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四百一十六章 诛戮陷绝

第四百一十六章 诛戮陷绝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4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9:20

  

  “赤咸前辈,您准备好了吗?”

  “唔,小友这一路诛仙剑阵非同一般,我还是小心些为妙,容我做些准备。”

  到赤咸这等岁数,什么奇葩情况没见过?

  就算是永恒不灭,太古精灵中的强者,也有被打散真灵、尸骨无存的。

  (世界树好歹还留下遗蜕,以遗蜕为坐标,也许再过几亿、几十亿年,他还能从源海中重聚真灵,复活过来也说不定,反正到了这个级别,每位太古精灵都不是什么简单货色,想要彻底杀死一位太古精灵,难度简直骇人听闻——不过这不代表没有被彻底杀死的太古精灵。)

  至于面子,那是在没有危险的时候、或者对着小孩子才讲究的东西。

  成为太古精灵,谁不是老的不能再老的妖怪?

  他们互相之间还讲什么面子?没看见爱尔威就为了赖掉一盘棋,就胡乱找个理由逃之夭夭了?

  这位柳生小友的年龄虽然极为幼小,不过却明摆着是有资格成为太古精灵的强者,这等强者出手,又是自己没有见过的路数,赤咸觉得自己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赤咸的准备很简单。

  他向前走出几步,站立在观景台中央,而原地还站着一位一模一样的赤咸。

  对于他这种恒星成就的太古精灵来说,能量储备几乎是无穷无尽。想要分出一部分能量,分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分身,简直是基本操作——连当年的莱拉妮都可以分化分身,何况赤咸这种恒星成精的人物?

  “——————”爱尔威。

  “——————”离海。

  果然是小心使得万年船。

  ——————————————

  柳生元和倒也不会嘲笑这位前辈胆小。实际上要是轮到他面对如此情况,柳生元和肯定是准备一个防护周全的东西丢过去,自己躲得远远的。

  到时候只要看看那玩意被破坏成什么样子,就可以知道攻击的威力如何,何必自己去冒险呢?

  “诛!”东边的剑影一晃。

  赤咸的人头从脖颈上跌落下来,落地即散为一团火光。

  不过赤咸身躯微微一转,转眼间又长出了一颗头颅。

  “果然不同凡响!”赤咸称赞一声。

  这一剑直指能量变化根源,从底层破坏了能量稳定性,就连他的分身,被剑锋划过的脖颈处,能量结构都被解离打乱,一时间不能形成稳定结构,导致头颅滑落地面。

  “小友继续,让我看看你这诛仙剑阵的其他奥妙。”

  说起来,刚才那一剑也不过是将能量解析到了极点,使用熵减原理对能量结构进行稀释破坏而已。这种方法可以对他有一次效果,却不可能第二次起作用。

  “前辈小心了,戮!”西边的剑影一转,这边赤咸的头颅也原地转了一圈。

  要是正常人当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可是对于赤咸来说,这一圈转的和没转一样,只是连他全身贯注的防备之下,都不能避免头颅转了这么一圈,这等空间共振技巧已经超乎正常空间操控手段,而类似于时空漩涡的简化版本——只是没有了封禁功能,只剩下杀伤之力了。

  “再来!”赤咸颇为高兴。

  这等操作虽然难度颇高,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稀奇就稀奇在这位柳生小友别开心裁,将时空漩涡简化威力,变得可以随手而发,也算是一个创新了。

  “陷!”

  在赤咸想来,刚才的‘戮’就已经是不完整版本的时空漩涡了,而现在这一击可是号称为‘陷’,那自然是完整版的时空漩涡。

  于是赤咸鼓动空间,将自身周围空间扰动,准备抵抗空间乱流。

  结果空间倒是什么事也没有,却有无穷剑气漫天而起,化作丝丝缕缕朝他汇聚过来,不求杀伤只求坚韧,不过片刻,就把他包成了一个白色粽子。

  这些剑丝与柳生元和平日里使用的炼剑成丝不同,乃是柳生元和能够转化出来最坚韧的物质,是模仿空间结构炼制而成,每一条都是一个独立空间,要不是看到爱尔威和赤咸离海三位的空间操控,他还弄不出这样的剑丝呢。

