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70章 张相与谢夫人

第2070章 张相与谢夫人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0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凤樱樱呆滞片刻,扑过去时炉子里已经烧得连边角都不曾给她留下。

  少女的眼泪淌得越发汹涌,一把攥住李秀缘的袖角,哽咽着想要控诉,到最后,却只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这是我……我绣了两个通宵,才绣好的……”

  近看,少女眼下青黑,眼睛里俱是红血丝。

  软帽有些歪,依稀露出凌乱的短发。

  短发里还藏着几根白发。

  憔悴得紧。

  李秀缘盯着她的面庞,这个姑娘,不过二十岁,可如今看着,却分明是二十六七的模样。

  可见这段时日以来,她究竟是以何种痛苦的心态,捱过来的。

  剑眉紧锁,他反握住凤樱樱的细腕,不由分说地拉着她来到软榻前。

  他把她摁在榻上,伸手剥开她的衣衫。

  凤樱樱大惊失色,努力挣扎着抗拒,可在男人的力气面前,终究只是徒劳。

  半晌后,她终于放弃抵抗,颓败地把脸埋进被褥。

  屋中灯火明亮,李秀缘静静注视着她身上那些竹鞭打出来的血痕。

  虽然已经上过药,可疤痕仍旧鲜红。

  眼底暗潮涌动,隐隐酝酿着风暴。

  然而他很快压下那强烈的杀意,仍旧毫无表情,从宽袖中取出一罐药膏,用指尖挖出来,使劲儿涂上凤樱樱的伤口。

  他着实不会怜香惜玉,凤樱樱吃痛,忍不住又挣扎着想要摆脱开他的手,李秀缘眼底一冷,抬手就重重给了她后臀一巴掌。

  凤樱樱呜咽了声,羞耻心作祟,到底没敢再动。

  等上完药,李秀缘又从宽袖中取了一沓银票,一声不吭地扔在凤樱樱的床上,继而转身大步离开。

  颇有,

  嫖.客风采。

  凤樱樱望着满床凌乱的银票,心底不禁蔓延出浓浓的无力感。

  她很快把银票收拾齐整,跳下床去追李秀缘,刚打开屋门,就瞧见男人撑一把纸伞,就站在樱花树下。

  竟是还没走。

  她不敢与他直视,垂着脑袋走过去,从银票中抽出一张,又把剩下的递给他,“你弄坏了那只枕套,我得赔人家钱。剩下的银票你拿着,我不要你的钱。”

  李秀缘垂眸,面无表情地注视这个只及到他胸口的女人。

  风雪的簌簌声中,他轻启唇瓣,冷冷撂下一句话:“给你,你就收了,别犯贱。”

  凤樱樱身子一震。

  旋即,唇角的弧度苦涩了几分。

  她知晓这是小和尚关心人的方式,然而……

  尽管他们一起走过这么多年,可这种方式,总叫她格外难以接受。

  李秀缘见她没再坚持,于是转身朝小院外而去。

  踏出几步,又冷冷淡淡道:“等来年,这株樱树开花了,我就回来了……也或许,无需等到那个时候。总之在那之前,好好收拾自己,太丑了我怕是难以接受。”

  说着,似乎是觉得很别扭,于是加快步伐离开了小院。

  凤樱樱目送他在风雪中远去,搓了搓手,仰头望向落满雪的樱花树。

  尽管名声被卢金枝毁了,

  尽管经历了骇人的栽赃,

  可夜色中的眼睛,仍旧澄明干净。

  如同山中樱花。

  ……

  临近年关,镐京城一日赛一日的热闹。

  今年的除夕夜宴将在宫外龙船上举办,再加上这是鳐鳐在镐京城度过的最后一个除夕夜,因此鳐鳐格外兴奋,除夕前三天整日躲在雍华宫里挑挑拣拣,期盼着能够以最美的模样出现在宫宴上。

  她站在落地青铜镜前,一手拿着华贵的宫裙,一手举着珠钗在云髻上比划,“杏儿、阿蝉,你们快帮我瞧瞧,这根珍珠流苏八宝钗可配这裙子?还是匣子里那套红宝石头面更配?”

  她身后,衣橱大开,无数珍贵的衣裙、首饰等满地散落,真真是珍珠如土金如铁的富贵。

  毕竟君念语如今未曾封后纳妃,宫里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好东西自然都送到她这儿来了。

  杏儿坐在绣墩上嗑瓜子儿,面对她的问题,只是习惯性悄悄翻了个白眼。

  她吐出瓜子壳儿,目光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妒羡,落在了盛放红宝石头面的匣子上。

  她知晓这副头面乃是边疆进贡的,色泽上佳,乃是世间难得一寻的极品红宝石。

  皇上赏给公主的时候她也在,而且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可惜公主小气,任她怎么索要这红宝石头面,公主就是不肯给。

  她想着,答道:“奴婢觉得那柄珍珠发钗挺适合公主的,看着可爱得很。而这套红宝石头面偏于成熟,公主年纪小,恐怕压不住这份艳气。”

  “是吗?”鳐鳐懵懂。

  阿蝉打开宝石匣子,取出红宝石头面,一一给鳐鳐装扮上,笑道:“奴婢倒是以为,公主殿下戴这套红宝石的首饰更加合适呢。殿下生得国色天香,什么颜色压不住?”

  鳐鳐照了照镜子,自个儿也觉得红宝石的首饰更配明夜除夕的妆容衣衫。

  这边主仆三人正说着话儿,有内侍匆匆过来,禀报道:“给公主殿下请安!殿下,皇上有急事相请,说让您往乾和宫走一遭。”

  鳐鳐不以为意地放下衣衫,“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本宫那位好皇兄,竟也有主动请我的时候……”

  一般君念语让她去乾和宫只有两件事,要么是骂她,要么,就是要她帮忙把小晚卿留在宫里。

  若是前者,一般传旨的内侍不会用“相请”两字。

  今儿显而易见,君念语那厮是有事要求她了。

  恐怕,仍旧与小晚卿有关。

  小姑娘笑了声,故意不坐暖轿,格外慢腾腾地往乾和宫而去。

  此时,乾和宫内,暖殿里燃着沉香,珠帘低垂,肃穆静雅。

  一位穿着云碧色绫罗宫裙的贵妇,正襟危坐在大椅上,正细品茶茗。

  她保养得极好,虽梳着妇人发髻,可肌肤奶白细腻,娃娃脸乖巧甜美,瞧着,竟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

  隔着花几,身着正一品朝服的男人,手挽折扇,大冷天的还在故作风雅地轻摇扇柄。

  男人眉目如画,蓄着及胸的黑须,便是静坐,也令人颇觉书香气浓,风度儒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