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08第一次傻傻地恋爱

108第一次傻傻地恋爱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83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13

  

  现场一度陷入沉寂中,靳寓廷眼角含笑,顾津津拿起筷子夹了块象牙蚌,还没塞到嘴里呢,就掉了。

  靳寓廷见状,给她重新夹了一块。

  李颖书也顾不得什么采访了,她手肘轻撞向顾津津。“什么时候的事啊?你这进展神速啊。”

  “没有……”顾津津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讨论这个话题。“你不饿吗?赶紧吃吧。”

  “还吃什么东西啊,”李颖书真觉得不可思议啊,“你怎么没跟我说啊?”

  顾津津看了眼李颖书。“你把他的话当真了?”

  “当然。”

  靳寓廷在旁边也说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你们要采访就采访,扯东扯西做什么?”

  “我还有很多料可以爆,让你多写一点我们的相处日常。”

  顾津津想也不想地将手里的筷子伸到靳寓廷嘴边,想让他闭嘴,他看了眼,张嘴咬了口上面的寿司。

  李颖书惊叹无比,呦呦,这都当众喂食了。

  靳寓廷满足地握住她的手腕,“自己干嘛不吃?”

  “这本来也不是给你吃的……”她着急想要将手收回去,靳寓廷却握着她的手不放,眼睛里面都快能放出电来,别说顾津津是什么感受了,孔诚和李颖书坐在旁边,感觉都要被电化掉。

  “对了,请问靳先生一句,你们当初为什么会结婚?联姻吗?还是自由恋爱?”

  李颖书这话顺利解救了顾津津的手,靳寓廷知道她这是在明知故问。

  “一见钟情,你信不信?”

  “信,信,绝对信,能说说细节吗?”

  顾津津在桌子底下扫了李颖书一脚,她识相地往旁边挪了下。

  “我太太是漫画大师,也不知道从哪看到了我,就把我画进了她的漫画中,在那个世界,我们认识、相爱、结婚、生子。后来这篇漫画被我看到了,我就找上门去,没想到对她一见钟情,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

  李颖书听得眼睛都亮了,这绝对是一大卖点,这人设要是立起来后,她的采访那就太成功了,她仿佛都能看到公司领导被她啪啪打脸的样子。

  “不许这样写,”顾津津推了下李颖书的肩膀。“他胡说八道。”

  “可是看新闻的人吃这一套啊,”李颖书激动地在本子上记录下来。“这个故事太精彩了,都能去拍电视了。”

  “我就不该帮你。”顾津津说着,站起身来,“我到外面等你,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你掂量着点。”

  “好好好,一定,一定。”李颖书忙不迭点头。

  顾津津起身往外走,靳寓廷倒也没有拦她,等她出去后,靳寓廷看了眼对面的李颖书。“你对津津一定很了解吧?”

  “那当然,多少年闺蜜情呢。”

  “她喜欢什么?”

  这一下,倒把李颖书问住了,“她,她喜欢吃啊。”

  “我是说礼物方面。”

  李颖书怔了怔,然后认真说道,“她对这种东西没什么追求,就算现在有钱了,她也不喜欢买奢侈品什么的。”

  “你再想想。”

  李颖书心想,靳寓廷这是想送顾津津什么别致的礼物吧?可他这样的人物,送什么还需要来问她吗?在这方面,他应该是老手才对。

  “对了,津津读书的时候,其实有不少男生追她,不过有一个我倒是印象深刻。”

  靳寓廷听到最后四字,眼帘轻眯了下。

  “那个男生叠了一千个纸鹤给津津,她那阵子正好在感冒,连续大半个月不见好。那名男生就说千纸鹤能保平安,当时有个歌特别流行,其中有句歌词是这样的,折一千对纸鹤,解一千个心愿。他说他的心愿就是津津身体健康,哎呦你不知道啊,当时把津津感动的!就差立马答应他了!”

  靳寓廷嘴角轻搐,“最后呢,没答应吧?”

  “没有,不过千纸鹤收下了。”

  靳寓廷觉得顾津津真是好糊弄,送千纸鹤这都是什么年代的人会做的事?她是没经历过,所以觉得特别珍贵吗?

  “我送她首饰和包的时候,都没看过她感动的样子。”

  “她那会还是学生嘛,肯定喜欢浪漫的,送千纸鹤虽然俗了一点,但这好歹是别人一个个折出来的,心意不一样。”李颖书想说现在长大了,换谁都喜欢名牌包啊,奢侈品啊,千纸鹤有什么用,还真当它是平安符啊?

  几人出去的时候,看到顾津津就坐在外面,李颖书下午还要跟着孔诚去公司,靳寓廷让孔诚带她先走。

  他走到顾津津的桌子跟前,“还想吃点什么吗?”

  “我不饿,原本也不是来吃饭的。”

  靳寓廷将手臂撑在桌子上,顾津津看到李颖书已经走了出去,孔诚跟着她上了她的车。

  顾津津看着靳寓廷扫过来的目光,她轻对上一眼后,忍不住笑着别开视线。

  “你笑什么?”

