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0要把九爷引入局(我可以帮你离开他)

70要把九爷引入局(我可以帮你离开他)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779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26

  

  李颖书从没见过顾津津这个样子,她搀扶着她走到门口,顾津津摇摇晃晃地站立。

  “你喝多了吧?”

  “没有。”顾津津心里清楚,她不就喝了几杯小酒,醉不了,她只是装的。她觉得这样混混沌沌的样子反而让她好受,至少难过的时候可以借着酒劲发出来。

  “赶紧回家吧,一会你老公赶过来,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顾津津现在就听不得这老公两字,李颖书架住她的手臂往前走,前面就是一条小道,两边都是各色各样的酒吧,只是偶尔也有清净的地方。

  顾津津手掌撑在粗粝的墙壁上,身后有脚步声接近而来,她和李颖书都未放在心上。直到对方拿出刀子,忽然逼近她们身前,李颖书吓得赶忙躲到顾津津身后,“你们……”

  “你们要钱?”顾津津说着,扬了扬手里的包,“钱都在这,拿去。”

  男人手里的刀尖很是锋利,几乎要顶到顾津津身上,她也不敢乱动,她小心翼翼将钱包掏出来,丢到地上,“里面有现金,只要不伤害我们,随你们拿走。”

  另一人见状,蹲下身将钱包拿在手里,他打开一看,里头总共也就几百块钱。

  “耍我们呢?”

  “这儿来来往往都是人,你们就不怕……”

  听了李颖书的话,拿着刀子的男人冷冷笑出声,“你倒是提醒我们了,走,换个地方。”

  顾津津看到不远处的路边停了辆车,司机正冲这边探头探脑,应该都是一伙的。男人上前想要拉住她的手臂,他刻意压着嗓音威胁出声。“乖乖跟我走,要不然的话当心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顾津津心里明白,她们要真上了车的话,那就完了。

  李颖书平日里张牙舞爪,可到了关键时候压根不顶用,顾津津两手护在她身前,跟对方周旋。“你们要是觉得这点钱不够,我微信里面还有。”

  “少废话,上车!”

  男人拽住顾津津的手掌在使劲,旁边的男人也要过来帮忙。顾津津抬起腿踹向一人,手里的包照着拿刀男子的面门砸过去,李颖书听到一声哀嚎,只见男人鼻血流个不止,顾津津手里的包跟块板砖似的,坚硬无比。她动作迅猛地用它敲向男人的手腕,刀子叮一声掉到地上,被顾津津用脚踢开。

  李颖书见状,扯开嗓门尖叫,“救命啊,抢劫啊……”

  “快走!”被踹了一脚的男人眼见不远处似有人影过来,拔腿就跑,被包砸中的男人刚抬起脚步,脖子却被顾津津的包带给钩挂住。别看顾津津是个女生,力量却出奇的大,她死死拽着包带不放,男人竟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

  “什么事?那边什么人?”有人路过,冲这头喊了两声。

  顾津津将男人弄倒在地,直接将手里的包当成武器,朝着他头上、身上挥打。男人被打得毫无招架能力,两手挡在面前,“别打了,别打了。”

  有人从不远处跑过来,男人被打得很惨,嘴里不住嚷嚷。“救命,这两个女人抢钱还打人,救命啊!”

  李颖书站在旁边也动了手,到最后,三个人一道进了警察局。

  正当孔诚准备翻遍绿城,将顾津津找出来的时候,靳寓廷却接到了警察局那边打来的电话。

  顾津津原本是咬紧了牙关不肯说的,但她上次被靳寓廷带走的时候,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这回她刚一进去,就被人给认出来了。

  这样的经历,当然并不是光荣的事,顾津津和李颖书并排坐着,对面的男人不住指着自己头上的伤。“你们看看她把我打的,我申请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我现在头晕眼花,我怀疑自己脑震荡。”

  “呸!”顾津津就没见过这么能颠倒黑白的人,“是你抢劫我们,我是正当防卫!”

