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农门喜事:夫君,来耕田>目录>

第1069章 番外(38)

第1069章 番外(38)

小说:农门喜事:夫君,来耕田作者:四叶莲字数:2102更新时间:2019-05-08 07:37:39

  

  对于改个姓氏,李海棠并不是很介意。在现代社会,也有不少子女随着母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就算豆包改名姓玉,难道就不是她的孩子了吗?

  玉非翎想过继,李海棠和萧陵川对此,一直没有表明态度,只想拖着时间,看看是不是会有奇迹出现。

  这么多年,李海棠曾经想尽办法,走南闯北的找奇方妙方,什么蜈蚣蟑螂蝉蜕,总之毒性不大的,都让便宜大哥玉非翎尝试,只要喝不死人,难喝点,那根本不算事儿。

  可惜,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但是,李海棠还没有放弃,但是她心里明白,只怕,玉非翎的体质,除非是现代社会高科技,否则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大齐必须有皇储,早点立下,就能让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歇了心思。

  “这孩子,定然是许久之前,就有此打算。”

  李海棠停顿片刻,终于长出一口气。豆包不是个想一出做一出的人,看着跳脱,实则思维缜密。

  不说别的,此行去北地,一路山高水长,走哪条路线,用什么方式出行,请车夫?还是说跟着商队,抑或是徒步,骑马,都不是临时可以决定的。

  “嗯。”

  萧陵川垂眸,附和一句。

  或许,现在出去抓人还来得及,可是他却不想了。

  豆包有自己的打算,做爹娘的,应该在身后支持,作为强大的后盾,而不是他出行路上的绊脚石。

  李海棠点点头,对自家野人夫君颇为认同,看吧,夫妻俩就是这么宠孩子。

  老三小女娃还小,目前看不出什么,而皮球,天生懒洋洋慢半拍,作爹娘的,却从没有故意板正皮球的脾性。

  “对于儿女,我们就是想,让他们在我们的身边,陪着我们度过一段日子,不是孤独的慰藉,只想一起走一段路。”

  李海棠说得很煽情,人生的旅途很长,她不需要子女为自己的人生增光添彩,只要他们认为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舒心就好。

  谁也替代不了谁生活,绝对不能把自己没有视线的梦想,强加在子女身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何尝不是一种自私呢?

  “娘子放心,豆包身边有暗卫贴身保护,不会有什么大危险。”

  只是,不涉及到性命,却不代表吃不了苦头,萧陵川的话,另有含义。

  李海棠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心跳加速,她舍不得,但是,路是儿子选择的,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

  五福瞪着眼,原本以为主家和夫人定然会大发雷霆,而后派府上下人去抓人,然而,夫妻俩得知消息后,竟然出奇的淡定。

  在她看来,小少爷明明是瞎胡闹啊!

  “夫君,咱们也收拾收拾,往北地去,说不得在路上,还能遇见豆包。”

  李海棠抿唇,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好。”

  萧陵川紧绷的面色舒缓,补充一句,“这次我们坐马车,找一条从没走过的路。”

  路上就走走停停,游山玩水,每一次出行,都有新的收获。

  李海棠点头,准备回府问一下婆婆的意见,要不要带着两个小包子一起走。

  此刻,豆包坐着马车,已经出城了。

  他用手捂住嘴,脸涨得通红,好半晌才憋出两个喷嚏。

  “小少爷,莫不是染上了风寒?”

  前方,车夫听见动静,小心地问了一声。

  “不是不是,我估计是被我爹娘发现了,他们在念叨我。”

  豆包上前一步,打开前面的小窗户,对着车夫道,“李师兄,你还是叫我师弟吧,可别一口一个小少爷,听着别扭的很。”

  “可是我……”

  车夫李师兄拉着帽子,露出半张脸,听着声音粗哑,也是个十五六的半大小子。

  二人师从一个师傅,习武方面,都很出色。

  李师兄为人憨厚老实,却不是个傻蛋,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精明,豆包平时和他关系最好。

  从几个月之前,豆包就有意无意地在李师兄面前,说起北地,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而且,北地有卖牛肉的。

  李师兄对女色没感觉,也不上心,只有一个爱好,就是吃。

  听着豆包说牛肉,口水哗啦啦,晚上失眠一整夜。

  接下来,豆包找他一起,想要结伴走北地,来一场美食之旅,他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就答应下来。

  李师兄就这么被豆包轻易地忽悠,但是他不是没有顾虑的,万一被萧府的人发现,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都出来了,谁还纠结一个称呼?随意点。”

  豆包长得比同龄人高不少,坐在马车上,瞧着二郎腿,手里是一张地图。

  地图是他从爹爹的书房无意中看到的,赶紧据为己有,并且如获至宝。

  他的记性特别好,之前跟着爹娘去过北地,即便是那会儿年龄小,走过什么路,他基本都记得。

  前段去阮府,豆包特地套了如意姨母的话,得知出城之外十几里,就有一处百年的老字号,几乎来往的行人,都在此地停留,为了吃正宗的驴肉火烧。

  “天上龙肉,地下驴肉。”

  李师兄一边赶车,嘴里念叨着,其实刚出了京都,他就有点后悔。

  虽然二人习武,可这一路太远了,万一走在路上,遇见穷凶极恶的山匪咋办?他就算是死一万次,也承担不了责任啊。

  就在他纠结,想要掉头的时候,小师弟豆包又一次拿美食引诱他。

  “那家的驴肉火烧味道绝顶,全大齐找不到第二家。”

  其实豆包也没吃过,只是跟着瞎忽悠。他早就看出来,李师兄想要反悔,只能再下一剂药。

  刚出来,还没新鲜够,他怎么可能回去?

  李师兄回去了,他就少个苦力,找旁人赶车,信不过,没有李师兄靠谱,再说他也不想骑马去,风吹日晒雨淋的。

  “师弟,你和我出来,公主她知道吗?”

  李师兄瑟瑟发抖,万一被抓回来,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知道,不过我猜测,我爹娘应该不会找我,他们也能一起去北地。”

  豆包摸了摸下巴,往后靠了靠,反正爹娘中间,谁也插不进去,他只是觉得,爹这辈子就娘亲一个,出行也只有二人,难道不寂寞吗?

  反正,他以后要多少几个娘子,热热闹闹才好。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出城后,渐行渐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