  顾津津收敛起嘴角。“谁笑了。”

  “你。”

  她忍俊不禁,可就是不肯承认。她知道她让靳寓廷接受李颖书的采访,其实是强人所难,她原本也是故意的,但并没想到靳寓廷会答应。

  早知他答应得这么干脆,她都不会开这个口。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顾津津拿起旁边的包。“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她一只手放在桌上,另一只手拿了包,手掌处一暖,起身的时候就见自己的手被牵了过去。似乎是怕她挣扎,靳寓廷特意和她十指交扣。

  直到上了车,顾津津才手指轻动,将手收回去。

  她掌心内有些烫,顾津津双手交握,觉得被靳寓廷握住的那只手掌好像特别潮。

  将顾津津送回西楼后,靳寓廷车都没下,又让司机赶去公司。

  车子开到中途,靳寓廷在后面吩咐声。“找个地方停车,你去买点东西。”

  “是。”

  下午时分,孔诚将李颖书送走后,进了靳寓廷的办公室,“总算是把那个大麻烦送走了。”

  “怎么,吵着你了吗?”

  孔诚无奈地坐到靳寓廷对面。“叽叽喳喳就没停过,她是不是还记着仇呢,所以趁这个机会特地来报复的?”

  靳寓廷身子往后轻靠,从地上拿了包东西放到桌上,“今天恐怕要让公司里的人加班了。”

  孔诚拿过去看了眼。“这是什么?”

  “等每个部门的工作全部完成之后,集体加班,不需要多久,半小时就行,让她们辛苦下,把这一千颗星星折了。”

  孔诚听到这,忙将手缩了回去,“九爷,您说真的还是假的?”

  “怎么了?”靳寓廷颇有些不悦地盯着他,这是什么表情?就跟见鬼了一样。

  “加班折星星?”别搞笑了好吗?他都没有脸去开这个口啊。

  靳寓廷将那个纸袋推到孔诚面前,“女生应该都会折,不会的互相教一教,很快的。”

  “您买现成的不就行了吗?”

  “店里没有现成的,说是这种东西过时了,折起来太费事。”

  孔诚还是摆摆手,这个差事他要接了,不得被人笑话一年啊?“九爷,这要自己折才显得有诚意。”

  靳寓廷拉开抽屉,将几张皱皱巴巴的长纸条丢到孔诚面前,“我的手不适合做这种事,教了我也没用,再说多幼稚……”

  “您也知道幼稚。”

  “实在是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既然有东西打动过她,那就再试一次好了。”

  孔诚闻言,毫不留情地打击说道。“但送了一千个纸鹤的人,不是表白失败了吗?”

  “让你做点事,怎么废话那么多?你要是找不到人帮忙,我就让你一个人在这折。”

  孔诚无话可说,拎着袋子往外走去。

  临近下班时间点,部门经理走进办公室,给每人发了一个小纸袋,里头包括了五颜六色折星星的纸条,还有一张自助餐券。

  女同事们凑在一起,免不了八卦。“我还是上学的时候折过呢,送给我男朋友的。”

  “据说把心愿写在里面很灵啊。”

  “是不是啊?”

  最后,每个部门的负责人将东西收齐之后,交给孔诚,孔诚又走进办公室交给了靳寓廷。

  男人的办公桌上放着个玻璃瓶,他一颗颗数着,将星星放进去,直到数满一千颗为止。

  “九爷,您上学的时候就没喜欢过女生吗?”

  孔诚是实在看不上这些招数,“我没别的意思啊,我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九太太不会再吃这套。”

  “试试再说,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

  回去的路上,靳寓廷手里捧着玻璃瓶,他时不时将它举起放到面前看眼。

  套路果然是能传承的,里头的纸还是夜光的,光线不足时能发出幽幽的光,靳寓廷觉得这会的他就跟个毛头小子似的。想到一会要送东西给她,心里竟然有止不住的雀跃,那种怦然心动又让他有了些担忧,万一顾津津看都不看一眼,再加上冷嘲热讽一番怎么办?

  回到西楼,靳寓廷上了楼,走到房门跟前,听到里面有轻轻的哼唱声传到耳朵里。

  靳寓廷将两手背在身后,抬起脚步往里走。

  顾津津坐在电脑跟前,耳朵里塞着耳塞,靳寓廷走到她身侧时,她没有丝毫的察觉,他伸手将她一侧的耳塞拔了。

  顾津津抬下头看他,“做什么?”

  男人坐到她对面,“送你样东西。”

  顾津津放下手里的笔,“无功不受禄。”

  “并不贵重,但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顾津津看到他将手伸出来,一个很大的玻璃瓶被放到她的电脑桌上,她仔细一看,里面塞满了七彩的小星星。

  “这是什么?”

