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必然幸福>目录>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大结局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大结局

小说:重生之必然幸福作者:我不白字数:2184更新时间:2019-02-27 07:37:12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必然幸福最新章节!

  小唐律皱皱鼻子,囧囧地瞅着哥哥,别开小脸,坚定拒绝,“不要。”

  会疼的。

  林微笑了一声,也没管他们,就让他们玩儿。

  这个时候的首都,热闹又祥和。车行驶着的时候,不时有鞭炮声传来。汪洋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尽量减少可能会遇到的突发事故。

  大人忙碌着,小孩子则是欢天喜地在外面跑着,你说你家做了什么年夜饭,我说我有什么样的新衣服,忽而说到一起,便笑嘻嘻地横冲直撞地撒了欢般地跑。

  “妈妈,爸爸回来吗?”

  拂晓扒着车窗往外看,直到瞧见一个男人驮着一个小胖墩,才抿抿唇,扭过头问她。

  林微揉揉她细柔的头发,笑道:“可能会回来。”

  “可能是多大可能?”拂晓抓着她一根手指头,摇了摇,“晓晓可以给爸爸打电话吗?”

  太姥爷带她见识过电话,那是一个别人在很远的地方,她都能听见声音的东西。

  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她就听听爸爸的声音就好了。

  “‘可能’是跟惊喜一样的东西。你如果很想很想,可能它就变成真的了。”孩子眼里的渴望刺得林微心里一抽,再看扒着她,也静静听着的三小,声音放缓,慢慢道,“晓晓可以跟爸爸打电话,可是很多人要打电话,爸爸可能就排在最后面了。”

  “啊?”小人儿难掩失望,水灵灵的眼睛里失落非常,“很后面很后面吗?那要多久?弟弟都想爸爸了。”

  她也想了。

  “你看这样好不好?”林微从几个孩子娇嫩的小脸上扫过,“你们给爸爸写信,妈妈帮你们寄出去,好不好?”

  拂晓小眉毛动了一下,抿唇好一会儿,才巴巴道,“可是晓晓不会写字……”

  她会念,不会写。弟弟不会写,也不会念。

  好头疼哦。

  “你们说,妈妈来写?”林微忍笑商量道,“或者等吃了饭,我们都写几个字儿,你们来挑选谁写的好,就让谁来给爸爸写信?”

  “……那好吧。”

  她还是想听爸爸的声音,可是很多人很多人一起打电话,爸爸在最后面呢。

  拂晓嘟着小嘴儿,垂下脑袋,抱着怀里的热水袋不说话了。

  “妈妈?”三小看看拂晓,又看看林微,奶声奶气地道,“爸爸回?”

  林微脑壳疼。

  唐慎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信儿了,她不了解他目前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解释。

  冯念扭着头,看向几个孩子,笑道,“你们想不想知道爸爸跟你们一样大的时候,过年在做什么?”

  几个孩子立即欢呼,小脑袋连忙点点。

  林微也是一愣,她还真没听过几次婆婆讲唐慎小时候的事情,不由也支起耳朵静静听着。

  冯念说起唐慎的事儿,惟妙惟肖,把三小也给吸引过去。

  开头很平常,说到最后,林微忍不住轻笑。

  数星星,这应当是所有孩子都会经历的童年吧?

  “那……那爸爸尿床了吗?”

  拂晓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震惊,说话都结巴了,那小心翼翼地询问,又不想听答案的小模样,叫林微差点笑死。当然,她也很想知道答案就是了。

  冯念:“这个就需要你们自己问爸爸喽!”

  车子在此时停下,王姐已经开了门站在门口了,笑道,“可终于回来了!你们要是再不回来,菜都要重新热过了。”

  “晓晓做了什么菜?”林微问。

  “不能说。”王姐在拂晓紧张的眼神里摇摇头,“要等十二点呢。”

  林微笑,成,就等到十二点好了。

  团年饭很丰富,冯老爷子和唐老爷子,还有冯念唐政,在吃过饭之后,齐齐拿出红封,从林微开始直至最小的小唐律,挨个发红包。

  拂晓领着弟弟,笑得可爱地说着祝福的吉祥话,还团着小手拜拜。小唐元和小唐周还好,小唐律笨哒哒地抱着手,没控制好力气,一头扎进唐政怀里,整个人都懵了。

  伴随着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众人大笑声起。

  这是林微最忙碌的一年,且值班到了最后一天,冯老爷子发话,今年不守夜,各自睡去。

  离十二点还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伴随着鞭炮声,林微搂着孩子在床上睡去。

  当然,应小人儿的要求,特意定了一个零点的闹钟,起来吃孩子们给她准备的新年美食。

  大约是外面震天价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拂晓和三小的睡姿变得极其……不老实。

  挪开胸口上一只小手,又从脖子里拿掉一只肉墩墩的小脚,再把抵着自己肚子的小脑袋推开摆正,林微长长吁出一口气。

  可能就是孩子这乱七八糟的睡姿,才叫她睡得极不踏实,朦朦胧胧的,似睡非睡。

  时间快到十二点,林微也不睡了,起身,拉开一点点窗帘,看向厨房,那里有孩子给她准备的新年“美食”……

  笑了一下,林微放下窗帘,准备去厨房。

  在放下窗帘的那一刻,却突然觉得哪儿不对,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入了视野?

  悄悄掀开窗帘,林微朝着那不对劲儿的地方看去。

  她:“……”

  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这个点儿,竟然还有人想要入室抢劫不成?

  墙头的地方,有个脑袋。

  林微沉沉思考了一下,决定按兵不动,静待后续。

  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还没有热武器,手头上连根钢管都没有,她没办法去跟这偷儿硬杠。

  不过,

  林微想了想,还是轻手轻脚地去了客厅,准备用客厅里的椅子抵住门。

  然而不等她动作,外面唐政便对上墙头上坐着的人,严肃出声,“双手抱头,不然我开枪了!”

  有孩子在,他必须得以人员安全为重,把人震慑住。

  墙上的人顿了顿,粗哑的声音响起,“爸,你知不知道你早暴露了?而且,你手里拿着的枪,是我给孩子做的模型啊……”

  吓唬谁呢?

  唐慎叹了口气,从墙头上跳下来,朝着唐政无奈摇头叹气后,便目不斜视地朝着客厅大步流星而去。

  人一边走,一边调侃,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媳妇儿,客厅椅子是实木的,你放着,我来搬!”

  见是唐慎,冯念和冯老爷子,还有唐老爷子,以及被儿子鄙视了一把的唐政,又都躺了回去。

  客厅里,林微束手站在椅子旁边,眯眼看他。调侃了自家媳妇儿的唐慎,顿时升起一股强烈的求生欲。

  “媳妇儿,我调回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