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下堂王爷仵作妃>目录>

第六百三十五章:不重要了

第六百三十五章:不重要了

小说:下堂王爷仵作妃作者:桑紫陌字数:3219更新时间:2019-05-13 20:23:33

   只不过,苏起既然随了苏蘅的姓,在林芷若眼中,也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将他留在京城那种狼窝虎穴之中,她也实在不放心。

  就算秦子裕不会对他做些什么,她也不忍心。

  要走就只能一起走。

  林芷若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摇头“秦子裕,你这又是何苦……”

  “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动用一些手段也无所谓。”用力将女人圈在自己的怀里,秦子裕低声说道。

  五年了,他已经五年没见过她了。

  当年知道她为苏弦解媚毒之时,他的内心是懊恼的,气愤的,他第一次感受到秦子墨当年知道林芷若一直和苏蘅有染时的感受,那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痛,既想狠狠的折磨她,又害怕会将她伤害。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因此在林芷若主动离开时,他并没有阻止。

  只是在她离开之后,他又发现自己疯狂的思念她,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都要被令人窒息的孤独所淹没,这五年来,他总感觉心中缺少了什么。

  直到见到她的那一刻,他才确定,这个女人早已经刻入了他的内心,深入了他的骨髓,无论如何也无法剥离了。

  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子,她的樱唇,还有桀骜不驯,她表面上的贪财冷漠,实则最是心软,只要是她周围的人,她就见不得对方受苦。

  即使三弟那样对待她,她还是依然感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前往青峰山,为他采药。

  他真的爱惨了她!

  她的脆弱,她的骄傲,她的不合时宜,她不能忍受自己和任何一个女人共享自己的丈夫!

  当年秦子裕不懂她的执着,如今,他也还是不懂,但是他愿意迁就了。

  一直以来他都将她当成一匹野性难驯的烈马,用皮鞭打在她身上,用匕首刺入她的肌肤,却无法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妥协,只将她越推越远。

  如今为了留下她,他愿意放下自己的尊严,放弃自己所有的坚持,只要她能……

  留在自己身边!

  是的,只要自己可以天天看着她,其他的什么都无所谓了。什么苏弦什么苏蘅包括他的三弟,什么人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若儿和他在一起。

  “你恨我,讨厌我也没有关系,若儿,我好想你,很想很想!我一直派人四处打探你的消息,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你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一如当年你从天而降出现在我面前。我有时候甚至怀疑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场梦。我答应你,只要你回来,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计较了,我们重新开始,我保证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对你好,再不会像以前那般……”秦子裕用下巴在她的头顶蹭着。

  林芷若心头一震,她没想到秦子裕竟然在跟她示弱!

  这五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竟然让一个偏执狂开窍了!难道他遇到了什么心理医生?

  只不过,现在来说这些,已经太迟了。

  她这个人虽然强势惯了,但是对弱者却无能为力。说话的语气也不由得放缓了下来

  “秦子裕,你别这样,我们之间从我离开京城那一刻起,就已经结束了。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说为了我好的话,请你放我自由。我要的只不过是可以自由的翱翔于天地之间,不再受人摆布罢了。”

  “若儿,只有这个我不能答应你,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绝对!你想要自由,我可以放弃一切,跟着你一起过闲云野鹤的生活,你和我,还有那个孩子,还有阿可。”秦子裕用力抱紧了怀里的人,“如果你暂时没办法原谅我,我也可以等,只要让我陪在你身边,你想回头的时候,可以一眼就看见我,这样就够了!”

  “秦子裕……”

  低声唤着男人的名字,林芷若突然间动了,她突然起身,一头撞向秦子裕的下巴。

  没想到秦子裕反应更快,一拍床板站了起来,一个转身避开了林芷若的攻击。

  随后,趁着林芷若还没站稳之时,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

  “若儿,几年不见,竟然也学会主动投怀送抱了,本王深感欣慰。”

  “咳咳!”林芷若冷不丁被秦子裕的油腔滑调吓了一跳,剧烈的咳嗽起来。

  “若儿你没事吧?你咳的好厉害,本王替你顺顺气。”

  说着秦子裕竟然用手抚上了她的胸口,一下一下帮她顺起气来,起初只是轻拍,后来竟然变成了用力的揉捏。

  “秦子裕你住手!”林芷若咬牙切齿地说道,她用力挣脱秦子裕的手臂,竟然完全纹丝不动。

  难道区区五年时间,秦子裕已经发展到可以跟她一较高下了?

