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原血神座>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母神宫(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 母神宫(上)

小说:原血神座作者:缘分0字数:3036更新时间:2019-02-07 07:41:03

  

  九霄云外,苏沉如一道光般高速飞行着。

  终于逃出来了,在冒大险对克雷西达用出那一记海市蜃楼后,苏沉终于转移了克雷西达的注意力。

  化身是用他大量存血制成,短时间内腾转挪移不是问题,待到能量耗尽,苏沉已经远离。

  至于万毒蟾蜍,那从一开始就不需要担心——万毒蟾蜍从来就没把他们当成目标。

  不过这不意味着事情就结束了。

  苏沉可没忘记克雷西达有追踪秘法,只要他发现自己的目标是假的,就随时会追过来,事实就在半个时辰前,苏沉已经感应到自己那个化身消亡了。

  现在他只希望由于时间已经足够长,克雷西达的追踪秘法应该追不到自己,否则麻烦就大了。

  这刻苏沉一路飞行,又飞了一大段距离,忽然心有所感。

  回头看去,就见远方一个人影正在高速接近。

  是克雷西达。

  “干!”苏沉按捺不住骂了一句。

  这货的追踪之术真是邪了门了,都这么远的距离竟然还能追上来。

  “翠羽空痕,你跑不了的!”远远的,克雷西达还在怒吼。

  苏沉摇了摇头:“我开始佩服你了,不过这不代表你就真能 抓到我。”

  他说着身形一闪,已再度消失。

  摇光幻影。

  在飞离万毒山后,苏沉就考虑到这点,又制造了几个化身。

  这些化身没有克雷西达的影响,可以自由的飞行,所以苏沉本体飞了多远,化身也飞了多远。

  虽然克雷西达精准的追上了本体,但是苏沉好几个化身在外,真是想传哪里就传哪里。

  眼看着苏沉又消失,克雷西达也呆了呆,随手从源戒中取出个水晶球,球中竟已照出苏沉的影子。

  “在那边!”克雷西达已再度追下。

  另一处天空里,苏沉的一个化身正在飞行,突然间身形一振,化身身上气势陡盛,却是本体借化身降临了。

  看了看周围天空,苏沉摇头叹气一声,再度释放出几个化身后,继续往前飞。

  他很清楚要不了多久,克雷西达就还会追过来。

  果然,两三个时辰后,克雷西达已再度逼近苏沉,苏沉也不理他,见他出现,直接又是一个闪身消失。

  摇光幻影每次远距离传送都消耗巨大,但是每一次克雷西达都要花费数个时辰才能追上来,却也给了苏沉足够的休息机会。

  只是这么一来,苏沉要想彻底摆脱克雷西达却也困难。

  克雷西达就象是他的梦魇,每隔一段时间就必然出现。

  这两人你追我赶发展到最后,甚至都产生了默契,每过一段时间,苏沉估摸着差不多了,不用看见克雷西达,直接就是一个摇光幻影,而克雷西达也是只要看到苏沉就会自动放慢速度,因为他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可惜就算这样,克雷西达也没打算放过苏沉。

  命运之手的毁灭,让克雷西达对他无比痛恨,就算追杀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他。

  苏沉也来了脾气,明明是你自己言而无信非要抓我,现在还非和我杠上了?

  行,我去哪儿你也去哪儿是吧?老子到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这么厉害。

  想到这,苏沉也不管他,直接控制着所有化身,从各个方向朝着天空城而去。

  你牛逼,有本事咱们就在天空城做过一场。

  这是苏沉向克雷西达发出的无言的挑战。

  克雷西达意识到了。

  他接招了。

  ——————————————————

  天空城。

  在源荒大陆的历史上,天空城基本就可以算得上是无敌的代名词。

  这座耗尽了羽族无尽人力物力创造而成的为战争而存在的战争要塞,曾经有过正面硬憾荒兽的传奇。

  不过在无敌了太久之后,天空城也渐渐变了。

  它变得更大。

  曾经的战争要塞又多出了大片领土,有了山,水,田野,更有了村庄与居民。

  天空城其实早就该改名天空国,只是一城之地,却纳一国之民。

  某种程度上,云霄国度指的就是天空城,反倒是天空城之外的居民,更象是拓荒者。羽族内部甚至因此产生城内与城外的“城乡”歧视。

  扯远了,不管怎么说,曾经无敌的天空城如今已转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以战争要塞为中心形成的热闹国度。

  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羽族在这里进出,贸易,热闹非凡。

  对于羽族而言,天空城就象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只要身为羽族,不管在哪儿,总是要来这里拜上一拜的。

