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91如果她清醒了,你的婚姻就结束了

91如果她清醒了,你的婚姻就结束了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69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53

  

  “你嫁给靳寓廷的时候,知道这些事吗?”

  顾津津看向面前的女人,她满脸悲恸,“你要是知道我女儿为他死了,他心里还有个疯子,你会嫁给他吗?”

  顾津津无言以对,当初就没人给过她选择,她咬紧牙关说不出话,她甚至后悔踏进了这间病房。

  “或许你心存侥幸吧,觉得靳寓廷迟早有天会爱你,是吗?”女人说到这,坐回了床上,将被子拉到身上,“我说好要保住这个秘密的,但你也是靳家的人,我也不算是告诉外人了。”

  她说到这,怪异的笑出声来。“我女儿这算什么,当初为什么要想不通啊?太傻了,太傻了。”

  顾津津走到门口,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门拉开。

  男人就守在外面,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什么都没说,带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到了车上,男人吩咐司机发动车子。

  “九太太,我们不方便送您回家,您看……”

  “那个秦思慕自杀的地方,在哪里?”

  “是家茶室,出事之后,九爷第一时间就将那家店盘了下来,里面的老板和员工都被安排走了,店也空了。他做事您还不知道吗?要不是我们查得细,盯得严,秦家的事就连段先生都会被瞒住的。”

  顾津津身体轻弯,压抑着胸口的疼痛,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脸上的难受。

  她妄想将她所有的情绪都掩藏起来,“姐夫为什么要让我知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

  顾津津忍住鼻尖的酸涩,“我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呢,我介不介意,又有什么用?麻烦你转告姐夫一声,他太看得起我了。我不想卷入他们之间的战争,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后盾,只有我身后,什么都没有,他找错人了。”

  话音落定,顾津津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看了眼,居然是靳寓廷打来的。

  顾津津赶紧用手背擦拭着两眼,她朝路边指了指,“就在这把我放下来吧。”

  “好。”

  男人让司机找个能停车的地方,顾津津推开车门下去的时候,手机铃声止住了。

  电话再打进来的时候,顾津津看了眼。

  刚接通,那边就传来了靳寓廷的说话声。“你在哪?”

  “怎么了?”

  “我去了趟家里,妈说你走了好一会了,怎么还没回西楼?”

  顾津津仓皇之下找了个借口。“我一个人闲逛呢,买点东西。”

  “以后出门让家里的司机跟着。”

  “你怕我出事吗?”

  靳寓廷没听出她话里的不对,“最近不太平,别让我担心你。”

  顾津津听到这,泪水几乎是夺眶而出,她好像也挑不出靳寓廷对她不好的地方,可能是她太贪心吧,想要的东西太多,所以才会不知足。“放心,我这么大的人了。”

  “顾津津?”

  “做什么?”

  靳寓廷小心地问出口,“你不会是在哭吧?”

  “胡说八道,你见过我有几次掉眼泪的?”

  靳寓廷走到窗台跟前,看了眼上面那些属于顾津津的东西,“晚上在家吃,还是想出去吃?”

  “在家吧。”顾津津生怕再说下去,她的情绪就要绷不住,“我先买东西,挂了。”

  地铁站边上有座椅,顾津津走过去坐了下来,她这时候的眼泪已经是想忍都忍不住了。她突然就想问自己一声,她至今还留在靳寓廷身边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是因为他不肯松手,她就走不掉吗?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不试试鱼死网破?

  还是她始终坚信,她是能够等的?又是谁给了她这样能耗下去的信念和勇气呢?

  秦思慕是自杀,为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一个人既然自己选择了死,是怪不到别人身上的。

  但是商陆的疯,是因为秦思慕血溅当场,顾津津知道,光是这一点,她永远都没有办法赢过商陆。

  如果再有她和商陆站在一起需要被选择的时候,她还会是被放弃的那个。

  顾津津觉得一个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吧?

  她这张盾牌的身份,如今真真切切地坐实了,摘也摘不掉。

  顾津津坐在那里,眼泪禁不住往下淌,也不知过了多久,靳寓廷的电话再度打过来。

  顾津津头痛欲裂,不想接,她看了眼天色,不早了,她将手机调成静音放到包里,进了地铁站后准备回家。

  到了西楼,她正准备上台阶,就见门被打开了,靳寓廷从里面快步出来。

  顾津津站住脚步,看到孔诚跟在靳寓廷身后,他几步走到她身前,手掌紧紧攥住了她的胳膊,“你怎么回事?电话也不接,人也不知道去了哪,不说买东西吗?东西呢?”

