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特护病房的特殊之处,独处的二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特护病房的特殊之处,独处的二人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110更新时间:2018-12-27 06:49:27

  

  赤裸着身体(下半身还有被子盖着),坐在病床上。中岛汉方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要说他完全相信柳生元和能治好他的肩膀,那是骗人的,毕竟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剑道天赋就算惊天动地,可剑道天赋和治病也是两码事啊。

  不过,一来柳生元和是中岛汉方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医院已经给他的肩膀判了死刑,甚至运动项目组的专家也完全没有办法,按照他自己的认知,骨头碎成这样,尤其是在关节部位,也没什么拯救可能了,所以他才会如此消沉。)

  二来,柳生元和曾经和佐佐木首席试合,最后展示的劈空一剑简直突破了中岛汉方对人类的认知,都能用人力激发离子流了,再创造点奇迹,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在中岛汉方的感觉中,无数道冰冷的丝线,从柳生元和按在自己背心的双手上透体而入,朝自己的右肩汇集,若是别人,在这时候必然感觉到种种不适,毕竟这属于异物侵入人体,带来种种不适是必然的。不过,中岛汉方早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

  而且,正因为有着这样奇异的感觉,才让中岛汉方对自己肩膀恢复的信心,一下子猛增起来。

  在看了自己的x光照片以后,中岛汉方本来已经对自己的剑道生涯绝望了。

  所以他现在不怕有变化,就怕没有变化,在他体内发生得奇异异象,正说明柳生元和不光是空口大话,而是真正有能力来治疗自己。

  冰凉的丝线在体内穿行,有时会微微疼痛一下,但是大多数时间里,只是一种冰冷的异物在肌体内穿行的奇特感觉。

  这与上次柳生元和为长元名激发潜力、改造身体完全不同。

  上次柳生元和是将金缕衣崩散成为无数细小的针状剑气,被内劲裹挟引导着,分头刺激长元名体内上上下下无数的穴位、内脏、肌肉和神经,这本身就需要的大量的剑气。

  而那时柳生元和对剑气的控制能力还远没有没现在这么强,对于进入他人人体的剑气,只是当做一次性的消耗品,用完了是收不回来的,所以这一套刺激潜力的工程运作下来,柳生元和四层金缕衣足足崩散了三层,还把自己累了半死。

  而这一次,柳生元和却已经和那时完全不同,这段时间以来,通过自我反省和自我剖析,让柳生元和的意志更为精纯明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想清楚了自己该怎么做,这种对自己的来龙去脉清晰把握的感觉,附带的副作用是对剑气的控制能力脱胎换骨,判若两人。

  现在他已经能将缕缕剑气高度凝聚,化为丝线,穿过中岛汉方的肌体,像无数根细微的手指,直接接触到了中岛汉方肩膀处的碎骨。

  而另外还有一件在柳生元和预料之外的事情是,在中岛汉方的体内,除了在乱成一团的右肩膀处,对柳生元和的内劲抵抗能力极弱以外,在中岛汉方的内脏区域,居然对内劲渗透的抵抗力也不是很强,倒是其他肌肉组织和皮肤组织,没有柳生元和的剑气在前面开路的话,纯粹的内劲根本渗透不进去。

  这也许说明,中岛汉方作为资深剑豪,只是完成了肌肉皮肤的修行,武士之躯的洗练功夫还没能深入到内脏部分?

  “中岛君,坚持住了!”背后的柳生元和又叮嘱了一句。

  “放心,我坚持的住!”

  下一瞬间,中岛汉方肩膀处,本来已经完全麻木的区域里,一阵剧痛传来,中岛汉方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硬生生的在自己的血肉之中移动了一段距离。

  ————————————

  在中岛汉方的右肩膀处,因为肌体变形、骨骼粉碎造成的血管和神经一团糟的情况,通过柳生元和剑气的梳理,很快就通畅起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对肌体造成的损伤是不可避免的,不过总比开刀来的伤势轻多了。

  按照柳生元和的估计,由于自己的意志控制能力还达不到纳米的层次,所以还不能让剑气在不伤害中岛汉方肌体的情况下,在中岛汉方体内穿行,不过,至少柳生元和的剑气细微到了只能用感知来体会,放出体外,肉眼是看不见的,这说明剑气丝线至少接近或达到了微米的地步,通过剑气在中岛汉方体内整理碎骨,可要比什么微创手术要强的多了。

  “坚持住,第一块骨头已经复位,现在是下一块了。”虽然剧痛仍然时不时的传来,不过,中岛汉方可没有半点难过的意思,他听着柳生元和在他背后一块一块报数的声音。

  每一块骨头复位的时候,中岛汉方虽然疼的一身是汗,不过他却龇牙咧嘴的,要不是疼的嘴巴有些变形,他恨不得开口大笑出声,所谓痛快,大概就是这种痛并快乐的感觉了。

  在他身边,两位护士虽然对柳生元和如此简陋的治疗方法惊讶的目瞪口呆——就一个人站在床边上,双手按在中岛汉方的背上,然后就没有其他动作了,倒是一张嘴巴里不停的报出治疗进度,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吹的。

  不过,中岛汉方这位来头极大的病号,却真的全身肌肉都在‘突突’跳动,豆大的汗珠更是从无到右,一滴一滴的逐渐布满全身上下。

  随着时间推移,站在床边的少年,微闭着的双目中,渐渐在眼皮的缝隙中透出绿色的精芒,就好像眼皮下面不是眼球,而是会发光的led灯泡似的;于此同时,少年的一头短发无风自动,根根倒竖,随着少年悠长的呼吸,缓缓起伏,就像是稻田里的水稻,随风波荡一样。

  问题是室内哪里来的风啊?