  而这拜祭的中心,便是那位于天空城最高处,云渺峰上的天空母神宫。

  天空母神宫即为羽神教总部,天空母神亦即羽神,为羽族的精神信仰,其本体为一尊女首鹰身神象,立于云渺峰之巅,日日受羽族万民供奉。

  羽神教也以此立教,使云霄国度成为政教合一的国度。

  羽神教现任教宗幽梦华莲,同样是一位雄才大略的人物,与国主永夜流光一起,将云霄国度治理得蒸蒸日上,更有着不断开疆拓土的野心。

  如今,天空母神宫每天都要接待成千上万的羽族子民,他们不远万里从家乡来到这里,收拢双翼,然后步行上山,三步一磕,五步一拜,尽显虔诚。

  由于信仰一致的缘故,这里的信徒恪守教规,所以人数虽多,却并不杂乱。千百年来,云渺峰的羽族虽然数量不少,云渺峰的环境却是安静而祥和的。这一点也只有这种宗教环境才能做到了。

  但是今天,这里的安静与祥和注定要被打乱了。

  苏沉来到这里时,一大群羽族正在步行上山。

  收拢翅膀,苏沉缓缓下降,随手变了身衣物,让自己看起来就象个普通羽族,然后混在大群羽族中上山。

  不过他可没有那三步一磕的耐心,所以直接快步而去。好在三步一磕是信徒自发的行为,并不是教规限制,因此也有一些信徒并不这么做,苏沉的行为倒还不算突兀。

  不过就算再不虔诚的信徒,行走在这神注视下的山脚下,也会放慢脚步,尽显庄严。

  像苏沉这样行色匆匆的,就较为少见了。

  一名羽神教守卫见到苏沉,拦住他道:“你的一切行为,都在伟大母神的注视下,请保持应有的谦卑与恭敬。”

  苏沉回道:“我对母神一向谦卑,不过我恐怕没时间在这里慢慢的叩头上去,我必须尽快见到无月青颜大主教。”

  他说着掀开头罩,露出翠羽空痕的样貌:“我是翠羽空痕,他的弟子。”

  听到这个,那名羽神教守卫明显楞了一下,然后才回道:“无月青颜大主教不在这里,他去了夜灵城。”

  夜灵城是夜霜空巢的主要势力所在,而无月青颜本是夜霜空巢的大主教,不过自他被人族俘虏后,这大主教的位置也就没再保住。但现在看来,这位大主教很想回到他的位置上去,并为此努力奔走着。

  守卫不知道的是,苏沉本来就没想见无月青颜,他说要见无月青颜,仅仅是为了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在这儿,不在这儿只会更好。

  毕竟无月青颜是最了解翠羽空痕的,有他在这里,苏沉扮演翠羽空痕的难度无疑会大大增加。

  所以这刻听到这话,苏沉松了口气,脸上却沉下来道:“我有重要消息要禀告,应该找谁?”

  “今天的值日主教是玉琉香阁下。”

  “好!”苏沉说了声好,转身就继续向上走,那守卫见他如此,就也没再敢阻拦。

  玉琉香此刻正在云渺峰的接待大殿,主持一场典礼。

  作为一名年轻的大主教,玉琉香在教中的地位还不算稳固,这使她格外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能接受哪怕一丁点微小瑕疵。

  不过今天注定要有人让她不满意了。

  一名年轻男子就这么笔直闯入祭祀大殿,看了一眼后,直接向着她走来。

  玉琉香凤眼微瞪,不用她说话,两名守卫已走了过去。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那名男子只是对守卫轻说了几句,两名守卫就停止了抓人的动作,然后一名守卫快速向自己走来。

  这使玉琉香意识到,怕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守卫匆匆来到玉琉香身边,低声禀报道:“是无月青颜大主教的弟子翠羽空痕,说有要事要见教宗。”

  “是他?那个被人族侮辱了的家伙?”玉琉香眉头一挑。

  她和翠羽空痕没见过面,但是被人族羞辱,这事在天空城传得可不算少。

  据说在那之后这个家伙就离开了天空城,不知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出现?

  “好不自量!”玉琉香皱眉道。

  打心眼里玉琉香是看不起翠羽空痕的,在她看来,受到了那样的折辱,翠羽空痕应当立刻自尽。他竟然还有脸活下来,本身就是自取其辱。

  作为这样一个不洁者,竟然还异想天开要求见教宗,难道是想把他身上沾染着的人族臭味再去污染伟大的教宗冕下吗?

  不过玉琉香终究还是问了一句:“到底是什么大事,非要见了教宗才能说?”

  “此事和前日西南之变有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