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3你居然敢这样对我的女人?

13你居然敢这样对我的女人?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72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53

  

  商麒?

  靳韩声的神色越来越冷,商陆见状,将手伸向他的脸轻抚下,“别发火。”

  “以前送来的糕点,是不是也这样难吃?”

  商陆眼里透出些许茫然,她轻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每次都要吃完吗?”

  商陆看了眼地上的狼藉,“你浪费掉了。”

  靳韩声的心里痛得都快滴血了,也不知道他没发现之前,商陆吃了多少这种东西。之前商家送来的食盒里面,也有摆放很多糕点的时候,还会分给主楼和西楼。而商陆最喜欢吃的那几样,几乎每回都有,看来,那人应该就是趁着商陆最近病得神志不清,病况越发严重的时候,才这样有恃无恐。

  也许就是吃定了他不会去吃,而商陆就算觉得不好吃,也会一点点把它们吃完。

  “商麒还对你说过什么话?”

  商陆蹙着眉头细想,真的想不起来了。

  靳韩声握紧商陆的肩膀,商陆站了起来,再度摸摸他的脸。“你好凶。”

  “以后这么难吃的东西,别吃了。”

  “还好,不难吃。”商陆另一手落到靳韩声的肩膀上,“不是特别喜欢吃的东西,那就慢慢吃,总会吃完的。”

  靳韩声听到这,越发心疼的不行,他将商陆按在怀里,“你是不是傻啊?不喜欢的东西就不要去碰,放到嘴里了,你不知道它难吃吗?”

  “你怎么了?”商陆轻拍下靳韩声的后背。“我好好的,没事。”

  “商陆——”

  那人就是看中了她傻,看中了她什么都不会说,要不是商陆今天好了些,靳韩声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商家送来的糕点里面,会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这事,还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抬起脚踩在了一块糕点上,将它碾碎。

  翌日,商太太带着商麒来到东楼,商麒神色恹恹地跟在她身后。“妈,您老往东楼跑干什么?还要拉上我。”

  “你姐夫打电话过来,说你姐姐闹得厉害。”

  “她要不闹才是不正常呢。”

  两人走进屋内,却没看到商陆的身影,商太太大步进去。“韩声,商陆呢?”

  “在楼上,关着呢。”

  “病情又严重了吗?”

  靳韩声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请商太太入座。“妈,您先坐。”

  “我哪还有心思坐。”

  “我让小于把商陆带下来。”靳韩声说着,走到楼梯跟前喊了声。

  商太太忙要走过去。“还是我上楼吧。”

  “不用,您跟麒麒先坐。”

  商麒看了眼跟前的餐桌,觉得有些奇怪,平日里招呼入座肯定是进客厅的,为何今天要坐在餐厅内?

  小于搀扶着商陆从楼上下来,佣人也从厨房出来了,手里拿着烘焙用的各种工具,商麒面色微变,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商太太走到商陆跟前。“商陆,你没事吧?”

  商陆朝她看看,也没有喊一声,她径自来到靳韩声身边。

  “你不是想学做糕点吗?来,今天让阿姨教你。”

  商陆盯着桌上的食材,开心地伸出手去,靳韩声拿起旁边的围裙给她系上,“瞧你心急的,慢慢来。”

  佣人在边上加了水,动作熟练地开始揉面,商太太坐回位子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边上的商麒神色很不对劲。

  靳韩声进了厨房,拿出一个个小碗,里面放满了料,有核桃、葡萄干、蔓越莓干等……

  商麒坐立不安,两手在膝盖上轻拭,她手掌轻握下,“姐夫,我先回去了,我朋友还等着我有事呢。”

  “什么事,这么着急?”

  “是啊,她最近遇上点麻烦事。”商麒说着站起身来。

  靳韩声走过去,手掌轻落在商麒的肩头。“急什么,你姐姐好不容易有这个兴致,你不给她点面子?”

