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3她没将我放在心上

83她没将我放在心上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3679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15

  

  这件事自然而然就交给了孔诚去办,这个时候要去拦顾津津的车已经是不可能了,但别的理由恐怕也很难将她拦下来。

  事不宜迟,孔诚只能先打了她的电话,至于要找什么理由,慢慢来吧。

  顾津津很快接通,“喂。”

  “九太太。”

  “你找错人了。”

  孔诚很不擅长这种事,也不好明说别让顾津津过去。“九爷有点不舒服。”

  “他怎么了?”

  “不知是伤口感染还是什么原因,他在发烧,四十度。”

  顾津津不由放慢些车速,“送去医院了吗?”

  “没有,他不肯去。”

  “为什么?”

  孔诚极力在给靳寓廷找理由,“他就是躺在床上不肯去,或许也只有你能劝得动他了。”

  顾津津一脚刹车,差点冲出斑马线,抬头一看前面是红灯,她赶紧说了句知道了之后,就将通话挂断了。

  孔诚进了房间,看眼站在窗边的靳寓廷。“九爷,她一会就要过来了。”

  靳寓廷转身盯着他,“到西楼来?”

  “是,我说您发高烧,不肯去医院,只有她能劝得动您。”

  靳寓廷眉头紧蹙,朝自己身上看了几眼,“我这样子怎么能见他?”

  身上那些伤早就被洗没了,就算要重新画,也得要半天的时间,还要找人,这顾津津说不定说到就到了。靳寓廷上前几步,“你怎么让她过来了?”

  “她要去医院,别的事也拦不住她,也只有您能让她上心了。”

  这话,是实话,也是能温暖靳寓廷心窝子的话。但他总不能让顾津津看到他这个样子,“这样吧,一会等她来了之后,你就说我已经被送去医院了,让她不要太担心。如果她执意要去医院找我,你就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将她绊住就是。”

  “九爷,我实在不会寻理由。”

  靳寓廷走过去,在他肩头轻拍两下。“别太谦虚,方才的事就做的不错,她很着急吧?”

  “是,我听声音,好像是踩了急刹车,我也让她别太着急了。”

  靳寓廷将手插在兜内,看,情急之下她就暴露出来了,还总是对他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没成想他早就将顾津津看穿了。

  他就等着看,她一会是怎么心急如焚赶过来的。

  “九爷,”孔诚在边上小心问道。“她要去医院,您就让她去好了,您跟靳先生说一声,让他别泄露了您的事不就得了吗?省得还这样大费周章的。”

  “他巴不得看我不如意,就他那个心性,能盼着我好吗?”

  孔诚心想也是,说不定靳韩声还要添油加醋,到时候不是更麻烦。

  顾津津就知道,人在不专注的时候千万别开车,否则是容易出事的。

  车子继续朝前驶去,她没再多想,进了医院将车停好,就看到陆菀惠已经等在那了。

  顾津津忙快步上前。“妈,回去吧。”

  “干什么啊,都到这儿了,难道还有往回走的道理?”

  顾津津忙压低嗓音说道,“他真的没事,我不骗您……”

  陆菀惠压根听不进去,一把抓着顾津津的手腕往里走,一路上还在反反复复说道。“我最能理解靳家人这个时候的心情了,哎,希望没事,虽然他之前做了不少坏事,但罪不至死吧,总之是太可惜了,真的,可惜啊,那么年轻。”

  顾津津想要将手抽回去,无奈陆菀惠今天力气特别大,拽着顾津津之后她就休想再挣扎了。

  靳韩声所在的楼层有人守着,顾津津和陆菀惠被人拦了下来,但有人认出了她们,便进去找了人。

  很快,秦芝双快步出来了,看到顾津津和陆菀惠时还有些吃惊,没想到陆菀惠上前就握住了她的手。“没事吧?你还好吧?”

  秦芝双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她带着顾津津和陆菀惠先进去,靳韩声这一出闹得也太大了,居然把顾家的人都惊动了。

  她来到病房门口,打开了门率先进去,顾津津和陆菀惠跟在她身后。

  病房内安静得很,顾津津看到靳韩声满身是伤地躺在病床上,手上、脸上,包括颈部那一片都是伤,而且一看就是伤得不轻,像是刚被人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

  陆菀惠吓了跳,“伤得这么厉害。”

  秦芝双朝病床上的男人白了眼。“他哪里是伤得……”

  当着顾津津和陆菀惠的面,秦芝双自然不想瞒着,她们也不算是外人,只不过话刚说出口,就被靳韩声给打断了。“妈。”

  “怎么了?”

  陆菀惠见秦芝双站着,也不上前安抚,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按理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作为母亲不该伤心欲绝、担心害怕的要死了吗?

  靳韩声总是对顾津津心存怀疑,他精心复制了这么一个局过来,可不想就这么被破了。

  万一到时候有风声传到商陆的耳朵里,那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您别为我太担心,我好多了。”靳韩声有气无力道。

  秦芝双越看越气,顾津津上前两步来到病床旁边。“没想到你也伤成了这样。”

  “看我这副模样,你是不是很开心?”

  顾津津端详着靳韩声身上的那些伤,怎么又觉得不像是巧合呢?她知道他是装出来的,但这伤也太逼真了,跟靳寓廷身上的那些真是差不多的。

  顾津津目露怀疑,但是不好说透,“我不会因为你这么惨而高兴的,但你这伤,跟靳寓廷之前的真像。”

  靳韩声眼睛轻眯了下,“难道他的伤五彩斑斓,我的伤是狰狞可怕不成?”

