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纪先生的小情诗>目录>

531,你不会到今天还在以为她有什么苦衷吧?(大结局)

531,你不会到今天还在以为她有什么苦衷吧?(大结局)

小说:纪先生的小情诗作者:秦若虚字数:3217更新时间:2019-01-24 07:30:16

  

  全本言情小说 ,纪先生的小情诗

  陆潇潇长了一张童颜,明明已经二十五岁了,在娱乐圈扎堆涌现的女明星里,已经不算是特别吃香的年纪了。

  可却凭着这张十八岁的童颜,和可圈可点的演技,这两年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圈粉无数,一时成为了国内最炙手可热的女明星。

  关于她短短两年内就上升成一线女星,外界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从来没有断过。

  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顶级资源,顶级剧本,顶级导演和顶级剧组,接二连三的砸落在她的头上。

  而这些作品,因为投资到位,制作精良,一经播出,就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和喜爱,虽然口碑时常两极分化,骂她女-婊的也大有人在。

  但现在的艺人,一般都是越黑越红,越红越黑。

  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作品成全了她的演艺事业,让她一跃攀上了巅峰。

  当然,关于这件事情,外界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就是她的背后有一个足够撼动林城经济命脉的男人,在给她做幕后推手。

  只是林城六少,大部分都已经娶妻生子,唯有顾西沉还是单身贵族。

  虽然两人有过一段短暂的感情,但谁都知道,陆潇潇前脚刚跟了顾西沉,后脚就跟自己的二哥陆长风去了酒店开房,以至于陆潇潇这个名字一度成了林城的禁忌,再无人敢提。

  不过自从陆潇潇一年多前出了车祸,失去了二十三岁那年的全部记忆后,顾西沉倒是显得对她宽容了很多,就连出席颁奖典礼都不介意和陆潇潇同框了。

  甚至有媒体提到两人,还写过这么两句撒狗粮的话。

  这句话是这样写的。

  “全世界都知道顾西沉曾经宠爱过陆潇潇,可唯有女主角陆潇潇不知道。”

  因为她失去了二十三岁那年的全部记忆,这并不是车祸后遗症,而是选择性失忆症。

  她选择忘记了有关顾西沉的一切,当然也就忘记了和陆长风那段轰轰烈烈的出轨门。

  有颜嗑糖,直到现在,媒体还不愿意就此放过两人,还曾一度猜测顾西沉的心思,想强行再组两人的CP,给广大吃瓜群众带来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最后又都不了了之。

  或者更准确点说,只要有媒体发陆潇潇和顾西沉的通稿,就会立马被人撤下,就连微博热搜都不曾上过。

  如果不是有人在刻意打压,林城的媒体又怎么愿意放弃这么爆炸性的娱乐新闻?

  而这个刻意在打压新闻的人,大家都猜测是顾西沉。

  不知道是厌恶,亦或是不愿意再看到自己的名字和陆潇潇的名字放在一起。

  久而久之,不用顾西沉发声明,大家就明白了顾西沉的心思。

  而这一年多,陆潇潇的绯闻男友依然不断,顾西沉也依然在变化莫测的商海里浮沉,再无交集。

  顾西沉听到傅奕怀的话,挑了挑好看的剑眉,声音淡然似水,“傅二少,你不说话的话,没人会把你当成哑巴。”

  傅奕怀的无框眼镜映着顾西沉高大挺拔的身影,间隔了几秒钟,他才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后用着被酒精熏染的有些低哑的声音说道,“就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也不算年轻了,应该懂我的意思。”

  “或者我这么说,你不会到今天还以为她有什么苦衷吧?”

  陆潇潇暗恋了陆长风那么多年,甚至为了他可以出卖身体和灵魂,不惜接近对陆家有利的任何男人,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顾西沉。

  这种女人要不就是太聪明,非常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要不……就是太愚笨,觉得爱情就是她的全部。

  不然,她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男人,为了所谓的狗屁爱情牺牲到这种程度?

  “你今晚的话怎么这么多?”

  有一道白色的身影从眼前晃过,顾西沉没了喝酒的兴致,便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并随手捞起椅背上的深黑色西装外套,挂在臂弯处,刚要迈开长腿往餐厅外走,就听到身后的傅奕怀又提醒似的说了一句,“老顾,这世上女人千万,又何必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从前是乔漫,现在是陆潇潇,你这一辈子为什么非要跟这种女人过不去?”

