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目录>

番二:完美结局(二哥二嫂)

番二:完美结局(二哥二嫂)

小说: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作者:久陌离字数:5756更新时间:2019-05-14 07:04:59

  

  “姐夫,这是最新的实验结果,你看看。”爱丽丝将一份实验报告递给靳修溟。

  当初清歌将她从沙连国带回来,她就一直生活在夜家,只是她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读的都是寄宿学校,平时很少回来,也很少出现在人前。

  十六岁以后,清歌送她去国外留学,读了全世界最好的医科大学,直到博士毕业才回到东陵市,回来之后就一直在靳修溟所在的医学实验研究中心工作。

  靳修溟接过报告,“这份文件我回去再看,明天是你清歌姐的生日,你清歌姐希望你能回家吃个饭。”

  爱丽丝点点头,“好的,姐夫。”脸上没什么表情,她不太爱笑,就算是对着最亲近的人都是如此。

  第二天,爱丽丝早早就来了,除了给清歌带的礼物,还有给两个孩子的。

  希希看见爱丽丝很高兴,缠着她陪自己玩儿,爱丽丝跟着希希去了客厅。客厅的地毯上,还坐在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

  他是清歌去年生下的儿子,今年刚刚满一岁,小名沉沉,是希希给她取的。

  清歌还没回来,靳修溟到家后就去了厨房,现在家里基本都是他做饭。

  门铃响,靳修溟以为是清歌回来了,让爱丽丝去开门。

  爱丽丝起身去开门,看着门外的人,微微一怔:“王后。”

  梅静姝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叫我王后吗?你要是愿意,就叫我一声二嫂,跟清歌一样。”

  爱丽丝的事情,清歌早就跟她提过,梅静姝知道这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对她总是带了几分怜惜。

  爱丽丝只是笑了笑,没有叫,她对自己的身份一向认得很清楚,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从来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梅静姝也没勉强,径直走了进去。

  “希希,沉沉,宝贝们想我了吗?”梅静姝看见两个孩子,眼睛发亮,她喜欢孩子,可惜这么多年,她跟冷文冀一直都没有孩子。

  虽然结婚前就知道了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心中说不遗憾是假的。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冷文冀。

  每次清歌或者靳修溟带着孩子去京都,都是冷文冀最开心的时候,梅静姝知道其实冷文冀比自己更喜欢孩子,只可惜命运弄人。

  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围着梅静姝,梅静姝一边搂着一个,左亲一口,右亲一口,心里美滋滋的。

  “二伯母,你给我们带礼物了吗?”希希笑眯眯地问道,另一边的沉沉也盯着她。

  梅静姝笑,低头又亲了亲小丫头的脸颊,“带了带了,我给你们买了很多的礼物。”

  希希眼睛一亮,踮起脚在梅静姝的脸上亲了一口:“二伯母,我最爱你了。”

  梅静姝笑得开怀,虽然知道这丫头是哄她的,但她就吃这一套。

  爱丽丝进厨房帮靳修溟洗菜去了。

  靳修溟知道来人是梅静姝,有些意外,清歌过个生日而已,也不是整岁生日,以往梅静姝都是直接将礼物寄过来的,这次怎么连人都过来了。

  “姐夫,等下我就不在家里吃饭了,你帮我跟清歌姐说一声。”爱丽丝有些不自在,梅静姝毕竟是王后,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虽然梅静姝一直都平易近人。

  “你姐让你留下来吃饭,你要是想走,自己给她打电话。”靳修溟眸光淡淡,他跟爱丽丝接触不多,即便是在实验室,交流的也是工作上的事情。

  爱丽丝神情犹豫,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清歌回来,看见梅静姝,自然高兴,“二嫂,你怎么来了?”

  “你生日,我当然要过来给你过个生日啊。”梅静姝笑眯眯。

  清歌看了她一眼,就知道这人肯定是有别的事情,为了一个不太重要的生日,大老远过来,不至于。不过两人心照不宣,谁也没有点破。

  因为梅静姝的突然来临,爱丽丝吃完饭就匆匆离开了,清歌就连跟她单独说两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找到,心中想着改天跟小姑娘聊聊。

  爱丽丝的性格太安静了,整天不是工作就是家里,就连个人问题都没有解决,她已经没有亲人了,清歌就是她的亲人,这方面自然也要操操心。

  清歌先哄睡了两个小的,出来时,就看见了梅静姝,“二嫂,有事儿?”

