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双生锦>目录>

第九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因果之力

第九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因果之力

小说:双生锦作者:天际舟字数:3656更新时间:2019-01-12 08:10:47

  

  全本言情小说 ,双生锦

  “看来,太子爷记性不错,还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仇人。”

  “你……你想做什么?”

  “自然是来看着你死的。”七公主的嘴角出现一丝笑意,淡淡道:“你知道,我等这一日等得有多辛苦吗?”

  “不!”废太子往后退去,喊道:“我只是被废!谁给了你权利!你,怎么敢害死我!”

  他披散着头发,昔日俊美的容颜早已失去了光彩。他张开干裂的嘴,怒吼道:“这可是天牢!你杀了我,你也逃不掉。”

  七公主只淡淡一笑,道:“太子爷,你以为我叫你一声太子爷,你就还是太子殿下了?最护着你的皇上,被你亲手毒害,就快死了。”

  “而如今的太子殿下,将来的皇帝,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了。”

  她这番话,让废太子猛然清醒。是啊,自己怎么就这么蠢,受了江尘的撺掇,给父皇下毒呢?!

  然而到了此时,悔也无用。齐王,当然不想看见自己再活在世上。

  “想明白了?若非如此,我一个区区庶公主,怎能进了这天牢。”七公主转身走出牢门外,看着他道:“何况,就算要治罪于我,我也无怨无悔。”

  她活得如同行尸走肉,唯一的心愿就是报仇。

  能看见他死在自己面前,心愿已了。往后是死是活,又有何关系。

  从她身后走出一人步入牢房之中,扼住太子的下巴,灌了一瓶黄泉引下去。

  “太子爷,不要辜负了这份黄泉引。”七公主袖手站在门外,看见废太子痉挛、抽搐、嚎叫,看着他七窍流血委顿于地,看着从他口中喷出黑色的血,又挣扎了大半个时辰才没了气息。

  七公主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了足足两个时辰,她的内心无悲无喜、毫无波澜。

  废太子就这样死去,而宫里正在筹备新皇登基,无人关注他的死活。如七公主所料,新人太子听见他死去的消息,只松了一口气,让人草草掩埋了事。

  七公主替他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免了他手足相残的名声,他乐见其成。

  初九,吉日,宜沐浴、斋戒、宴客。

  明日即将举行登基仪式的太子,在东宫里大宴宾客,犒赏在那场宫变中的有功之臣。

  皇宫里流了太多的血,他需要安定人心,为明日登基做准备。

  “诸位,都是父皇的肱骨之臣,是孤往后的倚仗。”太子面向群臣举起酒杯,道:“孤以茶代酒,聊表心意。”

  他还在斋戒,自然不能饮酒。

  太子妃坐在他身旁,紧跟着举杯。今日的宴会,请了太子嫡系与朝中重臣。如定国公一脉、朱自厚一系,还有拥护他的勋贵,忠国公府的人也在此列。

  庆隆帝还在世,这个庆功宴,以家宴的名义召开,群臣都带着女眷。太子妃,以及端成郡主、世子、几名郡王都在列。

  喝完酒,便是一番论功行赏。这些都是庆隆帝拟下,交给太子来宣读。除了他病重无法出席之外,也是让太子来收买人心。

  有了封赏,自然人人脸上带笑。女乐丝竹入内,宫女翩翩起舞,殿内气氛热烈。

  卫亦馨笑着替太子斟了一杯茶,举起自己的杯子,道:“女儿敬父王一杯。”在她眼里,一丝精光闪过,随即隐没。

  这场宴会,直到深夜才结束。

  翌日,如钦天监所测算,晴空万里凉风习习,是个夏日里难得的清爽天气。

  一切都准备妥当,礼部、宗正寺各司其职。

  “吉时到!”高阶上的太监大声唱名。

  身着皇帝加冕礼服的身影,出现在红毯尽头,缓缓走向群臣。

  然而,他走得越近,群臣越是疑惑。

  这个人的身形,显然不是太子!

  他究竟是谁?竟然敢冒充太子,还身着天子礼服,出现在众臣面前?

  走得近了,众臣才赫然发现,不是他,是她!

  她,竟然是太子膝下的端成郡主,卫亦馨!

  群臣惊疑不定,面面相觑,看着她缓缓走过红毯,张开双臂在身前交叠,看着群臣道:“父王昨夜突染急病,一病不起,在临终前传位于我。”

  怎么可能?

  昨夜太子还好好的!

  只听见群臣齐齐倒吸一口凉气,随即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风吹得旗帜猎猎作响,众人的衣袍鼓荡起伏,一如他们的心情。

  片刻后,朱自厚率先反应过来,越众而出沉声道:“郡主,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开什么玩笑,就算太子已死,也轮不到一个女人登上帝位。

  他这句话,是为了给卫亦馨台阶下。

  卫亦馨挥了挥手,只听得“唰”的一声,四周的侍卫纷纷拔出了刀,对着群臣。更远的地方宫墙之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弩箭,对准这里。

  众臣心头升起凉意,连高高悬挂在晴空的太阳,也无法让他们感到温暖。

  “我没有开玩笑。”卫亦馨从袖中取出一道旨意,缓缓展开道:“有不相信的,尽可上前验看笔迹。”

  谁都没有想到,太子登基居然会出现此等局面。

  方孰玉作为齐王府詹事,当仁不让,上前越验看越是惊奇。半晌后,他回过身对群臣作揖:“确是太子笔迹无疑。”他不愿承认,却也无法说谎。

  在场的,他对太子笔迹最为熟悉。他这么说,无人再怀疑,场中响起一片嗡嗡声。

  这种情况前所未见,再聪明睿智的人,都失去了方寸。

  卫亦馨扬起嘴角:“既然没有人反对,登基大典就继续,不可误了吉时。”她布局良久,终于等来了此刻。

  太子已死,太子妃与世子等人都被她软禁,楚王府被她控制起来。在刀剑的威吓之下,她就不信有人要来和她唱反调。

  只要今日她能顺利登基,那就是君临天下、千古以来第一人的女帝!

