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3再见,不如不见

13再见,不如不见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773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5:41

  

  顾津津到了楼下,前台的女人看到她,缩了缩脖子,将脑袋压回去,顾津津走过去,双手用力拍在桌面上。

  她满腔的情绪发不出来,顾津津只能嘶吼,“啊——”

  女人吓了跳,一惊,手臂一动,将放在手边的水杯都撞翻了。

  顾津津歇斯底里地喊着,“啊啊啊啊!”

  女人没有出声,生怕将顾津津惹毛了,她发泄了一通后,总会离开的。

  顾津津心里百感交集,她恨不得将这个地方砸了,她是成年人了,也见识过人心险恶,她没法劝自己要心存侥幸。

  半晌后,她怔怔地往外走,推开了玻璃门站到外面。

  阳光穿过梧桐树照耀在顾津津的脸上,不远处的早点摊位早就开始营业了,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客人才多了起来。旁边,有拎着保温盒的大妈经过,里面盛满了新鲜的豆浆,她另一手挂着个塑料袋,依稀可以看到油条和大饼晃晃悠悠地撞在一起。

  大妈经过顾津津身前时,顿住了脚步,视线穿过她颊侧看向了她身后的宾馆。

  顾津津看到大妈的脸上很明显露出了几许鄙夷,那种眼神像是能杀人一样,她的视线落回到顾津津身上,上上下下似是打量了她一圈,很快就跟避开瘟疫似的快步离开了。

  顾津津冷得瑟瑟发抖,身上的衣物完全不足以御寒,眼泪掉落下来好像立马能结成冰,她彷徨地站在宾馆门口,已经不认识回家的路了。

  顾津津站在门口痛哭,行人以为见到了神经病,一个个都离她远远的。

  路上有出租车经过,顾津津走到路口去,看到有车过来,她伸手招了招。

  靳寓廷受伤了,肯定会去医院,但她并不知道他会去哪家医院,顾津津让司机开去了西楼。

  她在那里等,总能看到他吧?

  顾津津站在靳家的门口,她不确定靳寓廷有没有先回来了,她蹲下身,想等一会再说。

  远远的,一阵汽车喇叭声传到顾津津耳朵里,她赶忙起身,果然看见靳寓廷的车正在开过来。

  巨大的铁门缓缓在顾津津身后拉开,她站在原地,也就将那条唯一能通过的路给堵住了。车子开到她跟前,停了下来,孔诚先从副驾驶座上下来。“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他人呢?”

  顾津津一边问,一边朝孔诚身后的方向走去,后车窗的玻璃落下了大半,顾津津看到靳寓廷坐在里面,伤口的地方清理过了,贴着纱布,只是衬衣和脖子上都有血,身上的衣服也是皱皱巴巴的。

  顾津津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靳寓廷,她怕他又是丢下一句话就走了,她双手趴在了车窗上,她看到靳寓廷别开视线,不再正眼看她。

  “你没事吧?”

  他的嗓音带了些沙沙的粗粝质感,“没事,小伤而已。”

  “医生有没有怎么说?”

  靳寓廷将手指轻按在伤口上,“休息几天就好了。”

  孔诚上前几步,走到顾津津身边。“修太太,你还是回去吧,昨晚大家都没睡,你也应该好好休息下了。”

  顾津津目光紧紧盯着靳寓廷不放,脑子里不住地想起了那双丝袜和前台口中所说的女人,“现在安全回来了就好,别的都不是事。”

  孔诚听到这话,似乎有些紧张。“你别说这些了,赶紧走吧。”

  “靳寓廷,你不是最希望我跟你说话的吗?其实……其实你给我准备的那个书房,我很喜欢,我能不能再去看看?”

  靳寓廷自始至终都没看她,“改天吧。”

  “今天就去,行不行啊?”顾津津说着,就想去拉开车门。

  孔诚眼疾手快,按住了她的手臂。“九爷累了,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打扰他。”

  是吗?

  他究竟是太累了,还是不想见她?

  孔诚将顾津津拉开,靳寓廷将车窗升了回去,顾津津欲要上前,却隐隐约约听到男人说了开车二字。

  车轮滚动在地面上往前,顾津津看了眼面前的孔诚。“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也说了,只要人安全回来,别的都是小事。”

  顾津津胸口堵闷得难受,喉咙间好像塞满了东西,“你肯定知道的。”

  “九爷说,他就是受了点小伤而已,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让你不必多心,安安心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顾津津当然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你接到的电话,是他打的对不对?”

