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6我一直在等你(被破坏的订婚宴)精

66我一直在等你(被破坏的订婚宴)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1116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21

  

  顾津津的后背在墙壁上厮磨,想要下来,可是两腿却被靳寓廷抱着。

  他的气息顺着他的动作钻入她口中,他喝了酒,舌尖带着红酒的微涩味道,顾津津被吻得气喘吁吁,靳寓廷一手抱住她的腰,另一手开始四处游走,掌心内触及到的衣物碍了事,他就直接用力撕扯。

  萧诵阳结束了年会,准备回酒店休息,他站在电梯口,想到方才内容总监汇报的下一年计划,他真是春风得意,信心满满。

  跟在后面的两个作者在讨论新作品的事,其中一人点开网站,“咦,怎么进不去?”

  “刷新下看看。”

  “还是不行啊,你试试。”

  另一人闻言,掏出手机准备登陆网站,却发现屏幕上出现一堆乱码。

  萧诵阳心里喊了声不妙,他快速进入电梯,一张俊脸绷得很紧。

  顾津津好不容易别开脸喘口气,嘴唇却又被他咬着,她喉间模模糊糊挤出几个字。“你先……放我下来,我背疼。”

  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乍起,靳寓廷充耳不闻,顾津津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伸手挡着男人的薄唇,“有人……”

  萧诵阳等不及了,直接用手拍打门板,“九爷,我有事跟你商量。”

  靳寓廷手掌在她腿弯间抚摸,惹得顾津津战栗连连,萧诵阳这会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九爷,你不能这样搞我,靳寓廷!”

  大爷的,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靳寓廷这人这么阴险?

  简直是毒辣,也不看看他们是什么关系,他居然真能对他下得去手啊?

  “九爷!少爷,我的老爷!”

  顾津津耳朵里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是金属扣碰撞了下,她在黑暗中看不清楚靳寓廷的脸,但他的动作无疑都带了撩人的火,他双手放到她腰后,扯住她下身唯一的一点布料后撕裂开。

  顾津津大惊失色,僵住的腿猛然间动了两下,却还是没能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那阵声音,同样也传到了萧诵阳的耳朵里。

  他就知道靳寓廷肯定在房间里,他两手不住敲门。“九爷,现在不是你寻欢作乐的时候,你高抬贵手行不行啊?”

  靳寓廷的呼吸声很重,一口口落在顾津津耳侧,她双脚没有支撑点,他动作又大,她只好用手勾住他的脖子。

  顾津津要是探出手去,掌心都能碰到门板,所以萧诵阳的声音好像就在耳边。

  “九爷……”

  顾津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听得出萧诵阳语气间的着急。她架不住猛烈的攻势,嘴里即将出声,她忙将脸埋在靳寓廷颈间。

  萧诵阳没办法了,只好用顾津津做诱饵,“九爷,你看你老婆多能耐啊,你赶紧把我网站恢复了,我还要给她做宣传呢。封神奖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拿的,网站横幅的位置我给她腾出来,今天就让美工做图。”

  靳寓廷额际都是汗,上半身衣冠楚楚,只是腰间的衬衣有些褶皱,他顿住动作,说话声中还有喘意。

  “怎么样,你想要吗?”

  顾津津听了,脸一红,毕竟这会正做着不可描述的事,她自然听成是那个意思。“不……不要了,够了,你放我下来。”

  男人抑制不住轻笑声,“我没问你够不够,萧诵阳的这个宣传,你需要吗?”

  顾津津双手捂住脸,脸颊滚烫,她哪还能说得出话来。

  靳寓廷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听萧诵阳吵吵,扫了兴致,“你去找孔诚。”

  萧诵阳闻言,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现在对他来说,多一秒的浪费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顾津津没想到靳寓廷竟然全程都将她抵在墙壁上,幸好卧室内的灯都关了,她听着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双脚刚一沾地,身子就软软地往地上滑。

  手臂被人拽住,顾津津将裙子往下拉,耳朵里再度传来窸窣声。

  很快,浴室内的灯被打开,靳寓廷站在门口,侧脸染了一层细碎的光。

  顾津津盯着他看,男人回头将她的表情装入眼底,“要洗吗?”

