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保卫国师大人>目录>

第509章 我不愿

第509章 我不愿

小说:保卫国师大人作者:风行水云间字数:2068更新时间:2019-02-21 07:19:11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 ,最快更新保卫国师大人最新章节!

  其修为精深、品行端正早已为事实明证,并且她与新夏素无瓜葛,没有那许多盘根错杂的关系,与王权、官僚天然就不亲近。

  云崕补了一句:“你若为魏国王后,可以自由进出前朝,不须镇守深宫。”

  玉还真沉默,似在权衡两国开出的条件。

  嫁与萧衍,她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王后,不须遵守王室那许多繁文缛节;受邀入夏,则为长乐女王打理国家气运,总领一国修行者。

  似乎都是很不错的选择呢。

  这时胡天给陈大昌打好了包扎,退后两步,拍了拍手:“好了!”

  它纵然再讨厌这人,于眼下场合也得精细做事,所以伤口处理得无可挑剔。

  陈大昌冲它点了一下头,面无表情,目光却移过来,恰好和玉还真对了一眼。

  只一眼,两人都移开了目光。

  冯妙君指尖在石头上轻敲两下:“条件随便你开。只要你来新夏当国师,还有一桩实实在在的好处。”

  玉还真美眸中有光亮闪过,明显感兴趣了。

  冯妙君这才接着道:“在我这里,你可以不必理会任何男人。”

  云崕忍不住笑了:“这算什么好处?”

  这也太有趣了,安安自己是女人,当然不会对玉还真有非分之想;傅灵川快要娶妻了,以玉还真的骄傲,就算看得上他也没可能给他作做小;至于其他男人,国师地位超然,玉还真的确有本钱不理会呵。

  可是这能算得上什么好处?

  然而他笑容还未敛起,玉还真居然就转向他道:“请回去转告萧衍,我知他心意,但玉还真不愿嫁入帝王家。”

  云崕沉默几息,才点了点头:“好,我不强求,但要一个理由。”

  玉还真嘴角微弯:“我不跟其他女子共用一个男人。”

  她曾贵为国师,触摸天地玄机,体会人间道理,又怎么会将自己缚在区区一个后位上,在应付后宫那许多腌臜人事上费半点心力?

  云崕挑眉,冯妙君鼓掌,一连赞了三个“好”字才笑道:“说得妙极,玉国师果然非同一般。”

  玉还真接着就对她道:“女王之邀,我很心动。然,须再仔细定夺。”

  “事关重大,是该三思而后行。”冯妙君毫不意外她的答复,“玉夫人眼下可有什么要紧事务?”

  玉还真微笑道:“玉某现在再无红尘纷扰,正好当个散人,逍遥天涯。”熙国没了,她也不再是国师;抛去故国难舍的情愫,她现在卸去了大山一般沉重的责任和义务,反倒落得个清闲自在。

  冯妙君更喜欢她了。多少好男儿终生脱不出名利二字,紧抱执念不放,就如曾经的傅灵川,反不如她一介女子看得开。

  当然,冯妙君也不会漏看这个女人眼中的心灰意冷。她拊掌笑道:

  “正好,不如与我作伴,同回新夏散心?乌塞尔城风物与南陆截然不同,很值得一观。”顿了顿,她再补充一句,“燕王在颖公城里布下天罗地网搜捕你我,很快整个熙国也非安身之处,不若尽早离开。”

  这话说出来,云崕忍不住就笑了。这妮子倒是会扣帽子,颖公城的确全城戒严,可是燕王最想抓的是她冯妙君。玉还真的死活现在对他已经不构成威胁,捉住最好,逃走也无妨。

  玉还真沉吟。

  她自幼生长于熙国,师长亲朋都在国内,少年时纵然外出游历,也是匆匆即返。现在故国沦陷,天地之大,她竟然也不知何处可去。

  只有一点可知:

  留在旧地,徒增伤感。

  反正她现在孓然一身,何处不可去得?这么想着,她眉间凝重稍去。

  另外几个都是人精,怎么看不出她心理变化?云崕即笑道:“这般说来,魏都更繁华些,瑜公主可愿前去玩玩?”

  玉还真还未开口,冯妙君已经凉凉跟上一句:“不仅繁华,还有好些个臭男人。”

  想截胡么?没门儿,女人最了解女人了。

  果然玉还真对这三个字很敏##感,也不知她想起的是萧衍还是熙王,眼里有嫌恶之色一闪而过。冯妙君不会错看她的神情,这时就指着陈大昌道:“陈大昌因你而受伤,于情于理,你都要卖他个面子不是?”

  玉还真目光移向陈大昌,后者冷不丁听到自己名字,下意识抬头,正好与她视线对上。

  他的面色平静。玉还真在他胳膊上盯了两眼,才点了点头:“好,我还从未去过新夏,风传那里日新月异,这趟倒要开开眼。”

  冯妙君顿时喜上眉梢。玉还真点头同意去新夏,哪怕只是作客,自己都有把握最后劝动她来接下国师之位。

  云崕望着她脸上笑容,嘴角轻轻扬起。

  玉还真接着向洞外一指:“故国已亡,他们未必再跟着我;云国师舌灿莲花,若能劝走,玉还真不会阻拦。”

  “他们”,指的自然就是原熙国的修行者了。

  ¥¥¥¥¥

  玉还真将熙国修行者集合一处,温声道:“世上从此再无熙国,诸君可自行决定去向。我已不是国师,应长乐女王之邀,即日启程赴新夏一游。魏国的云国师有意招揽诸位,有意者站去他身后便可。”

  众修行者面面相觑,都是感慨良多。

  熙国原有修行者一百三十余人,在大战中前后死去近四十人,燕国占领颖公城后又招安了十余人,因此还剩下八十来个,战后就散落于各地。被胡天召集来此的,不过是一小部分罢了。

  现场一片沉默,凝重的气氛慢慢扩开。

  玉还真和云崕也不着急,静静等候。云崕并不做什么慷慨激昂的演说,他自己就是金字招牌,往这里一站就闪光夺目。

  许久,才有一人涩声道:“玉国师,你真抛下我们不管了?”

  玉还真眼中湿润,却笑道:“是我无用,未能安顿好诸位。你们若有更好去处,我就祝你们前程似锦。”

  眼前人都曾跟着她同生共死,如今大厦倾颓要各奔东西,她心里怎不伤感?可是多数修行者要寻一国元籍加入,这才有源源不绝的元力可以修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