  梅静姝点头,“我找修溟谈点事情,方便吗?”

  清歌失笑:“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他在书房,你去找他就是了。”

  梅静姝笑了笑,转身去找靳修溟。

  靳修溟正在看爱丽丝白天给他的那份实验报告,然后梅静姝就来了。

  靳修溟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梅静姝找自己一定有事儿,十有八九跟二哥有关。

  果然,梅静姝踌躇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修溟,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和你二哥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哪怕是试管,我也愿意尝试。”

  靳修溟定定地看着她,“是我二哥说了什么?”

  “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是我心疼他,我常常看他偷偷看希希和沉沉的照片,他太喜欢孩子,我不想他有遗憾。”

  靳修溟脸上的温和渐渐被严肃所取代:“我二哥在结婚前应该已经将自己的身体情况告诉了你。”

  梅静姝点头,“我知道,可是李老也说了,你二哥的身体现在已经好了太多了,虽然体质比一般人弱,可活到老是没有问题的,漫长的人生,我不想他留下这个遗憾,虽然我知道希望渺茫,但我还是想试试。”

  “这件事我二哥知道吗?”

  梅静姝点点头,复又摇头:“我跟他提过一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次我是借着给清歌过生日的机会来找你的,我想问问你,是不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靳修溟沉默。

  梅静姝眼睛微亮,靳修溟没有第一时间否定,那就说明是有希望的。

  “修溟,你有办法的,是不是?”梅静姝追问,眼中满是急切和希冀。

  靳修溟定定地看着她,“办法不是没有,但有危险,你也要吃不少的苦。”

  “吃苦我不怕,但有危险,是你二哥有危险吗?”

  靳修溟忽然笑了,二哥前半生运气不好,后半生倒是幸运的,这梅静姝对他倒是一片真心真意。

  “是你。”

  闻言,梅静姝松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什么办法?”

  “试管。二哥的精子活力很低,而且数量少,这种情况下,你们想要自然受孕,很难,只有试管可以试试,不过成功率也很低,甚至可能做几次都未必会成功。”

  而每做一次试管,对梅静姝而言,都是一个很大的负担,要是失败了更是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所以靳修溟才说她会受苦。

  “这些我都不怕,只要有办法,我就愿意尝试,我不在乎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只求给他留下一个孩子。”

  “二嫂,这件事我需要提前跟我二哥商量,你知道的,没有他的配合,做不了。”

  梅静姝心有疑虑:“只怕你二哥不会同意的。”

  “我会去说服他,这次我跟你一起回去,将沉沉带上。”

  希希已经上小学了,不能无故缺课,所以靳修溟只打算带上小儿子,这样也能给清歌减少很多的麻烦,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挺累的。

  梅静姝听了这话,彻底放心了。冷文冀一向能听进去这个弟弟的话,有他帮忙,她才有把握能说服冷文冀。

  次日一早,靳修溟就带着儿子北上了。

  冷文冀没想到靳修溟竟然会来,还将沉沉带来了,将孩子抱在怀里,一脸的宠溺。

  “你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让司机去接你。”

  “我跟二嫂打车回来也一样。”靳修溟倒是不在意,“李老最近有给你做身体检查吗?”

  虽然现在冷文冀已经不需要天天吃中药了,不过每隔一段时间,李老就会给他检查一次身体。

  其实靳修溟一直跟李老都有联系,冷文冀的身体情况,他知道的很清楚,不过还是习惯性关心一下。

  “没事,一切正常。”

  冷文冀将孩子交给宽叔,让他给孩子准备一些吃的,这才带着靳修溟去了书房。

  “你这次北上是有什么事儿吧?”

  靳修溟点头,开门见山,“二嫂找我说希望能给你生一个孩子,问我试管是否可行,这件事你怎么看?”