  她走了过去,来到靳寓廷身前后将他往外推,“我先洗。”

  她实在不想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哪怕是面无神色,她都觉得无法直视了。这种情节,也只有在她的漫画里呈现过,那还是靳寓廷第一次的时候逼着她画的,她这会背上肯定红了。

  她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打开门准备出去。

  顾津津洗澡的时候没有拿衣服,这会就披了件浴袍,里头都是真空的,她没想到靳寓廷竟守在了门口。

  她两手忙抓住前襟,一脸戒备地盯着他看。

  靳寓廷嘴角轻掀,“你应该搞清楚,我才是你最不应该防备的人。”

  顾津津赶紧回了卧室,趁着靳寓廷进去的时候,打开行李箱换衣服。

  半晌后,男人从里头出来,看见顾津津坐在床沿处,他方才在浴室就听到她在打电话。靳寓廷再一看,她神色怔忡,似在出神。“怎么了?”

  “我妈的电话。”

  靳寓廷坐定下来,顾津津一把视线投落到他脸上,“她不放心我怀着身孕出来。”

  男人眼眸间的深邃微沉,迎上她的目光。“跟她实话实说吧。”

  “怎么说?”

  “你在医院里怎么跟我妈说的,就把原话再说一遍。”

  顾津津薄唇紧抿,两人的视线交缠在一处,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挣扎着说了出来,“难道让我跟她说,我看到你跟大嫂抱在一处,所以伤心欲绝,导致摔跤流产吗?”

  靳寓廷眼帘轻动,忽然欺上前,将她面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收入眼中,“伤心欲绝?顾津津,这是你当时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吧?”

  顾津津大惊,慌忙要别开眼,却被男人攫住了下巴,“躲什么?”

  “你的关注点错了。”

  “没有错,在这句话里面,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这四个字。”

  顾津津不躲不行啊,真没法去面对这张脸,还有这样的眼神。她视线轻垂,盯着靳寓廷的胸前。“我……我只是在说我当时应该有那样的想法,而不是我真的那样想了。”

  “也怪我当时疏忽,我那日见你眼睛红肿,但真没往这方面去想。”

  顾津津越发不自在,嘴巴也实在是硬,“靳寓廷,我只是给自己找了个最好的机会而已,我也没有必要伤心。”

  男人唇瓣轻挽,一双锐利的眸子这会已经将她看了个清清楚楚,“为什么要找这个机会?商陆推你的时候,你说不能给她身上按这样的罪名,同样,这次的事情中也有她,但你却是声声控诉,恨不得字字泣血。我想了想,若不是因为你当时的心在泣血,你是绝不会把这事往我身上推的。”

  顾津津眼神躲闪,却强装冷静,但她清楚的知道她心里乱的跟团在了一起的毛线似的。“我……我是你妻子,我有点反应,不正常吗?”

  “正常,所以你承认了就好。”

  顾津津轻咬下唇瓣,想将靳寓廷的手推开,没想到他的力道却捏得更紧了,他前额抵着她,每说一个字,周遭的空气就随之加温直至滚烫。

  “你说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会伤心?”

  这样的语速,这样的眼神,无疑是在折磨她,甚至是在剖析她,顾津津的脸有些烫,“我没有……”

  他张嘴咬住她,顾津津的唇瓣本来就有些肿,她身子想要往后退,腰际却被靳寓廷的手搂住。

  “我尝尝,你的嘴巴果然是很硬。”

  顾津津赶紧将他推开,起身往外走。

  “去哪?”

  兴许是方才经历过一场激烈的缠绵,靳寓廷这会没有再拉着她,顾津津走到门口,将散落在地上的证书、奖杯和绘画板都捡起来。

  她走到床边,将奖杯整整齐齐地摆放好。

  靳寓廷看了眼,“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其实我挺意外的,我以为我有个新人奖就不错了。”

  “你的漫画成绩不是很好吗?”

  顾津津转过身看他,嘴角有笑意微露,“但我毕竟才到这个网站啊。”

  “萧诵阳自己搞的破奖而已,瞧把你们稀罕的,你倒是说说,开心吗?”

  “当然开心啊。”

  靳寓廷心头微松,他难得幼稚一回,看来也是值得了。

  他就是看不得别人在她面前趾高气昂的,再说,这也得她自己有本事,他才能让她这样心安理得。

  靳寓廷这会神清气爽,没有半分的疲惫,他随口问了句,“明天去哪?”

