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55章 那个带着杀意的女孩儿

第1955章 那个带着杀意的女孩儿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几名看守正坐在不远处的方桌边喝酒谈笑,其中一个腰间挂着几把黄铜钥匙,大约能够打开铁栅栏门。

  君陆离小小声:“皇嫂嫂,咱们怎么办?”

  沈妙言熄了火把,见那些人吃酒吃得有些醉了,于是对君陆离低语了几句。

  君陆离紧张地点点头。

  沈妙言匍匐在地,尽量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朝那群看守挪过去。

  那群人酒吃得有些多,皆都醉醺醺的,正兴高采烈地行酒令说荤段子,哪里注意到她悄悄靠近。

  沈妙言趴在地上,动作极轻地从看守腰间,勾下那把黄铜钥匙。

  看守毫无所觉,只仍旧吃酒大笑。

  沈妙言松了口气,正要悄悄儿离开,谁知不小心拽到了一名看守的袍摆!

  空气仿佛凝滞了几瞬。

  沈妙言慢慢抬起头,只见所有看守都惊诧地盯着她。

  她尴尬一笑:“我奉北帝之命,前来看看你们看守得如何……”

  那群人对视一眼,几乎毫不犹豫地站起来,立即就要捉她。

  恰在这时,君陆离早已听沈妙言的话,拿了靠在墙角的棍棒,几乎是卯足了劲儿,给那五名看守一人一棍子!

  “砰砰砰砰砰”五下,沈妙言就瞧见看守们尚未来得及扑向自己,就挨个儿地倒了下去。

  她诧异地望向君陆离,这小子看起来跟个娘们儿似的,劲道却这般大,真不愧是大周皇族的人……

  她拿了黄铜钥匙,打开那五把大锁,与君陆离合作把铁门推了开。

  数百名小孩儿,哭兮兮又茫然地从铁牢里出来,一双双乌黑纯净的眼睛,茫然无措地望着沈妙言。

  沈妙言轻咳一声,在他们细弱的哭声里,温声道:“我是来帮你们的,你们跟着我,我带你们回家。”

  “家”这个字眼,令这些流离失所的小孩儿顿觉温暖。

  他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纷纷自觉地排队跟在沈妙言身后,乖巧得不得了。

  沈妙言从墙上拿了火把,抬步朝一侧而去。

  君陆离跟在她身侧,小声问道:“皇嫂嫂,咱们这是要去哪儿?为什么不往树洞走?”

  “树洞就在相府内,咱们这里这么多孩子呢,你如何把他们从相府带出去?”

  “可你怎么就知道,咱们现在走的这条路,能通向外面?”

  “因为我猜想,赵无悔之所以把这些事都交给君舒影做,是因为他是赵地的父母官,他没有立场做这样的事儿。毕竟,这种事一旦被赵地的百姓发现,刨他祖坟的事儿都能干得出来你信不信?

  “也正因为如此,他绝不允许君舒影把偷来的小孩儿大大咧咧带进府里,再经由树洞进入这座暗牢,那样也太容易被人发现。所以,若我没猜错的话,这地牢必然还有个比树洞更加隐蔽的入口。”

  君陆离听着她的分析,忍不住两眼放光,秀丽的面庞上满是崇拜,“皇嫂嫂,你可真厉害!怪不得我四皇兄那般欢喜你!”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很长一段路了。

  又走了一段路,君陆离抬手指着前方,“皇嫂嫂,咱们走到尽头了!”

  沈妙言望去,果然瞧见前面的路被堵住了。

  她上前,在墙壁上摸索片刻,很快寻出机关,毫不犹豫就按了下去。

  被堵住的洞口震了几下,就徐徐打开了。

  沈妙言率先踏出来,只见这里竟是座无人的房屋,房中堆着数十箱沉香,正是那日君舒影曾带她来过的库房。

  她望向身后,数百名小孩儿都乖得什么似的,整齐有序地排着队,并不吵嚷。

  她欣慰得很,于是走到库房门后,小心翼翼推开门。

  她知晓这条长街被君舒影用来放置沉香,其中还有好几个专门负责看守的人。

  她踏出门槛,借着轻盈月光望向一侧,瞧见一名看守正揣着手靠坐在扶栏上打盹儿。

  她对身后打了个手势。

  君陆离会意,立即带着小孩儿们从屋里悄悄儿地出来。

  月光如水,把这偏僻的街巷照得亮如白昼。

  数百名小孩儿,聪明乖巧得叫人心疼,纷纷捂住自己的小嘴,小心翼翼跟着沈妙言往外走。

  他们并不知晓这个女人乃是大周的皇后,于他们,她就像邻家的姐姐那般可靠可亲。

  而就在沈妙言以为,她能带着孩子们平安无事地离开时,寂静而诡异的街巷外,忽而响起铺天盖地的马蹄声。

  她站在街头,看见君舒影一骑当先,带着数百名禁卫军,军容整肃而来。

  他穿鸠羽紫的华贵裘衣,长及膝盖,越发衬得他高大俊美。

  斜挑的凤眸不染而红,发束金冠,处处都是不可一世的嚣张与冷漠。

  他骑在骏马上,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沈妙言。

  沈妙言远远驻足,虽然表情仍旧平静,可紧攥着的掌心,却忍不住沁出冷汗。

  终究,

  还是害怕的……

  而君舒影身后,凤北寻皱起眉头。

  总觉刚刚似乎看见了君陆离的身影,怎的一转眼他就不见了?

  君舒影从沈妙言身上移开目光,折了几折马鞭,淡淡道:“抓起来。”

  一群小孩儿,这些时日以来早被吓破了胆。

  听见他说又要把他们抓进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一个个儿终于绷不住小脸,在满街里嚎啕大哭起来。

  君舒影皱眉,这些孩子再这般哭下去,定然会引来附近的百姓。

  届时可就麻烦了……

  因此,他冷声道:“都还愣着作甚?把他们抓起来堵了嘴!”

  他的语气,冷得令人胆战心惊。

  仿佛数百名活生生的小孩儿,在他眼里同那小鸡仔没什么区别。

  就在他身后的禁卫军鱼贯而出时,沈妙言独自站在街心,两柄匕首从袖管中不动声色地滑出。

  她于这初冬的深夜里,身着霜白箭袖劲装,一条玉带把腰肢勒得细细。

  颈间系着胭脂红斗篷,斗篷上一圈白狐狸毛衬得她小脸圆润清丽,琥珀色瞳眸清泠泠透着薄凉与杀意。

  面对鱼贯而来的禁卫军,她抬手,慢条斯理地解开斗篷,把它掷落在地。

  月光如水,温柔落在君舒影的眼睫间。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带着杀意的女孩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