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一夜沉婚>目录>

第172章 往事如烟(二)

第172章 往事如烟(二)

小说:一夜沉婚作者:绯夜倾歌字数:3035更新时间:2019-04-02 07:34:21

  

  有钱能使鬼推磨,景焱用重金买通了陈星翰最心腹的司机,以便时刻掌握陈星翰的动向。

  所以在他约见江欣悦的第一时间,景焱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他还知道,陈星翰让江欣悦远离自己的儿子,用一贯的手法警告加威胁。于是他推波助澜,将这一切从语言上升级到实际行动。并通过已经打通好渠道无意中透漏给Stefen。而Stefen在得知父亲的行为后,自然无比的愤慨和不满。

  父子间的矛盾,就此开始。

  但景焱清楚,仅仅如此,还不能达到他的目的。他是要陈家父子血债血偿,而不是这种不疼不痒的小打小闹。可他面对的不单单是陈家父子,还有他们身后,最强大的当地华人帮会。

  要一个社团覆灭,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彼时的他,羽翼都尚未丰满,又何来那么大的能力?!直到一次机缘巧合,景焱救了被陈星翰手下追杀的Mars一命。Mars是移民到美国的北欧后裔,同样捞偏门生意的帮派中人,而且同陈家父子势同水火,敌对已久。

  Mars手中有景焱没有的势力和财富。而景焱却掌握着Mars想要搬倒对手却苦寻不到契机。最重要的一点,景焱在救人的时候暴露了自己身份。到美国后数年的隐姓埋名,一朝功亏一篑。就算陈星翰作恶多端不曾记得他的父母是谁,可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一旦走漏,他的亲叔叔景振峰不会放过他。

  两人一拍即合。景焱从中周旋,继续僵化陈家父子矛盾。而另一边,Mars开始着手布局。

  景焱深知像陈星翰这种身处高位,又在血腥和黑暗中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的人,早就习惯了说一不二,简单粗暴的处事风格。而且对待他们这些完全不起眼的后背,更是不会放在眼里。所以在这件事情上,Stefen反抗的越是坚决,陈星翰的手段便越会狠辣坚决,而江欣悦便越是危险。

  所以那个时候,景焱不是没有犹豫。

  他的确想报仇,每一分每一秒,做梦都想。但到底还没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他可以昧着良心用江欣悦来作为一个翘板,却并不想真的让她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

  然而世事难料,就在他纠结迟疑的时候,残酷的现实又在他身后推上了一把……在救Mars的时候,他暴露了身份。数年隐姓埋名,一朝功亏一篑。

  而彼时Mars那边已经准备好一切,只要他再伸伸手,推波助澜,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现实的逼迫,再加上复仇的欲望。潜伏在景焱心中的魔鬼,终于战胜了一切。

  计划并不需要太完美精密。而景焱需要做的,就是在指定的时间里,为Mars创造一个条件。其余的,都不需要他来处理。

  经过这段时间的铺垫和努力,彼时的陈家父子已经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设定进行。

  所有,当Mars传来消息,告诉他一切妥当时,景焱便开始行动。

  他选定了一家靠近郊外的酒店。设法将陈家父子,还有江欣悦全部约到了那里。他了解江欣悦的性格,带了些理想主义的倔强,相信正义相信公理。

  所以江欣悦一定会激怒陈星翰。并且药物的作用下,陈星翰也一定会做出一些不受控制地的事情。而他的时间差已经打好,Stefen的到来,不会让江欣悦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就算Stefen这边出来差错,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而在陈家父子人仰马翻的时候,Mars已经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他自己的安排。

  只是让景焱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情有两点:一是纪建东那天也会出现字那家酒店,第二……就是江欣悦那时候,竟然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计划被彻底打乱。

  陈星翰得知纪建东是江欣悦未婚夫,所有无处发泄的愤怒都爆发在了他身上。高大强壮的保镖训练有素,两下便将纪建东撂倒。拳脚猛烈,不顾死活。然后边肆虐殴打着,边将他带出了餐厅。

  此刻警早已来不及。这间酒店的情况景焱早已了如指掌,于是情急之下,他引发了消防系统。警报声,尖叫声,外加灭火的干粉喷洒而出,酒店乱成一团。Stefen也在这个时候匆忙赶到。