  “那肯定的呀,不过我改天再来好了……”

  靳韩声收拢手掌,手指掐着商麒的肩膀,越来越用力,她觉得骨头都快要被捏断了。“麒麒,你要半途走了,你姐姐又该伤心了。”

  商麒不得已坐了回去,看到商陆正在揉面,手上脸上弄得都是。

  “靳太太,您配料吧,一会需要用的。”

  “好。”

  商麒盯着商陆的样子,看她这会满脸恬静,虽然不闹腾了,可又不像是完全好了。她嘴角轻挽了下,但是商陆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商麒笑不出来了。

  她将瓶瓶罐罐里的东西都倒进牛奶中,大把的盐、糖、胡椒粉,靳韩声从兜里拿出个药瓶递给商陆,商陆看也没看,将瓶子拧开后,把里面的药全部倒进牛奶中。

  商太太忙起身阻拦。“商陆,那是你的药啊!”

  商陆充耳不闻,开始搅拌,牛奶晃出来弄在身上,靳韩声抽出纸巾给她擦拭,“这么不小心,都说慢点了。”

  等牛奶中的料被完全化开后,商陆将它们倒进面粉中,靳韩声见了,拿起另一罐东西给她。

  商麒看清楚了,那是芥末。

  她脸色瞬间白了,两手紧张地绞在一起。商太太不住在边上说着。“哎呀,那些东西是不能放的,不能吃!”

  “妈,您别紧张,商陆做着玩的。”

  “做着玩也不行啊,万一放到嘴里怎么办?”

  商陆挤了芥末进去,伸手就要揉面,靳韩声将她拉到边上,“你做别的。”

  商麒按着膝盖,可还是抑制不住腿抖,她心里已经猜到了,那些送进东楼的糕点怕是进了靳韩声的嘴,要不然他今天也不会来这么一出。

  她当时真是被靳寓廷气糊涂了,他口口声声为了商陆、为了顾津津,心里就是半分都没有她。商麒这口气出不了,再看商太太还在牵挂着商陆的胃口,商麒想着商陆近段时间疯得厉害,她哪里想到事情竟会有穿帮的时候。

  糕点成型之后,佣人拿回厨房去,商陆手上沾满东西,商麒原本想趁着靳韩声带她去洗手时偷偷溜了,没想到靳韩声直接让小于领着商陆过去了。

  男人坐在餐桌前,看了眼商麒后,目光落定在商太太脸上。

  “妈,平日里送到东楼来的糕点,都是厨师做的吗?”

  “是啊,商家的糕点师傅就没变过,商陆没出嫁之前就吃习惯了,所以尽管我不是很喜欢吃那些软糯的东西,我也都一直留着人在家里。”

  靳韩声双手交握,手肘轻撑在桌沿处,“都是他经手的?”

  “是,怎么了?”

  商麒握紧一根手指,垂着眼帘不敢去看靳韩声,可这样摆明了是心虚,她强自镇定,视线一点点抬起,目光正好被靳韩声攫住。

  “麒麒呢?有没有帮过忙?”

  商麒刚要说话,就听商太太开了口。“有时候也会学着做,最近手艺见长,也跟着师傅一道做了。”

  商麒闻言,赶紧接过了话。“我也就是帮忙打个下手罢了,都是师傅做的。”

  男人若有若无地勾着唇瓣,“原来是这样。”

  商麒听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姐夫您放心好了,给姐姐吃的糕点都是师傅亲手做的,我那手艺可登不了台面。”

  商太太还想说什么,商麒忙轻踢下她的腿,商太太原本是想着替女儿说几句好话的,毕竟商麒对商陆也算有心。

  小于带着商陆出来,靳韩声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妈,您看商陆是不是快好了?”

  “是啊,”商太太不住点头。“这样子,和前段时间看着差不多,真好。”

  “我也盼着她能赶紧好,这样就能跟我好好地在一起。”

  商麒也跟着说道。“姐夫放心吧,姐肯定会恢复的。”

  没过多久,佣人将糕点装在盘子内,又拿了筷子出来。“靳先生,好了。”

  商太太可是亲眼见过制作过程的。“这可不能吃啊。”

  “妈,您放心,有些人就喜欢这样的口味。”靳韩声说完,拿了糕点后起身来到商麒身边,他将手里的筷子递给她。“你姐姐做的,不尝一尝吗?”

  商太太忙要阻拦。“韩声,你也跟着胡闹呢?”