  “宁沽湖。”

  他眉头轻拧,“我教你游泳。”

  顾津津闻言,脸色都变了。“不要。”

  “这么大的人了,如果再学不会游泳,你迟早被淹死。”

  顾津津掀开被子就要上床,“我不学!”

  靳寓廷上前,没给她拒绝的机会,拽住她的手腕往外走。

  “去哪啊?要学回家学,现在都这么晚了……”

  “酒店有泳池。”

  顾津津忙抱住他的手臂,“这个酒店的房间几乎被包完了,这会泳池肯定有人,我们这样……”

  “怎么,我很见不得人?”靳寓廷说着,将手落在门把上。

  顾津津当然不想被人看见,但她知道靳寓廷不在乎,她只好换种说法,“说不定还有男作者呢。”

  靳寓廷手里的动作轻顿,也是,比如今晚缠着顾津津的那个男人,要是看到她穿泳装的样子,不得发癫发狂?

  他回到屋内,打了个电话给孔诚,让他去办。

  顾津津被他带过去的时候,游泳馆内清净得很,也只有孔诚站在旁边。

  “九爷,这是您让我准备的泳衣。”

  靳寓廷看了眼,“放着吧。”

  “这儿只有VIP客人才能进,所以水质干净,您放心。”

  靳寓廷走到旁边的躺椅跟前,坐了下来,“知道了,把门带上。”

  “是。”

  孔诚出去后,靳寓廷看顾津津呆站着不动,“换啊。”

  “我不学。”她朝泳池内看了眼,脚步不由往后退。

  “水不深,你完全能站立。”

  顾津津摇着头,“我只要不碰它就好了,离它远远的。”

  “那上次呢?你被乔予关在玻璃缸里,你差点就被淹死了。”

  “你别白费力气了,我也找过教练,但他们都教不会我。”

  靳寓廷觉得好笑,他还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话,“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顾津津执意不肯换,靳寓廷干脆上前,拉扯着她的衣服,她哪里是他的对手,只好将身上的衣服脱了。

  她僵在原地,被他拉过去时忍不住尖叫出声。“救命!”

  靳寓廷抱住她的腰,将她拖入泳池内,这一下不得了,顾津津的嗓音立马拔高了好几度。“啊,啊——”

  “放松!”靳寓廷见她不管不顾地挥舞着双手,他想要按住顾津津的手臂,她却跟疯了似的不住拍打水面。

  水花溅在靳寓廷脸上,打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你试着站起来,这边是浅水区……”

  顾津津两条腿乱蹬,后来干脆跳到靳寓廷身上,她两手圈紧他的脖子,“快上去啊,我不要学。”

  “游泳没有这么可怕……”

  “救命啊,救命!”顾津津的手臂越圈越紧,任凭靳寓廷怎么用力都拉不开她的手,再这样下去他非缺氧不可。

  可他偏偏不信,难不成这点小事还能难住他?

  靳寓廷极力安抚,“你先听我说,放松下来,有我在……”

  他头一次意识到女人疯起来,那是十头牛都拉不住的,顾津津恨不得将他按水里去。他真是一点都不怀疑,如果现在有人给她做出选择,说是让她立即上岸和将他绑一块大石头扔到泳池里,她可以二选一的话,她绝对毫不犹豫选择赶紧上去。

  幸好,游泳馆内没有别人,要不然靳寓廷的脸都丢光了。

  他将她丢回岸上,他几乎是体力不支地在盯着她。顾津津赶紧爬到躺椅旁边,扯了毛巾披在身上。

  靳寓廷肩膀处的疼痛在苏醒,他扭头一看,古铜色肌肤被抓出道道血印子。

  太可怕了,真是防不胜防。

  “我就说我学不会的。”

  靳寓廷两手在身前撑了下,身子跃出水面,身上的伤痕也就丝毫没有掩饰地呈现出来了。

  他指了指胸前,顾津津忙别开视线。“你非要教我的。”

  “我没想到你这么能抓人。”

  她站起来的时候,两腿还在发抖,靳寓廷知道这种事没法逼她,只能慢慢来。

  两人换了衣服走出去,顾津津是最怕见到熟人的,她刻意跟靳寓廷拉开距离。

  第二天早上,靳寓廷要回绿城,顾津津也早早地起来了。

  “你什么时候走?”