  “你不要倒打一耙,明明是你们两个要抢我的钱!”

  顾津津蹭地站起身来,“你持刀抢劫!”

  “你血口喷人!”

  靳寓廷站在门口,那些话清晰地传到他耳朵里,负责录笔录的警察将顾津津按坐回去。“你说他持刀,但我们在现场并没有找到那把刀。”

  “不可能,他当时就用那把刀抵着我。”

  靳寓廷听得胆战心惊,顾津津好似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要不是我把他的刀给打掉了,我跟我朋友这会都被拉上车了……”

  孔诚站在他身后,不由看了眼靳寓廷的侧脸,男人下巴处的弧度绷得很紧,尽管他看不到他面上的表情,但孔诚却知道靳寓廷轻易不动怒的这个规矩怕是要破了。

  眼里的身影往前走去,孔诚收回神,紧随其后。

  靳寓廷来到那一桌人跟前,顾津津还在据理力争,旁边流动的空气好似突然僵住了,她也觉察出了不对劲。顾津津小脸微侧,就看到一双修长的腿离他很近地站着。

  李颖书兴奋地拉了拉顾津津的手臂。“救兵来了。”

  靳寓廷余光睇了眼坐着的人,他闻到她身上有酒气,再一看对面坐着的男人,贼眉鼠眼,凶光毕露,她倒是厉害,出门就惹上这种人!

  “怎么回事?”

  “现在两边都死咬着不放,说对方抢劫。”

  靳寓廷差点气出笑来,“我的人还需要抢劫吗?他倒是有多少身价给她抢?”

  话虽这么说,可当时的小弄堂内并没有监控,被顾津津一脚踢走的那把刀子也不知去向,目击者跑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顾津津将那个男人按翻在地一顿猛打。所以这种事,他们也不好乱下结论,毕竟办案要讲证据。

  “今晚她们都要留在这录口供,放心,做了坏事的人肯定会露出破绽。”

  靳寓廷闻言,视线这才落到顾津津身上,她别开了脸,一副并不想看到他的样子。

  “家里不缺钱,你倒好,是想抢些小钱发家致富吗?”

  顾津津气恼地瞪向他,“抢钱的是他,不是我!”

  “嘴巴还硬?”

  顾津津抱紧怀里的包。“不用你管,留一晚就留一晚吧,明天我自己能出去。”

  靳寓廷朝旁边的警察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了,你打电话给她父母吧。”

  “靳寓廷!”顾津津听到这,忙伸手拽住他的衣角,“你威胁我?”

  “我也懒得管你,可你伤了人,总要有人保你出去才行。”靳寓廷说着,目光深邃的扫向旁边的警察,对方倒也配合,点了头道,“是要有这么个流程,不论谁抢劫谁,但伤者总要去验伤。”

  顾津津攥紧靳寓廷的衣角不放,靳寓廷看了眼,手掌朝她手腕处推去。

  她紧抓着并未放开,将他的外套一角掐出了褶皱。

  靳寓廷满腔的火在看到了她的眼神后,悄悄熄灭下去,大晚上的,他也不能看着她待在这嘈杂的环境里。

  “我太太不至于去做抢劫的事,我替她担保。”

  “这……”

  孔诚已经找了相关的人,手续也办得差不多了,他快步走到靳寓廷的身边。“九爷,可以了。”

  靳寓廷一把按在顾津津颈后,提了下她的衣领,“真想留在这过夜?”

  她顺着他手里的力起身,并朝李颖书招下手,“走了。”

  李颖书高高兴兴站起来,可是紧接着一道声音却几乎是劈在她的头上:“你不能走。”

  “为什么?”