  任他们斗得你死我活,她才是那个得利的渔翁。

  “我反对!”

  就在卫亦馨要转身登上高阶之时,一个清亮的女声从人群最后面传来。

  谁?活得不耐烦了!

  卫亦馨眉目含霜,极目望去,对上方锦书的一对凤目。

  更让她意料不到的是,在她的身旁,是太子妃和世子!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群臣纷纷松了口气,朱自厚更是颤颤巍巍地来到太子妃跟前见礼。眼前的局面扑朔迷离,但总比出现一名女帝来得要好。

  “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卫亦馨看着方锦书,扬着下巴质问。

  “端成郡主谋害太子,既然被我发现,怎能袖手旁观?”方锦书侧身,崔晟出现在她后面,将几名捆成粽子的囚犯重重地扔在地上。

  这几人,都是助卫亦馨夺取皇位的心腹。

  以方锦书的身份,当然不能出现在这等场合,武正翔也在宫中联络不上。是以,她找到了崔晟,让他带自己进宫,并用那方小印取得了武正翔的帮助,解救出了被卫亦馨囚禁的太子妃等人。

  “逆女!”太子妃指着卫亦馨,气得浑身发抖。她一向以为有卫亦馨是她的福气,却没想到她竟然胆大包天想做女帝,还谋杀了自己的父亲。

  卫亦馨目光一缩,举手右手:“射箭!”

  既然如此,那就把在场所有人都杀死!她的眼里迸射出杀气,杀了一个父亲,不在乎再多一个母亲一个弟弟!

  还有那个屡屡与她作对的方锦书!

  原本,她还踌躇着,不知道该拿他们怎么办。这下,倒免了些许烦恼,不用她再做选择。

  只是武正翔既然已经介入此事,怎会让她得逞?飞箭如蝗,目标却是卫亦馨用来控制群臣的侍卫。

  卫亦馨被擒,经过方锦书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失败?

  方锦书浅浅一笑,凑在她耳畔轻轻说了一句话,卫亦瞬间馨刷白了脸色,大喊道:“原来,你也是!”

  她们两人的对话,只有她们才懂。

  短短几日之间,高芒王朝痛失两名太子。群臣无奈之下,请病重的庆隆帝做主。庆隆帝打起最后的精神,点了齐王世子卫嘉允为帝。

  两日后,毒素侵入太上皇心脉,驾鹤西去。

  洛阳城里,全城缟素,恭送太上皇入太陵。在他灵柩的后面,跟着太子的棺木。

  想不到,当初废太子和齐王之争,两人竟先后入土。皇位,落到了尚未及冠的卫嘉允头上,是为宁远帝。

  大局已定,尘埃落定。

  安从坊的清影居里,权墨冼捉住方锦书的手,看着她道:“丫头,如今,你总可以对我坦白了吧?”

  方锦书斜了他一眼:“我怕我说出来会吓着你。”

  “不怕。”权墨冼吻了一下她的手指:“哪怕你是妖精,我这一世也要定了你。”

  方锦书偏着头想了想,看着他坦然一笑,道:“那日我想要对你讲的话,我想我爱上你了。”她怕此刻不说,权墨冼要是不能接受,就再也没有机会说。

  权墨冼心花怒放,如饮甘泉:“我也爱你,锦书。”

  方锦书用手掩住他的口,道:“你仔细听完说完,再说不迟。”她的声音清亮,带着一种未知的神秘,开始讲诉属于她的那个故事。

  越听,权墨冼的眼睛越睁越大,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如此,你还爱我吗?”

  “当然了!”权墨冼道:“我捡到了宝贝!怎么能不爱!”他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嗅着她的发香低语:“我只是心疼,心疼你曾经受过的伤。”

  是夜,方锦书做了一个梦,梦见前世那头小白狐来跟她说了再见。一觉睡醒,她见到权夷庭前来请安,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有些事情,既然弄不明白,那就不用懂吧!

  她想要的,这一世已经实现:宁远帝品性正直,待下诚恳,方家再无覆灭之祸。

  她没有想要的,这一世也已经拥有:彼此相爱的丈夫,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还有对自己极为依赖的继子。

  方锦书不知道的是,在极为遥远而不可测之地,一名相貌俊逸的银发青年笑着收了手中的水晶球。在水晶球中,白狐的身影一闪而逝。

  在他身边,是一名黑发青年。他看着银发青年笑道:“你分神入世历练,如今总算了解了这段因果。”

  “却欠了你一个因果。”银发青年叹道:“若不是因果之力不可逆,我才不愿欠你。”

  黑发青年笑道:“这就是因果,并非你能左右。”

  (全书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点小番外:

  宁远八年,武正翔到御前请辞。

  “真的要走?”宁远帝年轻的面容上露出不舍之意。

  武正翔笑道:“在陛下的治下,高芒天下太平、八方来朝。微臣在此安享富贵,不如去海外替陛下开疆拓土。”

  他从徐婉真的口中,得知了世界的真相,和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原来,在高芒之外,还有广袤天地。大好男儿,怎能不在有生之年去看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