  “对。”

  “既然是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孤身一人,甚至还换了两个地方,那些人为什么能这样轻易地放过他?”

  孔诚眼帘抬高落向了远处。“他们只求财,拿到了钱,自然就放人了。”

  “只要钱?那为什么会去宾馆?”

  “修太太!”孔诚打住了顾津津的话。“请你记着,你口口声声一直坚持要用的这个称呼,你用得甘之如饴,既然你是修太太,九爷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多问,就算你问了,也不会有让你满意的答案。”

  “所以,他还是出事了,是吗?”

  “你应该能看到的,他没事。”

  “孔诚,你不必瞒着我……”

  孔诚冲她轻摇下头。“请你记着,你现在是一个外人,九爷的事情我也没有义务告诉你。”

  顾津津眼神黯淡下去,“这也是他的意思吗?”

  “如果我是你……”孔诚说到这,将原本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我终究不是你,也不了解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总之,你的生活应该是能回到正轨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恭喜你。”

  孔诚说完这话,转身往里走,顾津津想要跟上前,可是脚底下却好像被一双双手给抱紧了。

  大门在她面前缓缓合上,顾津津踮起脚尖,却还是看不到里面。

  回到家,修善文已经去上学了,顾津津径自回了房间。

  傍晚时分,修善文从学校回来,神色有些不好,佣人喊她一声,她仿佛吓了一跳,收回了神。

  “文文,你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

  佣人朝楼上指了指。“今天早上,她失魂落魄地回来,在房间待了整整一天,到现在都没下来过。”

  修善文面露吃惊。“饭都没吃吗?”

  佣人摇了摇头,“我上去喊过了,可她不声不响的,我也不敢进去。”

  修善文走到楼梯口,顺着台阶一级级往上走,来到主卧门口,她轻敲下房门,但耳边寂静无声,没人应答。

  修善文打开了门走进去,看到顾津津蜷缩在大床上,她放下书包上前。“嫂子?”

  “你回来了?”顾津津声音虚弱,身子动了动。

  “嗯,你没事吧?”

  顾津津强撑着坐起身,“没事,就是太累了。”

  “嫂子,你昨晚去哪了啊?”

  顾津津手掌将垂落在颊侧的头发拨开,露出一双哭肿了的眼睛,“有点事情去处理下,你快去做作业吧,不然晚上又要熬夜。”

  “嫂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真没事。”

  修善文知道,面对她,顾津津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你晚饭一定要记得吃。”

  “好。”

  修善文出去后,顾津津坐在床沿处,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站起来,她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感觉人像是踩在棉花上。

  一连几日,她都是浑浑噩噩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顾津津走出公司,回到车上,不知道要去哪。她想过去那个宾馆附近找一找,她那日离开的时候,看到周边有很多小发廊。可是顾津津不敢,她怕她还没找到那里,自己就先受不了了。

  再说事已至此,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呢?

  靳寓廷这样的绝色,谁遇上过之后都会不能自已吧,难道要听着对方在她面前夸夸而谈吗?

  顾津津双手趴在方向盘上,包内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直起身,将手机掏出来。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顾津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接通电话后,声音也是小心翼翼的,“喂?”

  “顾小姐,靳市长想要见你。”

  顾津津越发觉得吃惊,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来到约好的地方,顾津津看到靳睿言的秘书站在门口等她,她快步上前,两人都没说话,顾津津跟着她一路往里走。

  进了包厢,里头就只有靳睿言一人在,顾津津忐忑不安地过去。“你好。”

  “津津,不用拘束,坐吧。”

  顾津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靳睿言时间宝贵,平日里就连见两个兄弟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她给顾津津倒了一杯茶,“津津,真是好久没见了。”

  “是,”顾津津看了眼对面的靳睿言。“您最近还好吗?”

  “一直这样,除了忙,还是忙。”

  “您也要多注意身体。”

  “谢谢。”靳睿言端起茶杯,手指在杯口处画着圈,“津津,我找你过来,其实是有件事想跟你确认下。”

  “什么事?”顾津津神色绷紧起来。

  靳睿言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我知道你跟小九都已经过去了,但这种事,我也只能跟你求证。”

  “您尽管说。”

  靳睿言的目光毫不避讳地落定到顾津津脸上。“你们年轻人,爱玩也是正常的,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确定下,你跟小九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拍过视频或者照片一类的东西?”