  “事情还没处理好,你必须留在这。”

  别看李颖书平日里性子张扬,一到了这种地方,早就成了小绵羊,她伸手拉了下顾津津。“津津。”

  “我们是一起的,你把颖书也弄出去。”

  “就因为她跟你是一道的,她才应该吃这苦头。”靳寓廷看都没看李颖书一眼,“她带你去那种地方,她活该。”

  “不是她带我去的,”顾津津赶忙争辩,“是我主动约她的,地方也是我找的。”

  “那她更是活该。”

  顾津津站定在靳寓廷跟前,她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最不喜欢她出入那样的地方,所以这次就将火迁怒到李颖书身上。

  而她跟他呢,何时有过公平的博弈?

  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他靳寓廷有权有势,没什么地方是能困得住他的。顾津津看到李颖书可怜兮兮地站在一旁,她忍不住软下声音说道。“我以后不去喝酒了,你让颖书跟我一起出去。”

  “到了这一步,我不接受你的谈判。”

  顾津津怒不可遏。“靳寓廷,你把我朋友留在这,我也不会走的。”

  “你刚收了一套房子,就忘了你应该做什么事了?顾津津,是你亲口跟我说的,从此以后对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我现在就要你跟我回去,老老实实在你的位子上坐好!”

  靳寓廷虽然将声音压得很低,四周又有喧闹声,但站在旁边的孔诚和李颖书都听到了这话。

  顾津津的脸色变了又变,有些话也只能她自己说,如今她亲耳听到了,心原来真的还是会痛。

  她拉住李颖书的手,跟她一道坐了回去。李颖书将她的手轻推开。“津津,不过就是一个晚上罢了,我没事,你先回去。”

  “你疯了吧,这个时候叫我走。”

  “一个人待在这总比两个人留着要好吧?”

  顾津津背对着靳寓廷开口。“九爷,等你回去后,我就试试九太太的身份好不好用,这儿这么多人,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可以跟他们讲讲故事。”

  孔诚闻言,忙上前劝道。“您先跟九爷回去,至于您朋友的事,我会安排妥当的。”

  顾津津跟在他身边的这段时间,别的本事没有看涨,威胁人起来倒是有一套。靳寓廷冷笑声,“孔诚,随她去,我看看她敢说出什么胡话来。”

  “九爷,既然是九太太的朋友,一起带她出去并不算麻烦的事。”

  靳寓廷面无表情地说道。“凡事如果都不需要计较后果,她以后会越来越有恃无恐。”

  他不会把顾津津留在这,那就让她的朋友代她受过,她不是不长记性吗?好,总有一个办法是能让她牢牢记事的。

  顾津津原本还觉得没什么,顶多就是在这留一晚,但是靳寓廷的话扎得她实在是难受。

  可能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吧,他为了在乎的人可以千般维护,但是对她呢?

  他只是想让她吃到教训的苦头,吓得她再也不敢了。

  顾津津站起身来,警察局内坐了不少人,有偷鸡摸狗被逮住的,也有吵架滋事的,每个人的说话声交杂在一起,显得很闹。顾津津扯开嗓门说道。“我既然进了你的家,我就不信你不会管我,我丢的起这个脸,靳家丢不起……”

  靳寓廷的眸子冷冷攫住她不放,好似不管她说什么话,他都是无动于衷的。

  顾津津看到他这幅冷漠的样子,心里就难受,“我一会说不定就把大嫂的事说出来了,大嫂她神志……”

  她一句话讲到这里,故意顿了下,顾津津压根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打算,她心里清楚这是靳寓廷的底线。她给了时间给他反应,而不是毫无理智地脱口而出。

  手臂在预料之中被他用力拽住,靳寓廷的怒火染上眉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要是留在这一个晚上,我还能说更加精彩的故事,比如……”

  靳寓廷甩开手,顾津津虽然没喝多少酒,但这会酒劲开始上头,她脚步没站稳,男人的力道太大,她着急想要扶住旁边的椅子,但一手撑过去却落了个空。顾津津身子一斜,摔坐在地上,当即痛得起不了身。

  靳寓廷微怔,没想到她会摔倒,他脚步轻动想要上前。

  “津津,你没事吧?”李颖书赶紧蹲下身,挽住她的手臂。“你真的别管我了,快回去吧。”