  “给他擦汗!”柳生元和通过按在中岛汉方背上的双手,感知到中岛汉方皮肤不正常的收缩,睁眼一看,三个小护士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呆站在原地不动。

  两位护士连忙拉开中岛汉方遮住下半身的薄被,用干毛巾给中岛汉方全身上下擦拭汗水,另外一个护士则通过导管,赶紧给中岛汉方补充水分。

  而中岛汉方现在除了右肩、右臂打着的固定套筒,薄被下面的身体却是一丝不挂,不过,无论是中岛汉方自己,还是屋里的三位护士,谁都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

  “好了,中岛君,你的骨头已经都复位了,你再坚持一下,我激发一次你的潜力,让你的肩膀初步愈合一些,免得不小心用力,又扭曲了好不容易复位的骨头,你的肩膀现在还只是一堆碎骨拼回原样的,太脆弱了。”

  “辛苦柳生君了,我坚持的住!”

  这句话刚一出口,背心上的双掌就好像从冰泉变成了烙铁,丝丝火线穿透中岛汉方的身体,引发了他体内无名之火,中岛汉方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好像沸腾起来一样,浑身气血在一股外力诱导下,以一种奇特的循环方式,朝着右肩处,一波一波的冲击过去。

  中岛汉方可不是长元名这种眼光局限在心一流的剑道学徒可比。在刚才他就有所怀疑,现在这种感觉让他几乎可以肯定,柳生元和的力量体系,肯定不是武魂系统。从没听说过有谁的武魂,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

  这种力量,似乎在哪里听说过,好像是一种古老而冷门的力量体系,但是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听说过的?

  无穷的热流烘烤着中岛汉方的五脏六腑,让他再没有精力仔细琢磨柳生元和展示出来的力量,而在中岛汉方的右肩处,一阵阵的酥痛、酥痒同时传导进他的大脑,这种感觉让人恨不得把右肩膀剖开,狠狠的挠挠骨头。

  虽然难受,但中岛汉方心中的惊喜实在难以言喻,这种骨头在愈合生长的感觉,他可不是第一次经历,只是以前几次骨折,愈合的时候都没有这次感觉这么强烈罢了。

  做到了这一步,柳生元和缓缓收回双掌,中岛汉方只不过是激发部分潜力,略微愈合一下被拼合起来的碎骨罢了,并不像长元名那次做的那么彻底。

  那时候柳生元和没经验,为了能扭曲长元名的一些肌体状态,他依照气血运行的顺序,不管有用没用,尽力刺激了长元名全身上下的所有可能激发潜力的地方,一路下来激发的人体潜力可不是这次,对中岛汉方进行的少许潜力激发可以比拟。

  要不然,长元名一个并不算非常出色的剑道弟子,连身体打磨都没到完满的地步,凭什么一步登天,激发武魂,踏入剑豪之境?

  “好了,中岛君,你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又能生龙活虎的练习剑道了。”柳生元和微笑看着转过身来的中岛汉方,说道。

  “柳生君——,我——,算了,大恩不言谢,我就不说什么了。”虽然是疼出了一身大汗,中岛汉方却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刚才那个颓废欲死,躺在床上的病人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虽然看起来精疲力尽,但是整个人却显得神采飞扬的剑豪。

  中岛汉方此时全身赤条条,只有右肩和右臂上才有一副固定/保护受伤部位用的套筒支架,算是中岛汉方仅剩的遮挡物,身边还有两个女护士(相貌身材居然都不错)在不停换着干毛巾在给他擦拭着全身上下的汗水。

  这等少儿不宜的画面,让柳生元和实在觉得有点辣眼睛。

  一堆东西在中岛汉方胯下晃来晃去,这个形象,再诚心的道谢感激,柳生元和也敬谢不敏。

  “啊,你好好休息,最近一段日子不要动到右肩膀就行了。”

  柳生元和叮嘱一句,赶紧转身离开病房——小护士给他擦汗,已经擦拭到了中岛汉方的下体部分了,这场面实在有些看不下去。

  而在他的身后,传来中岛汉方的哈哈大笑,向护士解释——“柳生君还是太年轻了”,屋里还传来护士们的笑声。

  “是不是给他治疗的太舒服了,居然还敢笑我!”当初长元名的惨状,连柳生元和都触目惊心,所以这次给中岛汉方治疗的时候,吸取了很多经验教训,何况现在柳生元和对剑气的控制已经进步了许多,通过种种手法运作,对中岛汉方的治疗过程,远远不如那一次给长元名动手改造时那么粗糙暴力。

  略有些狼狈的走出病房门外,柳生元和开始认真考虑将中岛汉方纳入未来试验对象的可能性,好歹是一位积年剑豪,而且应该还没有完成内脏洗练,这岂不是天造地设的试验品吗。

  ————————————

  “元和,你明天下午有时间吗?”