  她随口撤了谎之后,甚至都懒得去买点东西应付,顾津津将他的手推开,“我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能去哪?”

  “你没事吧?”

  她的眼睛骗不了人,眼圈微红,一看就是哭过。

  “没事啊。”顾津津说着,从他跟前走过去,进了屋内。

  靳寓廷看眼站在旁边的孔诚。“你去查查,看看她从家里出来之后,去了哪。”

  “好。”

  晚上,两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没什么话说,靳寓廷睇了眼她的神色。顾津津不怎么夹菜,碗里的米饭倒是吃了不少,靳寓廷夹起一块牛肉放到她碗里。

  “我不吃。”

  靳寓廷闻言,用筷子将那块牛肉重新夹起来后送到顾津津的嘴边。

  她看了他一眼,就是不张嘴。

  靳寓廷伸手要去握住她的下巴,顾津津往后退去。“我自己有手,自己会吃。”

  男人趁机将牛肉往她嘴里塞去,顾津津张嘴就要吐,靳寓廷用手里的筷子朝她点了点,“你要是敢吐,我就把这盘都塞你嘴里去。”

  顾津津听到这,乖乖闭上嘴。

  靳寓廷用筷子夹了菜吃,顾津津喉间轻咽下,“你这么爱干净的人,还吃我用过的筷子?”

  “这叫间接吃了你的口水吗?”靳寓廷说着,眼角似是挑起了些许笑意。“那接吻的时候怎么算?”

  顾津津这个时候没心思开玩笑,她心口被撕裂了一样,靳寓廷的说话声一句句抨击在她心上,她痛得快要撑不住。

  洗过澡,顾津津坐在窗台上画了会漫画,但脑子里装满了事情,压根没法想接下来的情节。

  她关了电脑上床,将床头的灯也掐熄了,她尽量放轻动作,以为靳寓廷睡着了,没想到刚躺下去,就被他给抱住了。

  顾津津推搡着他的手臂,“你这样抱着,我睡得不舒服。”

  也不知道靳寓廷这是下意识的动作,还是处在半梦半醒间,他并没有松开手,顾津津使劲握住他的手腕推他,男人见状,只好就势往旁边滚去。

  顾津津扯过被子,刚闭起眼帘,他又回来了。

  这会还将腿搭在顾津津身上,手臂也更加用力地抱着她。

  “我知道你没睡,你这样我怕热,你先松开。”

  靳寓廷不明白他就想抱着她睡觉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每次不是推就是打,被他抱着有这样难受吗?

  他这会就是装睡到底,而且不论顾津津说什么,他就是不撒手。

  她在他怀里挣扎、推搡、踢腿,都没用,最后只能放弃反抗,任由他抱着了。

  毕竟她的跆拳道没学成,力量上完全不是靳寓廷的对手。

  半夜时分,顾津津睡得正沉,她眼帘紧闭,满脸都是汗,身子也在不安地扭动,她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可就是醒不过来。

  靳寓廷感觉到她的不对劲,睁开眼后轻推了下她。

  “津津?”

  她嘴里轻声呓语,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靳寓廷见状,忙捏了把她的脸,顾津津吃痛之下总算醒了过来。

  她没看清跟前的男人,用力将他推开。

  靳寓廷起身将灯打开,顾津津满脸惊恐,面对靳寓廷欲要靠过来的身子,她吓得往后退去。

  “做噩梦了?”

  顾津津不住喘着气,半晌后,才屈起双腿抱紧了膝盖。

  “只是做梦而已,没事。”

  她胆子一向大,可没想到居然会梦见那个场景,顾津津看了眼靳寓廷,试探着开口道。“我梦到有个人撞墙死了,满脸都是血,说是让我救救她,她后悔为了个男人自杀了。”

  床头尽管只有盏蜜色的灯光,但顾津津清晰地看到靳寓廷的脸色唰的变了,他视线迎上了她,“这是你做梦梦到的?”

