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关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关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7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0:52

  

  在获得了柳生元和的明确答复以后,日本武魂决组织方面和英国王室先进行了私下沟通,然后双方联合向外界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明确宣布了这个消息。

  世界为之哗然!

  本来,武魂杯原本就有新冠军获得者向老冠军获得者提出挑战的传统,当然这种挑战是可以拒绝的。

  不过,一般只要不是老冠军身体出现问题,或者干脆放弃了武道追求,安享富贵(毕竟不是每个武者在有钱之后,还愿意追求武道的),这种挑战通常不会被拒绝。

  可是,一般的挑战,绝对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现在已经是一九九六的下半年,在这三年中,英国半神、传奇之女、神下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简直是如日中天,无论电影、新闻和慈善活动、甚至某些战乱地区的新闻里总能看到她的身影;

  三年中,这位金发女孩已经用无数实例告诉人们,什么叫做无敌、什么叫做碾压。

  她曾经一个人步行横穿沙漠,踏雪无痕(踏沙无痕?);

  她曾经在非洲草原上走过,赤手撕裂鳄鱼、随手抛起猛狮、一声怒斥,连成群的鬣狗都望风而逃;

  她曾经来到极地,与北极熊玩闹,和虎鲸在水中追逐嬉戏;

  她曾经穿越战乱地区,徒手击杀绑架人质的恶徒,拯救出包括战地记者在内的十五名人质。

  在神圣战旗的决赛场上,她手提长剑安坐马上,对面的骑士无论怎么驱动坐骑,那匹神俊的战马也不肯向她冲锋。

  在无差别格斗赛场上,全部赛事中,敢向她出手的人不超过三个,每一位都是国际上久享大名的顶级格斗大师,就是这三位大师,都没有一个能发出第二次攻击,只有在高速摄影镜头中,才能看清楚,他们是如何像垃圾一般被丢出场外的。

  当然,也有不少这位英国公主帮助孤儿、支持教育、投资慈善、举行义卖和拍摄电影广告等等新闻。

  总之,这三年中的莱拉妮,简直就是突破人类想象力极限的强大,西之半神之名实至名归。

  而这种强大,却更让人想看看她的极限在哪里,现在,唯一曾经正面击败过她的东之剑圣,终于出面做出了答复,这如何能不让人更加期待他们二人的再次碰撞?

  与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相反,柳生元和这几年可是低调的很,也许三年前刚刚捧起武魂杯的时候他还很是火过一阵,但是也很快渺无音讯了,整整三年都没有消息,这倒不是他不再引起世界的注意。

  光是因为沾了那位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西之半神的光,就常有记者企图来采访日本这位东之剑圣,只不过,柳生元和这年来行踪成谜,着实难以采访。

  去赤旗的时候(赤旗的新闻管制制度,尤其是世界三大武道赛事这种带有血腥的暴力格斗项目,一向是禁止引入播放的,这也是为什么柳生元和在京城大学中,根本不担心被人认出来的原因)他的行踪保密,西方记者根本就不知道他跑赤旗去了,自然找不到人。

  回到日本的时候,他绝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庄园里闷头读书闭关,就是在父亲的研究所里闭门试实验,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生活方式,想采访又何从谈起?

  要是一位娱乐明星敢这么干,别说三年了,半年就被人忘得一干二净了。

  可是大家每次看到莱拉妮神下在各种场合大展神威时,总是会时不时提起这位东之剑圣,说起来,柳生元和能在除了日本的世界武道界一直保持着一定的知名度,还真是托了莱拉妮的福。

  不过,在莱拉妮捧起武魂杯,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连续获得三项国际最高武道赛事大满贯得主的那一刻,东之剑圣终于变成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只要一天没有击败东之剑圣,西之半神就永远不能被称为人类最强、天下无敌!

