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51我是你的备胎吗?

51我是你的备胎吗?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75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4:39

  

  “为什么不信?”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顾津津抓了把他的手背。“我只是回头看看之前的我,觉得挺好笑的,再看看你,更好笑。”

  “你觉得我拿你当挡箭牌,如今商陆好不容易醒了,我却说喜欢你,所以好笑吗?”

  难道不是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商陆,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后来她落得个遍体鳞伤地离开,他现在跟她说喜欢的人其实是她,这不是笑话是什么呢?

  顾津津觉得她那些眼泪好像都白流了,再一想,也不是,靳寓廷终究是说的太晚,以至于她的眼泪流光之后,什么都晚了。

  喜欢跟爱是完全不一样的,可靳寓廷这会却说出了这个字。

  顾津津将手收了回去,表情也严肃不少,“我不想跟你纠缠不清,这种话,也请你不要再说。”

  “好,我只说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会说。”

  顾津津推开手边的碗。“我吃饱了。”

  “我答应你不再说那些话,你也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从此以后再也不要把我和商陆扯在一起,我之前是被她吸引过,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顾津津,我爱上你是在得知商陆对我无意之前,所以,你并不是我的退而求其次。你用商陆两字也刺痛不了我的心,这只会让我觉得是你心里的不舒服在作祟。”

  顾津津眉头都快打成结了,“靳寓廷,你的这个爱字,说得多么轻巧。”

  “轻巧吗?”靳寓廷沉声问道。“你总说我心有商陆,可我从来都不是爱她。”

  顾津津心慌的厉害,更加不敢去看靳寓廷的眼神,如今,应该是她占着上风才是,可感情的路上向来没有谁赢谁输,要么你好我好,要么两败俱伤。

  她跟靳寓廷就是明显的两败俱伤,她总是忍不住要拿商陆刺他,是,她是想让他难受啊,毕竟她一颗心被他践踏成那样,她没法实现的报复快感,她就想要借助商陆的手让他难受。

  她嘴上说着不要再有任何瓜葛,但只要靳寓廷靠过来,她就要刺他、挠他。

  这几乎是一种病态的心理,要治才行。

  顾津津将垂落下来的头发夹在耳后,“那个,你……你记住,有些话我听听也就算了,出了这个门不许再说了,你这样是要败坏我名声的,知道吗?”

  “嘴好像长在我身上。”

  顾津津竟无言以对,靳寓廷盯着面前的早点,他居然真把那句话说出来了。

  他是什么时候起就想说的呢?靳寓廷仔细一想,在顾津津的婚礼上,他其实就特别想告诉她。

  那句话在他喉咙间上跳下窜,当时只要顾津津流露出一点点的不情愿,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了。

  “你吃好了吗?”顾津津耳朵发烫,感觉再多待一秒都要崩溃。

  靳寓廷动作优雅地咀嚼着,今天他的胃口真好,一笼蟹黄包都快被他吃完了。“我昨晚忙的没吃东西。”

  “不对吧,你昨晚不是在我家吃的吗?”

  靳寓廷定定地看她眼。“好像是。”

  “……”

  顾津津其实也没饱,方才就没吃到两口,她眼见靳寓廷一时半会没有走的意思,干脆拿起筷子,也吃了起来。

  桌上那么多东西,都被她和靳寓廷吃的差不多了。男人夹了最后的一个虾饺放到她碟子内。“不能浪费。”

  顾津津吃的有些撑,她看到靳寓廷率先放下筷子。“商陆在你那,日用品都有吗?”

  “嗯,就算没有,外面也有超市。”

  “那换洗的衣物呢?”

  顾津津原本也想到了这一点。“我先把我没穿过的给她了,但总是要出去买一些的。”

  “是,商陆从小讲究,你们的尺码和穿衣风格都不一样,是要去买些。”

  顾津津拿起放在边上的包。“我明白了,交给我吧。”

  “万一被大哥查到你买的那些衣服是商陆的尺码,我看你怎么办。”

  顾津津面露诧异。“我不信,他连这个都要查。”

  “他一旦将怀疑的目光落到你身上,他估摸着连你家一天吃几顿饭都要查。”

  顾津津细想了下,“那就买相同的尺码。”

  “我带你去。”

  顾津津睇了他眼,“不用。”

  “我跟你的关系,他就算是看到了都不会怀疑,你又何必非要拒绝。”

  “你要实在不放心,你替商陆去买,买好了送到我家就行。”

  靳寓廷拿过边上的湿巾,轻拭着手指,“你真觉得这个主意好吗?”

  顾津津推开椅子起身,“行吧,我今天就留出半天的时间专门去给商陆买东西,九爷要实在闲得慌,可以一起。”

  “好啊。”他是闲得很呢。

  两人走出去,只不过时间尚早,商场一般还未开门。

  靳寓廷看眼时间,“我知道有一家开得早,去那边吧。”

  “我只有半天时间,下午还有事。”

  “行,这点时间也够了。”

  为了掩人耳目,靳寓廷提议要坐一辆车,顾津津觉得奇怪。“我们俩才应该要避嫌。”

  “避什么嫌,偷偷摸摸的反而引人怀疑。”靳寓廷说着,扯了下顾津津的手臂,将她塞进后车座内。

  来到一家商场,才刚开始营业,商场内几乎见不到几个人。

  顾津津朝边上的靳寓廷看眼。“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

  “简单舒适一点就好,说不定你喜欢的,她都喜欢。”

  顾津津看商陆平日里的穿着,虽然素净但是都很好看,她跟靳寓廷进了一家店,男人负责挑选,导购见刚开张就有生意,所以显得更加热情。

  靳寓廷选了几件,让顾津津去试穿,她抱着那堆衣服,拿的都是她的尺码。

  顾津津压低了嗓音,“干嘛给我穿啊?”

