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反常态的柳生元和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反常态的柳生元和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508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1:30

  

  “小樱!都快一年没看见你了,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决定了要报考什么大学了吗?”明山佳花一见面就跳了起来,一把抱住小林樱,两个相别多时的女孩抱在一起,高兴的又叫又跳。从柳生元和十个月闭关开始,小林樱就休学照顾未婚夫,和朋友之间也联系的少了。

  当年,自从康田初级中学毕业以后,两个女孩按照各自的志向,填报了不同的高级中学。

  小林樱的志向是成为一个出色的妻子,所以她进入东京都女子高级中学,学习日本传统女性持家的种种本领;

  明山佳花则希望将来,自己能考入赤旗的华清大学做进一步学业深造,在未来踏上社会的时候能找一份好工作,最好能当上一个高级白领。所以她通过努力(还有学生会成员的加分),终于考上了中日合办的东京青龙高级中学。

  (赤旗在亚共体七国中,与各国合办的各种教育学院多半以青龙命名;而在西方欧洲的合办教育学院则多半以白虎命名;在非洲的合办学园多用朱雀;在北方各国中的学院称为玄武)

  “佳花,我今年不准备考大学了,如果将来有空、也有兴趣的时候再说吧。”

  两个小姑娘笑闹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小林樱坐下来,对自己的闺蜜说道。

  “呜呜呜——真羡慕你这小富婆,这种地方也想来就来。”明山佳花也坐了下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羡慕的说。

  小林樱这位闺蜜,可是她们同学圈子里著名的小富婆,在大家还要数着零花钱盘算买什么零食好的时候,这位闺蜜已经开始管理上千万、上亿的家庭资产,做出过好几次投资决断了。

  今天两人见面的地方是一家叫做‘雪之灵’的露天咖啡屋,说是露天,可不是在大街路边用围栏圈起一块区域,支起几把遮阳伞,摆上几张小圆桌的那种露天法。

  ‘雪之灵’咖啡屋作为东京都最著名高档的咖啡屋之一,自然不会做这么没品位的事情。

  这间咖啡屋位于银座卡兰商厦,第十五层的露天阳台上,阳台下面就是东京最繁华的银座商业区。

  偌大一个阳台上稀稀拉拉的摆放着十六组座位,每一组座位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主题,比如小林樱和明山佳花她们做的这组座位,就是一组明显带有迪士尼卡通冰雪王座的风格。

  “你不考大学了?对了,柳生君他今年也十八岁了,你这是要结婚了吗?”明山佳花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嗯,所以我按照约定,来找你当伴娘啦!”小林樱两只手肘支在桌面上了,两手一起端起面前的咖啡,用力的点了点头,小时候的约定终于成真——无论两人谁先结婚,另一个女孩都要去给对方当伴娘。

  虽然咖啡杯挡住了她下半截的面部表情,可光是眼角绽开的笑容,就已经出卖了小林樱的内心。

  “哇——修成正果诶!柳生元和那个冰块被你融化了?你可真厉害!说实话,当年我还有些担心你,柳生元和可是个怪人呢!”明山佳花夸张的双手张开,画了一个大圆圈来表示柳生元和的奇怪程度。

  “不过,柳生元和那么厉害,你不会被他打吧?”

  “你瞎说什么呢?元和他怎么可能打我?”小林樱撇了撇嘴。

  “嘿嘿嘿,我也就是那么说说而已,就你这个小身板,哪里经得起你丈夫一根手指头?

  当年,我和父亲他们一起看你丈夫在武魂决决赛的直播录像,飞来飞去的,速度快的连人影都看不清楚,那简直是非人啊!当时我还以为是电影特技呢。

  我告诉你,结婚以后啊,你一定要顺着你丈夫,不然万一被他打一巴掌,估计像你这样的,直接就‘biu’的一下就飞出去啦!”

  明山佳花口不择言,好久没见好朋友小林樱,一下子听说她要结婚,自己还要当伴娘,顿时让这位小姑娘兴奋的胡言乱语起来。

  “咳咳——”两声有些做作的咳嗽声突兀的在她耳边响起。

  “是谁?”明明这是露天阳台,她们两个选得还是靠近边缘的位置,好一边喝咖啡,一边欣赏风景,可是这两声咳嗽却是从外侧传进来的,顿时把明山佳花吓得不轻——这是青天白日见了鬼?

  “什么?什么谁啊?佳花你怎么了?”