  不过,即使如此奇功,对于赤咸这等老前辈来说,也只是起到一个出其不意的作用,等到剑丝缠身,赤咸也就反应过来。

  他浑身一震,剑丝层层断裂、化为无形。

  这可不意味着剑丝无效,实际上,能困住赤咸一时片刻,已经说明柳生元和的陷仙剑取得极大成功了。

  “赤咸前辈果然神通广大,柳生元和佩服。”柳生元和见这位前辈如此痛快就分解了剑丝,也是一惊,这些模仿空间结构,用力场凝成的剑丝到底有多坚韧——反正单纯的力量,无论多大力气都是挣不开的,就算是通过空间操控,一般情况下也无法摆脱这些本来就属于空间性质的剑丝。

  可这位赤咸前辈竟然瞬间解析了剑丝构成原理,将它分解开来,这等见识眼光,柳生元和也是佩服不已的。

  “哈,我这算什么神通广大?”

  赤咸自嘲的笑了笑,说:

  “我们这些老家伙平日里都蹲在黑洞深处,从黑洞外围到里面去,一路上你可以看到时间、空间扭曲交杂的各种结构。

  我们这些太古精灵,几十亿年都在和这些时空结构打交道,能知道一些东西、原本就理所应当。

  倒是柳生小友能从我们几次出手中,就推导出时空的种种变化,这才是真正的神通广大。”

  柳生元和的三次攻击,每一次都别出心裁,虽然不算是宇宙中绝无仅有,而赤咸也未曾施展全力——赤咸的这个分身,蕴含能量是按照柳生元和躯体蕴含的能量制造出来的。

  也就是说,在使用同等能量的前提下,赤咸已经三次落在下风了。

  当然,作为恒星出身的太古精灵,赤咸能动用的能量远超柳生元和,不过,那就不是切磋了,而是靠日久天长的能量蓄积压制对方,也就失去了测试的意义。

  能量这玩意在太古精灵之中是不值钱的。

  哪怕是一头猪活上几十亿年,天天炼化能量为己用,那个能量总数肯定也远超柳生元和这位小朋友了。

  哪怕是对赤咸这等太古精灵来说,一次能看到三种别出心裁的能量、物质、空间运作方式,也是很不容易的。

  “来来来,柳生小友,你还有一击呢?施展出来看看,不白看你的,我们有所报答。”看了前面三次攻击,赤咸对第四次攻击更加好奇了。

  “唔,那这一剑‘绝’,还请前辈指正!”

  柳生元和想了想,这三位老前辈应该在银河系很有影响力吧?到底几十亿年下来了,那位爱尔威又是精灵族的创造者。

  精灵族不止一个文明,他们的主文明在银心文明中都赫赫有名。

  只要精灵族的主文明发句话,地球想要融入星际文明就有了保护伞,反正第四旋臂的各个星际文明,绝对惹不起任何一个银心文明。

  更不用说这里与精灵创造者爱尔威,同等的前辈还有两位呢。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势力在银河系里?这种势力都不用他们刻意去发展,只要他们偶尔在银河系露出踪迹,自然就有人会上赶着攀上来。

  地球上的唐朝,李世民不也认老子作为祖先吗?实际上,人家老子的儿子名为宗,封于段干,被称为段干宗,和李姓没有半毛钱关系。

  “来来来,尽管来。”

  反正这也不过是一个分身,哪怕灰飞烟灭,赤咸也是不在乎的——这点能量简直是九牛一毛都不算,赤咸大爷别的不多,就是能量充足。

  就算在太古精灵里面,赤咸的能量储备都算是排名前列的。

  “绝!”

  随着柳生元和这一字出口,位于北面的迷你小剑顿时一片朦胧。而在观景台正中央,赤咸整个人突然定在了原地!

  然后,这具分身化为火焰焚天而起,一时间,似乎连空间结构都被焚灭,只留下一处暗影在慢慢恢复。

  “这是什么!”三人同时惊呼出声。

  这三位太古精灵实在活得太长了,虽然他们号称自己是太古精灵中的小字辈,但是几十亿年时光,也足够他们在宇宙见证无数文明的兴起衰败,观察宇宙各个角落的奇妙事件。

  从宇宙边缘的类星体,到生命行星的互相吞噬;从亚原子产生真空气泡,到指尖大小的迷你黑洞,在机缘巧合下吞噬恒星壮大起来,牵引无量物质,凝聚成新河系的雏形。

  可是,像柳生元和的‘绝仙剑’,这样能够直接斩断分身与本体之间联系,直接斩灭赤咸分身的攻击,他们却还未曾见过。

  能用这点点能量斩灭赤咸的分身,也就是说如果能量足够,他也有可能斩灭赤咸的本体!