  然后,就是这短短几分钟的混乱中,一切都变得不可收拾了。

  电梯自动停运,等景焱气喘吁吁重新跑回那层楼时,纪建东已经不知所踪。陈星翰倒在了血泊之中,Stefen手中握着一把餐刀,竟是他因为失手,亲手捅死了自己的父亲。而一旁的江欣悦衣不蔽体,昏倒在床上,双手死死捂着肚子,鲜红的血液正顺着下体汩汩流出,一路蜿蜒染红了地毯。

  姗姗来迟的警察有条不紊的处理起现场。陈星翰当场死亡。警察带走了Stefen和另外两名保镖,江欣悦被抬上救护车送往了医院。

  这样血腥的变化令景焱始料未及。惊愣过后,他趁乱隐匿了自己的踪迹,然后一路尾随着救护车跟去医院的同时,一边拨通警方电话,想办法营救纪建东。

  纪建东在整整失联36小时后,被发现陈尸郊外。江欣悦惊吓过度外加遭受暴力侵害而流产,又引发了大出血,整个子宫被彻底摘除。醒来得知未婚夫已经遇害的消息后彻底精神崩溃。

  那段时间里,如果说有什么人最兴奋的话,大概就是媒体。当地最大华人社团的领导者父子相残。华尔街金融新秀遇害被抛尸。

  消息来得猛烈,去的也快。

  只是所有的一切景焱却都不再关心。他不关心Mars那边的情况如何,甚至连Stefen被法庭宣判那天,他都无动于衷。

  陈星翰死了,死在自己儿子的手上。他的仇已经报了一半。可却感受不到半点喜悦。

  不管原因是什么,他达到目的,终究是以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做为代价的。那么比起害死他父母的畜生,他又有什么区别?!

  从那天开始,江欣悦便成了他的责任。而在景焱心底的最深处,有一些东西也彻底丢失了。

  江欣悦一直在他的照顾下疗养。等到消息渐渐平息时,景焱几乎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关系还有力量,来平息那时所发生的一切。年复一年,直到再难找出半点痕迹。

  景焱明白事实终究是事实,掩盖的再好也总有重见天日的时候。所以,他一边接受良心的拷问,一边又祈祷这一切能够被掩盖的更久。

  只可惜……他的愿望,到底没能够实现。

  …………

  江欣悦的情绪已经平复,只是双眸中的恨意越来越浓,“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畜生!你害死了建东,害死了我的孩子,又毁了我一生。这么多年,我只要看见你假惺惺关心我的嘴脸,我就恶心的想吐。我简直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

  景焱看着她,眉眼深沉,默然不语。

  江欣悦轻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么?都是因为景振海!我全家到底欠了你们家什么?家破人亡都不够!”

  “江叔叔愿意替我父亲承担一切,是因为他曾经背叛过。”景焱眸光闪动,终于开口,“欣悦,我欠你的,我承认。但是请不要误会我父亲。他是真心待你的。当年那次事故,江叔叔之所以愿意替我父亲承担责任,是因为他曾经出卖过景氏。为了凑钱给你母亲治病。”

  江欣悦愣了愣,随即一脸惨淡,“那又如何。我这辈子,终究是毁了。”

  “对不起!”景焱这一声道歉郑重无比,“所以你串通张跃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罪有应得。”

  “可惜还是让你侥幸逃过了。”江欣悦咬牙切齿,下一秒又蓦地嗤笑,“我倒是奇怪,你是怎么怀疑到张跃头上的?”

  “报纸。”景焱轻轻吐出两个字。

  江欣悦眼露诧异,随即听见他不答反问,“那些发到沈若初邮箱里的照片,也是你和张跃窜通好的吧。”

  “是。”江欣悦点头。

  “我早就怀疑我身边有鬼,但不确定是谁。直到那张报纸出现。当初我费了很大的力气去抹平痕迹,就算不可能做到从来未发生过,但想要找到蛛丝马迹,也没那么容易。没有人会留一张旧报纸,除非它对自己有什么意义。你们给我寄过来的那张报纸是截取的,于是我托人去那家报社找到了完整部分。发现那上面有一版摄影展,其中一组作品是张跃的。把他投稿的原片和那些照片比对了一下,摄影角度和调光的手法,几乎相同。而这一次,他寄给报社那些材料中,也有一幅我的照片。于是我的想法更加被确定。其实我始终没有联想到你。因为很多事情你不可能完成。但后来Mars告诉我,你和Stefen见面,我才不注意到这个方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