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30提亲

30提亲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73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6:03

  

  靳韩声的助理很快找来了梯子,将梯子架在了围墙上,男人顺势就要爬上去,助理觉得不安全。“靳先生,要不我来吧,等我进去后给您开门。”

  “不用。”靳韩声一把将他推开,他一刻都等不了。

  他顺着梯子往上爬,到了围墙上,靳韩声朝院子内看了眼,商陆已经收工回屋了。

  靳韩声跳了下去,双腿因重力而弯曲,他两手在地上撑了下,起身时腿部发麻,他顾不得不适,快步朝着屋内走去。

  幸好客厅的门没有关,商陆应该也没想到有人会翻墙而入。

  靳韩声走了进去,看到商陆瘦削的身影坐在餐桌前,她一边吃着晚饭,一边正在回复微博的私信。听到脚步声,商陆立马抬下头,看清楚了来人后,她神色这才稍松,“你怎么进来的?”

  靳韩声走到她跟前,目光定在她脸上不动,商陆继续将注意力落在手机上。

  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片,将它放到商陆的手边,“我找到了一样东西。”

  商陆看了眼,也看清楚了上面的字,“什么意思?”

  靳韩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难道你不认识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商陆今晚炒了两个菜,她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碗里,“你大晚上的过来,就为了给我看这个?”

  “这是你的东西。”

  商陆看都没有看一眼,“我从来没有见过……”

  “这是老九送给你的,他给你送了一束花,花里面就夹着这张卡片。”

  “噢,”商陆轻应声,“或许,你应该去问商麒,很多东西都是经过她的手再交给我的,我从来没见过这张卡片,我也没兴趣知道它背后的事。”

  靳韩声想要验证的那件事,到了如今,却又让他退缩了。

  他突然失去了那个勇气,他定睛看着商陆,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商陆。”

  商陆用手里的筷子打向了男人的手背,古铜色的肌肤上起了一道明显的红痕,但靳韩声还是没有松手。他颤抖着手指,将商陆的那本日记本拿出来。

  这个本子和先前出现在东楼的那本日记,长得一模一样,靳韩声将它放到桌面上,他手掌压在了上面。

  商陆睇了眼,神情淡漠,“怎么,还想用一本日记来大做文章吗?”

  “之前发生的很多事,你都知道吗?”

  商陆抿紧了唇瓣,她在靳寓廷的嘴里听到了很多事,但她却不能当着靳韩声的面说破,“你不是最喜欢做这种事吗?”

  “商陆,这个日记本是在你家找到的,在你之前住的房间里找到的。”

  商陆并不知道她的很多东西,都被商麒销毁了,而这个所谓的日记本,其实就是一本空白的本子罢了。

  “那又怎样?难道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靳韩声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一页上写满的他的名字,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匪夷所思,但哪怕是他痴心妄想,他也要赌一赌,看他这痴心妄想是不是真的会成真。

  “你应该清楚,你在里面都写了什么。”

  商陆握着筷子的手一紧,她没有答话,埋头吃起了碗里的饭。

  “一直以来,我都在被动地接受你喜欢老九这个事实,因为秦家那个女人是因为他,才找到了你,所以你是因他而疯。”这个事实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靳韩声,“我没想到,你爱的人是我。”

  商陆眼底一沉,握紧筷子的手在抖。

  靳韩声说出这话时,其实连万分之一的底气都没有,难道仅凭着商陆写的名字,他就敢这样断定吗?

  但他现在什么都没了,这一把就算赌输了又能怎样?顶多就是往麻木的心上,再割一刀罢了。

  靳韩声握紧了商陆的手腕,“你爱的人是我,我都看到了,你日记本里写得清清楚楚,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跟你说什么?”商陆放下手里的碗筷,目光如寒冰般刺向靳韩声,“我跟你结婚,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吗?靳韩声,当时你我成婚,难道是你逼我的吗?难道我不是自愿的吗?”

  靳韩声被她逼问得哑口无言,蒙在心上的一层细纱好像忽然被人揭开了,可他并没有因此而觉得好受,相反的,他这会是心痛至极,痛到眼里恍惚出现了两个商陆的影子。

  靳韩声紧张地捏着那个笔记本,“当初姓秦的约你出去,你为什么要去?”

  “难道,她不是跟你不清不楚吗?你我之间的事,为什么要把靳寓廷给扯进去?”

  靳韩声彻底僵在了原地,“你说什么?”

  “别管我说什么了,事情都过去了,你总是纠缠着有意思吗?”

  靳韩声今天非弄清楚不可,他抓紧了商陆的手臂,狠狠用力,“对,你跟我结婚是自愿的,所以一直在你心里的人,是我?”