  “一会就走,”靳寓廷拿了衣服正往身上套,“你呢,要跟我回去吗?”

  “我们今天还有活动。”

  “那你自己当心。”

  水果麦片微信催了她好几次,顾津津走到门口,回头看向靳寓廷。“我先去吃早饭了,一会要在酒店门口集合。”

  “嗯。”靳寓廷只是轻应了声。

  顾津津打开门出去,滑雪场的事就这么心照不宣地过去了,商麒劝她的那些话,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靳寓廷也没再提她将流产怪到他身上一事。

  顾津津进了电梯,电梯内只有一个男人,正靠着电梯镜。

  她将手伸向电梯间,却发现按键没有一个是亮着的。顾津津按了一楼,回头看向男人,“你到几楼?”

  男人没说话,黑色西服包裹着匀称、修长的身形,顾津津没有细看他的脸,电梯很快停在下一个楼层,门打开之际,外面站满了人。

  顾津津忙往后退,几乎跟男人站在了一起。水果麦片第一个冲进来。“顾美人。”

  紧接着,三三两两的人往里挤,顾津津抬头就看到了晨袭。

  电梯门再度合上时,周遭的空气窒闷而拥挤,顾津津没想到晨袭居然还在这,她昨晚不是愤然离席了吗?

  电梯四周都是镜子,令每个人脸上的微表情都无处藏匿,晨袭的视线透过镜面落到顾津津脸上。“顾美人,把我读者手机扔了的那个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顾津津没有躲避,直直回道,“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他跟你关系非同寻常,又能跟BOSS坐在一起,这么一联想,我就知道我输在哪了。”

  水果麦片听着这话,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她语气难掩激动,“这跟别人好像没关系吧?”

  “怎么会没关系?既然能跟老大坐在一起,一个自设的奖而已,还不是说给就给。”

  顾津津忙按住水果麦片的手臂,她站在晨袭身后,声音透着冷静,“既然是自设的奖,你这样耿耿于怀做什么?”

  “我只是不屑。”

  电梯内还有不少作者,但是谁都没讲话,谁都不想引火上身。

  顾津津望着数字键不住往下沉,快到一楼的时候,她这才开口说道。“你如果没带电脑的话,就用手机上网站去看看,这几个月,我的订阅都排在你前面。你这本成绩应该一般吧?有时候订阅榜单都上不了,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要跟我争封神奖。”

  顾津津一说完这话,四周的人纷纷将目光落到她脸上。

  是,这话说出来难免让人觉得不可一世,毕竟她还是个新人。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顾津津率先拨开人群往外走。

  不可一世就不可一世吧,首先她有这个资本,不是吗?

  晨袭这样咄咄逼人,她要再唯唯诺诺那就真没意思了。

  到了一楼,电梯内的人全部走了出去,晨袭气得眼睛通红,旁边还有朋友在安慰她。

  男人将手伸向电梯键,按了B2的楼层,他今天幸亏没走另一个电梯,要不然就错过这出好戏了。

  回到绿城后,秦芝双那边知道顾津津出门的事,自然要说她几句,还吩咐厨房给她炖滋补的汤,顾津津真怕自己会胖出好几斤来。

  商麒跟她熟络后,经常往靳家跑,顾津津大多数时候是不出西楼的,没什么事更加不会去东楼。

  陆菀惠有句话说的没错,商陆脑子不清醒,所以能不接触,还是尽量不要接触。

  但她们中间有商麒,她又是商陆的亲妹妹,有时候真是无法避免。、

  比如此时,商麒非拉着顾津津一道是西楼,“九嫂,去吧,一起去吧。”

  “我真的不去了。”

  “你不会还以为我姐跟九哥……”

  “不是,”顾津津扬了扬手里的绘画板。“今天的更新还没有画呢,读者快催死我了。”

  “就去玩一会嘛。”

  “你去吧,我让厨房做几个好菜,你待会来吃饭。”

  商麒闻言,也不好再勉强下去。“我其实是有点怕我姐夫,但又不舍得我姐,九嫂,虽然你之前对我姐有些误会,但我姐心肠特别好,真的。”

  “我知道。”顾津津也只能将话说到这,她嫁进靳家后,几次麻烦事都是因商陆而起,顾津津知道商陆不会是坏人,但她清楚有些人就该避而远之,“你放心去吧,这个时候大哥应该不在家。”

  “好吧。”

  商麒来到西楼的时候,院子内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靳韩声出去了,家里只有佣人和商陆在,佣人见到她过来,给她开了门。

  “我姐呢?”

