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田园佳婿>目录>

番外二 52大结局终章6000字

番外二 52大结局终章6000字

小说:田园佳婿作者:晗路字数:6374更新时间:2019-01-16 07:03:55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xs.net ,最快更新田园佳婿最新章节!

  短短的两年内,李翠花不仅头发全白了,整个人也消瘦的没有了人样。再加上长期吃不饱穿不暖,还有病在身,如今也只剩下一口气勉强撑着了。

  听了李盛的话,勉强睁开眼睛,眼里闪出亮光:“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李盛狂点头:“真的,真的,街上的人都这样说,你快起来,我们赶过去,去的晚了,便见不到他了。”

  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李翠花想站起来,无奈全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起来。

  “你们几个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李盛搀扶几下,没有搀扶起来,扭头着急的呵斥自己的媳妇和李老二家的,李老三家的。

  李盛媳妇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走过来,嘴里嘟囔着:“这就是个丧门星,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多姿态,还当自己是有有钱的富家太太呢。”

  李盛恨不得一脚踹过去,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拎不清的还在这说这种话,等一会儿李翠花见到清儿,清儿看到她的惨状,心软,再给几万两银子,他们这一大家子人马上又可以过那种吃穿无忧的日子了。

  可他不敢说,自从他们哥三败光了所有的银子,搬到这里来住以后,这三个娘们就像是长了胆,每日不但对他们哥三冷言冷语,还时不时的要挟他们,如果敢对她们甩脸色,她们立刻带着孩子们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跟着他们受罪。如今这种情况,李盛哥三哪还敢对几人横眉冷目,每日小心哄着还来不及呢。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他们翻身的好时候,李盛瞪了自己的媳妇一眼:“我们能不能从此过上和以前一样的好日子,就在今日了,你少说几句行不行。”

  想到以后的好日子,李盛媳妇总算是住了嘴,上前来,猛的一把将李翠花揽在自己手里,使力想要拽起她,拽了几下,没拽动,气的又将她扔在地上,不解恨的踹了两下:“每日比我们吃的还多,装什么死,快起来!”

  “哎,你……”

  见她的动作,李盛急忙阻拦,却还是没拦住,李翠花挨了两脚,不由的闷哼了两声。

  李翠花的娘看着心疼,但不敢过来,她如今的腿脚不好了,不能出去要饭,每日等着这几个媳妇施舍一口,要是她出声帮助自己的女儿说话了,说不定以后的三天里,她一口饭也别想吃到。

  李翠花头脑发昏,腿脚发软,是真的动不了了,被李盛家的扔在地上,就那么趴着,艰难的抬起头,气若游丝的说道:“大嫂,我是真的没力气了,麻烦你们快扶我去见清儿,等他给了银子,我全给你们。”

  这还差不多,看在银子的份上,就帮她一把,李盛家的招呼招呼自己的两个妯娌:“二弟妹,三弟妹,你们过来搭把手。”

  两人平日里以她为首,她说什么便是什么,现在听到她的话,立刻过来,拽起了李翠花。

  李盛媳妇瞪了一眼李盛:“北城在哪,还不快领我们去!”

  李盛慌忙在前面领路,李盛媳妇拖拽着李翠花快步跟在后面。

  他们几人披头散发,穿着破烂衣服,浑身还散发着臭味,一看便知道是乞丐,所有大街上的人就算是看到了她们拖拽个人,也没人理会,反而给她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几人到了北城门的时候,差点累断了气,李盛家的气的又踹了李翠花两脚:“今日你要是要不到银子,便死在这儿,不用回去了。”

  李翠花眼里含着泪花,只有闷哼的份,想当初,她有银子的时候,就是这个大嫂巴结她的很,每日里巴结她,奉迎她,从她手里骗取银子,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却又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北城门前人山人海,所有的精卫和作坊里伤残的兵士,全部被调了过来,每人手里拿着一个簸箕,里面装了不少的铜板,准备给过来围观的百姓们发放下去。

  唢呐声远远传来,翘首以盼的人们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好让迎亲的队伍过去。

  孟清骑着高头大马,满面喜色的在前面领路,后面一顶八抬大轿稳稳的跟在后面,再后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嫁妆。

  迎亲的队伍缓缓走来,眼看就要到了城门口,忽然一个身影从旁边跑出来,确切的说被扔了出来,正好扔到了孟清的马前。

  偌大的城门口,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幕,就连鼓乐手,都忘了吹自己手中的唢呐。

  孟清的脸沉了沉,勒住了缰绳,等看清是一名乞丐时,锐利的眼光朝着她刚才被人认不出来的方向看去,有几名乞丐立在那儿,正咧着嘴对他笑。

  眯了眯眼睛,孟清收回目光,抬眼看向一名精卫,示意他将人拖下去。

  猛然出现这一变故,精卫也是吓了一跳,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接受到孟清的目光,心里一个激灵,急忙上前想要拖拽走这名乞丐。

  没想到乞丐竟然对着孟清伸出了手,凄惨的喊出了声:“清,清儿!”