  男人看了眼衣服上的标签,同样也是低声说道。“你不试试,我怎么知道穿出来的效果怎么样?”

  “但一会尺码不对,买了也会让人怀疑。”

  “谁会在乎你大一个码还是小一个码。”靳寓廷说着,推着顾津津的肩膀,将她塞进了更衣室。

  她在里面将上衣脱下来,越想越觉得奇怪,是啊,买衣服而已,谁会在乎码数呢,可刚刚在吃早点的地方,靳寓廷可不是这样说的。

  顾津津将手里的裙子套在身上,换好后想要出去,刚打开门,却见男人堵在门口,他手臂撑在旁边的墙壁上,脑袋随之也探进去。

  “嗯,挺好看的。”

  导购在外面问道。“码数合适吗?您可以出来照照镜子。”

  靳寓廷挡在门口不动,“这么好看,只能我看,继续换下一件。”

  顾津津砰地将门关上,靳寓廷又让导购去拿了几套,可每回等顾津津换好后,他都拦在门口不让她出来,导购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客人,占有欲可真够强的。

  最后结账的时候,导购帮着将里面的衣服都抱出来,靳寓廷单手插在兜内。“全部换个码,有一点点不合适。”

  “这个码不对吗?”

  “嗯。”

  导购也觉得奇了怪了,第一件不合适,那后面所有的都能换了码再试啊。“要不我去另外拿,您再试试?”

  顾津津不住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大小我心里清楚,不用再试。”

  靳寓廷走到另一侧的货架跟前,看到上面摆了几双高定的鞋子,他拿起其中一双,招呼了顾津津过来。“你试试。”

  她伸手接过去,坐下来后将鞋套上去。“挺好,挺舒服。”

  “喜欢吗?”

  导购去拿衣服了,顾津津将腿摇摆几下。“她应该会喜欢吧。”

  “我问你喜不喜欢。”

  顾津津抬起眼帘看他,“怎么,你要送我。”

  “是。”

  她将鞋子脱了下来,“我就不用了,我那么多鞋子穿不完。”

  导购从另一侧的房间抱了衣服出来,靳寓廷走到顾津津跟前,弯腰将那双鞋子拿起来后走向了收银台。他将鞋子放上去,指了指那边的货架,“第二排和第三排的第一双,都要了,还有这双,码数一样。”

  “好。”

  靳寓廷签了单,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拿在手里,顾津津跟上前,“买的差不多了吧?”

  “你是女人,这话不该问我。”

  “噢,还差内衣。”

  靳寓廷抬起脚步出去,刚走了几步,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将右手拿着的袋子递给顾津津,等她接手后,这才掏出手机看眼。

  他面色有些凝重,看了眼顾津津后接通电话。“喂。”

  “老九,你在哪?”

  “怎么了?”靳寓廷没有直接回答,靳韩声的嗓音沙哑无比,一晚上就没停过抽烟。“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跟顾津津闲逛?”

  靳寓廷神色未变,“你不会让人跟踪我吧?”

  “我跟踪你做什么?”

  男人的视线很快又落回到她的脸上,“那你,是让人在盯着顾津津了?”

  顾津津听到这,脸色微冷,整个人如临大敌般站在那里,电话那头传来打火机的啪嗒声,“老九,我现在谁都信不过,所有有可能的人,我都要盯着,我只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一早会跟顾津津在一起,还会陪她去买衣服?”

  靳寓廷神情轻松无比,“我想给她买,以前没什么机会。”

  “你这话,实在让我难以信服。”

  “大哥,修司旻这几天不在绿城,你懂的。”

  顾津津瞪了他一眼,靳寓廷示意她别说话,靳韩声虽然没心思管靳寓廷的事,但嘴上还是说道。“离她远点,她现在是修家的人,你跟她这样不清不楚的要是传出去,对谁都不好。”

  “我有分寸,你看见了就当没看见吧,我也不会让别人将我们俩的事传出去。”

  靳韩声在电话那头顿了顿。“商陆很有可能是自己走的。”

  “是吗?”靳寓廷故作吃惊地加重了语气。“她自己能去哪呢?”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应该已经恢复神智了。”

  顾津津隐隐约约间也听到了靳韩声的话,他这么快就知道了商陆已经恢复的事,看来要想查到她头上,也不是难事。

  靳寓廷跟他在电话里说着几句话,靳韩声这会虽然不像昨天那样心急如焚,但言语间的暴躁还是能听出来。

  “她极有可能找了别人帮忙,要不然的话,她身无分文,怎么能消失的无影无踪呢?

  靳寓廷往前走了几步,顾津津见状,赶紧跟上前。

  “大嫂之前的那些朋友都不联系了,她也不会去找商家,如果她真的找人帮忙,至少也要有计划才行,可她平日里压根没法跟人联系。”

  靳韩声也是头疼的要命,“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将她带走了,我一定扒了那人的皮。”

  顾津津眼看着靳寓廷挂断了通话,他视线在她身上逡巡。“听到了吧,你就是皮痒。”

  “靳韩声要真找到我,我就说是你指使我的,我只是受你胁迫才会帮你把商陆救出去。”

  靳寓廷手朝她指了指。“顾津津,你真是没良心啊。”

  “这叫懂得自保,最好就是在自己落水之前,找好一个背锅的人。”

  顾津津说完这话,继续往外走去,靳寓廷的声音追了过来,“我知道,俗称的备胎是吗?”

  顾津津忍俊不禁,备胎和背锅侠可不是一个意思,再说哪个女人胆子那么大,敢让他做备胎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