  商陆表情冷漠极了,就好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日记都被他看见了,她也没什么好否认的。

  “靳韩声,那不过是以前的事,我之前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

  无妨,无妨。

  靳韩声听到这句话,欣慰无比,这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一句话了,哪怕商陆现在恨他,他都觉得没什么。

  靳韩声攥紧了掌心内的日记,他从来没有想到,商陆心里的人居然是他,他也问过她,既然她喜欢的是靳寓廷,为什么还要嫁给他呢?那个时候,商陆疯了,她给不了靳韩声答案。

  男人心里最后的那丝防线被冲溃掉,现在想来,很多话都是商麒在中间传来传去,商陆没有一点自主能力,而所有的人都成了牵线木偶。

  他恨不得将她抱在怀里,告诉她,他做了多少伤害她的蠢事,可是靳韩声不敢说,也不用他说,商陆现在全都知道了。

  男人手掌握成拳,他咬着自己的手背,目光一瞬不瞬盯紧了商陆。

  商陆也没吃几口饭,可顿时就觉得没了胃口。

  她站起身来,人还未走出去,就被靳韩声给抱住了,“商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

  商陆差点没站稳,她手掌轻落在靳韩声的肩上,“你能有什么错呢?在你的世界里,你永远都是对的,错的永远是别人。”

  “不,我真的错了。”

  “靳韩声,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靳韩声手臂圈紧,将她越抱越紧,商陆看了眼桌上的日记本,她犹豫下后,还是将它拿起来了。

  她翻开一页,却发现里面是空的,商陆冷着脸,将日记本丢到了地上。

  靳韩声听到动静声,忙弯腰去捡,商陆走出去两步,回头盯着蹲在地上的男人。“你这辈子最擅长做的事,就是骗我。”

  “我没骗你。”靳韩声站起来,翻到了写满他名字的那一页,“这是你的笔记,是你写的。”

  “所以呢?光凭这一页名字,你就断定我心里有你吗?靳韩声,你错了,我要是恨你,我也会这样做。”

  “不!”靳韩声激动地出声,“你方才明明不是那样讲的。”

  “我方才讲什么了?”商陆将收回的视线落到靳韩声脸上,“我记不起来了。”

  “你不可以这样……”靳韩声执着地想要守着那个答案,“商陆,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都行,你原谅我。”

  “不。”商陆口气坚定,“我发疯,是因为你,我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也是因为你,就连我现在有家不能回,还是因为你,靳韩声,别在我身上再浪费时间,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

  靳韩声只觉这时候就像是有一盆冷水,兜头浇在了他身上,冷得他全身都在发抖。

  “但你爱我,这还不够吗?”

  “有没有爱过你,也全是靠我一张嘴巴说出来的,你自己从来没有体会到过。靳韩声,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呢?”

  靳韩声盯着她的双眼,他看到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残忍,“不……”

  他想让她别说了,但商陆还是开了口,“我骗你的,我对你从未有过感情,跟你结婚,不过就是为了商家的利益罢了,你走吧。”

  靳韩声紧闭下眼帘,他听不进去了,他心里已经认定了之前的事实。

  商陆抬起脚步往楼上走,到了二楼,她回头朝客厅中央看了眼,她看到靳韩声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垂着头,全身沉浸在悲伤中,靳韩声手指抚着那一页名字,那是他的名字,是他心爱的女人一笔一画写下的。

  如果他早知道了商陆的心思,他肯定不会忍心去伤害她,更加不会说一句她和靳寓廷不清不楚的废话。

  可他已经大错特错了,商陆看到靳韩声的肩膀在颤抖,男人的头垂得很低,她看到他慢慢蹲下身,原本一直挺得笔直的脊背也开始颤抖了。

  他肯定后悔了,她看得出来,但那又能怎样呢?

  靳韩声抱紧手里的日记,握紧的手指因用力而变形,他眼泪落在了腿上,靳韩声用手掌压着眼角处。商陆抬起手,将客厅内的灯都关了。

  男人的身影被藏匿在了黑暗中,没人会看到他的狼狈和悲伤了,靳韩声剧烈地起伏着胸腔,一张脸上都是湿意。

  翌日。

  顾津津还在睡着,隐隐约约听到敲门声传到耳朵里。“嫂子,嫂子,起床啦。”

  顾津津困得不行,刚要动下,却觉得脖子处酸麻的厉害,她睁开眼,这才看清楚了被她枕着的一条手臂。

  她差点忘了,靳寓廷昨晚就睡在这,顾津津轻揉下脖子,欲要起身。

  修善文将耳朵贴在门板上,继续敲了敲。

  靳寓廷动了动,一条手臂麻得都没有知觉了。“请进。”

  修善文听到了靳寓廷的声音,原本想拔腿就走,但这样也太没礼貌了。既然靳寓廷让她进去,就说明里面没有什么是不能给她看的吧?

