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09她睡了

09她睡了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81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48

  

  “九哥,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不都跟你说明白了吗?”靳寓廷坐直身,发动引擎。

  商麒揪着身上的毯子,她冻得发抖,可靳寓廷并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他最后的‘是吗’二字也饱含深意,但商麒不好多问。只要靳寓廷开了那个口,并且没有收回的意思,就说明他真的动了这方面的心思。

  车子发动开出去,靳寓廷一路上没说什么话。

  商麒越来越觉得不安,毕竟顾津津先前的那番话,完全是将她的目的都挑明了,靳寓廷肯定是听进去的,就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

  回到商家,靳寓廷没有送她进去,商麒下车后,他就开车回了西楼。

  商麒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待了几天,可是靳家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

  按理说靳寓廷话都说到那份上了,主楼那边应该是要过来商量的。

  她坐立难安,只好将靳寓廷那晚上跟她说过的话,都告诉给了商太太。

  商余庆在旁边听到后,说什么都不同意。“你姐已经嫁进靳家了,你还要去?”

  商太太忙拉住了他,“这原本也是我的提议,再说,你不是不反对吗?”

  “那是之前,你再看看现在。你没听到老九那天说的话吗?他连跟人偷情那样的话都能当众说出来,你还指望婚后他会对你一心一意?”商余庆觉得那就是天大的笑话。

  “那天,他只是把顾津津藏在了那里而已……”

  商余庆摇了摇头。“说到底,不还是在护着她吗?那你嫁给他,又图什么呢?”

  “难道光是能照顾姐姐这一条,还不够吗?”

  “你姐有靳家的人照顾,有小于跟着,就算你不嫁过去,她照样可以过得很好。”

  商麒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商余庆气得朝她点了点手指。“你嫁给谁都行,就是别想着靳寓廷了。撇开照顾你姐姐的关系,你们之间反正也没什么感情,你年纪还小,不着急,我会替你留心好人家的。”

  商麒双手交握,指甲一下下在手指内壁掐着,商太太见商余庆这般反对,也就不说什么了。

  再说那靳寓廷确实荒唐,那晚的话实在让他们心寒,商陆都那样了,他们只盼着商麒能嫁得好,至少要生活幸福才是。

  “爸,”商麒将手指上掐出了个血痕,痛得她立马回过神来,“我想嫁给九哥。”

  “你还说!”

  “我喜欢他。”

  商太太忙坐到了商麒身边,“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他,很奇怪吗?”

  “不是,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商太太真是一点都没有料到,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们不用细问,我长大了,知道什么叫女人对男人的喜欢。”

  西楼。

  靳寓廷从楼上下来,看到秦芝双坐在客厅内,家里也没别人在,偌大的客厅内显得空荡荡的。“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跟我说声。”

  “我到你这边来,还需要说吗?”

  靳寓廷坐到秦芝双的对面。“你怎么了?看上去满腹心事的样子。”

  “我的儿子结婚了又离婚,我难道还能成天没心思吗?”

  靳寓廷搭起长腿,“儿孙自有儿孙福,您操这么多心做什么。”

  “当然要操心了,明天开始我就要给你安排相亲,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靳寓廷听着真是头疼,“您可真想得出来,我不去。”

  “你不去,是不是心里有人选了?”

  靳寓廷可受不了这样的逼婚,“没有。”

  “没有?那商麒那边算怎么回事?”

  靳寓廷刚要倾过身拿桌上的水果,听到秦芝双的话,他不由顿住手臂。“商麒那边,怎么了?”

  “你是不是跟商家提了,要跟她在一起的事?”

  “你听谁说的?”

  秦芝双拿了桌上的苹果,又拿起边上的水果刀一边削皮一边说道。“亲家跟我提了几句,明里暗里就是有那个意思,听着好像还是你先去招惹的,老九,你怎么会想到商麒那个小丫头?”

  靳寓廷眉头微锁,“他们果然在你面前提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

  “妈,你怎么看?”

  秦芝双盯着手里已经被削了一半皮的苹果看眼,“姐妹俩同时嫁进一家,本也不是稀奇事,但你要不喜欢她,就别轻易答应。”

  片刻后,秦芝双将削了皮的苹果递给靳寓廷,“津津的事,我都听说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她既然又结婚了,就说明你们的缘分到头了。”

  “妈,我当时让她搬出西楼的时候,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会留她的。”

  秦芝双将水果刀放回果盘内,“她都假怀孕了,还把流产的事推到你身上,你让我怎么留她?”

  靳寓廷面上神色陡然僵住,假怀孕的事他和顾津津从未跟人讲过,秦芝双又是怎么知道的?“你听谁说的?”

  “被你赶出去的佣人,说是打扫浴室的时候看到过一些东西,我问了津津,她承认了。”

  “你是怎么见到那个佣人的?”

  秦芝双身子往后轻靠下,“在医院,她说去看病,就这么碰上了。”

  “这么巧?”

