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19章 要与她食同席 寝同榻

第2119章 要与她食同席 寝同榻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8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1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说罢,狠狠咬住鳐鳐的唇瓣。

  鳐鳐又委屈又着急,可惜除了发出“啊啊呀呀”的声音,根本就无法同他说话!

  她急于告诉魏化雨她的身份,却不知男人早就知晓,不过是假装不知道,好从她身上占些便宜。

  毕竟从前他与鳐鳐同房时,那位迂腐不堪的季嬷嬷总是守在门外,用咳嗽声来提醒他适可而止。

  后来见房中无人,他总是把鳐鳐欺负得狠了,于是不顾他的反对,干脆放了两名宫女在屋中,监视着他不许对鳐鳐乱来。

  做那种夫妻间的事儿,被人围观监视还有个什么意思?

  每夜还只允许他做一次,简直是泯灭人性!

  如狼似虎的男人回忆着从前的憋屈,越发可着劲儿地折腾起鳐鳐来。

  世上还有什么事,比征服一国公主,更令男人疯狂兴奋?

  靡靡的水音,在天香引的雅座内经久不绝。

  鳐鳐哭得厉害,却努力想要保持神思清明,等这个男人结束掉这场欢爱,就好好告诉他她的身份。

  只可惜魏化雨压根儿舍不得放过她。

  好不容易到嘴的肉,岂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他自幼习武,体魄本就异常强悍,便是房中之事,也与寻常男人迥异。

  鳐鳐虽兼具魏北皇族与大周皇族的血统,可女孩儿从小娇养,在这等疾风骤雨之下,没被伤着就不错了,又怎可能保持神思清明地度过这一夜?

  因此,还未到半夜,小姑娘就彻底被折腾得晕厥过去。

  待她醒来,已是第二日黄昏。

  昏昏沉沉中,她蓦然想起昨夜的事儿。

  于是她腾地坐起来,却见自己已经不在天香引,而是置身于一座宽敞的马车里。

  车厢布置精致,如同一座小版闺房。

  少女揉了揉眼睛,因着强横的皇族血统,昨夜被魏化雨折腾出来的伤势已然痊愈。

  她抬眸,看向歪坐在案几后的始作俑者。

  穿着龙袍的少年,正单手托腮,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鳐鳐一见他那目光就瘆得慌,下意识往后缩了下,没好气道:“你看我作甚?”

  这么说着,才发现哑穴已经被解开。

  魏化雨唇角轻勾,“朕觉着,你——”

  不等他说完,鳐鳐忽然快速挪到他身侧,伸手捂住他的嘴。

  她盯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你别出声儿,我要与你说件事儿,你听了,千万不要惊讶。”

  魏化雨握住她的细腕,顺势亲了口她的手,“朕知晓你要说什么。”

  “你知道?!”鳐鳐睁大双眸,旋即有些愠怒,“你知道你昨夜还……”

  说着,因为羞耻,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魏化雨轻笑,“有人与朕说,你生了一副与皇后同样的容貌,自打在长街上一睹过皇后真容,就开始蠢蠢欲动,意图爬上朕的龙床。甚至,因为思朕如狂,而得了臆想症,总以为你才是朕的皇后。我说的,是也不是?”

  鳐鳐呆呆盯着他看了半晌。

  旋即,一巴掌抽到男人身上,“魏化雨,是你蠢还是我蠢?!我会思你如狂?!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不会思你如狂!还臆想症,呸!你倒是与我说说,那个告诉你这番话的人究竟是谁,我要与他当面对质!”

  当然不曾有人与魏化雨说这番话。

  他不过是胡诌的,好叫这姑娘以别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也满足他连月以来的相思之情。

  若她恢复了身份,他还如何像昨晚那般放纵?

  更何况,他也很想知道,宋蝉衣扮作小公主的目的。

  因此,他宠溺地把鳐鳐抱入怀中,“对对对,朕的风儿说什么都是对的,好不好?并非你思朕如狂,而是朕思你如狂,可好?”

  鳐鳐一口老血差点儿吐出来。

  暂时把到底谁思谁如狂的事儿撇到一边,好端端的,她怎么就成风儿了?!

  特么风儿是谁啊!

  “怎么,不喜朕赐你的名字?”魏化雨挑眉,“你自称瑶瑶,可这个字儿与皇后的闺名撞了音,朕只能给你改名。你不喜欢也得受着,你可是朕买下的人。”

  而且还买了两次。

  更何况,他们的名儿连起来可是春风化雨,又有哪里不好?

  鳐鳐憋着一股子气,重重哼了一声,自个儿坐到旁边托腮冥想,打算想个好办法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马车很快行至皇宫。

  鳐鳐被魏化雨扶下来,远远就看见苏酒与那位大齐雍王也正下马车。

  两人似乎在闹别扭,小酒并不搭理雍王,只冷笑着转向旁边。

  “看什么看?走了!朕的承恩殿,还等着你打扫呢!”

  “你想得美,谁要给你打扫宫殿——你别拉我!”

  魏化雨懒得同她吵,霸道地握住她的手,不由分说地把她拖走了。

  这还是鳐鳐第一次踏进魏化雨平日居住的寝宫。

  只见大殿颇为宽敞,只是采光极差,即便是白日里,也得点上许多枝形青铜灯盏。

  而殿中陈设更是极为简单,里殿内摆着一张宽大木榻,木榻正对着的是张雕刻着大魏版图的八扇屏风。

  屏风外的大殿,置着张楠木案几,上头堆满了尺高的奏章,地面也随意散落着许多摊开的卷宗。

  几个蒲团横七竖八地丢弃在地面,本该小心翼翼收好的朱笔更是横斜在桌脚边,可见大殿主人平日里极为懒散。

  更夸张的是,几套深色麻纱袍子被揉成团扔在角落,中间隐约可见几只罗袜,也不知究竟是干净的还是脏的。

  鳐鳐嫌弃皱眉,这里真的是一国之君的寝殿吗?

  她望向魏化雨,少年盘膝坐在角落,也不知从哪儿摸出只西洋镜,正透过镜口朝她张望。

  她指了指四面八方,“这是你的寝殿?你不是皇帝吗?为啥不叫内侍和宫女好好拾掇下?这般凌乱,如何能住人!”

  “朕不喜旁人随意动这殿中的东西。”魏化雨扔掉西洋镜,“朕既把你买回来了,你也不能吃白食不是?从今往后,朕这寝殿就交给你收拾了,去,先把朕的衣裳给洗了。”

  他曾是小雨点,从小就目睹了父皇母后被乱军所杀。

  他曾是魏北太子,幼时就跟着皇姑姑颠沛流离。

  他曾是大周的阶下之囚,年少时曾被那个名为皇姑父的男人废去双腿。

  如今,

  他是大魏的君王。

  独对群狼环伺,以一己之力坐稳皇位。

  一国之君该是什么样,

  少年其实并不清楚。

  这十来年,他从不曾有过安生日子,从不曾对任何人卸下心防。

  他唯一知晓的,唯一信任的,是这个笑起来像是太阳的小公主。

  他希望从今往后,从生到死,她都能陪着他,都能做他的妻。

  食同席、寝同榻,哪怕箪食壶浆,哪怕旧屋陋殿,却也仍旧值得人高兴不是?

  ,

  没羞没臊的夫妻生活要开始啦!

  新书男女主抱枕图被菜菜放到了书评区,宝宝们可以欣赏下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