  顾津津下意识地摇头,“没,没有。”

  “我就说么,”靳睿言整个人都放松了,“那便最好了。”

  “是出什么事了吗?”

  靳睿言将手边的小菜推向顾津津,“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人说他们手里捏着这一类的东西,让我给他们行个方便,不然的话就曝光。我知道小九私生活干净得很,除非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一时兴起,要不然他也不会去碰别人。如今既然你说没有这回事,那我就彻底放心了。”

  顾津津听到这,小脸瞬间煞白,仿若一张白纸。

  她唇瓣哆嗦着,半晌之后才吐出一句话。“他们……他们说手里有东西吗?”

  “是啊,说什么视频和照片都有,都敢威胁到我头上来了。”

  顾津津嗓音都变了。“他们是要公开吗?”

  “津津,”靳睿言察觉出了不对劲,“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万一他们真有呢?”

  “小九除了你,没有别人。”靳睿言说得笃定,“他心气甚高,也不会随随便便去碰了别人的。”

  “他前几天出事了。”

  靳睿言眼眸轻眯下。“出什么事了?”

  “失踪了一段时间,找到他的时候,他……他在一个小宾馆的房间内。”

  “什么?”靳睿言大惊失色,“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顾津津鼻尖发酸,目光迫不及待地望向靳睿言,“那晚的细节,他不肯说。”

  靳睿言沉默了半晌,她身子往后轻靠。“那看来……是错不了了,对方不可能毫无把握地找我谈,要不是有了确切的筹码,他们不敢找我。”

  “那现在怎么办?”

  靳睿言重重地叹了口气。“你不用管了,我会想法子解决的。”

  所有人都在跟她说,让她不必管,不是怕她解决不了,而是都知道她跟靳寓廷已经没有关系了。

  不再是亲人,所以她可以撇得干干净净。

  “那些东西不能曝光。”

  “我知道。”靳睿言面色凝重,“对方想要让玖光商场提前开业,消防过不了关,居然将主意打到小九身上了。”

  顾津津小手轻握,“有没有办法找到他们?”

  “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手里放了多少备份,而且这种肯定是团伙作案,一人落网,同伙很可能会恼羞成怒,我怕小九这辈子就完了。”

  这顿饭,谁都吃不下去,靳睿言自是知道棘手,她筷子都没怎么动,便起身了。

  “我先走了,你也不要太着急。”

  她不再是靳寓廷的太太,所以靳睿言也只是随口安慰一句,毕竟她应该不是最着急的那个人。

  包厢门被轻带上,顾津津深吸口气,还能没能忍着眼泪。

  所以那些人最后放了靳寓廷,那是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他,而是靳睿言。

  靳家三姐弟向来是一条船上的人,一损俱损,谁都不会舍得自断一条手臂。

  回到家,修善文正坐在餐桌前吃晚饭,听到顾津津的脚步声,忙站起身来。“嫂子。”

  顾津津上前几步,修善文拉着她坐下来。“我去给你盛饭。”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真的吗?”

  “这还用骗你吗?”

  修善文坐回了椅子上,拿了筷子准备继续,顾津津的视线不由瞥过她身后。“你衣服上怎么回事?”

  “嗯?”修善文脊背挺直,往后看了看。“怎么了?”

  修善文穿了件乳白色的羽绒服,顾津津朝她背后一看,“谁画的?”

  白色的布料上有好几笔痕迹,修善文用手摸了摸。“应该是哪个同学不小心画的吧。”

  “是吗?”顾津津将信将疑。“被画成这样,你这衣服就毁了。”

  “应该能洗掉吧。”修善文看顾津津心情不好,也不想让这种事情去烦扰她,“坐在后面的男生比较皮,上课也不好好听讲,我明天告诉老师,让班主任好好说他。”

  “那你要记得。”

  “好。”

  回了房间,顾津津给靳寓廷发过不少信息,都没回。

  她拿出手机看眼,看到有条新信息,她赶紧点开,居然是靳寓廷发来的。

  上面简单地写了几个字:没事,小伤口而已。

  顾津津有很多话想说,只是却都打不出来。

  又是几天过后,顾津津早早地下了楼,打算陪修善文吃过早饭后,送她去学校。

  客厅的电视机开着,里面正在播放早间新闻。

  顾津津将热好的牛奶递给修善文。

  “谢谢嫂子。”

  顾津津的耳朵里钻进了几个关键词,她抬起眼帘看向电视,看到标题栏上赫然写着:期待已久的玖光商场将于本月底开始试营业。

  顾津津一口咬下去,咬在了舌头上,痛得她眼冒金星,看在眼里的字都是模糊的。

  看来,那件事是真的办好了。

  消防不过关的商场,是怎么都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就整改好的。

  主持人正在播放着商场的内部图,还介绍了周边有哪些高档小区,又能带来怎样的便利,顾津津一个字都听不下去了。

  她知道这样的顺利,是踩着别人多大的痛苦上去的。

  靳睿言为了靳寓廷,不得不妥协,她肯定也是确定了对方手里有那些东西以后,才肯松口的吧?