  “他锁骨这里,也有一道这样的口子。”

  靳韩声想要动一动,却因牵动伤口而嘴里嘶了声,“难不成谁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

  顾津津藏起了冷笑,他怎么还能这样理直气壮呢?幸亏商陆没有过来。

  “我没说你,说不定是靳寓廷呢。”

  看来,她是怀疑到靳寓廷身上去了。

  靳韩声这会也没法撑坐起身,他视线落在顾津津的脸上,“他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连出个车祸都要被你怀疑来怀疑去的,你要觉得这样就能消了你的内疚感,你尽管认定他装的就是了,只要你良心上能过得去。”

  “韩声!”秦芝双闻言,呵斥他一声,“怎么说话的?”

  靳韩声抬起手臂,轻挥了下,“我要休息了。”

  陆菀惠赶紧走近顾津津身边,拖着她出去,顾津津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病房门被秦芝双用力带上,靳韩声这会可就自由了,他翻过身,拿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给靳寓廷发了信息。

  他告诉他,顾津津到医院来了,言下之意是怀疑他受伤的事了。

  但他很仗义,一个字都没有说漏,末了,靳韩声还补上一句。“我这样对你,你可得记着我对你的好,找商陆的事多多放在心上。”

  靳寓廷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看,跟站在边上的孔诚说道。“这样一比较,我还有点对不起他,毕竟商陆是被我藏起来的,我还在商陆面前把他给卖了,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替我保守秘密。”

  “许是,靳先生良心发现了吧。”

  靳寓廷将手机放回了兜内。“她不说要过来吗?”

  “说不定,离开了医院后就赶过来了。”

  靳寓廷轻笑下,“你先吊吊她的胃口,别说我去医院了,先让她进屋来,跟她说说我的情况有多严重,我倒要看看她紧不紧张。”

  “是。”

  靳寓廷让孔诚下楼去等着,那家医院距离这边不远,应该一会时间就到了。

  顾津津将陆菀惠送回家后,像是完全把靳寓廷忘了,她直接开了车就回去了。

  她原本是想去看看靳寓廷的,但是再一想,靳家这会处在风口浪尖上,她这么赶过去算什么?靳家外面肯定蹲守着记者,只要她一出现,就又是一出大新闻,到时候记者们就能发挥看图编故事的本领了。

  回到家,顾津津换了拖鞋往里走,来到案台跟前,她照例给修司旻上了一炷香。

  顾津津拿起相框,用手掌擦了几下,心里只觉得酸酸涩涩的难受,她又将照片放了回去。

  顾津津转身上楼,靳寓廷发烧了,但身边有孔诚在,又是在绿城,他肯定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靳寓廷就在家等着,一直等到很晚,都不见顾津津过来。

  他觉得奇怪,就这么点路,还能耽误这么长的时间吗?

  孔诚在楼下等了许久,看电视都快看睡着了,这才接到了那头打来的电话。

  跟着顾津津的人一路跟了她回去,也是确定了她不会再出来后,才通知孔诚的。

  孔诚小心地上楼,到了主卧门前,他轻敲下房门。

  “进来。”

  孔诚往里走,看到靳寓廷坐在沙发上,他抬头朝他看看。“来了?”

  “九爷,她回去了。”

  “你跟她说我去医院了?”

  “不是,”孔诚直截了当地将话表达清楚了。“从医院出来后,她直接回家了。”

  靳寓廷的脸色刷的变了,“回家?”  “是。”

  “你不是跟她说……”

  “是,该说的我都说了。”孔诚都是将情况往严重了说的,他也没想到顾津津居然没听进去。

  “那她这是什么意思?”

  “也许……”也许觉得这是小事,毕竟比起车祸,发个烧又算什么呢。

  “她真是一点没将我放在心上。”

  孔诚朝靳寓廷看了看,“她要真没将您放在心上,也不会跟您回绿城了。修司旻刚走的那几天,她见谁都跟要吃人一般,我还真是担心她想不开,用鸡蛋去碰石头。她既然跟您回来了,就是好事,也最能说明一些事情。”

  靳寓廷闻言,心头这才舒适了些。

  孔诚准备出去,靳寓廷开口唤住他,“走,出去吃点东西。”

  孔诚吃惊地盯着他,“现在?”

  “难道是明天?”

  “九爷,外面可都是人,万一被记者拍到……”

  “想办法引开就是了,他们这会只对老大的消息感兴趣,”靳寓廷单手插在腰际,心口还是有些不舒服。“她都回去了,我出门也碰不上她,连我生病她都不在乎,难道还能有那个万一,被她碰上了不成?”

  孔诚还是觉得不妥。“万一吃饭的地方碰上熟人,跟她又是认识的,那该怎么办?”

  “你就不会找个隐蔽的地方?不接待外客的那种,这事还用我教你吗?”

  孔诚闻言,只好答应下来。

  靳寓廷出门一趟实在不容易,又是在这样的特殊时间,孔诚自然什么都得安排好了才行。顾津津出了那样大的事,没有通知自己的朋友,但李颖书跟她关系那么铁,找了陆菀惠两次后,有些事也就全都知道了。

  顾津津刚上楼坐定下来,就接到了李颖书的电话。

  “喂,津津,过来吃饭。”

  顾津津身子往后轻躺,疲倦的不行,“我早就吃过了。”

  “也不是单纯地为了让你填饱肚子的,就想见见你。我知道有一家很有名的店,要不是老客提前预约,都是不接待的,我也是沾了别人的好处才占到了位子,你赶紧过来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