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红楼之尴尬夫妻>目录>

后记

后记

小说:红楼之尴尬夫妻作者:林月初字数:4392更新时间:2019-05-15 10:16:54

  

  电子书屋 www.ebookwu.com,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邢霜和贾亮的丧事,办的十分低调,并非贾家办不起葬礼,而是贾瑨在众人讨论该用什么木料做棺材时,出声阻止了大家想隆重的念头。

  用他的话说,父亲一生只求贾家清清白白不惹人话柄,若是此时隆重奢侈起来,只会让人误会,更是让父亲一生的努力付之东流。

  最后,大家只选了普通富贵人家常用的木料,因一切来得突然,这料子还是肖家派人找来的。

  贾琏和贾琮在第一时间就发了讣告出去,贾亮的死也第一时间就上报了朝廷。

  白事进行的相当顺利,有贾母和王氏坐镇,整个丧礼多显得庄严又低调。一点不失大将军的威严,又不会太过奢华糜烂。

  最后到了要下葬,家里人又吵了起来。贾母和王氏坚持要亲自扶灵回京城,其他人则担心两人在路上太辛苦,不敢她俩扶灵。

  结果又是贾瑨站了出来道:“二哥要袭爵,虽不必进宫面圣,也得回京接旨。不如就有二哥二嫂一路,一路上也有人伺候老太太和婶婶。”

  众人一听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甄英莲把家中内务与王熙凤交接了一番,收拾好了,便带着邢霜贾亮的灵柩出发回京了。

  因贾亮的身份地位,一路停歇都是官驿,一行人走到胶东一代,竟遇上了前往广州颁旨的天使。

  天使唏嘘了一番,又给贾亮邢霜的灵柩上了香,便干脆随着扶灵的一群人一起往回走。

  到了京城已是六月,因天气热了起来,也不敢停留太久,加之还要回金陵祖坟安葬,便只准备停灵一日。

  结果这一日,京城贾家的门槛都快被人踩塌了。来的人实在太多,导致最后没法子,贾珠只留了八公四王家的人稍作休息,其余等人都只能吊唁完了就走。

  而这一日,圣旨也终于下来了。追封贾赦为一等勤孝公,贾琮袭爵降一等仍是一等大将军,俸禄不变,免请安拜见之礼。甄氏封一品诰命夫人,俸金五百,禄米五百。

  贾琮夫妇正好在京,接了旨便朝着宫中的方向磕了头谢了恩。天使又宽慰了贾家几句,便回宫复命去了。

  皇帝听了天使的回报,叹了口气道:“那浑小子临了了,还给朕找这么个麻烦。”

  黄桂在一旁劝道:“贾恩侯在世时为陛下扫清两广隐患,陛下就当让他走的安心些吧。”

  皇帝拿手撑住了额头,狠狠的揉了揉眉心,心里有些酸楚。

  幼时的陪读,没剩几个,只有这贾赦稍微合他的心意,可竟然这么快就走了。虽说他给儿子求的那条件有点不合规矩,可看在他为自己做的事,和他儿子侄儿对日后的用处,这件事就算了。

  可是,心里那股淡淡的寂寞,却怎么化解?

  贾琮这边接了旨,停了一日的灵,便再次启程前往金陵。

  到了祖宅,看着叔叔婶婶的灵柩,贾珍和尤氏都懵了。

  他们虽接到了讣告,可仍不敢相信,这两个人就这么死了,还是死在同一天。加上大婶婶还比二婶婶年轻十几岁呢,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可当灵柩出现,贾琮随灵,这两人也不得不信,最后跪地哭了一场,又赶紧帮着贾琮照料最后安葬之事。

  很快,贾赦和邢氏的棺材在金陵祖坟里下葬,并埋在了一个墓里。看着父母的墓碑,贾琮又忍不住抱着碑牌痛哭了几日,这才渐渐收拾了心情,好生守孝。

  硬是守了怔怔三个月,贾琮这才带着媳妇踏上归途。途中又绕回京城,去给贾母和王氏辞行。

  贾母和王氏,经过这三个月,情绪已好了许多。可再看到贾琮,依旧忍不住又哭了一场。临别时,王氏特地让贾琮带上了许多京城的特产,并嘱咐他得了空常回京看看。

  贾琮这一走,就是大半年,等回到家里,已快到年关了。

  这是第一个没有贾亮邢霜的年节,家里的人都恹恹的提不起劲来,贾琏成日埋头在实验室里,连家都不太回。

  王熙凤见甄英莲回来了,就把管家的钥匙交了出去,并提了分家的事儿。

  甄英莲苦苦劝道:“分家可分,但却不必搬了。原荣国府与宁国府不也是如此,中间只隔着一道院墙,来往也方便许多。

  “且你那边皆是太太在时替你精心打造的屋子,你设计起来有安静的地方,处理外头的事情也极方便。

  “这会儿搬了出去,又要找地方,又要推了屋子重建,你即便自个的生意不耽误,可总不能耽误了大哥的研究吧?”

  王熙凤道:“这可不行,二叔既袭了爵,自然要按着制式来的。咱们原先买这宅子时,是按着总督的规则建的。如今这宅子还需扩建,再分一半来给我像什么样子?

  “太太虽让咱们互助互爱,可这面子上的事儿,可不能丢,省的让人小瞧了咱们,也是给走了的太太老爷丢脸。那两位原是多体面的人,咱们怎能抹黑?”

  甄英莲又道:“可你搬得远了,别的不说,若是瑨弟有个什么,叫我和二爷怎么管教?你也说了,会替太太看着他,就不怕我管不来他,让他走了歪路?”