  小林樱莫名奇妙的看着自己的闺蜜,今天她可是特意来邀请自己好朋友明山佳花,给自己在婚礼上当伴娘的。

  佳花怎么突然莫名其妙的脸色发白的看着阳台外面,还问‘谁?’谁能站在阳台外面啊?外面就直接是空气了。

  “小樱,你刚才听见两声咳嗽吗?”明山佳花小脸有点发白的转过头来,看着小林樱。

  “没啊?什么咳嗽?”小林樱不解的问。

  “就是刚才,我刚说完话,就有人咳嗽了两声,就是从那边传来的!”明山佳花伸手指着阳台外面。

  “咳咳。”又是两声咳嗽。

  “小、小樱,你刚才听见没有,他又咳嗽了!”明山佳花的脸色越发的白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一下子不知道哪里去了,浑身似乎都空了似的。

  她本来也没这么胆小,但是凑巧的是,昨天晚上刚刚和同寝室友一起玩了一次笔仙,还有人讲了恐怖故事,吓得昨天晚上就没睡好。

  结果今天就遇到鬼上身?难道都市之恐怖奇谈要落在我身上了?不是这么倒霉吧?我会死吗?——明山佳花。

  “哪有什么咳嗽?——元和!”小林樱刚说自己没听到什么咳嗽声,突然就反应过来,怒喊了一声。

  这世界上,如果说有谁根本不需要装神弄鬼,本身就有如同鬼神一般能力的,那就只有自己的丈夫了——也许还得加上那位神下阿尔托莉雅?

  今天小林樱可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原本一直闭关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日子突然对自己殷勤起来,时常陪着自己跑前跑后,甚至上次买婚纱,前前后后一共跑了八个多小时,丈夫明显疲倦得不想动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他居然还肯和自己一起出来看新房的不同布置风格,前前后后又跑了一天。

  说句实话,连小林樱都觉得丈夫这几天画风变化的实在太突然,都有些不适应了。

  “哈哈哈,开个玩笑啦,明山班长,好久不见了,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柳生元和笑着从里面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奇怪的是,他的人从阳台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可是声音却是从阳台外面的空气中传来,人越走越近,声音也越来越近,偏偏人和声音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口型和声音还完全对的上。

  这种视觉和听觉的矛盾感,让明山佳花简直有些毛骨悚然。

  “元和!你还在吓人!没看见佳花脸都白了?”

  “呃——还真是,明山对不起了,开个玩笑,没事没事,这只是一点小花招,我可不是什么鬼,看看地上,我可是有影子的!”

  看见明山佳花小脸煞白的缩在围栏边,好像真的被吓不轻,柳生元和连忙伸手摸了摸明山佳花的小脑袋——明山佳花和小林樱差不多高,再加上人有些缩起来,这个高度对于柳生元和施展摸头杀倒是很顺手。

  一种温暖的力量从柳生元和的大手上释放出来,像是一股温暖的潮水从上而下,洗刷过明山佳花的身体,让她全身暖洋洋的放松下来,一下子就把刚才那种几乎要把人冻僵的恐怖感,驱散的无影无踪。

  “呜呜呜——小樱,你男人欺负我,你赶快给我报仇!”明山佳花放松下来,眼珠转了两转,突然一把抱住小林樱,大声哭诉道。

  “元和!”小林樱抱着自己的闺蜜,狠狠的瞪着未婚夫。自己这个未婚夫最近画风变得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他可从来不是这样啊?

  ——————————————

  柳生元和正陷入一场有关生死,但是却无形无影,让人感受不到危机感的危机之中。

  其实这种危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露出端倪了,可是直到他度过三九天劫以后,这种危机才露出狰狞的面目,让柳生元和提起了警觉。

  物化!这就是柳生元和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

  对于一般修行者来说,这个问题那就是天边的浮云,看起来很美,但是影响基本等于毛,甚至有些修行者还特意在心灵修行上,在追求着这种境界。

  只不过,这种别人求之不得的境界,对于此刻的柳生元和来说,却是生死危机!

  何谓物化?

  《庄子?齐物论》曰:“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与天渐近、与人渐远,谓之物化。

  太上忘情,无喜无忧,谓之物化。

  六根清净、四大皆空、八风不动,谓之物化。

  炼虚合道、与道合真,谓之物化!

  虽然这些名词,都是修行者梦寐以求的成就,但是,真正走到了这一步,柳生元和还是退缩了。

  因为远观,所以美好;因为接近,所以恐惧!

  天上的明月看起来如此皎洁无暇,在古代,在东方有广寒宫和嫦娥奔月的传说;在西方有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甚至连盛产肌肉棒子的北欧神话中,月神都是一位纯洁美丽的女性苏尔。

  由此可见,自古以来人类对明月寄托的美好想象。

  可是,当人类真正能够通过望远镜看到月球的本相,当人类能够通过飞行器,踏上月球的土地时,一切美好的幻想都破灭了!