  顾西沉脚步一顿,听到傅奕怀的话,什么都没说,只是挥了挥手,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餐厅里。

  外面的秋雨还在下,高大的男人走出餐厅,就把挂在臂弯处的西服外套穿在了身上。

  旁边的侍者已经撑伞走了过来,他站在雨下,看着无尽雨丝后面的那抹白色身影,瞳孔微缩。

  陆潇潇的酒量不好,刚刚被周仁康连着灌了三杯红酒,这会儿已经有些微醺了。

  她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路有些摇摇晃晃,但还不至于用人扶,可周仁康显然觉得她用人扶,不断的把手凑过来,直接把陆小姐这个称呼换成了更亲密的潇潇。

  “潇潇,小心点,我扶着你吧?”

  陆潇潇一边躲着周仁康的手,一边笑意浓浓的说道,“我没事儿周总,一会儿我助理就开车过来接我了,我在城东,你在城西,也不顺路,就不麻烦你跑一趟了。”

  周仁康眉头一皱,“哎,送美女回家的这件事情怎么能是麻烦事?我乐意之至,快上车吧!”

  陆潇潇见躲不过,正想着该怎么拒绝,远处就有一道车光透过重重的雨幕传了过来,是秦歌赶过来了。

  秦歌,以前是陆潇潇gay蜜,现在是陆潇潇的私人助理,负责打理陆潇潇的日常生活和饮食起居。

  当然,也是陆潇潇的私人保镖,防止她被男人盯梢和纠缠,而今晚的周仁康显然就属于纠缠那类的。

  秦歌的车速很快,几乎贴着周仁康的双腿停下来。

  目测只剩下两三公分的距离,周仁康被吓得抱头尖叫,陆潇潇唇角闪过一抹得意的笑,不过很快,快到没人察觉。

  “周总,你没事吧?”

  周仁康闭眼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任何疼痛感传来,再加上耳边响起陆潇潇曼妙的声音,他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一双历经沧桑的眸子,看着打开车门,逆着光影走出来的秦歌,声音都开始不稳起来,“你你你……你怎么开车的?”

  “周总周总……”

  他挥了挥手,凄厉的对一旁撑伞的司机喊道,“快,快去联系我的私人律师,我要告他,我要告他……”

  “周总,周总……”

  陆潇潇用娇媚的声音连着叫了周仁康好几遍,周仁康才住了口,转头看向昏黄灯影下的美丽女人,“怎么了潇潇,你叫我。”

  陆潇潇嗯了一声,然后继续用娇媚的声音说道,“这是我的助理,秦歌,他开车就这样,你,你能不能别找私人律师告他,人家害怕……”

  这两句话,陆潇潇说得要多娇媚就有多娇媚,就连早已经熟悉了她时时刻刻戴着微笑面具的秦歌,也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周仁康挑眉瞪了一旁的秦歌一眼,“你是潇潇的助理?”

  秦歌一脸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是的,周总。”

  “你没去驾校学过车吗?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撞到我?”

  秦歌听后,还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抱歉,周总,下次我会注意。”

  周仁康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你的意思是还有下一次?”

  陆潇潇笑着保证,“哎呀,周总,他不会说话,肯定不会有下一次了,我保证。”

  周仁康本来有一肚子的脾气要发出来,但在看到陆潇潇短裙下的那双笔直长腿后,所有的火气就消了一大半,“哼,潇潇,今天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一定会让我的私人律师过来,把他告到牢底坐穿。”

  “是是是,周总息怒,回去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周仁康刚刚受到的惊吓,让他的心脏有些不舒服,本来想把有些醉酒的陆潇潇骗到他的私人公寓云雨一晚,但现在也没什么兴致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淡淡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过后我在给你打电话。”

  “好的,周总。”

  周仁康上了车,陆潇潇和秦歌并肩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阵阵的车流中,陆潇潇才转头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秦歌,“你就算要为我打抱不平,也不用每次都用这种方式啊?别说周仁康这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子了,就算是我,也都快被你吓出心脏病了!”

  秦歌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反正出了事情,也不用我道歉。”

  陆潇潇抬起一只手,指着秦歌的脸,“你……”

  “我怎么了?难道我哪句话说错了?”

  陆潇潇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是是是,秦哥没错,秦哥怎么会出错?”

  话落,她就伸手要去拦出租车,却被秦歌直接拉拽了回来,陆潇潇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时没有站稳,直接倒在了秦歌的胸膛前。

  她微微挣扎,秦歌却用了更大的力量将她束缚住,不让她动弹,“陆潇潇,我扔下我‘男人’过来给你当枪使,这就是你所谓的感谢?”

  陆潇潇瞪着他,声音温温软软,“行,你要是这么说,我现在就给你‘男人’打电话,看看他到底是帮着我,还是向着你?”

  说着,陆潇潇就掏出了手机,刚要拨通一组号码,手机就被秦歌抢了过去,“陆潇潇,你敢?”

  陆潇潇还是笑,“我有什么不敢的啊?”

  秦歌狠狠的瞪着她,“你要是敢给他打电话,未来一个月你就自生自灭吧,我不会再管你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