  孟清身体顿住。

  精卫心里一惊,拖拽的动作顿住,急忙抬眼看向孟清。

  “清儿!”

  李翠花又喊了一声,这次声音提高了,围观的众人也听到了,骇然的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孟清抿紧了嘴唇,高坐马上,死死的盯着李翠花的脸庞。

  李翠花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蹒跚的上前走了两步,将挡在自己面前的乱发拨去脑后,露出她那张消瘦的脸庞,眼泪流了下来:“清儿,我是娘啊。”

  孟清死死的抓紧了缰绳,克制住自己下马的冲动,冷着声音问:“你来做什么?”

  “我……”

  李翠花的嘴张开又合上,合上又张开,反反复复了几次后,只说出了一个字。

  孟清心里涌起滔天的愤怒,当初为了李家人从自己这个亲生儿子手中拿走了五万两银子,如今怎么会落成了这个凄惨的模样,还在自己成亲之日,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她这是想再一次用自己的可怜,骗取她的同情,还是说又想来给他要银子。

  “清、清儿……”

  好半天以后,李翠花终于发出了声音:“以前是娘做错了,求求你,看在娘十月怀胎不易的份上,再原谅娘这一回吧,娘给你保证,以后会好好的听你的话,再也不理会李家人。”

  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的罪,李翠花终于明白了,她当初有多么傻,除了她娘以外,所有的李家人没有一个真正心疼她的,包括她那个自私自利,冷眼旁观的爹。

  李盛几人离得近,听到了她说的话,李盛媳妇气的恨不得上去再踹她几脚,这个忘恩负义得东西,这么长得日子,要不是她们要了饭给她吃,她能活到今日?此时此刻,已经完全忘了是她们让李翠花到了现在这个境地。

  “当初我给你银子的时候,便给你说清楚了,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今日你在我大喜的日子,以这种模样出现,是想博取我的同情,还是让我迫于众人的议论,重新认回你?”

  孟清冷着声音问。

  李翠花不住的摇头,眼泪都随着飞了出来:“不是的,清儿,不是的,娘今日是迫不得已,娘……”

  孟清冷声打断她:“不论你有何迫不得已,都不再与我有关,请你让开道路,别耽误了我成亲的吉时。”

  看着他决绝的脸庞,李翠花知道,今日要是就这样让他过去了,以后便再机会了,心里涌起了压制不住的恐慌,不知哪来的力气,伸出双手挡在他的面前,歇斯底里的大叫:“我不让,我不让,我是你的亲娘,你若是不答应认回我,今日我就撞死在你的马前。”

  “轰”的一声,人群炸开了锅,两年前,孟清当着全城百姓的面给了李翠花五万两银子,买断了他们的母子之情的情景出现在众人的脑子里,那可是整整的五万两啊,平民小户几辈子也花不完的银子,没想到短短的两年内,便被她挥霍光了,不但如此,还在孟清大喜的日子,威逼着要撞死在马前,天下哪有这样的亲娘。

  李翠花情急之下嚷出了这句话,嚷完以后就后悔了,急忙解释:“清儿,娘不是那个意思,娘是生病生糊涂了,你别往心里去,娘现在不求别的,只求你将娘接过去,能吃饱穿暖就行……”

  “要多少银子?”

  孟清再次冷着声音问。

  李翠花没有听清:“什、什么?”

  “我问你这次打算要多少银子?”

  孟清重复了一遍,声音里已经有了火气。

  李翠花这次听清了,慌乱的摆着自己的双手:“我不要银子,不要银子,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吗,我只要吃饱穿暖就行。”

  “自从你选择了李家,收下我那五万两银子开始,我们已经断绝母子关系,今日是我成亲的日子,我不想做的太绝,你如果想要,我便给你五百两,自当看在我们同乡的份上接济一下你,如果你不同意,那便让开,别误了我的吉时。”

  五百两银子也是银子,见李翠花还站在孟清的马前不动,李盛急了,拨开自己前面的人就要走出来。

  一名精卫看到,眼光一闪,快速移动身形到了他面前,呵斥李盛:“大胆,再敢往前走一不,打断你的腿。”