  靳韩声将筷子塞到商麒的手里,“吃吧。”

  商麒手微微发抖,小心地看了眼靳韩声。“姐夫,我……我不饿啊。”

  “不饿也要吃完。”

  商太太这会已经看出了不对劲,她低着声音问道,“韩声,这是怎么了?”

  “妈,我就是看商陆做这些糕点不容易,一片好心,不能让商麒辜负。”

  “可那里面加了多少东西啊。”商太太方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没事的,加了东西也要吃完才行,不能浪费。”

  商太太走到靳韩声身边,“韩声,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真没事,妈,您别担心。”

  商麒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强颜欢笑,“姐夫……”

  “吃!”靳韩声怒喝出声,商麒吓得赶紧将筷子握在手里。“姐夫,你好歹告诉我什么事吧?姐姐在那里面还加了药,那不能吃啊,会吃死人的。”

  “你也知道会吃死人?”靳韩声手掌按向商麒的颈后,“那你给商陆吃的又是什么?”

  商太太听到这,忙拉住靳韩声的手臂,“韩声,你把话说清楚,怎么了?”

  “现在跟我在这装什么?吃!”

  商麒缩着脖子,吓得不住发抖,“姐夫……”

  “你往商陆的糕点里面放芥末,放盐,还让她一定要吃完,你以为这件事没人知道,是吗?”

  商麒最后的一点希冀被打破,她余光望向不远处的商陆,“我没做过那种事,真的,跟我没关系啊姐夫,什么芥末,什么……”

  “跟你无关,那就是商家的厨师有问题了?这些东西分明就是制作的时候混进去的,还是你想说,是妈放的?”

  商太太难以置信地看向商麒,商麒被靳韩声按着脖子,他手里力道加重,她整张脸都被按进了盘内。

  “姐夫,”商麒着急解释。“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不是我!”

  商太太拉住靳韩声的手臂。“你先放开麒麒吧,有话好好说。”

  “妈,您最好到位子上坐着,或者您也应该去关心关心您的大女儿,她痴痴颠颠的日子里,吃了多少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靳韩声想到这,真是气啊,他使劲按着商麒的后颈,“给我吃,一块块吃下去,要不然的话我今天不会放过你!”

  商麒又不是不知道靳韩声什么脾气,再说她脸颊贴着盘子,压根动弹不了,她忙拿起一块糕点放到嘴里。

  芥末夹杂着药的苦涩味道在她嘴里流溢开,商麒还未吞咽下肚,就想要吐了。靳韩声盯着她咀嚼的动作,“快点!”

  商麒不敢拖拖拉拉,好不容易才将一块糕点吃下去。她干呕出声,鼻子被呛的不行,眼泪也流了出来,嘴里面还苦的要死。

  靳韩声抬起手朝小于点了点。“再拿一盘过来。”

  “算了,韩声,这会闹出人命来的。”商太太激动地拉住靳韩声的手臂。

  小于杵在原地不敢动,商陆也有些被吓到了,她在座位上不安地挪动,就是不敢起来。

  “她给商陆吃那些东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会不会闹出人命?”靳韩声见商麒眼圈红透,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他越想越气,捡起边上的糕点往她嘴里塞。“你这一套对我没用,女人的眼泪有几滴是真的?商麒,我之前真是对你不设防,还让你一直往东楼跑。你倒是说说,你还对商陆做过什么”

  “没有……”商麒嘴里被堵满了,“我真的没做过,妈,救我……”

  商陆被吓坏了,坐在不远处捂着耳朵,“啊!啊!”

  商麒听到这,赶紧大叫,“姐,救救我!”

  “啊——”

  靳韩声手里力道微松,走过去站到了商陆身边,他让商陆商陆圈住他的腰,“不怕。”

  商麒将嘴里的糕点吐出来,吓得忙抱住商太太的手。“妈,我们回家吧,回家。”

  商太太面色严肃地看向不远处的几人。“韩声,你倒是把话说说清楚。”

  “妈,您昨天送到东楼来的糕点,没有尝过吧?”

