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34一步步计算,得寸进尺

34一步步计算,得寸进尺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736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19

  

  电梯停稳,然后叮的一声打开,商陆快步往里走。

  电梯内人不多,她靠近角落的地方,垂着头,尽量不让别人看到她的脸。

  门关上后,电梯继续往下落,可商场的客流量很大,每一层都要停靠,停在下一层时,门开了,商陆听到有人在喊她。“姐姐?”

  她心里暗叫不妙,将脑袋压得更低了。

  “姐?”

  商麒快步上前,来到她身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啊?姐夫呢?”

  商陆闭紧牙关不说话,商麒轻拽下她的手臂。“你不会是自己跑出来的吧?”

  商陆推开她的手,她转过身,透过玻璃墙能看到商场内的布置和往来的人群,商陆懊恼不已,既然碰上了商麒,十有八九是走不掉了。

  “走开。”商陆头也不抬,冲她说道。

  “你快告诉我,姐夫在哪?他要发现你不见了,肯定着急。”

  商陆眼见电梯停在了一楼,她不得不走出去,总不能让商麒看着她去地库吧?

  商麒跟在她身后,“姐,你等等我……”

  她快步往前走着,看上去毫无目的性,商麒看了眼四周,商场内布满监控,她总不至于要在监控底下做出些什么事来。“姐,我送你去找姐夫,你别胡乱走了。”

  商陆不听,走得更加急了,她想要将商麒甩开,可她却像是狗皮膏药似的,怎么甩都甩不掉。

  商麒小跑着跟在她身后,“姐,你走慢点,你等等我,我给姐夫打个电话。”

  商陆听到这话,看到前面有扶手电梯,她一脚跨上去。商麒吓得忙将手机放起来,她几步追上商陆,好不容易站定在商陆身边,她不由抬头看向她的侧脸,这一眼却跟她印象当中的商陆好像,几乎是重叠在一起了。

  “姐?”

  商陆还是没有说话,商麒凑近她身边轻问道。“你最近怎么样?姐,你是快好了吧?”

  电梯运行到负一楼,商陆没有抬腿,商麒猝不及防撞在她的背上,将她推出去几步,害得商陆差点跌倒。商麒吓得赶紧上前搀扶,她现在一点马虎都不敢有,万一到时候靳韩声问责,方才的情况要是在监控里被他看到,一准以为她是故意推商陆的。

  “姐,你没事吧?”商麒这个时候也没心思去追究商陆的病情了。她真是有些后悔,本来想去车上取个东西的,她当时就该装作没看见商陆,现在真是丢也丢不掉。

  商陆也知道她是走不了了,可现在小于肯定在四处找她,说不定秦芝双她们都找疯了,她要是这样回去,靳韩声肯定不会再带她出来,那她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陡然看到了靳韩声的身影,鲜榨的果汁需要现做,而且之前还有人排队,所以他这会站在柜台跟前,正在看着对方榨汁。

  商陆有些奇怪,小于要是发现她丢了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

  她快步往前走,趁着商麒还未张嘴之前,商陆来到靳韩声的身后,两手穿过男人的腰际,上半身紧紧贴向他的后背将他抱住。

  靳韩声吓了跳,下意识要将身后的女人推开,一回头发现居然是商陆。

  “商陆,你怎么在这?”

  她下巴轻抬,将它搁在男人的肩膀上,靳韩声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到商麒脸上,语气和表情都变了,“你怎么也在这?”

  “姐夫,我坐电梯的时候碰到了姐,她应该是跟你们走散了,我想着你肯定着急,我就带她来找你们,没想到你在这……”

  靳韩声着急地将商陆拉到自己跟前,“你怎么不跟着小于呢?”

  商陆傻傻地笑着,商麒一颗心也总算是落定,“姐夫,你也别怪姐了,肯定是小于没有看好她。”

  “没你的事了。”靳韩声掏出手机看眼,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只是他的手机开了静音,都没听见。

  靳韩声给秦芝双回了个电话,告诉她商陆在他身边,秦芝双在那头总算松了口气,“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

  “我们马上回去。”

  商麒趁着靳韩声打电话的间隙,已经离开了,商陆盯着男人滚动的喉结处,靳韩声的视线始终落在她脸上。

  挂了电话后,靳韩声将手机放回兜内。

  靳韩声一手落在商陆的肩头,她知道他肯定有话要问她。

  “商陆,我不是让小于好好看着你吗?你是怎么出来的?”

  商陆一路上就已经找好了借口,“我来找你啊。”

  “找我?”

  “是啊,找你,”商陆说着,再度用手圈紧靳韩声的腰,“我没看见你,着急。”

  男人眼里轻泄出笑意,“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来给你买果汁,是你要喝的。”

  商陆蹙着眉头,似乎在仔细地想,靳韩声见状,忙用手指顺着她好看的眉形向两边展开,“好好好,我知道你肯定忘记了,但你也不能自己偷跑出来,你知不知道妈都快急哭了?”

  “我没跑,我就是找找你,后来我看到她,她说带我去找你。”

  靳韩声的手指顿在商陆的脸庞,“谁?”

  她轻摇下头,靳韩声看了眼不远处,“是商麒吗?”

  “嗯。”

  “她说带你找我?”

  “嗯。”商陆轻应声。

  “你们是怎么碰上的?”

  商陆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我走着走着,就碰到了,但后来门打开了,我就自己往外走了,可她说你不在这,说还在下面,要带我去最下面的一层……”

  最底下的一层,不是地库吗?商麒要带商陆去地下车库做什么?

  靳韩声将她轻揽在怀里,“你怎么没跟她走呢?”