  她想到这,将手落在了门把上,顾津津没想到靳寓廷会开口,还直接让修善文进来,她惊得赶紧出声。“文文,你先别进来。”

  修善文吓得缩回了手,“嫂子,我先去吃早饭了。”

  “好……”

  修善文一溜烟地跑了,顾津津坐起来,将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一并拉到自己身上,“你干嘛让她进来?”

  “怎么了,她不是你妹妹吗?又不是外人。”

  “这样像话吗?”

  靳寓廷甩了甩发麻的手臂,“我又没有别的意思。”

  顾津津朝他看了两眼,“你是故意的吧?就想让文文看到我们这个样子,是不是?”

  “我只是习惯性地说请进而已,这两个字我天天都在说。”

  顾津津觉得不自在,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

  自从这一晚后,靳寓廷做什么事都很配合,让他吃药,他也肯乖乖地张嘴,只要顾津津能将药送到他的嘴边。

  修善文正在准备迎接月考,除了吃饭和上学以外,她也很少下楼了。

  这日,靳寓廷去顾津津公司接了她准备回去,车子刚开出不久,顾津津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津津,你下班了吗?”

  “嗯,正准备回去。”

  陆菀惠在电话那头说道:“你先回来一趟吧。”

  顾津津听着她的口气不对劲,“怎么了?”

  “你回来再说吧。”

  顾津津答应着,她挂了通话后,让司机赶紧先去趟顾家。

  靳寓廷见她神色有些紧张,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掌,“怎么了?”

  “不知道啊,我妈也没说明白,不会是我爸又喝酒了吧?”

  “他现在身体都恢复好了,就算真喝一点也无所谓,不至于。”

  顾津津也不敢胡思乱想,回到家后,她立马推开车门下去了。

  靳寓廷跟在她身后,顾津津到了家门口,直接敲了敲门。

  “来了。”陆菀惠的声音传了出来,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顾津津一眼看到了客厅内堆满的东西,她目瞪口呆地站着,靳寓廷看到陆菀惠,忙打了声招呼。“阿姨。”

  “先进来吧。”陆菀惠没想到靳寓廷也来了,她拉过顾津津的手臂,将她拉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啊?”顾津津看到屋内堆着一箱箱的东西,都是用大红箱子装着的,这个场景莫名的熟悉,她慢慢将视线挪到了靳寓廷的脸上。

  顾东升也走了过来,“今天靳家来人提亲了。”

  “啊?”顾津津下巴都快惊掉了,她以为秦芝双只是说说,或者就算是真的,也不会这么快啊,好歹要跟她商量一声吧?

  靳寓廷眼角藏匿起些许笑意,“是我妈吗?”

  “还有靳市长。”

  够厉害的啊,把市长大人都出动了。

  靳寓廷朝顾津津摆了摆手,表示他对这件事并不知情,顾津津手足无措,“那你们当时怎么没退回去啊?”

  “靳太太说是礼数,让我们不能客气,硬生生就留下了。”

  “不是,结婚又不是儿戏,我都没答应,你们怎么就让人把东西留下了呢?”

  收了人家的彩礼,就等于是答应了婚事,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陆菀惠将顾津津拉到旁边,“你怎么就没答应了?你要不愿意,你干嘛搬人家家里去?津津,这可关系到你的名节,未婚同居这种事……我,我不赞成啊。”

  “哎呀,有些事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你们住到一起了,后面的事就水到渠成了。”

  靳寓廷在边上赶紧补了句,“阿姨您放心,我以后一定加倍对津津好。”

  “闭嘴!”顾津津恨得不行。“我跟我爸妈说话呢。”

  “那……那他们也是我爸妈,我也能说。”

  “对。”顾东升接了口,“你也能说。”

  顾津津头疼地盯着满屋子的东西,“你都看过了吗?”

  “刚看了几眼,不敢看了。”

  顾津津面有难色,“要不,还是选个时间退掉?”

  “不好吧?”陆菀惠看了眼站在边上的靳寓廷,“你看看,靳市长都出面了,好说歹说,又是千保证万保证的,那是放低了架子啊,我头一次跟这样的大人物接触……”

  “所以,你完全被镇住了吧?是不是就没敢拒绝?”

  陆菀惠仔细想了想,还真有点那个意思啊,再加上靳睿言气势逼人,讲的话条理清晰,他们当时就没想过拒绝,一个劲光顾着点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