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14津津,我是不是要当爸爸了?

114津津,我是不是要当爸爸了?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72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20

  

  “赵倩!”她轻唤了声。“你没事吧?”

  孔诚按住赵倩的手腕,“你……”

  赵倩的脸不住在他胸口钻,也不管双手能拉扯到什么了,扯住领带就开撕,扯住衬衫扣子就开扯,嘴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细碎,顾津津想起身看个究竟,被靳寓廷一把抓住了手。

  旁边的宋芸还未理清楚怎么回事,她不住冲着孔诚说道。“对不起啊,对不起,她平时不是这样的。”

  宋芸拉过赵倩的肩膀。“要不我们回去吧,你喝多了。”

  赵倩伸手将宋芸推开,孔诚趁机想要起身,身子刚站起来一半,就被赵倩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她的力气大得很,孔诚跌坐回去后,就被赵倩双手搂住了脖子。

  顾津津收回视线,看向坐在边上的男人。“难道赵倩喜欢孔诚?”

  说不定是一见钟情,然后趁着酒劲表白?

  靳寓廷的目光不冷不淡地扫过顾津津的脸,“你们就这样,还想出来玩?”

  他率先起身,冲着对面不知所措的孔诚吩咐道。“走吧。”

  孔诚想要将赵倩推开,无奈她像条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孔诚只能向坐在旁边的宋芸求救。“把你朋友拉开,我们先出去再说。”

  “好。”宋芸伸手拉拽住赵倩的手臂,“喂,你醉酒了以后怎么这样啊,你看看你抱着的是谁啊!”

  “走开,走开。”赵倩难受地抬起手臂乱挥,宋芸生怕被她击中,赶紧躲开。

  靳寓廷的视线扫过桌上还未喝完的几瓶酒,“走,先回去,孔诚,你带着她。”

  孔诚没法子,只好一手搂住赵倩的腰,抱着她站起身。

  靳寓廷和顾津津走在前面,经过旁边的座位处,有两个男人走过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顾津津有些不明所以,靳寓廷眸光凌厉地在他们面上扫过,两人应该也看出了他不好招惹,将脚步退了回去。

  靳寓廷搂住顾津津的腰,一步步往前走去,她回头看了眼,见到那两个男人仍旧站在黑暗里,只是目光虎视眈眈地盯着被孔诚抱住了的赵倩。

  顾津津只觉一阵寒意从脚底往上蹿,到了酒吧外面,她听见赵倩嘤嘤啊啊的,身子也软了,整个人挂在孔诚身上走不动了。

  宋芸她们还是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心想着肯定是赵倩酒量太差。

  孔诚被她这样腻着,出了一身的汗,赵倩偏偏还抱着他的手臂,磨啊蹭的,实在觉得解不了火,就抬起一条腿要放到孔诚腰上去。

  顾津津吓死了,忙跑过去,可是怎么拉都拉不开赵倩。

  另一个朋友笑着拿出手机。“我给她拍下来,让她自己酒醒了以后看看。”

  靳寓廷站在旁边,看着顾津津想要拉赵倩的手,却又被她推开。“她这是被人下药了。”

  “什么?”宋芸第一个惊呼出声。“下药?”

  孔诚将她缠在他腰际的腿推开,另一手恨不得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按地上去,让她老实点。

  “不可能啊,”举着手机的那名女生仔细回忆下方才的事。“我们就坐了一会会,也没喝别人送来的酒,不可能被下药的。”

  “那有没有人过来搭讪过?”

  “有倒是有,可赵倩没喝他送的酒。”

  顾津津这会也有些后怕。“那他碰过你们喝的酒吗?”

  宋芸当时坐在赵倩的身边,看得也要比另外两人仔细些。“好像碰过,但就是拿起酒瓶看了眼。”

  上了桌的酒都是开了口的,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放了药进去。

  她们后来拿酒喝时也是随机的,这真的就看各人的命了。

  这一下,几人面上都凝重起来,顾津津看到赵倩这个样子,真是头疼。“现在怎么办,送回宿舍吗?”

  “送得回去吗?”靳寓廷也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她这药性也不是喝两口开水就能过去的,孔诚,你找个地方把她安顿下吧。”

  孔诚可不想接这个烫手山芋。“九爷,这可不行。”

  “不行不行,”宋芸忙上去拦在孔诚跟前。“你……你不会想带她去开房吧?你这样的话,我就报警了。”

  “你想多了,你有办法,你把她弄走啊。”孔诚两手不知道该放在赵倩的哪里,掐她的腰吧,不行,推她的身前吧,更不行,他刚才倒是想拎她的领口,可是微微一使劲,她领子处的布料就炸开了,也不知道这衣服是从那哪里买的。

  顾津津忙走到靳寓廷身边,拉扯了下他的衣袖。“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啊?”

  “我可不懂。”

  “你应该很有经验啊。”

  这是什么话,“我又没被人下过药。”

  顾津津想到了医院,“我看小说里面好像有洗胃这个办法,可行吗?”

