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161章 本相只问你,她是不是女人?

第2161章 本相只问你,她是不是女人?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7:0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用罢膳,鳐鳐去偏殿沐身,魏化雨独自站在宫檐下,俯瞰皇宫景致。

  承恩殿地势极高,几乎可以将整座皇宫尽收眼底,因此,少年仗着出色的眼力,能够清晰看见遥远的游廊里,身着宫装的婢女一排排穿过,把垂淡金流苏的宫灯挂上廊檐。

  不过两刻钟的功夫,皇宫处处都明亮起来,暮色里分外柔和醒目。

  他赏了片刻,忽有羽箭刺破空气而来!

  少年偏头,瞧见来自大齐的异姓王,身着桔梗蓝劲装,骨节分明的手里,恰握着一张弓。

  他的桃花眼隐在昏惑的暮色里,看不分明。

  魏化雨唇角轻勾,“看来,雍王成功杀死了那位大祭司。不愧是大齐皇帝亲封的异姓王,果然功夫绝顶。”

  这么说着,狭眸中暗光涌动。

  负在背后的掌心,更是逐渐汇聚出一团凌厉内劲。

  “本王没死,你应当很失望吧?”萧廷琛微笑,“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本王与那位大祭司,并未交手。你所设想的本王重伤,也根本不存。”

  “呵……”魏化雨掌心那股内劲逐渐消失,俊脸上仍旧是不动声色的关怀,“瞧萧兄说的,朕关切你都来不及,又怎会希望你受重伤?毕竟,朕与你可是有交易的。”

  “然而利益当前,魏兄终究选择了与元湛合作。此时此刻,魏兄大约是在想,等我家小酒儿毒发身亡后,趁本王道心不稳,诛杀本王,并割下本王头颅送给元湛,你就能接手元湛口中的五座岛屿……”

  “啧,萧兄把话挑得这般明白,岂不有伤你我二人面子?”魏化雨捻了捻腰间佩玉,“老实说,对朕而言,你死的价值,远远大于活着。能够用土地与百姓交换对手性命的国君,必定是鼠目寸光之人。他登基为大齐帝王,比起你萧廷琛登基为帝,对我大魏的好处,要远远多得多。毕竟,你萧廷琛若为帝王,朕这龙枕,可是睡不安稳的。”

  萧廷琛轻笑。

  承恩殿与逍遥宫皆未掌灯。

  两个年轻人的面容隐在昏暗的月色里,看不清对方眼底的神情,却能通过语调,揣度对方的心思。

  萧廷琛笑罢,徐徐道:“陈琅君子之名享誉魏北,平日里施粥布善,在百姓中口碑极好。听闻魏帝今日带人前往陈府抄家,魏帝果真对名声无所顾忌啊。如今街头巷尾的百姓,皆都私语魏帝寡恩刻薄,欲要谋杀功臣善人,魏帝当如何?”

  魏化雨捻着玉佩,并未说话。

  今日天香引一行,他原本打算从楼里搜出陈家与他们勾结的罪证,可他到底年少冲动,竟直接一把火烧了天香引!

  虽则是为了毁掉苏酒的解药,可如今却连陈家的罪证一道毁了……

  狭长如刀的漆眸闪过几许思量,他忽而含笑盯向萧廷琛,“萧兄回宫,是为了什么?莫非,手中已拿到陈家的罪证?”

  “陈家罪证,交换本王与小酒儿在魏北的安危,魏帝干是不干?”

  唇红齿白的秀丽少年,笑眯眯的,眼睛弯起,如同月下狐狸。

  魏化雨挑眉。

  他没能拿到的东西,萧廷琛却拿到了……

  他忽而想起那位天香引黑衣祭司的不对劲来。

  好似,那位祭司一直在偷窥萧廷琛。

  他们两人,难道有什么渊源不成?

  他想着,淡淡笑道:“好说。不过,朕还要加一项条件。”

  “魏帝但说无妨。”

  “朕要天香引永远消失在魏北。”

  “你放心,他们的根在大齐,他们永远不会再出现在魏北的土地上。”

  一位年轻帝王,一位未来大齐的帝王,在月色下做着交易。

  他们正是恣意风流的时候。

  而鬼市那把火,那场史无前例的战斗,使得魏北这边的天香引彻底覆灭。

  至于那位神秘的大小姐,有人说,曾看见她在火光中舞蹈,最后彻底葬身在火海之中。

  也有人说,她被人救走。

  然而无论如何,他们的去向,都与魏北无关了。

  高楼灭,火光烧尽之后,只余下满地漆黑废墟。

  一双枣红色缎面靴履,缓缓停在废墟前。

  ……

  魏北与中原皆进入初夏,可遥远的北幕,仍旧冰冻三尺。

  幕昔年不顾寒素辛和南宫墨的反对,执意要在宫里举办宴会,借着邀请众臣的名义,也邀请杜太师与莫缃銮进宫。

  他打算在宫宴上一举诛杀那两人。

  而筹办宴会的事儿,自然落在南宫墨头上。

  眉目清秀的少年,身着深蓝色缎面内侍制服,手提拂尘,愁眉苦脸地站在亭台里,盯着御花园里的婢女布置看戏台。

  虽说宫里是皇上的地盘,可这些年皇上惫于政事,宫中也不知被杜太师安插了多少奸细,想要在宫里杀他,可谓难上加难。

  偏皇上瞧着容貌艳美,偏骨子里是个执拗性子,不撞南墙不回头那种,叫他们这些做手下的无比头疼。

  他正烦恼,寒素辛抱臂而来。

  她如今是皇上身边名义上的大宫女,实际却什么也不做,一派大小姐脾气。

  她瞟了眼那群花儿似的宫女们,淡淡道:“南宫大人好雅兴。”

  “雅兴什么?没瞧见我正忙着?你若有空,也替我劝劝皇上才好,皇上如今根基未稳,兵行险招要不得。”

  南宫墨碎碎念。

  寒素辛挑了挑剑眉,正欲说话,忽瞧见花径尽头有个身穿朝服的高大男人负手而来。

  他生得英俊,只是那双凤眸里却是遮掩不住的阴沉,颇令人害怕。

  寒素辛笑了笑,“南宫大人,那人好似是来寻你的。”

  南宫墨望去,隔着老远就认出那人是冯铢。

  少年细白小脸上现出一抹欢喜,立即朝他挥手。

  冯铢眼底划过厌恶,却仍是步履未停地来到亭中。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寒素辛,讥笑道:“呵,南宫墨,难道成为太监还不足够令你羞愧吗?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敢和女人待在一块儿?”

  南宫墨宛若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他僵硬片刻,才慢慢缓过神,陪着笑脸,轻声道:“冯大哥,素辛她不是外人,她也是皇上的身边人呢。”

  “本相只问你,她是不是女人?”

  ,

  铢铢吃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