  “家里也留了些,都没有问题。”

  “可是送进东楼的,可不是正常的味道。”

  其实商太太从二人方才的对话间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怎么都不会将这种事和商麒联想到一起。“我回去问问,说不定是做糕点的时候放错了料,是个误会。”

  靳韩声冷笑,“难不成你们商家的糕点师傅,喜欢这么重的口味?”

  “妈。”商麒抱住她的手臂不肯松开。

  靳韩声的手掌轻落到商陆的脑袋上,他视线睇过去看向商麒,话里也是充斥着满满的警告,“以后别再靠近商陆,东楼不欢迎你。”

  “姐夫,我真的没有……”

  商太太听到这,一把攥住商麒的手腕,将她拉起身,“走。”

  “妈,我真没做过,不是我。”

  “走。”商太太不想多说,强行拉着商麒出去。

  到了外面,她这才甩开商麒的手,“你说,这事是不是真的?”

  “妈,连您都不相信我吗?”

  商太太眼神也阴暗了不少,“方才要不是你姐姐害怕了,你以为你能这样轻松地走掉?你当真那样对自己的亲姐姐?”

  “我没有。”

  “等我回去问一问就清楚了,商麒,到时候你别跟我哭着喊着求饶。”

  商太太快步走出去,商麒见状,忙紧紧地跟上。“肯定是师傅放错了,对,就是他……”

  “你爸今天就在家,我可以让他现在就去问问厨师,到时候再让你们对质?”

  “妈!”

  商太太定住脚步,目光中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真是你?”

  “我……”商麒还在做着最后的尝试,“我怕姐总是吃甜的不好,我只是做了别的口味的糕点而已。”

  “麒麒,你怎么会这样对商陆呢?”

  “妈,您难道不相信我的话吗?”

  商太太轻摇下头,“你觉得这样的借口,能让你姐夫信服吗?”

  商麒看着商太太头也不回地走了,她之前也做过同样的事,只是从未被发现过。她哪里知道靳韩声会去尝一口?

  修司旻不在,顾津津就更加无所忌惮了,晚上还有几个作者要谈,对方发的稿子她不放心给别人过,毕竟那是花重金挖来的,她需要亲自确认过大纲才行。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宋宇宁过来敲了几次门,顾津津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晚上十点,宋宇宁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却见顾津津趴在办公桌上,像是睡着了。宋宇宁放轻脚步上前,“津津?”

  她眼睛睁着,上半身也起伏的厉害,宋宇宁忙走到她身边。“怎么了?”

  “胃痛。”

  “很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

  顾津津趴在那里没动,“可能过一会会好点。”

  “我都跟你说了,晚上一定要好好吃,你非不听。”

  顾津津痛得额头上直冒冷汗。“我听了啊,我吃了晚饭的。”

  “叫了个外卖也叫好好吃晚饭?”

  “好了,都怪我一时嘴馋。”

  她自己在公司加班,宋宇宁要给她弄吃的,她原本不觉得饿,等到九点多的时候突然饥肠辘辘,她也不想麻烦别人,就点了个麻辣干锅的外卖。没想到刚吃进去不过一会,胃就翻搅起来似的痛,顾津津这会连直起身的力气都没了。

  宋宇宁见她满头大汗,一刻不敢耽误。“走,必须去医院。”

  顾津津实在撑不下去,也只能跟着宋宇宁出去。

  急诊诊断下来,是肠胃炎,需要挂水,宋宇宁赶紧给她安排住院手续,顾津津躺在单人病床上,冲站在边上的宋宇宁道,“还是有钱好啊,住个院都能有单独的病房。”

  “你大半夜的就在这感慨吧,让你乱吃东西。”

  顾津津虚弱地躺在那里,“我都这么可怜了,你忍心继续说我吗?”

  宋宇宁朝她看了眼,“你躺着吧,休息会。”

  “你回家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

  “你是想让我被你家那位剥皮吗?”

  顾津津忍俊不禁,“大晚上的,不要说恐怖故事。”

  宋宇宁坐在旁边的椅子内。“要不要叫你爸妈过来?”