  “靳太太在房间。”

  商麒上了楼,卧室的门并没有关,商陆坐在梳妆镜前,看到镜中的人越走越近,她却满眼都是陌生。

  “姐!”商麒冲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

  商陆神色不自然地想将她推开,商麒见状,话语中已经藏不住哀伤,“姐,是我,麒麒啊。”

  商陆拉开她的手,想要站起来。商麒见状,坐到了她旁边,她从包里拿出纸和笔,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姐,你的字最好看了,你照着写写看。”

  商陆将笔接过去,一笔一画在纸上写下‘商麒’二字。

  商麒仔细看了眼,商陆虽然疯了,可是字迹却跟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卧室的门被她关了,生怕被人打扰,商麒还将门反锁了。

  她从包里掏出一本日记,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白色绸缎的日记本封面有些发黄,商麒翻开第一页,看了眼上面的日期。

  商陆并没有认出这个日记本是她的,现在很多东西和很多人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

  “姐,医生说了,要让你多接触点以前的东西,你多练练字吧,这样对你有好处。”

  商麒说着,从包里掏出另一个笔记本。

  她将本子摊开后放到商陆手边,商陆不知道要写什么,商麒便指着旧日记本的一段话。“就写这个。”

  她按住商陆的手腕,教她在哪里下笔。

  商陆看着日记本上的话,她照着一竖一横,就这么将那段话抄了上去。

  写到一半,商麒拿过旁边的纸,在上面写了‘九哥’和‘寓廷’几字,“姐,这些字你也要学会写。”

  商陆定定地看了半晌,笔尖在纸上写下去。

  商麒满意地轻挽唇瓣,一篇日记写完后,她让商陆将日记本上的日期照着写上去。

  “姐,这是我们俩的小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商陆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头。

  商麒一点都不怕商陆会说漏嘴,她这会疯疯癫癫的,说出来的话谁能信呢?再说了,商陆自从疯癫以后,记忆力也很差,刚发生的一些事,她转眼就能忘记。

  商麒将日记本放回包内,她生怕靳韩声会忽然回来。

  “姐,我明天再来陪你,到时候再陪你练字。”

  她只要每天让商陆照着写两篇,很快,这本新的日记本就能被写得满满当当。靳寓廷回到西楼的时候,顾津津正坐在窗台上,和读者群的人聊得热火朝天。

  男人走近上前,她居然完全没有察觉,靳寓廷站定在她身旁,目光透露在电脑屏幕上。

  管理员是茜小福星,也是最活跃的,顾津津平日里习惯隐身,难得才在群里冒个泡。

  茜小福星发了个表情包,一个可爱的小和尚飞奔而来,对着屏幕狠狠亲一口后,红红的爱心蹦跶出来。

  顾津津笑得合不拢嘴,在键盘上敲打出几字。“要不要这么爱我啊?”

  茜小福星敲出一连串的表白。“爱爱爱,老婆我爱你,快来给老公抱抱!”

  靳寓廷的脸色有些铁青,看到顾津津一脸享受,还十分配合。“好,抱抱!”

  “老婆,我昨晚想你想得睡不着啦。”

  靳寓廷胸腔处开始炸裂开,他皮笑肉不笑地轻扯嘴角。“在聊什么呢?”

  顾津津哎呦一声,不知道是心虚,还是真被吓到了。她轻拍下胸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男人弯下腰,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屏幕,顾津津没有遮遮掩掩,“跟读者聊天呢。”

  茜小福星的QQ昵称是挚爱小哇,头像是某个男明星,靳寓廷唇角抿成一线,想要质问这人是谁,但话到嘴边,他还是吞咽了回去。

  群里没有等到顾津津的回复,茜小福星又带头搞起气氛来。

  “呼叫老婆,呼叫亲亲,呼叫爱爱,快让老公来举高高呀。”

  顾津津没有丝毫的心虚,更没有丝毫的避让,她认为靳寓廷这样高智商的人,是绝对不会将茜小福星和男人扯上关系的。

  她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我人高马大,你举得起来吗?”