  “我事后想想,也觉得太巧合了,但津津走之前我特意问过她,她没有瞒我。”

  靳寓廷将手里的苹果放回茶几上,“所以那个佣人出现的目的,就是要让顾津津走,连你都不帮她了,靳家就没人帮她了。”

  “倒是挑了最好的时机,像算好了一样。”秦芝双轻叹口气,“跟商家的事,你还是缓缓吧。”

  靳寓廷没有吱声,他原本就没想过要和商家联姻,最出乎他意料的是商麒居然真同意了。

  那时候的她成天跟在顾津津身边,往西楼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一见到他就甜甜地喊几声九哥,还说什么让他对顾津津好,生了孩子以后叫她姑姑,要给孩子买东西。靳寓廷就没把她当成大人看,直到这次提起结婚,他这才看到她心里居然也有别的想法。

  下午,靳寓廷并未出门,而是去了趟东楼。

  靳韩声也在家,靳寓廷将商陆出事那天的监控拷了一份。回到西楼后,他一直坐在电脑桌前,反反复复将那些监控画面看了几十遍。

  顾津津弯腰的那个地方,只有商麒站过,但她并没有别的动作。

  这个细节当时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只不过正因为商麒没有弯腰放珠子的动作,所以谁都不会怀疑她。

  靳寓廷靠坐在椅子内,修长的手指支起下巴,目光不放过屏幕上的每个细节,他重新又回放了一遍,看到商麒抬起脚步的时候,右腿动作很慢。

  那个地方只有顾津津和商麒接触到了,所以,必定是她们二人中的一人。

  靳寓廷将手落向鼠标,轻点了下,画面就定格在了商麒抬腿的那个动作上。他心里有了一个接着一个的猜测,只觉后背有微微的凉意。

  宋御华庭。

  顾津津穿着泳衣穿梭在泳池内,一个回合觉得不够,又加了两个回合。

  她游到精疲力尽,双腿发麻,两条手臂几乎要使不上劲了,修司旻在旁边看着,“上来吧。”

  顾津津没有出声,更加没有结束的意思,修司旻跟着她,眼看她动作突然顿了下,双手也拍出不规则的水花。她体力耗尽,连呛了好几口水,男人见状下了水,很快来到她身边。

  修司旻将她提出水面,顾津津痛苦地拧着眉头。“抽筋了。”

  “你把自己逼得这么紧做什么?”

  顾津津在他的搀扶下,站定在泳池内,她踢了踢抽筋的右腿,男人抬手替她擦掉脸上的水渍。

  “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一天二十四小时一直在那,怎么会不够用?”修司旻见她趔趄下,另一手赶紧搂住顾津津的腰,“难道谁还能把你的时间偷走吗?”

  “我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可那些东西,没人给你规定时间去学完。”

  顾津津鼻子酸酸的,伸手轻揉下眼睛,“我自己给自己规定了。”

  “津津,你现在有我呢,凡事不用操之过急,别人给不了你的时间,我给。”

  顾津津的视线定定落到修司旻俊朗的脸上,她唇角轻挽开。“谢谢。”

  “上去吧。”

  “好。”

  冲过澡后,顾津津回到楼下,修善文已经被送回去了,毕竟还要上课。

  她坐到沙发上,家里就请了一个佣人,还是修司旻从之前住的那边带过来的。

  男人这会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顾津津坐到他身边,“我今天接触了几个渠道方,初步谈了下合作,问题不大,就是分成方面还需要具体接洽。”

  “这种事你不用跟我汇报,网站是你开的,你自己做主就好。”

  顾津津这会累得很,游泳果然能消耗人的体力,“你就当我是在跟你分享,我也实在找不到人去说,可我又想记着我的成长,让人看看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出来的。”

  修司旻朝她看了眼,抬起手臂轻搭在她肩膀上。“行,以后我都听着。”

  电视上正在播报绿城的新闻,也不知道记者从哪听来的消息,这会正采访着所谓靳家的熟人,说是靳家和商家又有喜事临门,继靳韩声和商陆之后,靳寓廷和商麒又有希望成就好事。

  修司旻手掌微微用力握住顾津津的肩头,她一一看在眼里,原来靳寓廷那天所说的话居然是真的。

  不过他娶谁是他的事,确实跟她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顾津津轻打了个哈欠,厨房内的佣人正在忙碌着,偶尔能听到细微的动静声传到耳朵里。她累的不行了,修司旻揽住她的肩膀,让她往下躺,顾津津将脑袋轻枕在男人的腿上。

  她在靳家吃的苦够多了,这个世上,爱情向来是最美的毒药,尝过一次尚能苟延残喘活着的人,就不要再去碰第二次了。

  顾津津自知她已经脱掉过一层皮,她好不容易重生,她如果再为了那些小事而黯然伤神,那她就对不起修司旻当初朝她伸出的那只手了。

  “我好困。”

  “睡。”

  顾津津闭了闭眼帘,觉得这一刻放松极了,可耳朵里总是钻进那阵刺耳的声音。靳寓廷和谁在一起,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甚至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好吵。”

  修司旻拿起遥控器,调了个台,“现在好了吧?”

  “好多了。”

  男人的手落下去,正好遮在顾津津的头顶处,“没人吵你了,睡吧。”

  顾津津再度合上眼帘,过了一会,果然沉沉睡去。

  她的手机放在边上,震动声响起时,修司旻侧首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并未备注。

  他接通后将手机贴到耳边,里面传来一阵男人的说话声。

  “顾津津。”

  修司旻立马就能想到是谁,他望了眼腿上的睡颜,靳寓廷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做什么?难道是解释新闻的事?这可不像是他该有的作风。

  修司旻并不想让他打扰到顾津津,她这段日子神经绷得太紧,睡眠质量又差得很。

  “她睡了。”修司旻冷淡地出声说道。

  ------题外话------

  昨天章节有小部分内容重复,已经替换掉了,大家可以重新看一下上一章后面的内容,有增加字数。

  今天稍微少更点,一会要出门,小少爷一个暑假把我折腾的不轻,今天说好带他出门逛逛~亲们见谅哈

  昨天的留言和鼓励都看到了,谢谢亲们,群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