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 福利院(二合一)

第二百三十七章 福利院(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269更新时间:2018-12-30 07:26:43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甘敬行动一向比较随心所欲,在和老陈说完事情之后立即就订了飞往羊城的机票。

  第二天中午,他就已经漫步在羊城的街道上。

  有段日子没有回到这里,再回来时就要戴上口罩、墨镜、鸭舌帽,甘敬心里还是有些感慨的。

  “喂,站住,身份证。”

  两名巡逻警察的询问打断了甘敬的感慨……

  默默拿出了身份证,甘敬去掉了装扮向两名警察同志展示了自己绝非歹人,然后又赶紧戴上了家伙。

  这个小小的问话让甘敬迅速直奔目的地,羊城红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

  “嘿!张叔!”刚一见面,甘敬就难掩兴奋之情给了张叔一个拥抱。

  “哎哟,现在是大明星了啊。”在甘敬进来的时候,张叔就得到了通知,这会拥抱之后仔细端详曾经的小保安,他心中的感慨远过于甘敬的。

  “哈哈,那是那是。”甘敬在张叔面前很能放得开,也没有其他人面前谦虚什么的了。

  “真是不可思议,来,里面坐。”张叔拉着甘敬的胳膊把他带到里面的办公室。

  红盾保安在张叔的负责下还算不错,之前甘敬都不怎么过问,今天见面,张叔打算原原本本的叙述下自己运营的过程。

  甘敬放手让自己来做,那自己也得给他个明明白白。

  “甘敬啊,咱现在业务开展的很好,上次你不是打给导演介绍业务吗?真的有利润还不错的业务,不过现在重心还是在羊城周边。”张叔一上来就急忙把这些事情汇报。

  “哎,张叔做事我放心。”

  “我记得上次不是搞了个京城营业点吗?后来怎么又撤掉了?”甘敬有些纳闷,他印象中是让张叔做过的。

  “嗨呀,手续没齐全,当时开了又被查掉了,然后就忙着其他的事情一直到现在。”

  甘敬点点头,说道:“我这后半年到春节大概会一直在京城那边,正好把业务开展起来吧,有时候我自己也需要人。现在我走在街上可是会有人注意的。安全确实是个问题。”他想起了今天巡逻警察查证的时候,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注意。

  大概是形象太拉风,魅力值太高的缘故,嗯……

  “那行,甘敬你在京城就好办了,你现在面子大人脉广,咱这生意开展过去没问题。那我要过去不?”张叔询问。

  “暂时不用,先看京城发展的怎么样。”甘敬笑眯眯的说道,“我可不是夺叔的权啊。”

  “哪能啊,我压根没往那边想,等会我问问哪些人愿意去京城的,整个名单出来,你再挑挑人。”张叔开始安排事务。

  “我叔现在这气场可真是……嗯,长大了啊。”

  “甘敬也长大了。”张叔老怀大慰。

  两人相视一笑,结交于贫贱,发达也不改初心,这种感觉比什么都好。

  羊城红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即将奔赴京城,开辟北方服务点。

  ……

  甘敬和张叔叙旧叙了半天,期间回顾过往,不胜唏嘘,展望未来,充满希望。

  晚饭时刻,两个人都喝的酩酊大醉。

  于是,到了第二天,又是因为头疼悔过不该多喝的戏码。

  “叔,今天陪我去趟福利院吧,账上再支一百万,回头我到了京城再补上。”甘敬缓了一会,梳洗一番之后找到了张叔。

  “没问题。”张叔酒量比甘敬可是好多了,昨晚虽然喝醉了,但醒来没有头疼的毛病,状态好上不少。

  两人处理了点事情,张叔从财务那边拿了支票,点了两个人开车带着甘敬奔向了他从小长大的福利院。

  有人说,华夏没人权,很少有孤儿院,他们用地图在大城市都很难搜到。

  可实际上,如果换个词,就会发现还是不少的。

  是的,华夏通常是用福利院来代替,既有社会福利院,也有儿童福利院,后者其实一般就是孤儿院——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出于心理考虑。

  本来就很不幸了,天天抬头看到“孤儿”“孤儿”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甘敬从小长大的福利院并不是很大型,政府拨款也不算多,尤其是里面孩子都是超编的。

  有的父母出于种种原因把孩子扔在门口,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见到了也不能置之不理,只能收入院中张贴寻人启事。

  但通常没什么卵用。

  一行四人到了地方,甘敬仍旧是戴着鸭舌帽、墨镜、口罩下车。

  恰好这时福利院门口有个护工拎着东西出来,看到这几个人停在门口,有些狐疑的问道:“干什么的?找谁啊?”她警惕心还挺强。

  甘敬看了她一眼,本来面对福利院一成不变的破旧门口还有种时光停滞的感觉,可护工大妈额头增添的皱纹显示已经过去了许久。

  “是我。我是甘敬。”甘敬摘掉了自己的口罩和墨镜,对着这个护工大妈说道,“王阿姨,还记得我吗?”

