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六十章 约见

第六十章 约见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075更新时间:2018-12-27 06:47:51

  

  第二天一早,小林樱带着弟弟上学出门走了,而柳生元和却留在家里没有一起出门。

  “咦,元和,你今天怎么不去上学?”妈妈南田雅子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问正在走向健身房的柳生元和。

  “妈妈,今天我请假了,有一点事要去办。”柳生元和一边回答,一边走入健身房。

  高桥广美昨天下午五点给他的回信,说是今天上午九点,有专车来接他前往会面地点。

  现在才早晨七点出头一点,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什么?你这孩子,你有什么事要请假才能去办的?怎么也没和妈妈说一声?”南田雅子一边抱怨着,一边把大家吃饭的碗筷收入厨房,他们家算是RB社会中相当富裕的人家了,厨房里有洗碗机,不用南田雅子亲自动手洗碗。

  所以,妈妈把碗筷放进洗碗机里以后,就走进健身房里,等着他的回答。

  “妈妈!我已经是个大人了,这些小事不用一一向您汇报了吧,我保证,这不是什么坏事!”柳生元和一边做出各种扭曲身体的姿势,一边回答说。

  “你这个孩子,妈妈是担心你!快说,到底什么事?”

  “今天有人约我去见面谈一下,是有关剑道的事情。”柳生元和一边把身体扭转,右手撑地,然后双脚以一个极慢的速度倒卷起来,一边回答说。

  “有关剑道?什么事情有关剑道能这么重要,你连学都不上了?是青木馆的事情吗?”

  “不是,是一个叫广田和子的女剑客,在咱们国家很有名的。”剑豪的身份不知道为什么需要保密,不过广田和子这样的可不在保密范围内。

  “妈妈又不知道你们剑道圈子里的事,哪里知道什么广田和子?你们有事,不能在不上学的时候谈吗?”

  “嗨,妈妈,儿子我现在在剑道界也算是一个小小的人物了,人家可没想着是和一个中学生谈事情,而是把儿子当成大人平等对待的,等下还有专车来接我呢!”柳生元和有点得意的说,这种虚荣而浅薄的姿态,他只有在家人的面前才会流露出来。

  “不会是什么骗子吧?还用专车来接你?听说现在常有绑架人质的事呢。”南田雅子看着在健身房中,做出种种不可思议动作的儿子,担心的说。

  “——,不会,他们这些人我都知根知底的,不过妈妈,这些事等晚上我回来再和您说好吗?现在这样一边说一边锻炼很吃力啊!”

  现在柳生元和做的动作,是他自己推导出来的太上七转化龙经的第四转1.0试验版,各种动作难度已经可以担当得起变态二字,即使是他,在锻炼的时候也需要全身贯注,协调身体内外每一处角落,才能顺利的运作下去,这不但是肌肉筋骨的运动,甚至已经牵扯到呼吸的轻重缓急、气血搬运和内劲的运作上。

  这些动作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通过这些动作,让内劲运行的更加顺畅,使其渐渐和人体气血运行规律重合在一起,最终达到内劲能随着气血自动运行的目的。

  当然,现在还不过是1.0版,实际效果只是差强人意,但是一遍一遍的施展下来,逐渐进行细微的修正,柳生元和相信,用不了两三个月,内劲就可以和气血同步运行,但是能不能像气血运行一样,成为人体本能,那就要看自己人品到底如何了。

  在专心锻炼中,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

  ‘叮叮叮,当当当’难听的手机铃声响起,柳生元和收起架势,拿起放在健身房角落里的手机,接听起来,果然是专车已经到了楼下,高桥广美打电话上来。

  “妈妈,我出去了,午饭不回来吃了。”柳生元和穿上一件外套,就往外走去。

  “诶,这孩子,什么时候买了手机也不和大人说一声,哪来的钱?”等妈妈听到声音,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只看到柳生元和用拿着手机的手,高举着摇了摇表示告别,人已经走出门去了。