  刚才是他们不察,才被李翠花钻了空子,若是再让这个乞丐过去,世子回头还不收拾死他们。

  李盛吓的出了一身冷汗,赶紧顿住脚步,点头哈腰:“不敢,不敢,我不动,不动。”

  李翠花却没心思理会这边的动静,她心里清楚,孟清要是不接她过去,别说是五百两,就是五千两,五万两,到头来她也不会落下一个铜板,这样想着,竟然噗通一下跪在了孟清的马前,哭泣着请求:“清儿,千错万错都是娘的错,娘求求你,你就收留娘吧,娘真的没有别的要求,只要吃饱穿暖就行。”

  围观的人们被她这突然的动作惊呆了,偌大的城门口没有一丝动静。

  孟清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极力克制住下马来掐死李翠花的冲动,她是自己的娘不错,可天底下哪里这样做娘的,在万人的注目中如此逼迫自己。

  孟清翻身下马,一步一步走到李翠花面前,居高临下,仿如一个陌生人般的看着李翠花。

  看他下马,李翠花心中一喜,急忙跪着前行了两步,心喜的呼唤:“清儿!”

  孟清面无表情的静静看她半晌。

  李翠花的心里发颤,这个眼神,就和孟小铁当年给她休书时的一模一样,她恐慌急了,哆嗦着嘴唇开口:“清、清儿”

  孟清弯腰扶起她,在她惊愕的眼神中跪了下去,在她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对她磕了三个头,然后在一片惊呼声中,什么话也没说,转身上了马,吩咐:“走,如果有人再敢拦轿,杀无赦!”

  李翠花的身体一震,愣愣的看着他骑马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直到轿夫撞到她身上,撞得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在反应过来,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爬起来,追着跑了几步,凄厉的大喊:“孟清,你当真不管娘了吗?”

  孟清头也没有回,骑着马继续远去。

  李翠花咬呀,瞥眼看到城墙,再次咬呀怒喊:“好,好,好,你既然跟你爹一样无情,抛弃了娘不管,娘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说完,发了狠一般的疯狂的朝着城墙撞去。

  人群发出了一片惊呼声,有那胆小的已经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李盛在心里哀嚎,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他李家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李翠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撞墙的,这一下用了力气很大,可她忘了,自己已经生病多日,又好几天没有进食,浑身没有力气,刚冲到城墙边上,便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那还有力气撞墙。

  人群发出一阵唏嘘声。

  李盛慌忙跑了过去,焦急的询问:“妹子,你怎么样?”

  李盛媳妇随后也跟了过去,看李翠花像一堆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用脚踢了几下解恨:“你这个下贱的玩意,五百两银子都不要,是不是看我们一家人饿死你才高兴?”

  李翠花呆呆的躺在地上,任由她打骂,一声不吭。

  “行了,行了,今日不成,还有以后,清儿总归是小妹的儿子,他不会真的不管她的。”

  李盛劝解,顺手扶起了李翠花:“咱们先把小妹扶回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呸!老娘辛辛苦苦的把她拖来,一个大子也没有得到,还想让我扶她回去,做梦!”

  李盛家的说完,对自己的两个妯娌道:“走,咱们一起去排队,说不定还能领几个铜板。”

  说完,大步朝着人群后走去,李老二家的和李老三家的,急忙跟在她的后面。

  李盛无法,只得自己费力的将李翠花扶起来,半脱半拽的往回走,没走出多远,便累的满头大汗,手脚发酸,停下脚步大口的喘着粗气,忍不住的埋怨:“小妹,你说你,五百两银子你怎么不收下,这下可好,我们……”

  话没说完,后脑勺挨了一下,身子晃了晃,昏了过去。

  李翠花连惊叫声都没有发出,也被打昏。

  三天以后

  一个破旧的尼姑庵内,李翠花幽幽醒来,还没来得及打量眼前的环境,一道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醒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李翠花禁不住浑身打颤,连看向孟倩幽的勇气都没有。

  “你不是想要吃饱穿暖吗,这里最适合你,放心,我一切都给你打点好了,余生你将会从这里好好度过。再也不用担心会过忍饥挨饿的生活。”

  “这是哪儿?”

  李翠花终于忍不住了,沙哑着声音问。

  “距离京城两百里以外的尼姑庵。”

  李翠花瞳孔急剧的收缩,差点没有跳起来:“孟倩幽,我是清儿的亲娘,你怎么敢……”

  孟倩幽看她一眼,眼神凛冽,李翠花吓得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你若不是清儿的亲娘,凭你三日前的所作所为,你能活到现在?”