  王阿姨额头皱纹深深攒在一起,端详甘敬面庞,过了会方才迟疑着说道:“你是小甘?”

  “是我,老甘给我起的名,我随他的姓。”小甘是自己,老甘自然是那个过世的院长爷爷。

  “你居然还活着啊?快进来快进来,好久没你的消息了。你现在干啥呢?”王阿姨说话方式明显另辟蹊径,一时间让甘敬升起了怪异的熟悉感。

  当初自己小时候就是对她说话深恶痛绝,接触也少。

  “小甘现在出息了吧,哎,没枉老甘那么疼你,还知道回来看看。来,倒点水喝。”王阿姨絮絮叨叨的带着甘敬走向了办公室,“老陈,老陈,看看还认得这是谁不?当年的小甘啊,我一直觉得精神有点不太对的小家伙。”

  咦,您可真是大实话都往外掏啊,不过甘敬也觉得这位精神不太对,两人算是扯平了。

  “陈大爷现在是院长了啊。”甘敬进了办公室,看到现在院长办公室坐着的也是以前院里的人,只是自己小时候也不喜欢。

  事实上,甘敬从小到大只觉得老甘是对自己真心好,时过境迁,这种感觉仍旧是那样,但对于其他人的恶感倒是已经去了不少。

  “小甘啊,来来,快坐。”陈大爷或者说陈院长说话很正常,不像王阿姨那么不着调。

  甘敬脸上挂着笑容:“陈大爷,很久没回来过了,有几年了。工作一直很忙,今年这会正好有时间就过来了。”

  “小甘啊,能这里走出了就要好好报答社会,报答政府,报答国家对你的养育之恩。”

  “嗯。陈大爷,对,现在福利院情况怎么样了?”甘敬坐下,礼貌式的问道。

  “还是老样子啊,有些地方需要翻修,人员工资要涨了,一些设施还得建,到处都缺钱,找政府呢一直推来推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挤一点。”陈大爷叹了口气,转而又笑道,“说这些做什么?中午在食堂吃吧?好些年没见过你了,现在在什么岗位呢?”

  福利院里的人不怎么关心娱乐媒体新闻,偶尔看到甘敬这个名字也不会想到当初那个离开福利院的孩子。

  “我现在啊,嗯,就是跑跑片场。”甘敬说道。

  “跑片场是什么工作?打工呢吗?”陈大爷没理解。

  “差不多吧,陈大爷,今天我过来一是为了回来看看,二也是趁着手上有钱捐点钱。”甘敬回头,从张叔那里拿过支票,“这里是一百万的支票,你看看院里哪里最需要就用在哪里吧。”

  本以为陈大爷会很惊喜,可谁知道他过来一把拍在甘敬肩膀上,沉痛的说道:“小甘,咱好不容易长大成人,可不能干那些违法犯罪的事情啊!你这个样子,老甘泉下有知都得跳出来啊。”

  我擦,你看你说的,还跳出来,你让那老头跳出来给我看看!

  甘敬满脸无奈,哭笑不得的说道:“陈大爷,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我没违法犯罪。”

  “我看像啊,你从小就不怎么爱说话,从院里到了社会,哎,也怪我,应该对你多关心点,可老甘去世,院里一堆事情。小甘,收手吧。我看你今天带的人就不像好人,老实和你陈爷爷说,你是不是贩毒了?”