  “洗胃多遭罪,最好的办法还是要让孔诚出面。”

  “靳寓廷!”

  孔诚也快被逼疯了,赵倩一手一边捏住他的耳朵,鼻子都快跟他的鼻子撞一起去了。“赶紧送医院,九太太,这样下去真会出事的。”

  司机一直在外面守着,见到出了事,也赶紧过来。

  靳寓廷让他在车上拿了水,他拧开瓶盖后递给顾津津。“她刚喝不久,让她吐出来应该就没事了,你给她灌水。”

  顾津津将信将疑地接过去,她走到孔诚身边,但这时候的赵倩谁都拉不住,顾津津只好叫来宋芸她们帮忙。

  孔诚抱住她的肩膀,几人又分别按住她的手和脚,顾津津一手钳住她的下巴,另一手将矿泉水不住往她嘴里灌。

  赵倩在马路边吐个不停,宋芸她们见她满身污渍,神志不清,那样子实在是吓人,她们一个个站在边上都快哭出来了。

  “别再灌了,不会出事吧?”

  “是啊,还是送医院吧。”

  顾津津也不敢再动手,又让孔诚赶紧安排车,将赵倩送去了医院。

  一番折腾过后,赵倩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但相比方才的见人就扑,这会已经好多了。

  靳寓廷让司机送她们回宿舍,孔诚又安排了一辆车,将他和顾津津送回了西楼。

  洗过澡,顾津津浑身疲惫,她坐向床沿,拿起手机给宋芸打个电话。

  宋芸生怕吵着赵倩,拉开了寝室门到外面去。“喂,津津,赵倩睡着了,你别担心。”

  “她还好吧?”

  “应该没事了,回来就睡了,除了嚷嚷几句难受,倒没再有别的动作。”

  顾津津想到今晚的事,手掌心内还有些发烫。“以后那种地方再也别去了。”

  “嗯,也算是在毕业前上了一课,这样的地方以后见了就要绕道走。”

  “今晚你们辛苦下,明天还要参加毕业典礼,希望她赶紧恢复吧。”

  “是啊,到明天应该没问题了,你早点睡吧。”

  顾津津挂断通话,看到靳寓廷从浴室出来,她看眼时间,不知不觉折腾到现在,居然都这么晚了。

  男人走到她跟前,顾津津掀开被子上了床。

  “现在是不是到了该算账的时间了?”

  顾津津抓了下刚吹干的头发。“算什么账?”

  “今晚要不是有我在,你觉得你这会应该在哪?”

  顾津津有些心虚,但还是嘴硬说道。“在宿舍啊,我真不会答应她们去的,我要是坚持不出门,她们也不会去的。”

  “这样说来,你朋友现在遭的罪,还应该怪我了?”这是什么理,简直是倒打一耙。

  “你看我这么乖,我肯定不会去啊。”

  靳寓廷轻嘲出声,“是,你就算要去,也不会穿得规规矩矩去,铁定是绑着身体链、穿着小吊带去。”

  “够了啊!”人身攻击是不是?

  “顾津津,你一从我身边跑开,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要不是我及时出现,说不定你这会已经跟那个什么王坚辉去酒吧了……”

  顾津津听他越说越没谱了,“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他。”

  “你再想想今晚的事,要是那瓶酒被你喝了,你怎么办?”

  顾津津知道他是来秋后算账的,此时的靳寓廷脸色并不好看,毕竟赵倩的样子他们都看在眼里。这个时候再嘴硬下去的话,男人的怒火铁定就要被她挑起来。

  顾津津伸出两手,捏了捏靳寓廷的脸颊。“要是我喝了,我不怕啊,不是还有你吗?”

  “这会知道有我的好处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又能有什么用,你喝都喝了,顶多就是把你送去医院而已。”

  顾津津加重下手里的力道。“不用啊,我是已婚妇女嘛,那么麻烦做什么?”

  她总算见他削薄的唇瓣轻勾了起来,靳寓廷将她的手拉下去。“顾津津,你这算是在勾引我?”

  “我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了?”

  “我是个男人,这点判断力还没有吗?”

  她拉了拉被他坐着的被子。“睡觉了,明天一早还要去学校呢。”

  “看你朋友的反应,你也知道那个药效有多猛,为了让你印象深刻并且以后不敢再踏足那种地方,我今晚就给你示范下。”

  顾津津不由抓紧了被子。“示范什么啊?”

  “研究表明,一瓶掺了药的酒喝下肚,要做五次以上才能让你身心舒坦、恢复理智,你可以体验一下,五次过后整个人是什么感觉,是飘飘欲仙呢,还是今后一个月都不想要男人。

  顾津津惊得小嘴微张,“你纯粹是胡说八道,哪里来的研究表明?靳寓廷,好了,今晚的事以后再也不会犯了,睡吧睡吧。”

  “你就靠这张嘴糊弄人吧……”靳寓廷后半句话被他咬在嘴间,眼见顾津津躺了下去,靳寓廷伸手擒住她的手腕,将她的两手按在头顶上方。

  “你……你要来真的啊?”