  顾津津坐在地上,摇了摇头,她方才摔倒的时候用手撑了下,这会手腕疼的厉害。

  李颖书好不容易将她拉起身,靳寓廷别开眼,不去看她这幅样子,他冲旁边的孔诚说道。“你在这留一会。”

  “是。”孔诚心领神会,从椅子上拿了李颖书的包递给她。“车子就在外面,走吧。”

  李颖书接过包,小心翼翼看了眼靳寓廷,见他转身往外走,没有再反对,她赶紧拉着顾津津跟出去。

  被顾津津打过的男人按着额头起身,“你们怎么走了?喂!我也要求回家……”

  靳寓廷的车停在警局门口,李颖书将顾津津送到车边,“津津,赶紧回去吧,我在这儿打车就好。”

  “你注意安全。”

  “好。”

  马路对面就有出租车,顾津津眼看着李颖书上了车,她这才坐进了车内。

  车子发动后,缓缓向前开去,暖气逼得人有种窒闷的感觉。顾津津难受地闭起眼帘,她秀眉微蹙,脸色也越来越白,直想吐。

  一阵冷风钻了进来,瞬间令她好受不少,顾津津睁开眼帘,看到靳寓廷放在车窗边的手收了回去。

  她抿紧唇瓣不说话,回到西楼后,摇摇晃晃去了浴室。

  靳寓廷坐在沙发内,半晌后,却听不到浴室里的动静声,他不由起身走过去,他抬手敲响门板,“顾津津。”

  她正好一把拉开门,目光停留在靳寓廷并未收回去的手上。

  两人的关系在人后还是这样僵着,靳寓廷洗完澡出来,看到顾津津卷着被子好像睡着了。

  他躺到旁边,她动也不动,关了灯,她这才敢睁开眼帘。

  “你的手怎么样?”靳寓廷的声音冷不到传进她耳朵里,方才她摔的那一下应该不轻。

  顾津津冷着嗓音回道,“不用你管。”

  周边的空气再度凝结,顾津津说完这话的时候,有些后悔,她不应该让情绪这样毫无掩饰地外露出去,靳寓廷心里有别人,而她只不过是他身边的一个挡箭牌。她也只有在他用得着她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作用,她在这跟他闹,把自己所有的悲伤都放出来了,值得吗?

  第二天,孔诚进西楼的时候,难得见餐桌上的气氛很好。

  顾津津眉眼轻松,拿了块面包在啃,“孔诚,过来。”

  孔诚快步上前。“九太太,有事吗?”

  “昨晚真是谢谢你了。”

  “您客气了,要谢还得谢九爷。”

  “谢谢啊。”顾津津冲着身旁的靳寓廷也说了声。男人不由多看她两眼,她怎么一夜之间态度完全变了?

  “我今天要去学校。”

  靳寓廷放下手里的牛奶杯。“做什么?”

  “上课啊,最后一学期了,最后的考试总要顺利通过才行。”

  顾津津走后,孔诚拉开椅子坐到靳寓廷身旁,“九爷,有问题的那个佣人已经找出来了,也承认是拿了别人的钱。”

  “谁的钱?”

  “段先生。”

  靳寓廷抚在杯口处的手轻顿,虽然觉得吃惊,却并未表现在脸上,“他?他这手伸得未免也太长了。”

  “这种事也不好去当面对质,家里的人永远都是防不胜防,距离上次香水的事情也不过个把月,虽然有了严惩,可是在金钱的诱惑面前,还是有人会铤而走险。”

  靳寓廷面无神色地吃了几口,“日记的事,是我失误。”

  “九爷,对方如果执意要从西楼拿点什么东西,您就算再多防备怕是都没用的。”

  靳寓廷拿起手边的牛奶杯,轻晃两下,看着白色的液体润着杯口,“段璟尧一心要把我姐从那个位置上拉下去,我姐的背后是靳家,若是哪一天她的娘家接连出了丑事,对她的影响不言而喻。所以说这事要跟他有关系,也不是不可能。”

  “照理说段先生和靳市长是夫妻,更应该荣辱与共。”

  “两个有着同样野心的人,谁都不甘心屈居人下,自然就会斗得你死我活。”

  也许这就是想要做掌权者的悲哀吧,爱情那玩意早就被牺牲掉了。

  顾津津上完下午的课,整理好书本和资料准备离开学校。

  走到门口,却听到有人在喊她。“顾津津。”

  她回头一看,居然是专业课的老师。顾津津有种被点了名的紧张感。“老师,有事吗?”

