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38章 今天的姐姐,是樱桃味儿的……

第1938章 今天的姐姐,是樱桃味儿的……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5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解药。”

  沈妙言含着一枚樱桃正欲咬下去,听见他这话,又把樱桃取下。

  她挑眉而笑,“若果真有解药,我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司烟那丫头跟个鬼灵精似的,君天澜尚且不能抓住她,除非她自己主动走出来,否则,这世上谁又能抓住她?”

  连澈不语。

  他垂眸挽袖,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待到饮尽那杯酒,他才缓缓抬眸,悠悠道:

  “司烟因我而来中原,若我也染了这蛊毒,姐姐说,她会不会主动出来,把解药交给我?”

  沈妙言怔住。

  半晌后,她笑着摇头,“此事不可。”

  他为她卖命半生,她又怎忍心叫他如今还要继续为她卖命?

  连澈似是早就料到她会如此回答,于是轻笑着起身。

  他走到她背后,俯身抱住她的身子,不等她有所反应,直接扳过她的小脸,霸道地吻住她的唇瓣。

  容貌偏于艳丽的男人,低垂着一双桃花眼,眼底神色复杂深邃。

  他把少女惊愕羞愤的模样尽收眼底,却并不在乎,只纵情干着自己想干的事儿。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松开手。

  沈妙言喘着气,一张粉脸红得通透,十根指甲里,全是血丝。

  那是她刚刚挠开莲澈的脖颈,所沾染上的血渍。

  “啪!”

  一声脆响,她扬手就给了莲澈一巴掌。

  莲澈脸颊上赫然现出五个鲜红指印,却分毫都不在乎,只笑得温温,慢慢后退几步。

  “我吻过姐姐,与姐姐有过亲密接触……那么,想来我很快就能感染上那蛊毒了。”

  他说话时很温柔,桃花眼比春日的远山还要柔情温软。

  沈妙言却倏然怔住。

  莲澈转身,抬步朝珠帘外而去。

  修长的手指撩开珠帘,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朝沈妙言笑着眨了眨眼睛,“今天的姐姐,是樱桃味儿的……”

  说完,不等沈妙言再恼羞成怒,立即就窜了出去。

  寝殿中又恢复了寂静。

  沈妙言傻愣愣坐在原处,再望向圆桌上那兜樱桃,哪里还有再吃的心思。

  正不知所措时,君天澜的声音自窗外响起:

  “朕稍微不在,就有人如此这般惦记妙妙……”

  沈妙言抬眸看去,只见男人脸色黑沉,周身气场煞是可怕。

  她疑心这厮定然是看见了刚刚莲澈吻她的画面,忙起身岔开话题:“四哥怎么来了?澈弟刚刚说我身上也是会传染蛊毒的,你还是快走罢!”

  “妙妙这般急着把我赶走,莫不是还要幽会情郎?”君天澜偏不走,一手撑着窗台,轻而易举就跃了进来。

  “哪里有什么情郎……”

  沈妙言却生怕自己感染了他,急忙往后退。

  她的后背撞到衣橱,君天澜三两步就过来了,一手扶在衣橱上,把她紧紧禁锢在自己怀中。

  他低头望向她,挑起她的下颌,拿帕子细细给她擦拭过唇瓣。

  他的力道很大,擦得她有些疼。

  “四哥!”

  沈妙言忍不住皱眉。

  君天澜低头,在她擦拭干净的唇瓣上啄了一口,“若不是看在他即将离开的份上,朕定然杀了他。”

  冷幽幽的嗓音,令沈妙言浑身一震。

  她抬起眼帘,诧异道:“你说,他即将离开?他要去哪儿?”

  君天澜并不肯回答她的问题。

  他俯首埋在她颈间,深深嗅了一大口她的香甜气息,大掌不老实地去解她的腰带与盘扣。

  沈妙言察觉到他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想做那种事,气得小脸通红,伸手不停推拒他,“四哥不能与我亲近,那蛊虫是传染的你可知道?!”

  “大周皇族,百蛊不侵。”

  男人说话间,少女衣衫尽褪,只剩下藕粉色的肚兜与小小亵裤。

  他垂眸,看见她肌肤胜雪,小腹平软,亵裤底下的两条腿儿细长绵软,令他蠢蠢欲动。

  他把她抱得稍高些,抬起她的一条腿,继而撩开自己的锦袍。

  这个姿.势十分难堪。

  沈妙言连粉颈都红得通透,因为身体悬在半空中的缘故,只能伸手环住他的颈。

  君天澜大约是受了莲澈的刺激,今日格外的霸道和强.势,几乎没给沈妙言任何喘息的功夫。

  女子的娇.吟声经久不绝。

  月华如水,寒露葳蕤。

  正阳宫外,一道颀长身影,正漫步于朱红宫巷之中。

  君舒影面无表情,手中捏着的瓷盒,赫然便是那只盛了蛊虫的盒子。

  他绕出正阳宫,又走了整整两个时辰,才终于在教坊司外停下。

  仰头望去,但见教坊司内楼台高阁灯火辉煌,丝竹管弦声不绝于耳。

  那些舞姬歌姬们迎来送往,喧嚣尘上,乃是世间绝顶的繁华所在。

  他面无表情地蹲下来,打开瓷盒,那只朱红色的小小蛊虫立即爬了出去。

  它朝着热闹的地方而去。

  君舒影默默瞧着,知晓不出三日,教坊司的所有宫女,皆都会感染上这种蛊虫。

  而在其中寻欢作乐的男子们,也将会携带这种蛊虫离开宫廷,把它们传播到市井之间。

  渐渐地,渐渐地,它们会霸道地在整个中原散播开。

  也许,它们会造成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也未可知……

  男人站在月光下,素白的月光落了他满肩。

  一丛丛深秋的菊花在他身侧绽放,叶尖凝着些寒霜,金缕丝似的花瓣似是有些枯萎,正朝花蕊中央卷曲。

  男人抚了抚袍摆,注视那繁华歌舞处良久,才漠然地转身离去。

  翌日。

  东方才泛起一点儿鱼肚白,宫廷里辽远磅礴的撞钟声已然响起。

  大臣们身着朝服,踩着汉白玉台阶,正朝金銮殿涌去。

  细看之下,他们个个面色惨白,显然是发生了不好之事。

  早朝时,君天澜端坐在龙椅上,这群大臣纷纷出列:

  “臣听闻,除了含香苑和正阳宫,就连教坊司也爆发了瘟疫。臣以为,应当封锁后宫,绝不能再让瘟疫传染下去!”

  “臣附议!”

  “臣附议!”

  另一侧,又有朝臣出列,正色道:

  “臣以为,应当将所有患上瘟疫的宫人,全部付之一炬。如此,才能彻底杜绝瘟疫传染的可能!”

  “陈大人所言极是!”

  “臣附议!”

  一时之间,满殿文武几乎都开始要求焚毁染上瘟疫的宫人。

  ,

  别怕别怕,会甜甜甜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