  “千万别,他们都睡了,我也不想让他们担心。”

  顾津津拉过被子盖在肩上,宋宇宁看她现在这样子,实在可怜,“你啊……”

  “我睡会吧,下次一定注意身体。”

  宋宇宁也不好多说她,也实在是不忍。

  靳寓廷得了消息来到医院的病房区,他站在门口,门是关着的,孔诚伸手想要敲门。靳寓廷见状,朝他使个眼色,孔诚忙将手收了回去。

  靳寓廷往边上走了几步后,这才冲孔诚说道,“那个姓宋的女人应该也在,你想个办法将她引出去。”

  “我?”孔诚又不是没见过那个女人的泼辣,上次被她狠狠地摔在地上以后,他确实痛了好几天。

  “难道是我?”

  “九爷,您直接进去不就得了?”

  靳寓廷阴沉着一张脸,“现在让你做点事,你都能跟我讨价还价了?”

  “不敢。”

  孔诚大半夜被叫出来也就算了,原本就困得厉害,现在却还得费脑子。

  宋宇宁在病床跟前陪着顾津津,电话铃声响起时,她昏昏欲睡,差点睡着。她接了电话后,立马站起身,“我车子好好地停在那里,不长眼睛吗?还直接撞过来?”

  顾津津睁开眼帘,小声地问着宋宇宁,“怎么了?”

  “我马上下来!”宋宇宁挂断通话。“有个神经病撞我车子,说什么还撞得冒烟了。”

  “那你赶紧去看看吧。”

  宋宇宁坐了回去,“撞都撞了,再说你这边我也不放心。”

  “我能有什么事?”顾津津看了眼点滴瓶,“这一瓶下去还早呢,你神经不要绷得那么紧,这是在医院,要有人想害我,我按警铃就是。”

  “好吧,我去看一眼。”

  顾津津朝她挥下手。“去吧。”

  宋宇宁拿了手机快步走出去,走到病房外,随手又将门关上。顾津津看眼时间,这么一折腾,11点半了。

  她眼帘再度合上,连日来的辛苦也将她压垮了。

  耳朵里依稀有开门声传到耳朵里,顾津津眼睛都没睁开,“这么快就回来了,处理好了?”

  靳寓廷将病房门反锁上,顾津津听到啪嗒声传到耳朵里,她这才睁眼,看到靳寓廷已经来到了床边。她着急想要坐起身,男人见状,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你来做什么?”

  “医院是你家开的吗?”靳寓廷说着,坐到旁边的椅子内。

  顾津津将手放进被子中,“宋宇宁不会是被你支开的吧?”

  “我把她支开做什么?”靳寓廷的视线落在顾津津苍白的小脸上,“好好的,怎么病了?”

  “不算是病,就是吃坏了东西而已。”

  靳寓廷眉头都是拧着的,“你就这么缺钱吗?不是已经卖房了吗?为什么还要拼了命一样弄那个网站?”

  “我把钱都投进去了,我能不拼命吗?”顾津津不想跟他多说话,累得很。

  靳寓廷就是看不得她这样,外界都说她攀上高枝,她就不能拿出点该有的样子来吗?“你要是赔了,修司旻也赔得起。”

  “靳寓廷,你想得真简单,我是不想过回以前那样的日子,所以我才要拼劲全力往前冲。”

  男人坐在边上,也没有再接话,顾津津闭起眼帘,可是身边坐了个他,她哪里能睡得着?“你可以走了。”

  “我坐在这里,碍着你的事了吗?”

  顾津津翻过身,背朝着靳寓廷,“是,我又不想见到你。”

  她已经能做到每一句脱口而出的话都变成了刀子以后,往他身上扎了。靳寓廷也只有尽量放宽心,要不然的话一颗心早就成了刺猬。

  “你不想见到我,可你的病房一时半会不能没有人。”

  顾津津仍旧闭紧了双眼,“我朋友很快就回来了。”

  靳寓廷盯看了眼她的背影,“那好,在她回来之前,我在这看着你。”

  顾津津肩膀动了下,“用不着。”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娶商麒的,我自始至终也没想过要娶她。”

  他没头没脑说了这么句话,顾津津手指在床单上划拉两下,“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以为,你听了以后心里会好受些,说不定你的病,就是被气出来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