  顾津津确确实实在梦里面看到了秦思慕,只不过她脸上都是血,看不清她的五官。顾津津轻点下头,面上的血色到现在都未恢复,“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做这种梦,太可怕了。”

  靳寓廷端详着顾津津的面色,他伸手在她脸上轻拭,额角处的头发都湿了,不像是装出来的。“噩梦而已,别放在心上。”

  顾津津轻摇下头。“我睡不着了,也不敢睡了。”

  男人看眼时间,还早,他伸手将顾津津揽到怀里。“那就说说话。”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顾津津,你心里是不是藏着什么事?”

  “才没有。”

  她抱着被子靠向床头,靳寓廷坐在她边上,顾津津看了眼不远处的落地窗,总觉得有影子落在上面,她赶忙收回视线。

  “一个噩梦,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

  顾津津的心有些冷,他从来就没有打算将那件事告诉过她,她都已经这样说了,他却仍旧没有透露的意思。说到底,他觉得她没有必要知道。

  “说不定不单单是噩梦呢,不会是女鬼缠身来索命吧?”

  “胡说什么?”靳寓廷冷声打住她的话。“你要不想睡,我这就把你丢下楼,让你害怕的那些女鬼来缠着你。”

  顾津津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来缠着我,我也不怕,我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自杀,活着多好啊。”

  靳寓廷的神色终究有些不自然,他目光盯着不远处,顾津津拿过手机看了眼,她不能再继续问下去,靳寓廷这人敏感得很,很容易就能察觉到。

  她就这样干坐着,也不睡觉,靳寓廷将手放到她肩膀上。“睡吧,你要害怕,我抱着你就是。”

  顾津津将他的手推开了。“可能就是因为你抱着我,我才做噩梦了。”

  他胸膛起伏着,受了不少的气,他扯过被子躺到床上,背对她不再理睬。

  顾津津第一次觉得房间大就是这样不好,放眼望去空落落的,她脑子里又爱幻想,一个个画面就这么争先恐后地出现。

  她轻闭下眼帘,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声音。

  “喂——”

  顾津津啊的叫出声,靳寓廷顺势将她抱住躺回了床上,她惊魂未定,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睁开眼才看到靳寓廷嘴角扬起的笑。

  “你——”

  “嘘,你就不怕床边有人在偷听?”

  “靳寓廷,你够了!”顾津津快要不敢去看床边了,靳寓廷干脆让她面对着自己,“我给你抱,你却偏偏不要,这算不算不识好歹?”

  “你真无聊,大半夜的吓人,很好玩吗?”

  “你不是胆子够大吗?我试试。”

  房间内的窗户没关紧,此时阴风阵阵,顾津津觉得后背发凉,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忙往他怀里钻去。

  靳寓廷满意地伸手抱紧了她,这才对么,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她要是再软一些就更好了。

  顾津津睁大眼睛盯着他颈间,目光不由落到靳寓廷的伤口上。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靳寓廷望了眼她的头顶处。“什么问题?”

  “如果没有商陆,你会喜欢上别人吗?”

  “你脑子里的奇思怪想可真多。”

  顾津津伸出手,手指轻落在靳寓廷的伤口上,他战栗着握住了顾津津的手。

  “会吗?”

  “会。”靳寓廷说完,将下巴搁在了顾津津的头顶。

  她眼圈一热,不想被他看到她的眼泪,她将小脸埋在了他的胸前。

  周日这天,顾津津被陆菀惠一个电话叫了过去。

  到了家里,陆菀惠神神秘秘地拿出个包,包上有拉链,顾津津看不到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妈,你让我跟你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

  顾津津今天是让司机送过来的,眼见她们二人下来,司机忙下车,将车门打开。

  顾津津也没有推辞,带着陆菀惠上了车。

  “九太太,你们要去哪?”