  可是秦子裕似乎很享受有美人在旁温柔缠绵的感觉,完全没有将林芷若的怒吼放在心上,反而加速了手上的动作。

  “秦子裕,我数三声!”林芷若地挣扎更加剧烈,生怕屋内的动静会吵醒外间的苏起,她只能拼命压低声音。

  终于秦子裕似乎是良心发现了,松开了握在她胸前的手,转而一脸戏谑的望着她。

  “若儿已经等不及了么?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言语温柔,句句诱惑,林芷若却只想给他两下。

  她飞快地在男人的双肩点了两下,秦子裕顿时动弹不得。

  “抱歉啊,我既然已经脱离了京城这片苦海,就没有再回来的道理,恐怕要辜负你的好意了,后会无期!”

  说着转身就走。

  “林芷若你站住!”秦子裕大声喊着,女人的脚步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他心下着急,慌忙说道,“你以为没有我的命令你可以离开这里吗?这可是大理寺,不是你家后院,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这皇城的守卫都是摆设不成!”

  “能不能走,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林芷若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弯腰抱起仍然还在熟睡中的苏起,抬脚向外走去。

  “林芷若!”秦子裕脸色阴沉,青筋毕现,“难得回来一次,你就不想知道阿可的情况吗!上次你一声不吭让人将阿可送回到惠王府,差点让她落入歹人之手,名声被毁,虽然身在京城,她却不能堂堂正正的活着。生孩子时巨大的亏损,让她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缓过来,一直疾病缠身,终日想念孩子闷闷不乐,你想让她就这样郁郁而终么!”

  林芷若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秦子裕松了一口气。

  只要能暂时拖住她,他就有办法将她留下。

  他一边和林芷若说这话,一边控制着内力的走向,只要让他冲开穴道,就可以留下她了!

  “你说什么?我记得我临走前不是给她留了一些调理身体的药么?怎么还会这样?”

  林芷若也确实担心秦亦可的情况,古代的医疗条件不如现代,当时她虽然在情急之下帮秦亦可做了手术。

  但总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不耐心调养,是很难康复的。

  秦子裕知道自己赌对了,同时心里泛起无名的酸意,他竟然要靠着阿可才能让这个女人留下。

  她对自己就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么?

  “我们确实按照你的要求给阿可吃药了,但是她的病也只是稍微好了一点,身体没那么虚弱罢了。现在每到阴天下雨,她的伤口都会隐隐作痛,更有甚者,让阿可疼的几乎昏厥过去。我们求遍名医,他们光是听着剖腹取子就已经非常匪夷所思了,对于这种病症更是无从下手。”

  “若儿,我知道你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阿可这里,你不能不管她。作为她的兄长,我实在不忍看见她遭此大难。”

  林芷若低头思考他话中真假,片刻之后,竟然笑了。

  “果然书读的少就是可怜,连撒个谎都漏洞百出,秦子裕,按照你所说的,阴天下雨会疼,那是风湿病的症状,阿可是产后虚弱,即使有后遗症,也不该是这种。而且,我相信你的为人,你最是疼爱阿可,就算她不能再以公主的身份活在这世间,也不至于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你一定会为她安排妥当,让她可以无忧无虑过完一生的。是吗?”

  秦子裕心神一荡,想不到自己在她心目中是这样的形象,只是在这种时候他实在是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我承认,这件事我确实骗了你,不过阿可的伤确实是真的。你所说的什么风湿之症,本王确实不知,但阿可确实是这样的症状,这件事情只要你稍微找府里的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本王没办法说谎。”

  对于他的话,林芷若又信了几分,明知道他是采用拖延战术,她还是不得不听从。

  毕竟阿可是她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救回来的,她不能对自己的病人见死不救。

  “我知道了,我会解开你的穴道,你不许限制我的自由,还有,明天一早必须带我去见阿可。”

  秦子裕欣然应允。

  林芷若利落的点了他的胸口,秦子裕一恢复自由,就整个人缠了上去。

  “若儿,我就知道你最是心软,一定会救阿可的!”

  林芷若躲闪不及,被男人圈在了怀里“喂,秦子裕你可是答应了我的!不许限制我的自由!”

  秦子裕勾了勾唇角“本王并没有限制你的自由,只是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反正阿可的事情也不急在一时,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秦子裕你干嘛,快放开我,苏起还在外面,秦子裕……”

  “若儿,我想你……”

  “秦子裕你混蛋……住手……唔……”

  全书完

  16264963866493.

  :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