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94章 公主大婚(3)

第2094章 公主大婚(3)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2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漆盘精致,上面摆着五只碧玉小碗,碗中盛着晶莹剔透的水液,看似不过是寻常净水,可因为是端在白圆圆手里,观礼的人便知道那水液不同寻常。

  白圆圆注视着魏化雨,“酸甜苦辣咸五味,请魏帝挑选一杯饮尽。”

  魏化雨何等眼力,纵便对白圆圆不熟悉,通过四周人的态度,也知晓那水液并非寻常五味那么简单。

  他唇角勾起,“左连城。”

  一位年轻男子,应声站了出来。

  他穿白衣,头戴幂篱,幂篱垂下的白纱布遮住了他的面容,因此令人看不清楚他的脸相。

  可行走之间,白衣飘飘,竟颇有几分隐士公卿的味道。

  大周这边的纨绔们纷纷噤声,暗道魏北那边奇人异士众多,这一位,也不知是干啥的。

  白衣男子,在众人们的注目中,缓步踏上台阶。

  他在白圆圆面前站定,一一拿起五只玉碗轻嗅,嗓音清凉如水:“百舌草,黄魁,蘅蕨藤,淮灵子,斗樨……好一个酸甜苦辣咸。”

  随着他说完,在场众人尽都震惊。

  稍微有些药理知识的人都知晓,这五种草药蕴含剧毒,沾染上哪怕一点,也都会当场毙命。

  他们再望向那红漆托盘时,目光越发复杂。

  这哪里是成亲来着,这分明是送命来的啊!

  左连城丝毫不在乎众人的议论纷纷,朝白圆圆一抱拳,道了声“得罪”,便伸手端起一碗水,倾倒了约莫四分之一去别的小碗。

  继而,又把那只混合过两种毒药的水,倒了些到另一只水碗里。

  如此反复十回,他亲自端起正中间的一碗水,奉到魏化雨面前,“皇上。”

  这是要魏化雨喝这碗水的意思了。

  众人立即沸腾起来,嚷道:“喝什么喝,这水混合了那些骇人的毒草,怎么能喝?!”

  “不错,快快丢了那碗水,好好的大婚,可莫要变成丧礼!”

  说话间,已有热心的人冲了过去,欲要阻止。

  可魏化雨却伸手,大大方方地接过了左连城手里的水碗。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如同饮酒般,豪迈地一饮而尽。

  白圆圆鼓了鼓掌,笑道:“魏帝手下,果然养了许多能人异士。调和五种剧毒,致使它们的毒性被彻底中和……饶是我白圆圆,也不得不敬佩这位公子好本事。”

  左连城客套般,朝她拱了拱手,便退居到人群中。

  魏化雨则扔掉玉碗跃下狼背,三两步踏上台阶,直接推开了紧闭的殿门。

  然而殿中空空如也,鳐鳐并不在其中。

  白圆圆道:“鳐鳐在内殿,魏帝这边请。”

  说着,带领魏化雨穿过这座宫殿。

  众人皆都跟在后面,来到这座宫殿尽头,就看见殿门大开,正对着的,乃是座格外华贵雅致的宫苑。

  宫苑中遍植奇花异草,在这初春里萌芽生花,美不胜收。

  宫苑尽头乃是座异常精致的宫殿,飞檐翘角,雕梁彩绘,正红色宫灯在檐下悬成一排,流苏轻曳,分外华美。

  一道红毯连接了这两座宫殿,站在红毯尽头的男人,不是君念语又是谁。

  他负手而立,看着魏化雨,俊脸上毫无意外。

  此刻,他身后的寝殿内。

  姿容艳绝的美少年,身着狐裘大氅,雍容而清贵。

  他指尖挑着一张喜帕,望向鳐鳐的目光分外柔和,“我给姐姐盖上喜帕?”

  鳐鳐乖巧地点点头,一双妙目不时透过珠帘,欲要看她未来的夫君。

  然而她坐在寝殿深处,自然是看不到魏化雨的。

  幕昔年把她的紧张与期待都看在眼底,忍不住笑了笑,仔细给她盖好喜帕。

  他如同寻常百姓家的兄弟般,直接把鳐鳐背了起来。

  鳐鳐轻呼一声,等回过神,才发觉这位与自己同岁的双胞弟弟,后背竟也如此宽阔了。

  背着她,一步步朝外走去,极稳。

  幕昔年目视前方,声音温柔:“多年不曾与姐姐团圆,总觉亏欠姐姐许多。今日能背姐姐出嫁,我很高兴。”

  鳐鳐记得,这个胞弟幼时极爱撒谎。

  可如今,他的语调分明真心实意,无比坦诚。

  是啊,她虽与爹娘、太子哥哥分离,可身边好歹还有个兄长。

  虽说这些年她与兄长是吵吵闹闹、磕磕绊绊过来的,但总归也很热闹不是?

  但昔年……

  他深居北幕,再加上皇叔叔自戕于天山寒池,也不知这些年来,他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地方,究竟是如何孤单度过的。

  五年前,他亦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啊!

  少女想着,环住幕昔年脖颈的手,忍不住收紧些许。

  殿门就在眼前。

  幕昔年抬眸望向远处那个红衣少年,笑道:“我为姐姐准备了五百担嫁妆,北幕虽在极北之地,物稀贫瘠,然而供养姐姐的金银朱贝,却还是有的……若以后那魏化雨敢欺负你,你就写信去北幕,北幕虽称不上天下第一强国,可为姐姐讨回公道的千军万马,却也还是有的。”

  少年语调平静。

  鳐鳐却感动莫名。

  她轻声道:“多谢。”

  “姐弟之间,无需言谢。”

  幕昔年说着,抬步跨出了殿门。

  君念语上前,牵住鳐鳐的手。

  鳐鳐透过喜帕下方的空隙,瞧见这位兄长穿崭新的祥云龙纹皂靴,纤尘不染的袍摆上绣着精致的碧天海浪纹。

  这是身为帝王,最为正式的礼服。

  鳐鳐心中一暖。

  君念语牵着她,踩在红毯上,一步一步,朝魏化雨走去。

  他目视前方,声音压得很低:“魏北远在千里,若现在悔婚,还来得及。”

  鳐鳐怔了怔。

  旋即,鼻尖一酸。

  这位总是同她斗嘴的兄长,当初死活不肯让她与花思慕退婚,总搬来各种各样的大道理教训她,说什么做人要守信,又说什么退婚了会有损花家颜面,到时候闹起来大家都不好看,他可不会护着她。

  可临到她真正出嫁了,这兄长却还要细细再问一句……

  鳐鳐声音晦涩,“我若退婚,于魏北颜面有损。届时,太子哥哥可是要与兄长拼命的。难道哥哥就不怕麻烦吗?”

  君念语面无表情,只是牵紧了她的手,“便是魏北百万大军渡海而来,只要是为你,为兄又有何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