  “举不起来也没关系啊,压倒压倒,看看你老公的威猛吧!”

  顾津津还要继续往下聊,电脑却被靳寓廷拿了起来,她抬起目光看向男人,靳寓廷淡淡扫了她一眼。“去洗个脸,下楼吃饭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顾津津才觉饥肠辘辘,她下午忙着更新,一口零食没吃过。

  顾津津穿了拖鞋,快步去往浴室,男人点开茜小福星的聊天框,看了眼具体信息。

  男,28岁。

  一看所在城市,居然是顾津津举行年会的地方。

  他眸子内的阴鸷深了几许,顾津津那天不肯跟他回绿城,说不定就是去私会这个挚爱小哇。

  靳寓廷将她的电脑丢回窗台上,他单手插在腰际,他没想到顾津津跟人调情的时候居然毫不避讳,脸皮也是厚到极点。

  那个头像还在群里活跃着,“美人儿,呼叫美人儿……”

  “吃了饭就要睡觉觉了,老公先给你暖被窝呦。”

  靳寓廷几乎要被气炸了,他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一个字。“滚。”

  茜小福星以为顾津津跟她开玩笑,嘴皮子耍得越发溜了,“不滚不滚,就要黏着你,么么哒。”

  靳寓廷目光在上面扫了眼,他冷笑出声,想要置之不理,可是脚步却跟钉子似的钉在远处不能动。

  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男人视线收回来,他伸出手,手指刚落到键盘上,又收了回去。

  他在做什么?

  这种事,他靳寓廷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做,也不屑去做的。

  可是对话框内,那人的表情包一个接一个。

  其中有个表情包是掀开了被子,引诱人去钻被窝的。

  靳寓廷轻咬牙关,脑子一热,敲出几字。“她有老公。”

  想了想不对,又补上一句,“我有老公。”

  “你的老公就是我啊!”茜小福星接了句,“其他人都是浮云,你最爱的是我,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呀。”

  “对对对,我们可以作证。”群里的另外几个管理员也开始出来凑热闹。

  “顾美人,你不是要变心了吧?”茜小福星发了个伤心欲绝的表情,“话不多说,今晚肉偿吧!”

  靳寓廷将电脑合上,他现在掐死顾津津的心都有了。

  他不动声色回到床边,顾津津洗了把脸从浴室内出来,“走吧。”

  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两人下楼的时候,商麒也过来了。

  “九哥,九嫂。”

  靳寓廷径自走到餐桌前,拉开餐椅,“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最近这段时间,我都过来了呀,只是今晚九嫂让我在这蹭饭的。”

  顾津津坐了下来,商麒同样也拉开了椅子。

  “大嫂怎么样了?”顾津津不由问了句。

  “还是老样子,”商麒面有晦涩,提起商陆,眉头越发蹙紧。“趁着我现在还没有毕业,还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妈让我多过来陪陪她。”

  “其实我挺想不明白的,既然大嫂都这样了,你们为什么不把她接回家呢?”

  商麒闻言,轻摇下头,“尝试过,但是我姐夫不让。”

  靳寓廷拿起筷子,自顾自地用起餐来,商麒故作轻松地将话题扯开,“没事,我以后多陪陪她就好了。”

  “是,大嫂还是很有希望恢复的。”

  “嗯,我姐以前特别喜欢写日记,我今天去西楼,发现她用笔正在纸上乱写乱画。”

  顾津津给商麒夹了菜,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她既然能找到以前的兴趣,说不定慢慢就好了。”

  “是啊。”商麒想到以前,难免感伤,“我姐那么好的人,为什么发疯的偏偏是她?”

