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36章 长恨人心不如水

第2136章 长恨人心不如水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64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6:3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锦鱼的死,

  恰似一瓣跌入湖水的桃花。

  在水面上漾开一圈圈细微涟漪,却无法掀起任何波澜。

  唯一感到痛不欲生的,

  只有她的亲姐姐。

  烛火阑珊。

  锦瞳身着素色宫装,独自坐在寝屋中。

  屋中摆设依旧,锦鱼用过的东西分毫未曾动过,四周甚至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但她知晓,她的亲妹妹,再也不会回来了。

  少女身形纤瘦似弱柳扶风,面容苍白,朱唇毫无血色,垂眸之间,眼底皆是淡淡青黑。

  她托着腮,形单影只,于这慢慢长夜中,根本无法安眠。

  美人憔悴,

  不过如此。

  眼见着天色渐明,屋中灯火逐渐湮灭在成堆的蜡泪里。

  到天破晓时,有宫女推门而入。

  她朝锦瞳福了福身,“锦瞳姑娘,我们娘娘有请。”

  锦瞳抬眸看去,来人乃是陈贵妃身边的大宫女。

  她淡淡道:“不知娘娘寻我,所为何事?”

  “娘娘前段时日病着,因此不曾知晓宫里的消息。昨儿晚上娘娘乍闻锦鱼姑娘横死,十分伤心,彻夜难眠。娘娘曾受过锦瞳姑娘的恩惠,想着姑娘必定比她更加伤心,所以特地遣了奴婢过来,请姑娘去说说话,以便排忧解难。”

  锦瞳仍旧端坐着,双眼干涩,并无表情。

  宫女口中所言恩惠,乃是陈贵妃刚进宫时,年幼无知,曾屡屡触犯宫规。

  这桩婚事原就是利益使然,皇上无心男女之情,因此不曾去探望陈贵妃,只遣了她去贵妃宫中以做照应。

  她本就是极有耐心的人,面对总是触犯宫规的陈贵妃,不曾回禀皇上,只悄悄替她瞒下那些事。

  陈贵妃约莫对她很是感激,后来送了她不少东西。

  只是她们之间已有半年未见,宫中人本就薄情,她并不认为陈贵妃找她,果真是为了安慰她。

  沉默良久后,她起身,随小宫女一道去见陈贵妃。

  ……

  明天宫。

  宋蝉衣慵懒歪躺在靠窗的贵妃榻上。

  暮春之际,窗外仍旧花影婆娑。

  她如同地道的中原女子般身着轻纱绣花襦裙,轻摇罗扇,淡淡道:“兄长说,陈琅昨夜去了天牢?”

  宋问颔首:“若我没猜错,他应是为了刺杀魏文鳐,以此破坏大周与魏北的联姻。魏文鳐一死,再找机会揭露妹妹冒名顶替一事,必然如同火上浇油,使得大周更加愤怒。如此一来,大周定然会记恨魏化雨与咱们宋家。他们陈家,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宋问抖了抖袍摆,面容阴鸷。

  宋蝉衣轻笑了声,“倒是好谋算。只可惜,皇上必不会叫他如愿以偿。”

  宋问看了她一眼,“妹妹倒是聪明,陈琅的确不曾得手。据宫中的暗桩回报,他似是还受了重伤,于半夜逃去了陈暮宫中躲藏。”

  “陈暮……”宋蝉衣咀嚼着这个名字,轻摇罗扇,眼底皆是嘲讽,“从前的陈暮或许值得我高看一眼,可如今沉沦在爱情里的陈暮,早已不再是昔日那个鲜衣怒马,曾同我大战五十回而不分胜负的女人。”

  这么说着,她不知想到什么,眼底极快划过一抹黯淡。

  那抹黯淡,在宋问未曾察觉时,就很快被锋利的冷芒取代。

  少女淡淡道:“陈暮在宫中沉寂两年,这次被她哥哥的事情刺激,定然有所行动。”

  “妹妹料事如神,就在刚刚,陈暮召了锦瞳去蜜玺宫。”

  ……

  锦瞳随着宫女踏进蜜玺宫。

  寝殿内,陈暮正端坐在梳妆台前。

  因着彻夜未眠,加上未施粉黛,她看起来颇有几分憔悴。

  她从镜中瞧见锦瞳过来,虚弱地咳嗽了两声,便起身迎了过去:“锦瞳姐姐!本宫怎么听说,锦鱼横死了?!此事究竟是真是假,本宫昨儿一夜未眠,可是担忧得紧!”

