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03章 正文结局(上):上元

第2003章 正文结局(上):上元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5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上元节,楚京连着热闹了三日。

  长街上的花灯一望无际,接天也似得绚烂,流金镀月般蔓延到熙攘繁华的远方。

  君舒影为了哄沈妙言高兴,特意为她在彩云归设赌局,只盼着招来天下奇人异士,展现他们那些稀奇古怪的功夫,好博得佳人一笑。

  三楼扶栏处,沈妙言望着楼下的热闹,只淡漠地垂眸。

  片刻后,她挽住君舒影的手臂,声音甜甜:“四哥,这里不好玩,我想回寝屋睡觉了。”

  君舒影见她眼睛里果然无甚光彩,丹凤眼底不觉划过一抹黯然,旋即笑容温柔道:“既如此,妙妙便先去睡吧。我总得等大堂里的事情结束了,才能回去陪你。”

  沈妙言乖巧点头,自个儿转身往寝屋走。

  三楼设有寝屋、书房、盥洗室、西房等,皆都富丽堂皇,住着十分舒适。

  沈妙言独自来到盥洗室,唤了侍女进来准备热水为她沐身,可那些个侍女皆都对她阳奉阴违,不过随意拎了桶冷水进来,就急不可耐地跑了。

  少女坐在大椅上,原本纯净的面庞上,逐渐浮现出一抹阴霾。

  她是忘记了从前的事情不假,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被人这样欺辱。

  若她没记错,刚刚那些个侍女,皆都是从沈府中跟过来的,还曾在背地里骂她是傻子。

  她起身,一声不吭地自己烧热水沐身。

  君舒影处理完赌坊中的事,回到寝屋已是子夜。

  罗帐低垂,少女正睡在温暖的缎被里。

  他去隔壁盥洗完毕,才褪去外裳与鞋袜上了床榻。

  准备替沈妙言掖被子时,他看见她眉尖轻蹙,眼睫还在灯火中微微颤动,显然并未睡着。

  他卧下来,把她抱到怀中,声音又轻又柔:“妙妙可是睡不着?我给你讲故事罢?”

  沈妙言睁开眼,对上男人温柔的丹凤眼,小脸上忍不住现出一抹委屈。

  她如同被欺负了的小孩儿,回家同爹娘告状般,一本正经地开口:

  “她们欺辱我。”

  说着,便把以芙儿为首的那群侍女,是如何在沈府中骂她是傻子,如何暗戳戳想当他的侍妾,又是如何总对她阳奉阴违的种种事情,一一告知了君舒影。

  琥珀色瞳眸纯净剔透。

  她说完,坚定道:“这事儿乃是她们的错,四哥,我不要这样的侍女,平白让我怄气罢了。把她们都发卖了吧,我看见她们就不高兴。”

  “我当是多大的事,叫你这般不开心……”

  君舒影轻笑,低头吻了吻她的眉眼,“妙妙放心,我保证叫她们再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沈妙言解了气,便窝在他怀中,沉沉睡了去。

  君舒影待她睡熟,轻手轻脚地把她放在被窝里。

  他起身,慢条斯理地披了件大氅,离开了寝屋。

  此时楼下大堂仍旧是通宵达旦地热闹,他站在扶栏边瞟了眼,便吩咐管事的把伺候沈妙言的那几名侍女带到二楼雅座。

  芙儿等人原本正在屋子里打叶子牌嬉闹,听说主人相请,个个儿春.心.荡漾,只道是她们主子玩腻了那个傻子夫人,这是想起她们来了。

  于是几名姑娘争先恐后地打扮起来,很快妆容精致地跟着管事的,往二楼雅座而去。

  君舒影的雅座设在二楼角落。

  屋室里陈列着一排青铜白鹤衔烛灯盏枝,芙儿等人跨进门槛,就看见那个光华霁月的男人,静静坐在光影里。

  他披着件霜白绣梅花纹的华贵大氅,正坐在那儿吃茶。

  满头及腰漆发,用一根嶙峋梅花随意挽起。

  抬眸时,不染而红的丹凤眼绯丽入骨,比女人还要媚。

  他背后,是巨大的落地琉璃窗。

  上元节的圆月在他身后熠熠生辉,可便是那明月,亦敌不过他的美。

  见她们进来,君舒影放下茶盏,抬手示意管事的人下去。

  雅座的雕门被合上,芙儿等人对视几眼。

  芙儿率先站了出来,娇滴滴走到君舒影跟前,屈膝行了个礼,“给主子请安!不知主子唤奴婢前来,所为何事?”

  声音是尽她所能的娇媚。

  君舒影抬手摸了摸耳廓,淡红唇瓣微微勾起,“听闻,你们对夫人有诸多不满?”

  芙儿笑了笑,“奴婢不敢……只是奴婢以为,如主人这般风华绝代的人物,当配得上更好的姑娘。夫人她虽然貌美,可终究是个傻子,又如何配当主人的妻室呢?”

  君舒影嗤笑,又瞥向其他侍女:“你们都是这般认为?”

  几个小姑娘纷纷点头如捣蒜,与他对视时,忍不住地红了脸。

  男人面庞上笑容更深了些。

  下一瞬,他朝芙儿伸出手。

  芙儿只觉身体一软,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君舒影飞去!

  她的脖颈被男人紧紧掐住!

  惊恐地挣扎之间,她听见男人声音温温:

  “你们错了,从来都不是她配不上我,而是我,配不上她!”

  话音落地,其他侍女只听得“咔嚓”一声响,竟是君舒影生生折断了芙儿的脖子!

  她们吓得瘫坐在地!

  不等她们逃跑,君舒影起身,面无表情地走向了她们。

  “我尚且舍不得说妙妙半句重话,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辱骂她是傻子?!”

  妖异的丹凤眼越发绯红。

  满月之夜,他如同入魔也似,抬脚就狠狠踩住其中一名侍婢的指骨,一字一顿,语带倨傲:

  “骂她,你们也配?!”

  指骨被踩碎的声音,于这寂静的雅座中清晰可闻。

  紧随而来的,是少女破了音的惨叫!

  茫茫水雾,在男人掌心里汇聚成一柄细长冰锥。

  六名侍婢,被他用这冰锥一一斩杀。

  丹凤眼红若滴血。

  他曾说过,

  这世间,谁骂妙妙,他就杀谁。

  若全城人骂她,

  他就为她杀光全城人。

  若天下人骂她,

  他就为她屠尽天下人!

  他君舒影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寝屋中血光冲天。

  屋外,沈妙言赤着脚,背靠墙壁而站。

  她紧紧捂住嘴,浑身都在发抖。

  她,能清晰嗅闻到从门缝间传出的血腥气息。

  琥珀色的圆瞳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她不过是想让四哥赶走这些女人,

  可他,

  竟然直接把她们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