  靳寓廷眸子微黯,商陆为什么发疯,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如今,除了她以外的人都好好的,而她呢,硬生生被吓成了疯子。

  商麒的话再一遍提醒了靳寓廷,当年的商陆是为他而疯,他造的孽。

  “九嫂,以前的事真的真的对不起,我保证我姐姐不会伤害你,以后你就跟我一起,多陪陪她照顾她吧。”

  顾津津自然不想趟这浑水,“大嫂这样,也不适宜出门,其实在家是最好的。”

  “我之前就带她出去玩过,她挺好的,不吵不闹,心情也好。”

  “我……我最近要忙更新。”

  靳寓廷眼帘轻抬,总算插了句话,“你就跟麒麒一道,抽空陪陪大嫂吧。”

  “九哥答应啦!”商麒笑着推了把顾津津的手臂。“有你陪着我,我也开心啊,我每天见到我姐那个样子,我好难受。”

  晚饭过后,靳寓廷派车送商麒回去,两人刚上楼,孔诚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靳寓廷坐在床沿处,脸色有些阴沉,他手指慢条斯理地解着袖扣。

  顾津津的QQ一直在响,她走过去一看,全是茜小福星发来的。

  她刚将聊天框点开,还没有细看消息,她的手机就响了。

  顾津津一看来电显示,还是她,难不成是有急事?她赶紧接通,“喂?”

  “顾美人,救命啊!”

  顾津津心里一阵战栗,“你怎么了?别吓我?”

  “我家突然来了好几个人,不由分说就要把我哥哥拉走,我抓着其中一人问了两声,说是什么勾引有夫之妇,还问他是不是叫‘挚爱小哇’。”

  对面叽叽喳喳的,顾津津也不能听的真切,女生在那头都快急疯了。

  “顾美人,你赶紧和你老公说,在网上喊你老婆的人是我,不是我哥哥啊!”

  顾津津目光咻地射向靳寓廷,却见他视线同样攫住她不放,顾津津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有人跑到你家去,把你哥哥当成了你,是吗?”

  “是啊,还说要把我哥丢江里去。”

  顾津津忙走到靳寓廷身前,她握着手机的手垂在身侧,“挚爱小哇是个女生啊,还在上学呢。”

  靳寓廷将她掌心内的手机拿过去,电话那头的女生哪见过这样的仗势。“顾美人,你快跟他们说说呀,傍晚在QQ上跟你讲话的人真是我,以前也都是我啊。”

  “她真是女生,家里有个哥哥,还有个姐姐。我们平时喜欢开玩笑,她替我管理群,所以一直喊我老婆……”

  靳寓廷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孔诚打来的。

  他站起身接通,那头传来男人的说话声。“九爷,我让人查过手机了,登录账号的一直是个女生,并不是所谓的男人。”

  靳寓廷嘴角轻搐,嘴里哼出一声,“嗯。”

  挂断通话后,他看到顾津津满脸焦急,她走到他跟前,“真的是个女生,那些话也就是开开玩笑,我压根没想到你会当真……”

  “当什么真?”靳寓廷不自然地别开视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些人不是你派去的吗?”顾津津见他满脸不在意,她推了下他的手臂,“你赶紧让他们撤了啊。”

  靳寓廷轻皱下眉头。“我会做那种事吗?”

  “除了你,还能有谁?”

  靳寓廷可不想被她继续纠缠,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走到床沿处,将外套脱下来丢到床上。“说不定是她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我知道,方才你看到我们对话了,你肯定误会她是个男人,你虽然没有问我一声,你却让孔诚去解决了。”

  听听,分析的多么透彻,可惜他才不会承认。

  “怪不得可以画漫画,编故事的能力真是一流。”

  “靳寓廷,真的就是个女生而已……”

  靳寓廷现在也知道了,所以更加不能说漏嘴。“男生还是女生,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津津手里的电话还没有挂,挚爱小哇喂了两声,她将手机放回耳边。

  “顾美人,没事啦,那些人已经走了。”

  “那你哥哥呢?”

  “没事了,虚惊一场啊。”

  顾津津安抚几声,挂了通话后盯着靳寓廷看。男人躺到床上,目光随之避开,半晌后再一看,顾津津的眼神还扎在他身上。

  “我都说了,跟我没关系。”

  顾津津有些气恼,“靳寓廷,你……你……”

  她真是没法继续往下说了,靳寓廷自然也清楚这件事做的很不妥,但他做事向来这样,就不喜欢拐弯抹角,非把它弄个清楚不可。他起身,穿上拖鞋后走向浴室。顾津津盯着他的背影,还是忍不住要说他一句,“九爷,下次您要兴师问罪之前,一定要调查清楚,这样的笑话可一点不好笑。”

  靳寓廷转身对上她的视线。“你要再说一句这件事跟我有关,我就把你的嘴缝上!”

