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383章 结案(二更)

第383章 结案(二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01更新时间:2018-12-24 07:10:30

  

  杨二爷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身子轻晃了几下,杨元爷连忙扶稳他,焦急的问:“二弟,你怎么了?”

  闻言,杨二爷扭头看向他,一脸愧疚,“大哥,我对不起你!我那孽子……原来是他在背后搞鬼,是他害了阿安。”

  “二弟,你胡说什么呢?阿远不会做这种事情。”杨元爷听着,并不相信。

  足于可见杨远平时伪装得多好。

  杨二爷摇摇头,一脸痛心疾首的道:“大哥,你不懂,你也被他骗了。这里面记载的清清楚楚,这些事情就是他做的。我也不想相信,但这是事实。”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失望和痛心。

  杨元爷听完之后,连忙夺过他手中的册子,迅速的翻看里面的内容。

  看完之后,他整个人也都傻眼了。

  杨元爷还是有些不相信,他看向宋暖和唐乔。

  “暖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宋暖看着他,没有半点隐瞒的道:“事实就像册子里面写的那样。”

  杨元爷的手一松,册子掉在地上。

  杨老爷子看着他们兄弟二人,最后把目光落在杨二爷的身上,“老二,你说这事情怎么办?”

  “爹,这孽子做下这种事情,我也不能护着他。我不能让阿安替他受这些,他……他……”

  杨二爷忍着心痛,大义灭亲的道:“该他受的,让他受吧。”

  杨老爷子默了默。

  过了好久,他才点了点头道:“唉……只能是这样了。这事提前让你们知道,你们不要告诉他。既然是舒大人调查出来的,便交由舒大人去处理吧。这个案子有关的东西,我们都不插手。”

  杨元爷兄弟二人点了点头,“是,爹。”

  此刻,大伙的心情都复杂极了。

  唐乔起身,走过去拾起册子,她朝他们拱手,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说完,看了宋暖一眼,她自己就先往门外走。

  “阿乔。”

  杨元爷唤了一声。

  唐乔顿足,背对着他,站在原地不动。

  杨元爷又道:“阿乔,对不起!”

  唐乔只应了一句,“我知道了。”然后,她就大步往外走。

  杨元爷的这声对不起代表什么意思?

  她很清楚。

  宋暖也起身,看着他们道:“人总是要为自己所做过的事,付出代价的。你们保重,我先回去了。”

  她本来想再多说一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有些苍白无力。

  发生这种事情。

  大家心里难受,这是必然的。

  第二天。

  杨安的案子,再次升堂审案。

  大堂外面,围满了秦县的百姓。

  官差带着杨安上来。几日的牢狱生活,对杨安并没有影响,他还是精神奕奕,抬头挺胸的走进来。

  “威——武——”

  舒大人从侧门进来,坐在主位上拿起惊堂木,用力一拍。

  啪!

  大堂上,满室寂静。

  “杨安,你可知罪?”

  杨安摇摇头,朗声应道:“回大人的话,草民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何罪之有?望大人明察,还草民一个清白。”

  舒大人点了点头,再次拿起惊堂木,用力一拍。

  啪!

  “案子已经过了几天,衙门也针对这事做了详细的调查。当天审案结束后,那门房和妇人离开衙门,半路上就被人伏击,一死一伤。如今,重伤的门房已经醒了。据门房交代,他当日所说的话,并不是事实,现在,传门房。”

  杨安站在不动,面上表情没有变化。

  不一会儿,官差就扶着门房就进来了。

  舒大人又问:“当天你说,你没有帮唐欣捎信,这可是事实?”

  门房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朝舒同峰磕头,“回大人的话,当日小的说谎了。”

  “哦?那事实是如何?”

  门房扭头看了一眼杨安,然后又看向舒同峰。

  “回大人的话,当日我确实有收到唐府下人的一封信,她是唐欣小姐的丫环,据她说,这是给我家大公子的信,而我也的确送到了书房给大公子。”

  话落,外面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天啊,这门房怎么变得这么快?”

  “对啊,他撒谎有什么好处?难道是收了唐家小姐的银子,所以,替她瞒下了这事?”

  “你们别吵了,听着审完案,不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吗?”

  舒同峰又问:“当日你为何要说谎?今天为什么又要说出事实?”

  门房:“当日,小的所有的说法都是二公子交待的,小的因为好赌,欠了一大笔债。二公子替我还了,还给了我一百两银子,然后让我按他的说法来回答大人的话。”

  “你说的二公子是?”

  门房又道:“杨家二公子,杨远。”

  这话像是炸弹一样投了下来,一进,外面围观的人,议论得更大声了,大伙都没有想到事实,居然是这样的。

  “我的天啊,居然是杨二公子指使的。”

  “这么说来,这事情……”

  一旁的杨安听到之后,比谁都惊讶。

  他以为是唐欣,没想到居然是杨远。

  接下来,门房又如实的供述了杨远交代的事情,杨安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舒大人又传了老鸨,杨远,还有那个灰袍男子,最后传了唐欣和那些与杨远有过联系过的杨家合作商。

  事实摆在面前,容不得他们再说谎。

  他们供出了事实,也证实了那个册子里面调查的结果,全都是真实的。

  在所有人证物证面前,容不得杨远再狡辩。

  秦县百姓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系列的事情,居然只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在争夺家业。

  这天的升堂结果,灰衣男子受杨远指使杀了那妇人,至于那【怡花楼】的姑娘是自己病死,死后被灰衣男子女干尸。

  再从庞大姐手中,将尸体弄走,与杨安的侍从里面接应,将那姑娘的尸体丢进了杨安屋里的池子里。

  那妇人是侍从杀的。

  杨远虽没有亲手杀人,但那妇人之死,也是因他指使侍从。他又派人企图除去门房和庞大娘。

  最后,舒同峰判他和灰衣男人——死罪。

  案子结束之后,官差将围观的百姓遣散,大堂上站着与案子有关的人,还有杨家人。

  杨安不能理解的看向杨远,“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你要大房负责的产业,你要少当家之位,你说便是。我可以让,但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