大学老师,这事让学生知道了会“很没面子”。他把被资助过的事情当成了耻辱!

  丛飞的朋友气得一整夜没睡着,第二天见到丛飞告诉丛飞,丛飞也失眠了一晚上。

  又比如被丛飞资助过的小A,因为丛飞给她找的工作她不满意,也就此失去联系。

  记者有一次采访,问她是否得到过丛飞的资助?

  她说:“我接受过他的资助,当然记得,当时丛飞同意帮助我也是出于一种自愿,他有他的想法,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他。至于有什么样的想法,我也说不太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任何人做事情都是有所图的,至于他图什么,我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

  记者说:“他胃出血了,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有生命危险。你想没想过应该向他伸出援手?”

  “向他伸援手?怎么伸呢?我现在每月不过三四千元钱,没这个能力。再说,他也从来没向我提过这个要求。”小A最后以太忙为由,不但不出钱,连看一眼也不肯。

  丛飞在去世的十天前提出停止治疗,希望能把这些钱用到有治疗价值的人身上。

  并且,在他死后,还把眼角膜捐献出来,完成最后的爱心之举。

  他捐献的眼角膜,让5名眼疾患者重获光明。

  他的妻子说:“他超出自己能力的资助,在旁人看来十分夸张,可在我看来,却很自然。他性格就是这样,看不得旁人受苦,又经不起别人的哀求。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的弱点。”

  为什么有人即便两肋插刀也要去帮助别人,哪怕这个人素不相识;而有人即便举手之劳也懒得抬抬手,哪怕这个人恩重如山?

  说不清道不明,所以最后出来这么一句话:认识的人多了,我就喜欢了狗。

  关馨馨对于她资助过的人,就从来不主动去联系,不想受到伤害。

  当然,也有知恩图报的人。

  两年钱就有她资助过的几个已经毕业了的学生一起千里迢迢进京,给她送来一箱又一箱家乡特产,当面感谢她,然后又回去了。

  伯玉娱乐。

  李秋婷在西蜀当了十天的志愿者,终于撤离。

  一回来就急急忙忙找到陈子昂。

  “怎么不出去说一下?”李秋婷为陈子昂抱不平,网上黑陈子昂的事,她知道了。

  陈子昂是在最危险的时期当志愿者来着,李秋婷他们那帮人过去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危险了。

  “说什么?”陈子昂也无奈:“我开始只有两个队友,身边没带记者。后来有了,没你们这些专业的人提醒,都不知道要拍照这事。”

  李秋婷无语:“叫你出门带着阿铄他们,你不带?”

  “哪可能去哪都带,我也需要私人空间啊。”陈子昂说道。

  “你身边当时有什么人?”李秋婷追问。

  “干吗?”陈子昂问道。

  “这事不急,解决完你的公关危机再说。”李秋婷面色不变。

  陈子昂擦汗:“我想想啊。”

  最后,陈子昂告诉李秋婷。

  记下来后,李秋婷把记事本一扔,脑袋靠在陈子昂肩膀上。

  陈子昂伸手,想推开。

  李秋婷忽然说道:“去了一趟,才发现活着就是幸福。感谢父母健在,家人平安;感谢生命,身边有一群可爱的人;感谢……”

  她一连感谢很多或存在,或不存在的对象。

  “人生苦短,大胆去生活……不然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机会了……”李秋婷感触良多,说了一通后,忽然抬起头来,问陈子昂:“晚上有没有空,去我家,我要好好下个厨,享受生活。”

  “没空,不去。”陈子昂拒绝:“你下厨是享受了,我就遭殃了。”

  李秋婷捶了陈子昂一拳:“你装,继续装?”

  “装什么?”陈子昂一头雾水。

  李秋婷气得站起来:“那帮评委没给你颁发影帝奖,真是瞎了。我以后再也不稀罕那些电影节了。”

  说完她怒气冲冲离开。

  陈子昂在后面说道:“我妈妈说,自由不是放纵,那是火一般的梦想。”

  李秋婷身子停滞了一下,而后拉开门,出去后把门重重关上。

  外面的一些员工缩了缩脖子。

  二老板和大老板好像起什么争执了?

  以前两人因为对影视作品的理念不同,没少争执,但极少有今天这样的。

  想找李秋婷办事的人,掉头就走。

  晚点再说,反正又不急,现在上去简直就是送人头。

  ……

  这两天。

  陈子昂收到不少朋友的关心。

  比如王登,黄熙茜,童大伟,刘飞……

  “子昂,你来西蜀一下吧,相信对你的人生影响巨大,是一个转折也说不定。”王登给陈子昂打电话,他正在西蜀当志愿者。

  如今,西蜀道路畅通,通讯基本恢复。

  “事发时我就在西蜀,帮忙了十天才回来的。”陈子昂知道王登的关心很委婉,想必都知道网上黑他的事了。

  “这样啊。”王登埋怨道:“你搞什么飞机,网上的事你不知道吗?站出来说明一下啊,给媒体几张照片不就完事了?别告诉我你都没拍照?”

  陈子昂尴尬:“还真没拍照,当时只顾救援,哪还想到这个。我身边又没圈内人,没意识到。”

  “卧槽,你怎么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那赶紧来跟哥一起帮帮忙吧。”王登简直无语:“你的团队是不是该换人了,严重失职。”

  ……

  刘飞:“子昂老师,来跟姐姐当志愿者,送你一场大造化。”

  “你知道网上黑我的事了?”陈子昂问道。

  “靠,我以为你不知道呢,这么淡定。速来!”大长腿刘飞叫道:“时间就是金钱,再晚你想翻身都难,会被黑出翔来。”

  ……

  黄熙茜:“子昂老师,网上那么黑你,没咋没行动,去西蜀了吗?”

  “去了啊,他们不知道而已。”陈子昂说道。

  黄熙茜生气道:“那你怎么不出来说句话,赶紧发几张照片。道德绑架最可怕,我身体不太舒服,都不得不来,怕被骂。”

  ……

  童大伟:“子昂老师,我明天出发去西蜀,你要不要一起啊?”

  “不了,我知道你想说啥,我去过了,回来了。”陈子昂很疲惫。

  “那就好,那我就在西蜀坐等你洗白。”童大伟哈哈大笑。

  ……

  环亚。

  “民意难违,嘿嘿,估计这家伙得亲自跑一趟西蜀。”

  “不知道谁恶心他的,反正我很喜欢这个,哈哈。”

  吴仁智和聂云珊兴高采烈。

  他们不是艺人,不用去西蜀。

  就算是艺人,不怎么出名的,不去都没事。

  除非是对方自己想炒作。

  不然,网上谁会注意到啊。

  人家网友关心的是大明星。

  陈子昂现在就是大明星,虽然还不是顶尖的。

  第二天。

  网上出现一张很特别的照片。

  这张照片,在无数网友看到后,几乎泪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