  当然,赤咸的保命后手也远不止分身和本体这么简单,可是即使如此,这一剑也当得上惊天动地、连他们这些太古精灵也闻之变色。

  “这——难道是——”赤咸不可置信的说了半句,转身看向自己的两个同伴,似乎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些支持。

  “有点像时空漩涡,但是根本没有空间波动!”离海的面色郑重无比,这一剑明显是调动了时间之力,可是即使是他们这些太古精灵,想要调动时间之力,也得先从扭转空间入手。

  断断不可能毫无征兆,直接将赤咸的分身单独斩灭。

  这就像是没建一楼,直接从二楼开始建造大楼般不可思议。

  当然,这种建筑技术在星际文明中也不算稀奇,可是能做到这一点,必然有真实的理论支持。

  看似空中楼阁的东西,如果真的在现实中存在,那只能说你还没找到它真正的地基所在。

  “呼——,柳生小友,这一剑,可真让我们吃惊了。不过,柳生小友这座诛仙剑阵恐怕还不止如此吧?”

  赤咸一阵感叹,他忍住没有开口问询这一剑的高妙原理,反而想见识一下这座剑阵更进一步的变化。

  他们这些太古精灵寿命近乎永恒,却也不能没有核心意志支撑。能够支持长达几十亿年生命的意志核心说来伟大,但实际上也就只有那么几种——好奇心是最常见的一种。

  所以他们这些太古精灵别的东西不稀罕,但是对于没见过的新鲜东西趋之若鹜,凡是哪里有新鲜的热闹看,他们这帮闲的蛋疼的家伙,哪怕跨越半个宇宙都会赶去看热闹。

  ——————————————

  这座诛仙剑阵的变化当然不止如此。

  柳生元和当然不可能真正复现什么诛仙剑阵,别的不说,光是什么‘非同非铁亦非钢’,符合这种材料要求的东西,也许在《封神演义》成书的那个年代里算是极为难得要求,可是如今星际时代,想要找出‘非同非铁亦非钢’的材料不要太简单!

  甚至不需要专门去找,在赫尔托思的网络上,随便搜索一下,万儿八千种总是找得出来的。

  不过,这万儿八千种材料虽然任何一种,都可以满足一般铸剑要求,可是离柳生元和想象威力无穷的诛仙剑阵,却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别看白虹剑最初也不过是凡铁所铸,可是这些年被柳生元和洗练无数,材质早就变成介于能量与物质之间的一种特殊形态,更接近于柳生元和的剑气凝结体。

  只是就算这等与柳生元和本质最贴合的材质,也有些难以满足他想象中的诛仙四剑的样子。

  直到刚才,与爱尔威交手时,看到爱尔威的空间操控表演,柳生元和才对时空有了更清晰的认知,才能用自己的核心剑气构筑了四种形态。

  要知道,传说中通天教主最擅长五行之道,当然,从现代看来,用金木水火土来分析世间万物纯属扯淡——虽然有人强行解释金木水火土并非指这五种物质,而是五种不同状态。

  但是,宇宙能量循环体系的思想,却是可以被证明的——能量永远守恒,只是变化了形态而已。

  加上柳生元和曾经观看时光长河,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却也高屋建瓴的明了方向,再印证爱尔威的空间操控之道和自己的剑道、以及能量演化之道,自然别有所得。

  这四柄迷你型的诛戮陷绝神剑,分别代表柳生元和对空间、能量、物质和时间的认知,是他制造出来,从这四种不同角度撬动宇宙的工具。

  尤其这四柄投影之剑被柳生元和的剑气种子联为一体,就可以同步催发,其中威力连柳生元和自己也无法估量。

  在正常情况下,能撬动空间、就无法同时演化能量;能演化能量,就无法同时进行真正的物质变化。

  这不是知识储备与力量大小的问题,而是在同一个维度中,一把钥匙,在同一时刻只能开一把锁。

  要不是柳生元和的主体意志吊在半步高维,尴尬的不上不下,但视角却货真价实的超出了一般维度,他绝对做不到这种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