  “有空吗?我请你喝杯茶。”

  顾津津头皮都收紧了。“老师,您别吓我,是不是我最近缺课太多,您……”

  “想多了,你的漫画我也看了,就是跟你了解下后续的创作情况,准备让你写个大纲,回头放在学校的网站上。”

  顾津津如释重负,“好啊,那也应该是我请您。”

  “走,先找个地儿。”

  学校附近就有各色各样的茶饮店,顾津津选了一家经常光顾的店,准备进去,老师在门口看了眼。“我带你去另一家。”

  顾津津也不好拒绝,她跟着老师走了几分钟后,来到另外一家。

  里头的环境也不错,只是除了点单的服务员外,居然没有客人。顾津津看到墙壁四周放满了书架,满盆的绿萝从书架顶端垂挂下来,老师带着她走到一个小包厢跟前,“津津,你先进去。”

  她一把推开门,顾津津刚要抬起脚步,却看到里头已经坐着个人了。

  顾津津定睛细看,吓了一跳,居然是段璟尧。

  她吃惊地站定脚步,直到段璟尧出声唤她。“津津,好久不见。”

  “姐……姐夫。”

  “进来吧。”

  顾津津抬下脚,刚走进去,身后的门就被带上了。

  段璟尧坐在沙发内,身前的桌上摆着一壶茶,“看到我,你很吃惊吗?”

  “有点。”

  “坐。”

  顾津津心有忐忑地坐了下来,她对靳家的这位姑爷真是陌生的很,就算他们在同一桌上吃过饭,可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过。段璟尧平日里连靳家都不轻易踏入,今天怎么会这样大费周章地约她过来?

  段璟尧修长的手指拿了杯泡好的茶递到顾津津手边。“平日里喜欢喝茶吗?”

  顾津津是有话直说。“不喜欢。”

  男人嘴角浅勾。“你这样让我很难接话。”

  “姐夫,您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段璟尧轻啜口茶,动作优雅,不愧是世家子弟,每一个动作都不会拖泥带水。

  “你和老九最近怎么样?”

  顾津津面露警惕,段璟尧怎么会无缘无故问起这样的话?

  “挺好的。”

  男人唇瓣处带着了然的笑,“津津,老九当初说要跟你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很吃惊,毕竟之前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的。我跟你接触的时间也不多,其实一直都想问你一句,你是自愿的吗?”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这是什么意思?

  她面上维持微笑,嗓音也控制得恰到好处。“当然。”

  “为什么?”

  “姐夫,我都快听不懂您话里的意思了。”

  段璟尧的西服随意搁在身旁的沙发把手上,他里头穿了件深色系的衬衣,男人抬起手臂倒茶的动作流畅无比,他目光盯着待满的茶杯,薄唇轻启说道。“你明知老九心里有人,你不难受吗?”

  顾津津两手交握,用手指按掐着自己的手背。“他心里的人,是我啊。”

  “你能用这话说服你自己吗?”

  顾津津如坐针毡,恨不得立马起身离开,“不管我们感情怎样,这也是我们夫妻间的事。”

  “你是真的喜欢老九,所以才毫无怨言地待在他身边呢,还是想走走不了?”

  顾津津一时间竟分不清坐在对面的人是敌是友,段璟尧这个局外人将他们之间的事看得如此透彻,说的话也都在点上,顾津津心思单纯,遇上这种老狐狸,终究还是太嫩。

  “你如果是想走走不了,我可以帮你。”

  顾津津伸手端着茶杯,强压抑住内心的复杂问道。“您怎么帮我?”