  ————分隔符——————

  “柳生——,柳生大师,您请!”走到楼下,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停在门口,一个身材小巧玲珑,身穿黑色职业套裙的二十多岁年轻职业女性站在车门前等候着他。

  在她看见柳生元和的那一刻,她的脸上就开始绽放出职业化的笑容,只是在称呼上稍微犹豫了一下,这可能是柳生元和年纪太小,出乎她预料的原因吧。

  “你就是高桥广美女士吗?”柳生元和虽然运动了半天,但那些动作不过是一些探索性的实验,并不是高强度的锻炼,除了需要全神贯注以外,他倒是没有出什么汗。

  “是的,我就是您的助手高桥广美,柳生大师,您请上车。”说着,高桥广美拉开汽车的后座门,微微鞠了一个三十度的躬,既不失礼,也不谄媚,一看就是经过正规礼仪训练的高端服务行业人士。

  ————分隔符——————

  “柳生君,您请坐。”在一间精美的雅舍中,柳生元和见到了这次邀他见面的剑豪大岛慧女士。

  今天的大岛慧似乎格外的神采飞扬,上次两人见面还是在剑豪试的时候,那时候她的头发是绑成一个发髻,显得有些严肃而老气。

  今天她的头发披散了下来,一直垂到肩头。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剑道服,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根腰带,看起来整个人随意的很。

  “额,大岛老师,很抱歉我来晚了。”柳生元和没想到她会来的这么早,按照RB的礼仪,晚辈总是先到一些的。

  “哈哈,不是你来晚了,而是我来早了。今天不用叫我大岛老师,我们是以剑道之路上,同行者身份见面的,你就叫我大岛慧就行了。”似乎在柳生元和进来之前,大岛慧已经喝了一些酒,脸颊上有些红润的颜色。

  “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不客气了。”柳生元和感到今天的大岛慧,有一种完全放下负担的感觉,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既然在这种宽松的气氛下,那他也不用按照RB的礼仪一板一眼了,这正对他的胃口。

  柳生元和把跪坐的姿势改为双腿平伸开来,说起来,他对RB礼仪中,怨念最深重的,就是跪坐这个姿势了。

  整个人跪在地上,屁股坐在自己的脚跟上,还美其名曰‘坐’,这分明就是跪着。

  “柳生君,我就这样叫你可以吗?”

  “您随意,我无所谓。”既然放松了,柳生元和也就不再端着RB人的礼仪架子,说话也随便起来。

  “你还没去过剑豪会总部吧?”

  “嗯。”

  “那你知道剑豪会的来历吗?”大岛慧看柳生元和这么四仰八叉的坐着,干脆自己也斜靠下来,靠在榻榻米上放着的软枕上面,这是她最喜欢的放松姿态,不过一般在晚辈和外人面前,为了保持严肃,她不会做出如此失礼的姿态。

  但是现在,已经放下一切,准备踏出最后一步的大岛慧,平日里的繁文缛节,再也不能约束她的行为了。

  “我还真不知道,大岛老师有什么见教呢?”

  “剑豪会成立于距今一百十五年前,当时正是推翻幕府,还政天皇斗争最激烈的时期。

  当时的新选组和十九家剑道流派,共计二十九名剑豪,同时以武士之名发誓,效忠天皇,并奉天皇密令,成立了剑豪会。说起来,柳生君,你仔细看过你的各种相关证明吗?”

  “嗯,昨天还拿着‘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证明向学校请假来着。”

  “哈哈哈哈哈哈——”大岛慧大笑起来,连跪坐在后面的广田和子,也掩着嘴笑了起来。

  “柳生君你可真是——,居然拿这个证明来向学校请假!”

  “剑豪会的各种证件证明,都是有皇室徽章的,那是因为我们剑豪会本来就是直属天皇的一只秘密武士部队,所以,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是有豁免权的。”

  “比如?”

  “比如你杀了一百多名黑道分子!”

