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267章 郊外救人(二更)

第267章 郊外救人(二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3190更新时间:2018-12-24 07:08:24

  

  “我没笑什么,只是笑你连茶馆雅间都准备好了。你这是在外面等了我多久呢?我来这里连杨府的人都没有惊动,你是怎么第一时间知道的?”

  何菊面色讪讪,她用力的扭着手绢,“大丫头,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宋暖看着她,目光如刀,“那你觉得我应该什么样子?你不是说相见不相识吗?你现在又拦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我真的有事找你,我想跟你谈谈二丫头和三小子的事。”

  闻言,宋暖的脸色更沉了。

  “他们跟你之间的事,不也说清楚了吗?我真不觉得,有必要再谈。难道你还想告诉我,你想把他们接到杨府不成?这事别说他们不同意,我也不可能点头。”

  何菊摆摆手,急坏了。

  “我……不是这样的,我没想要把他们接走,我……我……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宋暖叹了一口气。

  正准备跟她离开。

  后面就有官差出来。

  “温夫人,幸好你还没有离开,我们大人有请。”

  宋暖点了点头,看向何菊,“你也听到了,舒大人找我有事,我先进去。如果你有耐心的话,你就再等等吧。那个什么茶馆的就不去了,你到城外等我吧。”

  “我先去茶馆等你,我的丫鬟会在大门口等你。”

  何菊很坚持。

  宋暖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官差进衙门。

  宋暖进去,舒同峰已经在等她了。不待她相问,舒同峰就急急的先开口,“不知温夫人可听说过噬心毒?”

  宋暖摇摇头。

  舒同峰眼中的希望之光,瞬间熄灭。

  宋暖瞧着,问:“舒大人,不知是出什么事了?谁人中了噬心毒?”

  “不是我们这里的人,而是我一个远方的朋友。”

  远方的朋友?

  宋暖想到边城,便问:“舒大人,我想多嘴问一句,不知舒大人可知现在边城的战况如何?那里的百姓还是只能进,不能出吗?”

  舒同峰闻言,目光警惕的看着她。

  宋暖忙又道:“我听人说那里与晋军打起了仗,我夫君前些日子,正好到了边城,我……很想知道那边的情况。”

  舒同峰听她解释,这才放松了警惕。

  他又暗暗笑自己多疑。

  他堂叔明明就说了,宋暖夫妇都是可信可靠的人。

  “如何战事正胶着,怕是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哦,那百姓能自由进出吗?”

  “不能!”

  “杨安说押送药材过去,是不是已经很严重了?”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舒同峰避重就轻,已经不愿多说关于边城的事了。

  宋暖的眼力不差,自然是看出来了。

  “过几天我师傅就回来了,或许我可以帮大人问问,如果有消息的话,我会向叶过来告诉大人。”

  “如此,麻烦温夫人了。”

  “舒大人客气了。”宋暖朝他拱拱手,“舒大人如果没有别的吩咐,那我就先告辞了。”

  舒同峰颔首,“温夫人,请!”

  官差进来,领着宋暖三人出衙门。

  舒同峰急步回到书房,那里还候着一人,“舒先生亲自带人去凤栖族?”

  “是。”

  “可有取回解药?”

  消息还是十天前的,舒同峰并不知道后面的情况。现在边城起了战事,很多消息都被封锁了。

  “消息送出之前,没有。”

  舒同峰闭上双眼,轻捏着眉心。

  战事发生得太快,恒王又中毒,生死未卜,而他堂叔又要去凶险的凤栖族,他真的很担心。

  只是,他现在已经一方父母官了,不可以随意离开这里。

  舒同峰抬手。

  那人便退出书房。

  衙门外,宋暖三人站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叶问:“夫人,我们现在是回去?还是去茶馆?”

  “去茶馆吧。”宋暖不由的蹙眉。

  老实说,她不想去。

  三人来到茶馆大门口时,果然,何菊的丫鬟在那里候着。见她们过来,面露喜色,连忙迎了过去。

  “温夫人。”

  宋暖抬手,冷冷淡淡的道:“前面带路吧。”

  何菊听到雅间外传来的脚步声,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嘎叽……门推开,她连忙站起来,扭头看过去。

  何菊张了张嘴,“大丫头。”

  宋暖进去,扭头看向叶她们,“你们先在外面等我吧。”

  “是,夫人。”

  雅间里只剩下何菊和宋暧。

  宋暖也不坐,看着她问:“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何菊倒了一杯茶,推到一旁的座位前,“大丫头,你先坐。我慢慢再跟你说。”

  “我没时间听你慢慢说,有话你直说。”

  何菊的眼泪掉了下来。

  “大丫头,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儿?”

  “如果我说不能,你就算了吗?”

  何菊走过来,抓住宋暖的手,泪水滴在宋暖的手上。“大丫头,听说你有一个很好的药方子,能不能也给我一个?”

  “什么方子?”