  “嫂子?”修善文见她脸色不对,轻喊了声。

  顾津津收回神,“你快点吃吧。”

  “你没事吧?”

  “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呢,她的心里在滴血。她不知道靳寓廷这会怎么样了,他那样骄傲的人,能接受得了这种事吗?

  顾津津握紧了手里的筷子,新闻里的说话声刺耳极了,顾津津走过去,将电视关掉。

  修善文知道她心情不好,她随意地吃了几口东西。“嫂子,你就不要送我了,我自己去学校就好。”

  “不行,”顾津津想也不想地拒绝。“放学回来的时候也是,只能上家里的车,不能跟同学去别的地方,也不能一个人离开,知道吗?”

  修善文轻点下头。“好。”将修善文送去学校后,顾津津径自去了公司,一天忙碌下来,脑袋昏昏沉沉,这样的生活似乎特别没意思。

  下午,顾津津收拾下准备回去,她看眼时间,这会去接修善文应该差不多。

  她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不用过去,顾津津到学校的时候,正好赶上放学。

  她在车内等了会,却始终不见修善文出来,顾津津有些着急,不住看着时间。

  走读的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顾津津下了车,直接给修善文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

  “喂,宋老师,您好,请问修善文出来了吗?”

  “你还不知道吗?她出了点事,现在在办公室。”

  顾津津下意识一惊,着急问道。“她出什么事了?”

  “放心,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

  顾津津关上车门,快步朝着学校门口走去,“老师,我已经到学校了,马上过来。”

  顾津津怎么能不急呢?这个节骨眼上,文文不能再有事了。

  她着急之下找到办公楼,远远地看见宋老师站在办公室的门口,顾津津快步上前,“老师。”

  “修善文在里面。”

  “到底出什么事了?”

  “一点小矛盾。”宋老师朝顾津津看了眼,她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依稀有说话声传出来。顾津津看了眼身后的人,“宋老师,您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呢?”

  “我让修善文通知家人,她说姐姐比较忙,就让姐夫过来了。”

  “姐夫?”顾津津更是吃惊了,难不成她说得这个姐姐,是她吗?

  宋老师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顾津津迫不及待地抬起脚步欲要进去,双眼在接触到男人的背影后,身体已下意识做出了反应。顾津津顿住脚步,修善文看到她时,眼里装满讶异,一声嫂子即将唤出口,但在看见了旁边的宋老师后,修善文使劲吞咽下口水,换了个称呼,“姐。”

  男人即便是一个最简单的坐姿,都将后背挺得直直的,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又将视线别回去。

  顾津津这才注意到办公室内站了好几个人,还有几名家长。

  她握紧掌心内的手机,跟着宋老师往里走,修善文看到她,将脑袋垂了下去。

  “年纪轻轻的打人,这不好吧?”一名家长指着修善文说道。

  靳寓廷拉过修善文的手臂,让她背过身,“你家孩子往别人衣服上乱涂乱画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不好呢?”

  “这肯定不是故意的。”

  “这都是第几件被毁掉的衣服了,怎么就不是故意的了?”

  顾津津走到靳寓廷身后,她视线扫过在场的众人,最终落定在修善文身上。看来是她大意了,她这段日子浑浑噩噩的,上次发现了那些痕迹之后,居然没有多花点心思问问清楚。

  “衣服能值几个钱啊,你家的可是动手打了人,瞧瞧,把我家女儿打成什么样了。”

  女人说着,拉过旁边女儿的手,将她往前推了把,顾津津看到那个女孩的脖子上有个红色的痕迹,可能是推搡打架的时候,被不小心抓到的。

  靳寓廷抬起眼帘扫了眼,“那又是怎么打起来的呢?”