  “————”

  “不用担心,我们剑豪会吸收一个新成员,怎么会连这点东西都不调查清楚?就算你以前有天大的罪过,现在加入剑豪会,也就一笔勾销了。”大岛慧不在意的说。

  “那岂不是我们可以随意杀人了?”

  “当然不行,就算是杀人,至少也要面子上说得过去才行,比如这次你杀了一百来人,如果不是三林会帮你做好了善后工作,即使那时候你已经是剑豪会成员,也至少要改名易姓,换一个身份才行。”

  “好了,不说这些小事了,反正以后这些小事都会有你的助理去处理,今天请柳生君过来,是有件事要请教一下。”大岛慧坐直了身体,正容说道。

  看见对方正式起来,柳生元和也把双腿收了回来,换成一个盘坐的姿势,坐直起来:“大岛老师您请讲。”

  “请教柳生先生,如何才能踏入剑圣之道?”大岛慧从跪坐的姿势,直接行了一个跪礼。

  “啥——?”

  “柳生先生,大岛慧自二十九岁踏入剑豪之境后,每日里养练武魂,打磨身体,终于在三年前,武魂功行圆满,浑身上下浑然一体,真正完成了武士之躯,至此,剑豪之道已经走到了尽头。

  于此同时,我自然感觉的到,武魂如果不能贯通头部,打开神藏的话,剑圣之路,终究是遥不可及。那么,柳生君是如何做到,在没有打开神藏的情况下,更进一步的呢?”

  “呵呵,大岛老师你这个问题问的好,我也想知道您的武士之躯是如何修行的。”柳生元和没有先回答大岛慧的问题,反而问起大岛慧所说的养练武魂和武士之躯来。

  “和子!”大岛慧直起身来,叫了一声。

  “嗨!”一直跪坐在后面的广田和子跪着挪到前面,双手奉上四本册子。

  “第一本我这些年修行的心得,其中包括这些年我养练武魂的一些笔记,如果柳生君不嫌弃,可以拿去看看;第二本是剑圣上泉信纲的无归书;第三本是剑圣冢原卜传的妄人书,最后一本却是你们柳生家,柳生十兵卫三严大师的月之抄。如果这些东西能对柳生君的剑道有所帮助,那就太好了。”

  “如此珍贵的秘本,您就这样交给我了?”柳生元和半信半疑的说。

  “哈哈,柳生君,都是现代社会了,这些东西也不像你想的那么珍贵,不过是一些影印本而已,就算是心一流里面,也一定会有的,我现在给你,只不过省了你翻找的时间而已,要说这里面有什么独特之处,就是上面有我读书的一些想法笔记,可以供你参考一二。

  何况上泉剑圣的无归书和柳生家的月之抄也就罢了,冢原卜传的妄人书从古至今,根本没人看得懂,我也是从中岛那里听说柳生君曾经施展过‘真空切’,才会特意把这本书找出来。说起真正属于我的东西,也就是那本个人心得而已。就是这本心得里面,我还删去了一些我们天取神剑流的秘传,请柳生君不要见怪!”

  “哪里!大岛老师,我一直埋头修行自己的剑道,这些秘本对您来说可能都是耳熟能详的东西,但对我这个新兵来说,可是完全没有见过的。”柳生元和感谢的说道。

  其实他自从当上心一流的‘免许皆传,最高师范’以后,本来应该及早去心一流了解流派传承,掌握流派的秘技,不然,没有掌握流派所有秘传的人,是不能被称之为‘免许皆传’的。

  不过这几天他除了个人修行,就是对着自己那张两千万的工资卡傻乐,这张卡代表着他的财务从此完全自由,不需要为钱烦恼了。嗯,也许未来修行中还需要更多的钱,但至少个人生活方面,这些钱哪怕是在RB消费最高的东京,也绰绰有余了。

  想起自己不但有了些个人产业,还有这么高一笔工资性收入,他觉得自己的生存压力已经完全消失,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