  古人远望明月的美好,原来只是来自于想象,现实是如此的残酷。远看上去,皎洁胜过美玉的明月,原来只是一片比最荒凉的沙漠都不如的冰冷之地。

  柳生元和的修行到了这一步,已经可以与自古以来,任何一位先行者比肩论道,几乎已经达到了历代修行者道路的尽头。

  然而,到了这一刻,他也看到了前路的断崖——只要再迈出一步,便是天翻地覆、便是一去无回!

  在邀请亲朋好友,观礼三九天劫的那一晚,漫天流光汇聚,凝成他顶上庆云的那一刻,柳生元和出于好奇,不知死活的将自己留在身体中主意志离体而出,投入了这片庆云之中。

  最初柳生元和只是觉得机会难得,想要体验一下,本身的意志和这种天地之间的奇妙能量充分结合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当意志离体与天上庆云结合以后,一种意志摆脱了身体的束缚、得大欢喜、大自在的感觉充斥了柳生元和的整个心灵,这种无所不能的感觉是如此诱人,在那一刻,柳生元和真的生出抛弃肉体,从此将意志寄托于这片奇异能量之上的想法。

  按照柳生元和当时冥冥之中的感知,他确定,假如自己真的抛弃肉体,纯以这种奇异能量作为意志的寄托,那么,所谓聚则成形,散则成气,当真是半点也不难,甚至只要自己控制能力足够,将这种能量捏成一具和自己原本的肉体一模一样的能量聚合体也未必办不到。

  那时候,哪怕说一声自己已经修得道家之阳神,成就天仙大道,也未必是夸张的形容词。

  可是,肉体还是一个大麻烦。他自己的躯体是孕育了柳生元和意志的源头,对投入到庆云中的意志像磁石一般,有莫大的天然吸引力。

  当时的柳生元和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干脆用庆云中的能量彻底烧掉自己的躯体,摆脱身躯对自身意志的困扰,从此无忧无虑,与这片能量化合惟一,从此与道合真,天人同存;

  另一个则是想办法散去这些与意志同频存在的奇妙能量,至少要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承受下来,然后让意志回归身体,重新回到那个狭窄而脆弱的躯体中。

  按理说,既然柳生元和立志长生久视,到了这个关口,就应该毫不犹豫的踏出这一步,只要走出这一步,便是与天同寿、日月同辉,只要天地间这种能量还有存在,柳生元和便可以长生不死,万劫不磨!

  但是当时,有一种冥冥中,似乎自己已经站立在深渊边缘的感觉,让走到十字路口的柳生元和毫不犹豫的退了回来。

  当时柳生元和还没清晰的认知,只是相信了自己的直觉,但是随后他为什么急着去闭关?

  就是因为有这种危机感缠绕在柳生元和的心灵之上,才让他在不知不觉中,选择通过闭关来内视自身,同时反省自己的道路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最终,柳生元和还是从老师长明道人回国以后,发来的一份邮件上,发现了自己面临的问题——这是长明道人回国以后,特意翻找出来所有道门先天真人留下的笔记记录,发给了柳生元和一份电子版本。

  其中有几份资料上提到了度过四九重劫的先天真人,面对的最大危机——物化!

  虽然文言文有些难懂,不过结合自己的亲身体会,柳生元和还是理解了上面说道的问题。

  无论先天真人还是普通人,说到底都还没有脱离人类范畴。而意志本身到底是什么东西,自古以来争议颇多,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问,人类的各种意志上的波动、或者说各种情绪都是来自于躯体。

  所谓“吾有大患,及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出自《老子?十三章》,无数修行者追求的就是心如止水,但是只有走到了柳生元和这一步的人,才会知道,这种情绪波动是如何可贵。

  当意志散入天地,与道合真,用什么才能保持自我认知?人的意志与无穷天地相比,终究还是太过渺小。

  一滴墨水滴入茶杯,可以将一杯水染上墨水的颜色;但是,如果是滴入了大海呢?

  失去自我定位和认知,柳生元和散入天地的意志最终会完全淡化,就像是天地中一块顽石、一缕空气、一颗尘埃,的确可能与天地同在了,但是这种与天同寿,恐怕不是修道者的本意。

  至少不是柳生元和的本意!

  如果失去了躯体,就失去了意志波动的来源,不存在激动、悲哀、愤怒等等情绪,最终,再也没有波动来源的意志会彻底被天地所同化,哪怕是一时看起来的强大,失去躯体的柳生元和也终将归于消亡。

  而现在,虽然避过了一劫,但是意志与天地同调的柳生元和,仍然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意志波动趋于平缓的现象——在他的意志能够影响某种能量的同时,这种能量也在影响着他,这是一个相互影响,不可逆转的过程。

  对于柳生元和来说,现在他能想到了唯一办法,就是增强自己的情感波动,通过种种外界刺激,来让自己的感情尽量丰富起来,也许能够缓解这种危机。

  这才是柳生元和这段日子以来,一反常态,跟小林樱到处忙活婚礼准备的原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