  “我要找你啊,你的话我都听,别人的话,我才不听呢。”

  服务员将果汁杯封口,看到两人这样,忍不住笑道。“先生,您太太真幸福,您也很幸福。”

  靳韩声听着这话自然是高兴的,他从对方手里接过果汁,揽住商陆往前走。

  “我都跟你说过了,离商麒远点。”

  商陆轻顿下脚步,“她喊我姐姐。”  “你别听她的,她明着喊你姐姐,背地里还不知道要怎么害你呢。”

  商陆跟着他往前走,靳韩声自然是相信她说的话,虽然商陆有些表达不清,但商麒是什么样的人,他一早就看清了。

  所以现在就算她长十张嘴,说的全是真话,靳韩声都不会相信她的。

  两人回到店里,秦芝双也没了兴致试衣服,见到靳韩声和商陆过来,忙快步上前,“商陆,你去哪了啊?”

  “妈,您别着急,她去找我了。”

  小于在边上眼圈还是通红着的,看来真是吓得不轻。

  “真把我们吓死了。”

  靳韩声将商陆轻拉到跟前,“我以后一定不让她乱跑。”

  商陆心里咯噔下,又听到秦芝双说道。“不过她居然知道要去找你,还没有走丢,这也算是好事,老大,商陆是越来越腻着你了。”

  靳韩声笑了笑,将手里的果汁递向商陆,这确实是天大的好事,特别是对他来说。

  医院。

  顾津津躺在床上等着吃晚饭,外面传来敲门声,靳寓廷抬下头,“进来。”

  孔诚拎了两个保温盒进来,靳韩声看了眼,“今天这么早?”

  “是……顾家那边来人了,不过被拦住了。”

  顾津津听到这,着急地想要撑起身,“我妈来了吗?”

  “是。”

  “你干嘛不让她进来?”

  靳寓廷从孔诚手里将保温盒接过去,“这是我的意思。”

  “靳寓廷,我妈看不到我,肯定急坏了。”

  孔诚很快走出病房,靳寓廷取来碗筷,将保温盒内的饭菜倒出来,“你知道我没法拒绝你爸妈,到时候他们看到你这幅样子肯定着急,又或者,他们是听了修司旻的话,是要来将你带走的。到时候我若还要极力拦着,不是弄得很难堪吗?”

  “那你也不能拦着我妈,不让我们见面吧?”顾津津口气很差。

  “津津,如果你妈看到你这个样子,你觉得她肯安安心心地回去吗?”

  “看一眼,总比看不到要好,看不到就会胡思乱想,再说我早就脱离危险了,这两天手臂也能动了。”

  靳寓廷没说话,将菜夹到碗里,他坐向床沿处。

  顾津津气得别过小脸。

  “方才不还说要饿死了吗?这会怎么又不吃了?”

  她气都气饱了,顾津津伸向床沿,手掌用劲,小心翼翼地将身子翻过去。靳寓廷弯腰看了眼她的神色。“我看你是不用吃了,那我把这些都吃掉?”

  “吃吧,撑死你。”

  “这可是你妈亲手给你做的,说不定早早就去菜市场买菜,还大老远地送来,你忍心?”

  顾津津恨不得捂住耳朵。“你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靳寓廷手里的筷子轻动下,“你觉得我是在关着你,是吗?”

  顾津津轻咬下下嘴唇不说话,靳寓廷夹了块肉放到嘴里,顾津津余光睨了眼。“别吃我的东西。”

  “你不是不吃了吗?”

  她手指抓着枕头的一角,“我烦你。”

  “我知道,那我去边上吃总行了吧?”靳寓廷说着就要起身,顾津津忙开口唤住他。“等等。”

  “怎么了?”

  “这是我妈给我做的。”

  靳寓廷忍着笑,夹了一块瘦肉递到她嘴边,顾津津抿紧唇瓣,再度将脸别开。“这筷子你用过了。”

  “怎么了,你还嫌弃我?”

  “你吃过的,基本卫生懂不懂?”

  靳寓廷就是不换,“你要不吃,晚饭就算了。”

  她拧紧的眉头逐渐松展开,“我妈走了吗?”

  “应该是走了,放心,孔诚会安排好。”

  “我手机都不在身边,也不好跟我爸妈联系,也不知道他们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

  靳寓廷端详着她的面色,“先吃饭吧。”

  顾津津这下乖乖地张嘴,吃了一口后,带着商量的口气道。“我的手机找回来了吗?”

  “嗯。”男人不轻不重地应声。

  “能给我吗?”

  “让你养病还抱着个手机是吗?”

  顾津津将身子躺好了,伸手想要抓下他的手臂,只不过靳寓廷坐得比较远,她够不到,男人也不上前。

  “我就是用它给家里每天报个平安,这样我也能安心养病啊,不然我成天想着……”

  靳寓廷没开口,继续给她喂饭,顾津津其实已经可以自己吃了,但这会她听话的很。“你总不至于担心我会跟修司旻联系吧?”

  “要不要跟他联系,是你的事。”

  顾津津颇有些委屈地小口咀嚼着,“我就想跟我爸妈说说话,我想他们了。”

  “好了。”再这样下去,靳寓廷看她都快哭出来了。“明天就给你,行了吧?”

  “真的?”

  “你怀疑我?”

  “当然不是,”顾津津咽下嘴里的饭菜,“还有啊,外面的天实在是太好了,我被闷在房间里真的好难受,我这不是腿脚不便吗?能不能准备个轮椅,一天给我二十分钟去院子里放风的时间啊?”

  靳寓廷用筷子重重敲了下碗沿,“你别得寸进尺。”

  “哪有,你看我都快被闷傻了,这几天也够听话了,我又不能走又不能跑的,我被人推着去看看风景总行吧?”

  她越说越委屈,牵扯到脖子,还痛得要用手去碰,看得靳寓廷心都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