  说着,竟不顾尊卑,拉着锦瞳一道在软榻上坐了。

  锦瞳低垂眼睫,“劳贵妃娘娘挂心了。”

  “这么说,便是真的了?!究竟是谁这般狠心,勒死锦鱼还不够,还要把她的尸体吊在桃树上?!听闻在中原,桃木乃是用来镇邪的,怎么,凶手莫不是觉得锦鱼有邪气,才把她吊在桃树上?!这是要锦鱼死也不能超生啊!”

  陈暮双眉紧蹙,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锦瞳搁在膝上的双手,忍不住紧紧攥起。

  她知晓凶手很可能就是魏文鳐。

  魏文鳐又是在中原长大的,必定也知晓桃木镇邪。

  难道,果真如陈贵妃所言,魏文鳐是利用桃木害她妹妹不得超生?

  陈暮把她青筋暴起的素白双手,尽收眼底。

  用帕子擦拭了下眼角,她安慰道:“斯人已逝,锦瞳姐姐不必忧心。本宫必定请最好的道士进宫,为锦鱼做一场法事,使她的灵魂得到安息。”

  锦瞳起身,朝她福了福身,“多谢贵妃娘娘。”

  说罢,就恭敬地退了出去。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珠帘后,陈暮拭泪的动作,才慢慢停下。

  她抬眸,眼底分毫伤心都无,反而平静得令人害怕。

  “你虽有恩于本宫,可尊卑有别,你我终究不可同日而语。锦瞳,你若肯做本宫手中最锋利的刀,替本宫除掉承恩殿内那个真的魏文鳐,也算造化一场。今后,本宫必有重谢。”

  少女嗓音低冷。

  ……

  明天宫。

  宋蝉衣从贵妃榻上坐起。

  及腰长的青丝,顺滑地垂落下来。

  “陈贵妃欲要利用锦瞳对魏文鳐的恨意,借她之手杀害魏文鳐……”

  她探身,从小几上取了金钗咬在朱唇中,双手慢条斯理地把长发挽起,又用金钗固定住,

  “哥哥猜,锦瞳会如何抉择?是做人,还是,做狗?”

  宋问呷了口茶,“锦瞳常随魏化雨左右,性聪慧机敏,更兼忠诚不二。但在亲妹妹的事情上她会如何抉择,我实在猜不到。妹妹以为,将会如何?”

  “中原有句诗,叫做‘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锦瞳如何抉择我同样猜不透,我只知道,魏文鳐是落入魏北的一只蝶,随着她扇动羽翼,这皇宫,这魏北大地,很快就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阿侬想要浑水摸鱼?”

  “阿侬”是宋蝉衣的乳名。

  窗棂映花。

  宋蝉衣罗扇轻摇,笑语嫣然:“若这浑水本就是他一手搅和出来的,兄长以为,我敢下去摸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阿侬虽胆大包天,却尚还不敢直接与太阳叫板。”

  宋问盯着她。

  这位妹妹太过聪慧。

  言语之间,他甚至无法捕捉,她这话究竟是何用意。

  ……

  锦瞳离开蜜玺宫,一路往泰和宫而去。

  素色的葳蕤裙摆,在落满桃花瓣的花径上轻曳,不经意便染上了些许暮春桃香。

  素来温婉澄澈的杏眸,始终处于失神状态。

  她在皇上身边待了多年,见识过多少世面,自然知晓陈暮是在利用她。

  可是……

  亲妹妹的仇,

  她焉能不报?!

  只是她不敢确定,凶手果真是魏文鳐吗?

  她虽与魏文鳐接触甚少,却也大致能看出对方是怎样的人。

  若说她会用那般残忍的手段杀害锦鱼,她其实是不信的。

  阵风吹来,花径上落英缤纷。

  她忽然驻足。

  只见花径尽头,有身着墨色龙袍的少年临风而立。

  金冠束发,猎猎袍摆在风中飞扬。

  那张英俊深邃的面庞,毫无表情,狭长如刀的漆眸,只定定注视着她。

  锦瞳深知,皇上只有在认真的时候,才会流露出这种神情。

  她心中惶恐,急忙郑重行大礼。

  魏化雨踩着挖金朝云纹皂靴,一步一步走到她跟前。

  平地起风,又是一阵淡粉桃瓣纷纷扬扬地落下。

  从远处看,君王美人,落英芳美,好一番邂逅美景。

  只有被魏化雨亲手扶起的锦瞳,听见了风里传来的,那看似漫不经心,却分明强势到无法违拗的指示性话语。

  少女原就憔悴的脸,

  不觉越发苍白。

  ,

  这一章字数可能有点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