  “当然是你家的先动手。”

  “我家的孩子脾性好,不会先动手,顶多就是自卫,你要这么争下去的话没意义,这样吧,我们去医院验个伤,一切按照医院给出的结果定,行不行?”

  对方也是理直气壮的很,“验就验,这就走。”

  宋老师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罗敏家长,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孩子们学业要紧……”

  “老师,这话可就不对了,孩子是在学校里被欺负的,而且是在教室,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靳寓廷站起身,目光在对面女孩的脖子上刮了下。“对,是该去验一验,特别是脖子里这块,我看这不是伤,是吻痕吧?”

  对方妈妈听到这,扑过来差点要跟靳寓廷拼了,“你胡说什么呢?”

  靳寓廷伸手拉过修善文,让她躲在自己身后,“我实事求是,我是很赞成去医院的,毕竟医生的意见才是专业的,我也一定会让医生多关注关注她这个地方。”

  女孩听到这,被吓坏了,忙拖住身边家长的手。“妈,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算了……”

  “怎么能算了呢?至少要让对方说声对不起。”

  靳寓廷轻摇下头,“平日里我家孩子受了你们多少的欺负,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你还想让我们道歉?衣服的损失就算了,我们也不差这点钱,但从此以后你们要再敢欺负她,就做好退学的准备吧!”

  “你是谁啊?你说让我们退学就退学?”

  靳寓廷抬起手臂,示意对方家长打住话,“你家女儿原本就处于危险边缘,我劝你还是收敛点,至少让她混个高中毕业。”

  男人说完这话,拉过修善文的手臂,冲着宋老师说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麻烦老师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

  顾津津跟着两人出去,修善文乖乖地靠在靳寓廷身边,到了外面,她回头朝顾津津看眼。

  顾津津盯着靳寓廷看,男人没有回头,脚步一直在往前走。

  她不由上前几步,看到了修善文的衣服后面被画得乱七八糟,顾津津不由觉得心疼。“文文,你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怎么不跟我说?”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

  靳寓廷下了楼,一直到了学校门口,顾津津看到孔诚已经让司机将车停在了旁边的路上。

  “好了,我回去了。”靳寓廷冲修善文说道。

  顾津津看了眼他的脸,男人的头发好像长长了些,额角处被稍稍遮掩起来,顾津津恨不得上前将他的刘海扒开,看看他的伤口到底怎么样了。

  “今天太麻烦你了,”修善文也觉得不好意思。“谢谢。”

  “跟我不必这样客气,以后记着,再有这件的事情发生,你不能什么都不说,明白吗?”

  “明白了。”

  男人动了动腿,顾津津追上前步。“等等。”

  靳寓廷的视线轻落在她脸上,“怎么了?”

  顾津津嘴唇蠕动下,她能问出口的,除了你没事吧?你还好吧?还能有什么呢?而那些就是废话,顾津津伸手拉住他的手腕,靳寓廷稍稍用力,要将手抽回去。

  “没事的,没事了。”

  靳寓廷眉头紧蹙,眼睛对上了顾津津的两眼,“我一点事都没有,放心。”

  孔诚在不远处走过来,“九爷。”

  顾津津松开手,看着靳寓廷离开,她心里空落落的,他不该这样的。这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又要赖在她身边了,至少,骗一顿饭是最起码的了,说不定还要赖上她的车,让她顺便送他回去。

  顾津津眼看着靳寓廷走到车前,然后坐了进去,车子都没有逗留,就掉头离开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直到眼里再也看不见他的车,修善文奇怪地问了她一声,“嫂子,你怎么了?”

  顾津津轻摇下头,“文文,你怎么会给他打电话的?”

  “上次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把他的号码给我,让我记住了,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我也不想让你担心。”顾津津听到这,越发心如刀绞,修善文以为她有心事,所以只能找到靳寓廷,却不知这种时候,是最不该去找他的。

  他完全可以拒绝,不是吗?

  顾津津怔怔地站在原地,修善文以为顾津津是因为她动手的事不高兴了,“嫂子,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她垂了下眼帘,轻叹口气,“靳寓廷说得没错,该还手的时候是该还手,文文,没人说你错了。”

  修善文闻言,上前抱住她的手臂。

  顾津津带着她回到车上,她发动了车子后,却并未立马离开。

  顾津津双手握着方向盘,她方才见到靳寓廷时,心里复杂极了,她有好多话想跟他说,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是这样迫切地想要见到他。

  爱这个东西,可能就是这样吧,千帆过尽不想爱,可她的心却骗不了自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