  这些年来,英国王室其实和柳生家一直保持着联系。

  当年,柳生元和虽然获得胜利,可在擂台上也算是救了莱拉妮*阿尔托莉雅一命,并帮助她晋升传奇、打破阿尔托莉雅血脉活不过五十的宿命,这等大恩,就算是英国王室脸皮再厚,也不可能抛诸脑后。

  因此,虽然柳生元和击败了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可柳生家和英国王室倒是攀上了交情,大家时长有些来往。

  要不是柳生元和坚持糟糠之妻不下堂,还真有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东方亲王。反正柯罗尔*伊丽莎白明确表示,只要你愿意,咱们可以先处个朋友试试,嗯,直接上床这个话题虽然不合适说出来,但是柯罗尔也暗示过。

  对了,英国女王现在已经不是嘉妮特*伊丽莎白女王了,长公主柯罗尔*伊丽莎白已经在一九九四年年底登基为王,而她的亲王殿下则是一位美国格斗界著名帅小子——费德勒*斯坦威。

  结果,一九九五年就传出费德勒*斯坦威鼻梁骨折就医,疑为家暴所致。

  柯罗尔女王登基时,还曾经特意邀请了柳生元和一家参加她的登基仪式,只不过那时柳生元和正在赤旗沉迷学习,就算家人都联系不上他(在赤旗教导团的秘密驻地里),因此也就错过了她的登基仪式,不过,柳生和岛他们全家倒是去了。

  说起来,能接到英国王室的新女王登基仪式的观礼邀请,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面子的,而这也是柳生家能打入日本上流社会的重要原因之一。

  为了妹妹挑战柳生元和这件事,正在日本访问,顺便为妹妹助威的新任英国女王柯罗尔还专门召请了柳生和岛夫妇,私下里向他们二人解释了英国王室的苦衷。

  现在的英国王室日子已经比以前好过许多,王室不但收入方面大幅增长,而且影响力在世界范围内都大幅增加。

  尤其是在通过一系列收购运作以后,英国王室还建立了自己的影视传媒集团,这下连宣传渠道都有了,根本不用看新闻媒体的眼色,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可是,既然王室产业规模膨胀,自然需要更多的新闻广告效应,而长公主殿下,嗯,现在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是长公主了,对于宣传王室品牌自然也责无旁贷。

  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既这长公主打破了阿尔托莉雅的生命极限,进阶半神,当然也要为整个王室尽到自己的责任。

  为了给英国王室进行广告宣传,攫取更大的商业利益,维护阿尔托莉雅千年威名,这一战,甚至不是莱拉妮*阿尔托莉雅自己可以左右的。

  既然英国女王为了这件事都专门找他们夫妇解释了,而且儿子柳生元和也亲口答应挑战,南田雅子虽然仍有些不安,可总算知道这一战,那位半神少女的态度也不过是大家切磋一下,找回个面子而已,她总算放下了心。

  ——————————

  “我说妹妹,你到时候有没有把握赢下这场比赛啊?”

  送走了柳生和岛夫妇,回到房间,柯罗尔看着一边听音乐,一边吃着点心的妹妹,问道。

  “只要他还是个人,应该就没问题——吧?”莱拉妮*阿尔托莉雅仔细的想了半天,终于给出这么一个答复。

  “啊?你还没把握?你要是再输了,咱们阿尔托莉雅家千年不败的不破金身可就真完蛋了!”柯罗尔*伊丽莎白惊叫起来。

  “我也没办法,三年前他才十四岁,就那么厉害,虽然我倒是跨入传奇了,可是,三年时间,谁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啊?前几次本来想去找他玩玩的,结果高木美影说他现在神出鬼没的,连人影都找不到,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啊!”

  “我说,要不我们偷偷和他打个招呼,叫他故意输给你算了,钱什么的都好说。”

  “不是吧姐姐,你就对你妹妹这么没信心,我可是半神*阿尔托莉雅啊!”

  “是你自己都没信心好吧?当上女王我才有资格看那些资料,别的不说,贤者可也是来自东方,就算是祖先骑士王,不也和贤者互有胜负?你就算是成为半神又怎么样?贤者可是杀过神的!”

  “更别说当年你在这里突破半神的时候,妈妈说他最后用出的那一剑,分明就是贤者的诛神刺,所以才能撼动你的心神,逼的八大异能同时感受到威胁,你才能安全突破。你都忘记了?”