  “小林伯伯,我明天一天都有时间,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是这样,我有一位朋友想见见你,嗯,主要有些事情他想要跟你见面谈谈,放心,不是什么坏事。”小林雄二直到柳生元和完成比赛后的第二天,才打了这个电话。

  到底柳生元和是自己的女婿,又是好友和岛的儿子,他可不想让柳生元和带着任何思想包袱走上擂台,毕竟自己这位长谷川老大身份比较敏感,柳生元和年纪又小,万一有点什么心理压力,在擂台上有个三长两短,既对不起老友柳生和岛,也对不起自己的女儿。

  话说,自从女婿参加了武魂决,自己家也算是发了一笔横财,小林雄二自从看到柳生元和露了一手吹杯成粉以后,对这个女婿在武魂决上能取得的成绩顿时信心暴涨百倍,虽然他还不至于借贷去投注,但也把自己手头所有现金都压上去了。

  这几轮比赛下来,这笔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现金已经翻倍翻倍再翻倍,足足从三百二十万日元翻到了四亿多,小林雄二觉得即使不算来自三林会的灰色收入,似乎也足够自己后半生的开销了。

  “小林伯父,您定地方和时间,我一定准时到达。”

  “就在小菊她们的酒吧后面,小菊的休息室里,这件事要对剑豪会的人保密,包括你那个助理高桥广美在内。”

  “啊?伯父您知道菊姐的酒吧?”

  “哼!也不看看伯父是什么职业,这还能瞒的过我?”

  柳生元和放下电话,心中略微有些不解,自己最近并没有做什么事啊?如果是杀掉安赫尔*鲁伊斯的事件余波,也不该在隔这么长时间才找到自己。

  如果是昨天给中岛汉方治疗的事情,那么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假如是来求医的,自然不能得罪医生,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元和君——”

  “咦,小樱,你这是什么打扮?”明明在家里,小林樱居然穿上了一件连体泳衣。嗯,昨天,作为弟弟成绩进步的奖励,老爹老妈带着弟弟出去玩了,大概要三四天才能回来,现在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

  “学校放暑假了啊!你看我这件泳衣好不好看?咱们明天去海边游泳好吗,我还没到海滨浴场去游过泳呢!”

  “额,小樱啊,明天不行,你爸爸有事找我,要不我们后天去吧?”既然只有两个人在家,小林樱的动作可就亲密了很多,没事就坐在柳生元和身边挨挨蹭蹭。

  连昨天的晚饭都是小林樱自己下厨做的,她声称这段时间以来,跟着妈妈南田雅子,学习作为妻子的修行已经初见成效,要露一手给柳生元和看看,所以坚决拒绝了柳生元和购买外卖的决定,一定要自己下厨亲手做饭做菜。

  做倒是做出来三菜一汤,味道嘛,只能说是不算难吃,不过小林樱自我感觉很好,也许是自己做的菜自己喜欢吃?反正小林樱给自己这顿晚饭打了八十五分,还拉着未婚夫,要求柳生元和对这顿饭做出‘客观评价’。

  柳生元和又不是傻子,再说了,未婚妻好歹是费尽心力做的饭,就算看在小林樱的一头汗水的份上,柳生元和也给这顿饭当场打了九十九分的高分,扣一分是为了让未婚妻留有进步的余地。

  今天穿着泳装的少女,抱着柳生元和的胳膊摇来摇去使出撒娇大法,要不是刚刚答应岳父明天见面,柳生元和早就答应下来了。

  “啊!爸爸有什么事找你?”小林樱停下摇晃柳生元和的手臂,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你爸爸没说,不过他叮嘱我要对剑豪会方面保密,你到时候看见高木姐,可不要说漏了嘴。”

  “放心吧,那要我和元和君一起去吗?”

  “不用,既然伯父说对剑豪会方面都要保密,那肯定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过小樱明天自己一个人在家,如果觉得在家呆着没意思,就去找明山佳花她们一起去游乐场玩吧。”

  柳生元和自己倒是没什么,不过,小林樱明天一个人在家估计也挺闷的。

  轻轻把穿着泳装的小未婚妻揽入怀里,用自己的下巴左右轻轻的摩挲着未婚妻的头发,小林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将眼睛眯缝成一条线,将小脑袋轻轻的向上拱了拱,让柳生元和不必低头,就能更方便的用下巴蹭到自己的头顶。

  一对小未婚夫妻,在安静的房间里,拥抱在一起,谁都没有再说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