  “你不是没法离开靳家,你是怕走了之后会牵连家里人,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可以替你安排妥当。”

  顾津津喝了口茶,口感有些涩,烫的她舌尖发麻,“为什么要帮我?”

  段璟尧一双眼笑开。“那晚在东楼发生的事,我都知道。”

  她手腕轻抖,赶紧将茶杯放回去。顾津津用不着傻到去问他是怎么发现的,段璟尧和靳睿言都能互相算计,更别说是对靳家的两个小舅子了,他的眼线怕是早就埋伏在东楼了。

  只是他这话一说,顾津津就更加坐不住了。

  她好像连最后的一点伪装都被人扒了个干干净净,谁都知道靳寓廷对她没有感情,不过是利用而已。

  而这些人呢,他们也不会管她的心口上是否有疤,他们就那样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顾津津在这样的人面前,丝毫掩饰不住什么,干脆挑明了话题。“您想让我做什么?”

  “我替你设一个局,你把老九引到局里面,以后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

  “什么局?”

  段璟尧抚弄下手腕处的名表,“我只要他和商陆在一起的照片就好,不用有实质性的举动。”

  “他要是发现我参与其中,不会放过我的。”

  段璟尧搭起长腿,神色一贯的轻松。“那你就想想办法,如何不让他发现。”

  顾津津想要开口拒绝,但是这个条件对她来说诱惑力十足,她现在的处境太过于尴尬,如果能立刻就走,她当然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以往这种事,我是从来不出面的。”

  看来这种事,段璟尧也不是第一次做。

  “你和我都算是靳家的一份子,所以我还是把利害关系跟你讲清楚最好。与其等着有一天你被人踢出去,还不如现在就走,是不是?”

  “姐夫,这样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段璟尧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但也从侧面证明了这样的人才是危险的。“要是没有好处,我这样大费周章做什么呢?”

  “您和长姐的关系不好吗?”

  男人轻笑出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关系不好?”

  他这样算计她的两个弟弟,不就是在算计她吗?

  顾津津喝完了手边的茶水,“有具体要让我做的事吗?”

  “你如果真的考虑清楚了,就联系我。”段璟尧抽出一张名片,将它推到顾津津跟前,“打这个电话。”

  她伸手想要拿,段璟尧的手却按在名片上没动,“十一位数字而已,你最好把它背下来。”

  顾津津看了眼,将名片上的号码牢记于心。

  她走出包厢的时候,老师还在外面喝茶,眼见她出来,她放下手里的书起身。

  晚上,靳寓廷没有说要回来吃饭,顾津津漫不经心地坐在餐桌前,佣人已经做好了饭菜。

  她吃不下,拿了个碗在不住喝汤。

  靳寓廷进来的时候,她耳朵里早就听到了声响,只是眼帘都没抬,装作他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男人走到餐桌旁,拉开椅子的时候刻意弄出了很大的声音,顾津津还是没看一眼。

  他将手里提着的东西递给顾津津,她用手推开。

  “你喜欢吃的。”

  “我吃饱了。”

  靳寓廷坐定下来,看到她碗里的米饭都没动。“我刻意给你买的。”

  顾津津心里微微一动,嘴上却硬的不得了。“你会有这么好心吗?我不稀罕。”

  靳寓廷没想到他特地跑了半个绿城给她买了这家网红餐厅的点心,一门心思只想着给她尝尝,可是到头来,却换来这种话。

  他心高气傲,又哪里受过这样的气。靳寓廷嘴角溢出抹弧度,嗓音也是不带丝毫的温度。“你不是我的挡箭牌吗?既然这么有用,我肯定要对我的盾牌好一点。”

  顾津津牙关轻咬下,行,靳寓廷,她在他心里原来就是样东西,那也别怪她跟别人一起算计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