  冷文冀一顿,随即了然,“这件事我会好好劝劝她,你不用管。”

  “二哥,这次我赞成二嫂的建议。”

  冷文冀定定地看着他,脸色微变:“修溟,当初李老说了,我的身体情况根本不可能有孩子,我不想她白白遭那个罪。”

  “当初医生还说你活不过二十八岁呢,你现在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二哥,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你的病症,和李老也展开了多番讨论,我们一致认为,以你目前的身体情况,想要做试管婴儿,还是可以试一试的。”

  冷文冀没说话,低头沉思着。

  靳修溟眸色淡淡,再度开口:“你跟二嫂结婚也有四年多了,自从你们结婚后,二嫂就跟娘家断绝了关系,这些年更是一次家都没有回过,想必以后她跟梅家的关系也就那样了,说句不好听的,万一以后你先一步走了,你忍心她一个人独自活着吗?给她留下一个孩子,起码以后她还有个念想。”

  原本冷文冀的和梅静姝的婚礼应该在五年前,可在距离婚礼不足两个月的时候,梅靖远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他要在夏国扩展事业版图,做进出口生意,要求冷文冀给他大开方便之门,甚至取消他的进出口关税。

  冷文冀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梅靖远当时也没发作,事后却将梅静姝骗了回去,将她关起来,不让她结婚,梅静姝和冷文冀的第一次婚礼就那样错过了。

  后来是梅静姝从家里逃了出来,碰上了去Y国找她的冷文冀,两人才再度走到了一起,不过从那以后,梅静姝跟家里的关系就断了。

  梅靖远在公开场合表示了跟梅静姝断绝了父女关系,梅静姝也不再是梅家的人。

  想起那些过往,冷文冀心狠狠一颤。

  “你有多少把握?”冷文冀问道。

  “不到四成。”靳修溟实话是说,“而且可能一次不够,需要多试几次。”

  冷文冀闭了闭眼,“你让我考虑考虑。”

  靳修溟站起来走出去,就见梅静姝不安地站在门口,见他出来,一脸希冀地看着他。

  “二哥说考虑考虑。”

  梅静姝眼睛一亮,心头狂跳,这是冷文冀第一次松口,她就知道靳修溟的话冷文冀一定可以听进去。

  梅静姝推开书房的门,冷文冀独自坐在那儿,看见她进来,笑了笑:“怎么不去休息?”

  梅静姝顺手将门关上,走到他的身后给他轻轻捏着肩,“等你啊。”

  冷文冀握住她的手,“静姝,我们谈谈。”

  梅静姝知道他要跟自己说什么,心中紧张,深吸了一口气,主动承认:“是我去找修溟的,也是我求的他,这件事你不要怪修溟。”

  冷文冀哭笑不得:“我没怪你们任何一个人,说起来,是我让你受委屈了,若不是跟了我,你或许现在早已做了妈妈......”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梅静姝捂住了嘴巴,“不许你这样说,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梅静姝蹲在冷文冀的跟前,抬头看他:“文冀,我并不在乎有没有孩子,有了你,这辈子即便是没有孩子,我也不会觉得遗憾,可我不想你留下遗憾,我知道你有多喜欢孩子,我想为了你去试一次,哪怕失败了我也不会后悔。”

  因为努力过了,所以结果即便是失败的,梅静姝也觉得值得。

  冷文冀眼眶有些酸涩,“静姝。”

  梅静姝笑意温柔,“文冀,让我试一次好不好?哪怕就一次,我想给你生一个孩子,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冷文冀盯着她,梅静姝生的很漂亮,可冷文冀爱的却不是这张脸,而是梅静姝这个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哑着嗓子开口:“好,我们就试一次,要是不成功,我们就放弃。”

  梅静姝笑着点头。

  梅静姝的身体一直很健康,而冷文冀的身体经过这么多年的调养,也已经基本恢复,所以确定了他们的身体没有问题之后,靳修溟就找了一个合适的日子给梅静姝做手术。

  靳修溟找来了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跟自己一起进行这次的手术。

  手术一共进行了三次,前两次都失败了。

  当听到第二次依旧失败时,梅静姝哭了。

  冷文冀当时就站在病房外,听着里面传来的低声哭泣,心痛难忍。

  “修溟,就到这里吧,不要再试了。”冷文冀哑着嗓子开口,他实在是不想看到梅静姝难过了。

  靳修溟面色冷沉,连续失败了两次,虽然在意料之中,也难掩挫败。

  “二哥。”