  “啊——”

  第二天,顾津津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直在响,她明明听到了,可是这会眼睛都睁不开,她恨不得起来把手机砸了继续睡。

  想翻个身也翻不了,身体疲惫到一点力气使不上,肩膀处又被人用力推了好几下,顾津津这才睁眼。

  她伸出手,摸了几下,摸到了手机。

  “喂。”

  “津津,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来啊?”

  顾津津吃力地想要坐起来,“几点了啊?”

  “毕业典礼一会就要开始了,赵倩都起来了,你人呢?”

  顾津津敲了下脑袋,“我马上过去,睡过头了。”

  “你昨晚又没喝药……”

  顾津津听到赵倩在那头吼了一嗓子。“宋芸,你再提一个药字,我掐死你!”

  宋芸赶紧掐了电话。

  靳寓廷掀开被子,也不顾自己全身光裸,就这么站起来了。

  顾津津余光睇过,赶紧撇开,但嗓子眼里已经有了感觉,她伸手捂住嘴巴。“呕——”

  男人顿住脚步看她。“你做什么呢?”

  “累吐了不行啊。”顾津津说着,将眼睛闭上了。“呕——”

  靳寓廷想到商陆的反应,他激动地上了床,“你是不是怀孕了?”

  “怎么可能,”顾津津一句话就将靳寓廷冒出来的希望给打碎掉。“我大姨妈刚过。”

  男人失望地坐在边上,“那你吐什么?”

  顾津津朝他挥挥手。“别给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受不了,想吐。”

  靳寓廷的脸色那叫一个铁青,他朝自己身上看了看,“我身上哪个部位引起了你这么大的反感?”

  “你还说呢。”顾津津觉得昨晚的场面简直是不堪回首,“你说对了,以后一个月我都不想碰男人了,你别碰我。”

  她掀开被子逃下了床,靳寓廷想要抓住她的手,但她跑得极快,他手掌抓了个空。

  “你一个月不想碰男人,但我想碰你,今晚要不要再继续?”

  顾津津从浴室内冲出来,将手里的毛巾砸向床上的男人。

  匆匆忙忙赶到学校的时候,还不算晚,顾津津直接去了赵倩她们的寝室。

  赵倩趴在书桌上,一语不发,顾津津上前两步。“怎么了?还没恢复过精神来啊?”

  “不是,”宋芸笑得捂住了肚子。“昨晚拍的视频给她看见了,她非说自己的清白没了,要找那个男人算账,让他负责到底呢。”

  “胡说什么呢!”赵倩直起身,伸手朝宋芸点了点。“你还有点同情心不?我都这么惨了!”

  “你就偷着乐吧,不幸中的万幸,赶紧谢谢津津。”

  赵倩听到这,一把抱住了顾津津的腰。“救命恩人那。”

  “行了行了,”顾津津笑着抬起腕表看眼时间。“赶紧去报告厅吧,时间不早了。”

  “津津,”赵倩抬头朝她看看。“我昨晚不会把我的初吻都献出去了吧?”

  “额……”顾津津还真没注意,“反正你当时很凶猛,孔诚的鼻子都快被你撞歪了,就不知道你的嘴有没有碰到他……”

  “哈哈哈——”寝室内其余几人都笑开了。“那肯定是碰上了,嘴对嘴啊,么么哒。”

  “滚你们!”

  顾津津赶紧将赵倩拉起身,“先去报告厅,回来以后再哭吧。”

  报告厅内已经坐满了应届毕业生,顾津津将学士服穿上,头顶的中央空调将冷气打得很足,所以不会感觉到热。

  校长在上面讲话,底下鸦雀无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既有即将闯入社会的雀跃,又有对未来不可知的茫然感。顾津津认真地听着,想到从此以后就要踏入社会,心里免不了一酸。

  还有这些同学,这些老师,今日一别,以后再也不能轻易相聚了。

  校长致辞过后,即将毕业的班级被分别请上台,由各自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亲自为他们戴上学士帽。

  顾津津跟赵倩站在一起,身后的同学们还在找着位置,她刚跟赵倩说完两句话,扭头一看,居然见王坚辉就站在她的左手边。

  “你……”

  王坚辉不好意思地轻笑出声。“我跟别人换了下,你不介意吧?”

  顾津津也勉强扯出抹笑。

  现场安静下来,班主任拿了学士帽,给站在最前面的同学戴上。

  顾津津禁不住鼻子微发酸,再抬眼时,居然看到靳寓廷上了台,他手里捧着个学士帽,正朝她直直走来。

  一晃眼间,顾津津觉得她肯定是看错了,就算靳寓廷真来了,他也不会上台啊。

  顾津津定睛细看下,见靳寓廷一步步来到了她的身前,然后站定住脚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