  “送你的。”

  她差点就要笑出来,“靳寓廷,你……”

  顾津津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现在还能喜欢这种东西吗?她话到嘴边,却看到了靳寓廷眼睛里闪烁出的微亮光芒,她居然不忍心去打击他。

  “你买的?”

  “我折的啊。”他手底下的人折的,那也算是他折的。

  顾津津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看。“你折的?”

  “不行吗?”她这算什么眼神?

  顾津津双手捧起玻璃瓶,里面数量不少呢,“靳寓廷,不会是李颖书给你支的招吧?”

  “不是,当然不是。”靳寓廷矢口否认。“怎么了?我送你个礼物,瞧你嫌弃的。”

  “我也没说嫌弃啊。”顾津津将瓶塞拔掉,从里面倒出几颗星星来。“不过上学的时候,送这种最流行了,我身边的朋友几乎人手一罐,都是送男朋友的。”

  谁的青春里面没有一些俗套的东西呢,不过放在几年前,那是流行。

  顾津津看了眼坐在对面的男人。“干嘛送我这个啊?”

  “让你心想事成,以后对着它许的愿望,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她不由轻笑出声。“哪有那么灵验。”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靳寓廷捡起桌上的一颗星星,“你把愿望写在里面,放在瓶口上,我就能知道你想要什么了。”

  “你不会在里面许愿了吧?”

  “这是送你的,我许什么愿。”

  顾津津嘴角轻挽,将一颗折好的星星小心翼翼拆开。“说不定你偷偷许了。”

  她将纸条展开,“真的有字啊。”

  靳寓廷不以为意地将目光投了过去,居然真的看到上面有字。

  顾津津定睛细看,上面写着:希望天天能见到大BOSS,BOSS快点爱上我!

  她面无神色地将纸条递到靳寓廷面前,“这些不是你亲手折的吗?”

  他还未看清楚字呢,靳寓廷接过手,看见一排小字映入眼帘,他真是快被整疯了,这孔诚怎么做事的?

  孔诚下发下去的时候,自然不好说这是要给靳寓廷的,有个刚来公司不久的女生以为这是折了让她们带回家的呢,谁能想到还要收上去。

  靳寓廷唇瓣蠕动下,“不是我写的。”

  “当然不是你写的。”顾津津心里酸酸涩涩。“你说这里许的愿都能成,这BOSS说的是你吧?”

  “不是我,”靳寓廷这个时候怎么能承认呢?“噢,我想起来了,我让公司的人教我,她给我做了示例,这应该是她折给自己的那一颗,被我不小心放进去了。再说这BOSS压根没有指名道姓,说的肯定是她部门的经理,跟我没关系。”

  靳寓廷想撇得干干净净,“在公司,手底下的人都喊我靳先生,不会用BOSS这么土的称呼来喊我的。”

  顾津津用手又抓起了一颗星星,“你说,这里面不会还有吧?”

  “不会。”

  靳寓廷就不信他的运气这么背,一千颗里头有一颗也就算了,还偏偏被顾津津拿到,剩下的九百九十九颗里面绝对不会再有字了。

  顾津津将星星在手心内抛了几下,“那我拆了。”

  “拆吧。”靳寓廷毫无底气,但还是心存侥幸的。

  顾津津将一个角展开,纸条被越拉越长,靳寓廷的心也越发悬高了,他这会就像是踩在悬崖边上一样,他视线紧盯着那张纸,但显然今天命运之神没有站在他这边。

  顾津津咬牙,嘴里轻念出声,“我的愿望是,睡了靳先生。”

  靳寓廷怒火中烧,他现在真想把孔诚撕成两半,他难道安排事情的时候就没有告诉她们,不要乱写乱画吗?

  这下好了,他方才的那句话真把他的后路都给堵死了。

  顾津津扯出抹笑来,只是嘴角弧度有些怪异,“这愿许得挺直接啊,要睡了你呢,要不你帮人家实现实现?”

  靳寓廷张张嘴,“你知道的,靳先生指的是我大哥……”

  行吧,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没有说服力。

  靳寓廷将手伸向桌上,不耐烦地拆开一颗,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他将玻璃瓶内的星星倒出一小半,连拆了好几颗,都是一个字都没有。

  所以,里面有字的星星都被顾津津给拆了。

  靳寓廷的脸色变了又变,他第一次做这种事,还是效仿别人的,没想到到了最后还被人给坑了。

  他胸腔内翻涌着不悦,跟顾津津也解释不清楚,他一手拿起玻璃瓶准备起身。

  身子刚站起来一半,另一只手就被抓住了。

  “不是送我的吗?拿走做什么?”

  靳寓廷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不稀罕。”

  “我没说啊。”顾津津站起来将玻璃瓶接过去,“既然是你送的,我肯定留着啊。”

  靳寓廷见状,抓起桌上剩余的星星往玻璃瓶里塞,好几颗掉到了地上,他有着急慌忙蹲下身去捡。

  ------题外话------

  这两天更得不多~

  因为,我不喜欢写温馨和甜啊,望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