  陆菀惠从兜里摸出张纸条,将它递给司机。“去这儿。”

  司机看了眼,在导航上输入具体的地址后,这才发动车子。

  目的地是个拆迁安置小区,车子进去的时候不需要登记,小区内到处都是玩耍的孩子和胡乱停放的电瓶车。司机按着导航来到一栋高层楼前,陆菀惠看到了地址上的那个车库。

  她带着顾津津下车,走过去在车库门上轻敲两下。

  很快,门就被打开,顾津津看到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妇人,满头白发地站在她们跟前。

  陆菀惠恭恭敬敬地打过招呼,老妇人转身进了屋,顾津津被陆菀惠拉了进去。

  屋内很黑,没有开灯,顾津津看到不大的地方摆了张床,门口就是一张矮桌。

  陆菀惠打开包,从里面拿出香烛,又将带来的水果放到矮桌上。

  顾津津看不明白,却也不好多问,桌前有个垫子,陆菀惠拉着顾津津,让她跪下去。

  老妇人坐在边上,看了眼两人。“问什么?”

  “平安。”

  “把香点上。”

  陆菀惠听话地起身,将带来的香点上,顾津津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慌,早知道这样的话,她是肯定不会跟过来的。

  香很快烧去一半,坐在旁边许久不吭声的老妇人这才开口,“你家里有人刚经历过九死一生,以后特别要注意,烟酒不能碰,再有下次,可就救不回来了。”

  陆菀惠不住点头,“好,好。”

  “放心吧,经历过这道劫难后,好人一生平安,以后都是好日子,要珍惜。”

  “是。”

  顾津津盯着老妇人看了眼,难不成她有通天的本事不成?她们上来什么话都没说,也没人事先知道她们要到这儿来,她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老妇人还说了不少话,陆菀惠听在耳中,还真是都被她说中了。

  半晌后,对方开口问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想问问我女儿的婚姻,我希望她一辈子都幸福。”

  顾津津听到这,忙要阻止。“妈,我的事不用问。”

  “你别吵。”陆菀惠起身,又点上了香。

  顾津津莫名心虚起来,她不信这些,但陆菀惠是深信不疑的,万一有些说准了的话……

  顾津津低着头,许久后,听到她苍老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你女儿是大富大贵的命,享福的命,夫家可是旺得很啊,别说是一辈子吃穿不愁了,就是几辈子都享不尽这荣华富贵。他们二人相差两岁,夫妻感情还算不错,但你女儿的婚姻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她这辈子恐怕要结两次婚。”

  “什么?”陆菀惠吃惊不已,“难道他们……还要离婚吗?”

  “他们夫妻之间,是有阻碍的,男方家里应该有人生了病,那人的病如果一直不好,你女儿的婚姻就没事,但反过来也可以这样说,那人要是有一天突然好了,你女儿的婚姻也就到头了。”

  顾津津听到这,面色白了又白,她和陆菀惠对望了眼,两人同时都猜到了那个病人是谁。

  “能有什么法子化解吗?”

  “难。”

  陆菀惠伸手握住了顾津津的手臂,“津津,你到外面去等我。”

  “妈,你做什么?”

  “我想再看一炷香,给别人问问,你出去吧。”

  顾津津站起身来,只觉得浑浑噩噩,满脑子都是方才的那些话语。

  她在外面等了很久,这么点时间内,也有人开了车找到这边,敲了门看到里面有人,就乖乖地守在门口处。

  约莫半小时后,车库的门才被打开,顾津津看到陆菀惠神色晦暗地出来了。

  “妈,瞧你一脸凝重的样子,你难不成还相信了?”

  “有些话说得很准,这可不是光靠猜就能猜出来的。”

  司机正在车旁边等着她们,陆菀惠拉住了顾津津的手腕。“津津,有些话你要放在心上啊。”

  “照她这样说的话,难不成大嫂的病好了,我就要离婚了吗?”

  陆菀惠也觉得这两件事实在扯不上什么关系。“有些事,不得不信吧。”

  顾津津强颜欢笑。“反正我不信。”

  她一步步走向停着的车子,冷意从脚底直往上蹿,她知道,商陆的病若是好了,她这张挡箭牌就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她不知道那个老妇人为什么看得这么准,但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两人坐到车上,陆菀惠失神地望了眼窗外,司机刚要发动车子,就听到陆菀惠说道。“我有些口渴。”

  “后备箱有水,我去拿。”司机说着,推开车门下去了。

  回来的时候,他坐到驾驶座上,将水往后递。

  顾津津倾过身去接,陆菀惠看了眼她放在身边的包,包口是敞开着的,她手掌伸过去,将一张符放在了包的夹层口袋内。

  ------题外话------

  亲们,父亲节快乐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