  冷文冀摆摆手:“我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是我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就这样吧,孩子是种缘分,我跟静姝没有这个缘分罢了,好在还有希希和沉沉。”

  靳修溟张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冷文冀走进病房,梅静姝急忙擦干净了眼泪,挤出了一抹笑,看着冷文冀手上拿着的保温盒:“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宽叔特意让人炖的母鸡汤,给你补补身体。”

  冷文冀一边说,一边倒了一碗鸡汤,准备喂她,却被梅静姝拒绝了。

  “我自己喝,这几天你也累坏了,等下你就回家休息吧。”

  从第一次到现在,过去了几个月,冷文冀一直没能好好休息,整个人都憔悴了。他的身体又不比常人,梅静姝是真的担心他撑不住。

  冷文冀坐在床边看着她喝汤,冷不丁开口:“静姝,就到这里吧,我们不试了,孩子,我不要了。”

  梅静姝握着勺子的手一顿,愣愣地看着他,良久,才挤出一抹笑,“不是说好了三次吗,还有最后一次。”

  “静姝,不要试了,这对你的身体损害太大了,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梅静姝笑笑:“我没事儿,养养就好了,李老都说了,我的身体底子好,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文冀,最后一次了,你让我试试吧,不试试我不死心,要是第三次再失败,我就听你的,放弃,这辈子都不提了好吗?”

  冷文冀看着妻子眼底的期盼和祈求,最终还是不忍心拒绝。

  好在第三次手术终于成功了,只不过两个胚胎最后只活下来一个,不过这对于冷文冀夫妻来说已经足够了。

  怀孕期间,梅静姝的反应很剧烈,几乎是从头吐到尾,更是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加上怀相不稳,她的孕期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别人怀孕都是胖了几十斤,可她除了肚子大了,脸颊看上去却更瘦了,整个人被折腾的很憔悴,就算吃再多的补品都补不回来。

  唯一庆幸的是这孩子很健康,虽然折腾,但也平平安安熬到了生产的时候。

  冷文冀想剖腹产,可梅静姝坚持要顺产。冷文冀站在产房门外,坐立难安。

  每隔五分钟,他就要抓着靳修溟的手问一次,“修溟,她会没事的对不对?”

  靳修溟肯定点头:“一定会没事。”

  清歌此时也陪在这里,却没有说话,眼睛盯着产房门口,心中祈求着梅静姝能顺利。

  上午九点,梅静姝生了,是个姑娘。

  当梅静姝被推出产房的那一刻,冷文冀握着她的手,不顾形象地哭了。

  梅静姝笑着摸摸他的脸,温柔开口:“文冀,我们有孩子了。”她的嗓子因为刚生完孩子而沙哑地厉害,却倾尽了此生的温柔。

  冷文冀流着泪,嘴角却高高扬起,“是,我们有孩子了。”

  清歌看着这一幕,眼神温柔,缓缓握住了靳修溟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感谢上苍,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结局。

  ------题外话------

  历时一年,终于给这本书画上了句号,此时有不舍,也有解脱。

  从傅爷到靳少,两年时间,我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又要上班,又要码字,整个人很疲惫。也因为状态不好,这本书写得不尽如人意。

  所以完结之后,我应该会休息比较长一段时间,调整状态。短则两个月,长则四个月,我必归来。希望我回来时,你们都还在。

  我知道靳少写的不算完美,有人喜欢,有人不喜。喜欢的,我说一句感谢,谢谢你们从头到尾都陪着我;不喜的,我说一句抱歉,没有给你们留下一个好的阅读体验。

  不过完美也好,不完美也罢,靳少到这里就结束了,山水有相逢,下一本书再见!

  新书要是上传了,我会在傅爷和靳少的评论区置顶,大家可以关注一下两本书的评论区,也会在我的围脖(潇湘久陌离)上发布更新时间,大家记得关注我的围脖哦。

  再推荐一下我的完结军婚宠文《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又名《受宠吧,神秘娇妻》,搜不到的可以直接搜我的笔名——久陌离。

  最后一个请求,希望大家都能支持正版订阅哦,毕竟阿离就靠这一点订阅钱吃饭,订阅才是我码字的动力呀!

  爱你们每一个支持我的人,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