  李翠花的身体又抖动了一下,再也不敢说一个字。

  孟倩幽懒得再理会她,站起来,吩咐:“她就交给你们了,好好教导。”

  一名穿着灰色道袍的尼姑双手合十,对着她行礼:“世子妃请放心,贫尼一定会悉心教导她。”

  孟倩幽点头,走了出去。

  李翠花绝望的瘫在床上。

  同一个时辰,京城的郊外,一队官差吆喝着几名乞丐快走,这些乞丐不是别人,赫然是除了李翠花的娘以外的李家人,他们虽然没带镣铐,可是也不敢停歇,因为官差手里的鞭子随时会落到他们身上,会疼的他们痛不欲生。

  将近一个月后,官差将他们押解回了李家村,什么话没说,掉头就走了。

  看着熟悉的村庄,熟悉的房屋,担惊受怕了一个月的李家人全部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村里人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观看,看到他们的惨样,全部大吃一惊,不是说李翠花认回了儿子,他们这李家人都去京城享福了吗,怎么会这么狼狈的回来?

  这件事如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村子,传到了同样狼狈不堪回来的王财主的耳朵里。

  家里的田产和房屋都被卖了,王财主回来以后,又重新置办起来,可这样一折腾,他攒了大半辈子的家底全折腾光了,如今只是比一般的人家稍微富裕一些,虽不至于吃糠咽菜,但想和没进京以前那种大鱼大肉的生活是没有了,正憋闷着有气没地发呢,听到李家人回来的消息,当即恼怒的掀了桌子:“他们还敢回来,看我怎么整死他们!”

  十天以后,惊魂未定的李家人终于松懈下心来,睡了一个安稳觉,可没想到半夜家里突然着起了火,也许是睡得太熟了,丝毫没有察觉到火势,等到感受到灼烤的热意时,火势已经将房屋全部包围了,一家人惊叫着往外逃,李老汉惊慌之下腿脚发软,摔倒在地上,被掉下来的木头正好砸中,活活烧死在屋中。

  其余的人倒是都跑出来了,可看着转眼间被大火吞灭的房屋,全部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火灭了,李老汉也烧成了一把灰,哥三个来不及给他发丧,便匆匆忙忙的修整房屋,可能是太着急了,有可能是心里害怕,李老三搭建房顶的木头时,一不小心头朝下从上面跌了下来,当场脑浆迸裂,没了气息。

  剩下的所有人都吓傻了,村里人也觉得这事邪气,不知是谁说,是李老汉被烧死了,哥三个却不给他发丧,怨气太重,来给他们索命来了。

  这话传到李家人的耳朵里,他们又是一阵恐慌,有心不要这栋房屋了,可他们又没有地方可去,只能是战战兢兢的再次修整房屋,这次倒是平安无事,他们全家也住进去了,可窘迫的没有一文钱的李盛和李老二在去镇上找零工的时候,倒霉的碰到了劫道的,那领头的从两人身上一文钱也没有翻出来,气坏了,当场将两人的腿砍断了,两人昏死过去。醒来后,强撑着一口气爬到家门口,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李盛依偎在自己媳妇的怀里,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赶紧带着孩子回娘家,免得也遭了意外。”便头一歪,彻底没了气息。

  李老二则是一句话没有来得及说,便死在了自己媳妇怀里。

  几天之内,李家父子几个全部死光了,村里人个个惊恐的同时,王财主却还是不解气,吩咐管家:“去,找人将他们家人的腿都给我打断,我要看着他们所有人跟狗一样的生活!”

  只不过他晚了一步,管家找来的人悄悄潜入李家时发现,早已经人去屋空了,至于人去了哪里,连他们各自的娘家人也不知道。

  番外完

  ------题外话------

  推荐新文《田园纨绔妻》/晗路

  一场阴谋,“百媚”杀手顾雅箬死于同伴之手后,却意外的穿越到了古代。

  既来之则安之,即使做个小村姑咱也是快乐的,摆个小摊,开个小馆,买点小地,发点小财,带领家人走上个小富之路。

  名有了,财也有了,

  可……

  相识第一年,看着眼前的翩翩美少年,某女戏谑的问:“看到我什么感觉?”

  话音未落,少年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道:“掐死你。”

  相识第二年,看着越发英俊的少年,某女试探的问:“看到我什么感觉?”

  少年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温柔:“快点长大。”

  相识第三年,看着眼前魅惑的少年,某女咽着口水,艰难的问:“看到我什么感觉?”

  少年伸出手,迅速的抱起她,沙哑着嗓音:“吃了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