  越说越离谱了……你看看这后面身材挺拔站着的是啥人?呃,虽然黑衣黑裤的,但这气势就是我军的退役战士啊。

  甘敬拍了拍陈大爷的手,耐心的说道:“我没犯罪,我现在有个保安公司,这都是我公司里的。这位是张叔,我的合作伙伴。”

  “对对,陈老哥,我们是羊城红盾保安的。”张叔解释了一句,“甘敬这钱都是清清白白的,绝对没问题。他现在啥人啊,真是的。”

  陈大爷将信将疑,接过甘敬手中的支票看了看:“真的没违法犯罪?小甘,你可不能骗你陈爷爷啊,你可不能对不起老甘啊,他多疼你啊。”

  “哎,正是他疼我,我才会有这一趟。”甘敬叹了口气,“陈大爷,饭就不吃了,这钱你就放心用吧,真是脏钱我也不会这么正大光明过来的。”

  陈大爷慢慢后退了几步,捏了捏手里的支票,脸上突然焕发了光彩:“小甘,真的是100万?你可别骗你陈爷爷,你陈爷爷心脏不好!”

  “……”我看你现在满面红光的可不像心脏不好啊,甘敬摩挲了下手指,“真的是,放心吧,银行会兑的。”

  陈大爷飞快的把支票放进口袋,热情的说道:“小甘啊,老甘没白疼你,中午去外面吃,你陈爷爷请客,怎么说也是几年不见了。中午咱好好的喝两蛊。”

  刚才还是说要去食堂呢,现在就是外面下馆子了啊——尽管甘敬能理解这种变化的由来,但还是不太喜欢,如果是老甘在,那肯定是干脆的很,该去食堂还是去食堂。

  甘敬起身,笑道:“陈大爷,中午我就不吃了,这钱,你一定要用在院里。我还忙,得先走了。”钱的用途方面,他对于陈大爷其实还是蛮放心的。

  “不行,中午得好好吃一顿再走,好些年没回来,院里的人你就不见见了?”陈大爷坚持道。

  甘敬继续拒绝,举步走向门外。

  “哎,好吧,小甘啊,以后多回来看看,这里好歹是你成长起来的地方。院里呢,不容易,以前有很什么地方不好,看在老甘的份上,你都多担待。”陈大爷送出来,慢慢的说道。

  甘敬点点头,半个身子钻进了车里忽然又被陈大爷一把拽住。

  “对了!小甘,半年前院里做了个大整理,老甘的一批东西被翻了出来,里面还有你的。”陈大爷想起了一个事,“有的已经通知到了,你的联系方式一直没有,东西就还放着,应该是你小时候的东西,今天回来差点给忘了。”

  甘敬怔住,整理出来的老甘东西?有我的?

  他从车里退出来,摆手示意张叔三个人在外面等自己就好,随后跟着陈大爷到了储存室。

  这房间里还算干净,可以看出是有定期的打扫,陈大爷找了一会,从一个箱子里翻出了一份包裹着的东西。

  甘敬直接解开包裹,看到一个明显有些年头的黄灿灿的铜锁,上面用繁体字刻着“长命百岁”的字样。

  “这应该是你随身携带的长命锁,以前的年代迷信,或者说是祝愿吧,带了锁就能锁住命,平平安安的长大。老甘把那些东西分门别类的都放好标上了,这件就是你的。你收着吧。”陈大爷叹了口气,不知是想起了什么。

  甘敬有点怔然,拿着铜锁翻来覆去的看,喃喃自语道:“老甘没和我说过这个啊。”

  “说这有啥用呢,而且,他可能是想等你再大点再给你吧,很多孩子都没说。他走的太突然了。”陈大爷默默说道。

  甘敬收敛起心中情绪的波动,把铜锁放进口袋,握了握陈大爷的手:“好,东西我收着了,谢谢陈大爷。”

  “记得常回来快快就行。”陈大爷说了一句,等快到门口的时候又道,“有钱了发财了,多捐点钱也行!”

  “呃……”甘敬被噎了一下,估摸着这一百万院里能用一段时间了,点点头道,“我这就去赚。”

  陈大爷脸上乐开了花,连连摆手:“去吧,去吧!”

  四人上车,很快就离开了福利院。

  陈大爷直到看不到车影时方才回转办公室,他看了看支票,想了想打开了电脑。

  新时代,要跟得上脚步!

  他用一根手指在键盘上按呀按,花了两分钟打出了两个字“甘敬”,然后按了下百度的按钮。

  一连串的资料从屏幕里蹦了出来。

  甘敬,演员。

  甘敬,新晋戛纳影帝。

  甘敬,好莱坞大片,票房过7亿美元。

  “啊?这是小甘?!”陈大爷眼里都是星星,不可置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