  顾津津挑了挑眉头,做了个将嘴巴拉上的动作。

  好,她不说,她心知肚明总可以吧?

  靳寓廷洗完澡出来,看到顾津津又坐到了窗台上,他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走过去几步。“过几天,是你妈的生日?”

  顾津津吃惊地抬头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我让孔诚定个包厢,到时候我陪你过去,一道吃个晚饭。”

  顾津津直起身,眼里有微亮的光跳跃,她没想到靳寓廷还能想着妈妈的生日。她哦了声,嘴角的弧度不觉上扬。

  “礼物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准备好的。”

  顾津津轻点下头,“那我明天跟家里打个电话,先告诉我妈一声。”

  “好。”

  靳寓廷抓了下湿透的短发,他将顾津津强行娶进靳家,说到底,她心里肯定是委屈的。如果做不到夫妻恩爱,他就只能用别的方式去补偿她,而对她父母好,就是最实际的办法。

  陆菀惠得知这个消息,自然是高兴地合不拢嘴,还特地拉着顾东升去了趟商场,说是要买套喜庆的衣服穿穿。

  生日当天中午,商麒去了趟西楼,“九嫂。”

  顾津津正在房间内收拾,听到声音便走到了楼梯口。

  “九嫂,跟我们一道去喝下午茶吧。”

  顾津津上半身趴在了栏杆上。“你跟大嫂出去吗?”

  “是啊,好不容易才说服我姐夫的。”

  顾津津嘴角轻挽,“你们去玩吧,玩得开心,我一会要回家。”

  “回家做什么?”

  “我妈今天过生日。”

  商麒面上扬起笑来。“帮我给阿姨带一声祝福,祝她生日快乐哦。”

  “谢谢。”

  商麒看眼时间,冲楼上的顾津津轻挥下手,“那我走了。”

  “好,改天再约。”

  商麒走出去两步,回头又说道,“九哥出手最阔绰了,一定要看看他给阿姨送什么礼物。”

  顾津津忍俊不禁,想到靳寓廷的细心安排,她心头微暖,这种暖意随之沁入顾津津的四肢,她说话声都带着笑意。“嗯,寓廷说礼物由他准备。”

  “瞧你们幸福的,撒狗粮呀。”商麒再度挥手,转身走了出去。

  顾津津回到家里,陆菀惠专门请了假在家,等顾东升下班后,一家人打车去往饭店。

  顾津津在车上给靳寓廷打了个电话,他先回了趟西楼,刚换好衣服,手机铃声便响了。

  他随手接通,“到了?”

  “马上到,还在路上。”

  “我也准备过去。”

  顾津津轻点下头,陆菀惠的声音毫不掩饰地传到靳寓廷耳朵里。“津津,你让寓廷开车慢点……”

  “妈,他自己不开车。”

  “那就让司机注意安全……”

  靳寓廷听着母女两人在那头说话,顾津津压低了嗓音,“我等你。”

  “好,如果你先到了,就让他们上菜。”

  “不用。”顾津津执意要等他,再说就算她同意,陆菀惠也不答应啊,“等你来了再开席。”

  “好。”

  靳寓廷下了楼,司机还在门口等他,后备箱内放着孔诚定好的鲜花和蛋糕。

  他走上前几步,司机将车门打开。

  靳寓廷刚要坐进去,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声音,他抬头看去,竟见商陆正跌跌撞撞走来。

  他往后退了两步,长腿迈过车子向前,商陆失魂落魄地看向四周,商麒小跑着跟在她身后。

  靳寓廷走到商陆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商陆?”

  “这是哪,我家吗?”

  靳寓廷眼眸微沉,目光落向跑上前来的商麒。“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在外半天都是好好的,方才车子停在院前,她突然就说要回家,推开了车门就往西楼跑,我拦都拦不住。”

  商陆看向二楼的房间,卧室的灯光还未熄灭,她推了把靳寓廷,然后径自朝前走去。

  ------题外话------

  明日精彩预告:

  67——曝光的日记本(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