  柯罗尔*伊丽莎白坐下来,从妹妹怀里抱着的罐子里拿出一块粉红色的巧克力,塞进自己的嘴里。

  “哪能忘记啊,我长这么大,只有那么一次,感觉到死亡就在眼前。说句实话,别说那时我动也不能动,就算是现在,我都没把握接下那一剑,那一剑实在是太可怕的。”

  “不过,要不是如此可怕的一剑,也不可能镇压下八种异能,让我能活着突破传奇,踏入半神。如果不是后来看录像,发现他这一剑也不是随便就能发出的话,就算你们再怎么说,我都不会提出什么挑战了。”

  “对了,刚才柳生君的父母过来,你怎么不出去打个招呼?”

  “姐姐啊,我哪有脸去和他们打什么招呼啊!柳生元和怎么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结果现在还不得不再挑战他一次,我都烦的没脸见人了!你还吃!这些巧克力可都是我发泄烦恼用的东西!烦死了!烦死了!”

  说到这里,莱拉妮愤怒的抓起一把巧克力,整把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抱怨到。

  ——————————

  这边的西之半神正为了自己的忘恩负义而烦恼,东之剑圣却还是安静的坐在墙壁前,日复一日。

  一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了,一九九七年的新年钟声已经敲响,今年的新年家宴由于柳生元和的缺席,柳生家的气氛有些沉重。

  长子已经在闭关室里,静静的坐了十个月。

  “小樱,明天不用给我送饭了。”柳生元和背靠墙壁,看着拎着饭盒走进来的未婚妻,微笑着说。

  “嗯——,什么!元和君,你说什么!”刚开始,小林樱还没反应过来。

  “我说,你明天不用给我送饭了。”

  “真、真的吗?元和君,是你的闭关终于要结束了吗?”

  “嗯,明天,就是我出关的日子。”

  “啊!太好了,太好了!”小林樱高兴的就想朝柳生元和的身上扑过去,可是扑到一半,又赶紧刹住自己的动作。

  “元和君,现在你能动吗?”

  “还差一点,明天我就可以起来了,现在还不行。”

  “还好还好。”小林樱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现在已经颇具规模的胸脯,呼出一口气。

  三年多,接近四年的时间,已经足够旺仔小馒头发育成小山包了。

  “我要告诉爸爸妈妈这个好消息!”说着,小林樱蹦蹦跳跳的从闭关室里奔了出去,临走,还不忘记小心翼翼的关上闭关室的大门。

  看着自己的小未婚妻出去以后,柳生元和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小林樱带来的食盒打开,轻车熟路的掀起身边一块地板,将这些看起来就非常好吃的饭菜,倒进地板下的一个陶瓷管道里,然后将食盒盖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身边。

  这些饭菜可都是小林樱辛辛苦苦的做出来的,他可不能当面倒掉,不然小未婚妻会伤心的。

  到了下午,父母和弟弟明光都赶了过来,不过,柳生元和正在最后关头,大家也就是进来说了几句话就赶紧出去,生怕打扰了他,妨碍到他明天出关。

  夜深人静时分,这间闭关室本身就带有静音作用,整个房间里安静的有些渗人。

  柳生元和在黑暗中睁开双眼——整整十个月了,今天,终于到了大功告成的日子!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在他的背后,赫然是一根肉色的软管,刺入他的腰部!

  这根软管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看起来仿佛是活物一般,一端连着柳生元和的腰背,另外一端,连着墙壁。

  柳生元和随手在背后一抹,软管连着他腰背的一端掉落下来,从断口处淌出了一些浑浊的淡黄色液体。

  而柳生元和的腰背处,随着软管的掉落,有一个深深的小孔,直通身体内部。

  不过很快,随着肌肉的蠕动闭合,这个小孔渐渐愈合消失,只留下了一个红点。

  而掉在地上的软管,像是一根活物一般,慢慢的自动收缩进了墙壁,柳生元和从旁边的地板下,取出一个圆柱形的塞子,正好和墙壁上露出的洞口一般大小,塞住因为软管收缩而露出的那个洞口,塞子的一端,颜色和墙壁一模一样,塞住以后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墙壁,哪里是洞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