  “安胎用的。”

  宋暖闻言,目光落在她的腹部。何菊面上一热,随即就摆摆手,“不是我,不是我。”

  “那你要这个做什么?”

  宋暖冷声问。

  何菊怎么知道她有安胎的方子?

  “我给宋巧的,昨天我在院子里遇见她,连话都没跟她说一句,可她却下不了床了。她说我对她动了手,让她动了胎气,我……”

  说着,何菊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宋暖是听懂了,但也有很多疑问。

  “四大医门的当家人尚在杨府,你不去求他们,你到衙门口来堵我,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你怎么就知道我来县里了?”

  “我本就是要去找你的,正好在城外看到你来了,所以,我就在衙门外等你。”何菊解释。

  闻言,宋暖的心更冷了。

  府中就有大大小小的大夫,她不求,偏舍近求远,这怎么也说不过去。何菊明知她与宋巧关系不好,让宋巧服下她的安胎药,这是什么意思?

  除了宋巧的孩子,再让她背锅吗?

  “我没有那方子,药,不是随便可服的,尤其是孕妇。你还是让杨二爷请四大医门的人帮她诊诊吧。听说,木西元就是她的师父,她师父不会不愿治自己的徒弟吧?”

  宋暖说话时,紧盯着何菊的脸。

  将她每一个细微的神情变化都收入眼中。

  果然是有古怪。

  宋暖的心越来越冷,转身就往外走。

  叶和苏叶见她沉着脸出来,二人相视一眼,也没多问,而是沉默的跟着她。

  走到茶馆的楼梯处,宋暖突然停下来,“苏叶,你去听听她们会在里面说话?跟着她,看看她想做什么?给你半个时辰,我和叶在城外等你。”

  宋暖想想,还是想弄清楚何菊打着什么主意?

  “是,夫人。”

  苏叶立刻明白她的意思,连忙折了回去。

  路上,宋暖让叶也下了马车,“叶,你去打听一下杨府这些天发生的事,尤其是宋巧的事。”

  “是,夫人。”

  叶也离开。

  宋暖一人驾着马车到县城外的凉风坡下的路边等她们。她扯了根狗尾巴草叨在嘴里,百般无聊的抬头四下看了看。

  等人的时间,最是难熬。

  突然,她眯了眯眼。

  那边的树叶,好像是一种她熟悉的树。

  前世,她跟着小队在野外训练,分得的口粮不多。大家都不会轻易把口粮全吃了。总会自己寻一些吃的,什么野草,野果子,野味,他们都吃。

  正因如此,她来到这里后才能这么适应。

  宋暖把马车往林子里驶去,又不敢走得太远,怕叶和苏叶回来后会找不到她。

  她只进了几米就停下来。

  弯腰回马车里取了一个布袋,然后真奔那棵树而去。

  她如灵猴般爬上树,摘了一片叶子,确认一番后,她咧嘴笑了。嘿嘿!果然是斑鸠树。

  斑鸠树叶是做神仙豆腐的原料。

  她至今都记得那种让人流口水的美味。

  不需要太多的调料,于她而言,只需开一罐老干妈,凉拌神仙豆腐,已经是美味了。

  宋暖坐在树枝上,双腿荡了荡,表情惬意的摘着树叶。

  没多久摘了大半布袋。

  她把袋子里的树叶摁实了,换了个位置,继续摘。不一会儿,便再也装不进树叶了。

  她被迫停下来,很是不舍这些树叶。

  “站住!”远处有人怒喝。

  宋暖扶着树干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往远处看去,只见三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正举剑狂跳前面一个妇人。

  那妇人怀里不知是抱着包袱,还是襁褓中的孩子。

  宋暖瞧着三个男人欺负一个妇人,连忙从树上滑下去。她将布袋往树下一放,人已如猎豹一般冲进林子里。

  砰!

  妇人被枯枝绊倒,摔在地上,她还不忘转个身,自己垫下,让孩子不被压伤。

  她紧张的打量着襁褓里的孩子。

  见孩子没事,她才松了一口气。可这一口气还没呼出来,泛着杀气的剑,已经抵在她的额间。

  “跑,跑啊,你再跑快一些啊……”

  妇人冷汗涔涔,哀求:“几位大爷,你们行行好,你们就放过我们行不行?这孩子他是无辜的,你们当是没追到我们不行吗?”

  “追不回这个孩子,我们仨也不用活了。你觉得,我们是看重这小孽种的命,还是看重我们三人的命?”

  “不不不!”妇人急声求道:“小公子不是孽种,他是老爷嫡亲的外孙啊要,老爷不能这么残忍啊。”

  “老爷?”那三人冷笑。

  “你以为我们是受命于那个老不死的?反正,你也死到临头了,我们就实话告诉你。这孽种一家全死光光了。”

  “你们……”

  妇人面无血色。

  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咻……

  哐当……

  宋暖一箭射中那男人的右手,剑掉在地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