  甄英莲本是想找个借口,让大房一家别搬了,没想到这借口也是有奇效,一说出贾瑨来,王熙凤就犹豫了起来。

  贾瑨虽不是太太说的那般刚愎自用,可也确实年纪太小了。自家大爷身为长兄,父母不在自然要担起长兄为父的责任来。

  如今她能一走了之说搬就搬,可日后真的瑨弟出了个什么事儿,她这个做大嫂的平日没有管家,也是大错。

  王熙凤又想了一会儿,点头对甄英莲道:“我知晓了,只是这事儿还得容我与大爷商量一回。”

  甄英莲笑道:“既要商量,何不一块商量?我回来的路上,也与二爷说过这事儿,二爷倒是有个不错的主意。不如晚上吃饭时,再一起说道说道。”

  王熙凤便回去派人把贾琏从实验室里叫了出来,把事实一摆,讲道理说:“我知你沉浸悲恸不想面对现实,可如今老爷太太不在了,你总不能再这么下去。

  “一家子里头你是长兄,该有责任替父管教弟弟。咱们虽分了家,太太却让瑨弟随着二房。可二房是什么性子,你也知道。瑨弟若是犯起浑来,只怕他二人制不住他。”

  贾琏本无心听妻子说得话,可听到最后两句,心里倒是振作了不少。

  是啊,他是长兄,若真的孝顺,便该牢记父母的遗愿,守好这个家,而不是兀自神伤,把麻烦丢给二弟。

  若是真的这么做了,那他还配做父母的长子吗?母亲这些年的培育和关系,岂不是错付了人?

  “也罢,二房怎么说的?”贾琏这话一问,王熙凤便笑了起来。

  “说是二叔在回来的时候,有个不错的法子,让咱们吃饭的时候一块说到说到。”

  贾琏闻言,便唤丫鬟进来梳洗,这段时间埋头躲在实验室里,他都已经快不成人形了。

  “瑨弟呢?”贾琏梳洗完了,这才想起这个主角来:“那小子这几日是不是又在工厂?”

  王熙凤忙道:“倒是乖乖每日都回来了,只是一早就出去,也要晚饭才回来。你且放心,宝兄弟成日里跟着他,他乱来不了。”

  贾琏点了点头,这才放心。与妻子一道去了正院吃饭,看到贾瑨跟着宝玉一块回来了,心道妻子看来没替这小子打马虎眼,便一边吃饭一边与贾琮说起这分家的事儿来。

  贾琮道:“路上我想过,你那边都是母亲在时,专门找人精心替你打造的格局,分了家出去,多是麻烦,你那屋子留下,也不适合再给了谁住。倒不如仍留给你,咱们建个院墙,中间留一角门,对外只道已分了家,便作数了。

  “你若怕我这里不够了也不打紧,这一条街只得咱们一户,旁边两块的地瑨弟都打听过了,皆是空着的。只需两边各买一些下来,再做些扩建。

  “一来艺儿也十二了,早该搬出内宅,另住新院。再者你与嫂子难道就不再添丁了?便是多个女儿,也是好的。

  “至于我这里,则令要多买一些,日后老三分了出去,也好直接起个院墙,咱们三兄弟只分家不分居,岂不是更好?”

  贾琏看了眼贾瑨,问他:“你也如此想的?”

  贾瑨点头道:“父母的愿望就是咱们一家子齐心合力,我自然不会违背。再说虽然不分居,但有院墙隔开,各自也有隐私。我那边倒不必许多大小,你二人皆有爵位,我却不过是个平民。”

  兄弟俩一听他这话,立刻尴尬了起来。

  这可是母亲的亲生儿子,也是母亲唯一的子嗣。结果到头来,只让长子和庶子有了爵位,亲生子却只是个平民,母亲也不知怎么想的。

  但好在贾瑨并不在乎爵位,他要的,只是想实现工业革命,让中华强大而已。

  “那这买地的事情,便交由瑨弟去办。反正近来你那工厂,也没什么大事了吧?”贾琮此时袭了爵,自然是一家之主,便先问贾瑨。

  贾瑨想了想说:“无甚大事,我去就行。”

  贾琮又对贾琏道:“大哥那边还需多大的地,自与瑨弟说去,我是不会过问。不过我这里倒有一事要求大哥。”

  贾琏笑道:“你说。”

  贾琮接着道:“瑨弟日后也要分家,我自是要紧着咱们方便来,到时买了新地,会先将他日后所居之处事先建好,到时只建院墙就方便的多。

  “另外我这边,格局也许更改,还要再辟一个地方,用以平日丹青习作,也方便我日后收徒。

  “若要做这些大更改,少不得要人好好瞧瞧。大哥见多识广,人脉又多,还请大哥帮忙找个靠谱的工匠,替咱们好好规整规整。”

  贾琏心知,这是弟弟怕他心中不爽,故意示好。这两广地区,只要放出消息想请工匠,哪家工匠不想来试上一试,日后也好留名。

  贾琏看破也不说破,答应了弟弟的请求。等吃完了饭回了院子,这才跟王熙凤道:“我那二弟,哪里分明世事通达,也苦了他忍了那么多年。”

  王熙凤这样的人精早看出了名堂,笑着道:“你当咱们看得出来,太太看不出么?若非如此,太太又怎敢真的把这爵位让二弟袭了。正因他世事通达,又懂得藏拙,太太才放心让他袭了爵位。

  “咱们这样的人家,怕的倒不是别的,只怕辱没了先祖的脸面,让世人指着咱们骂一句不孝子。

  “如今有他当家,咱们倒也不愁。英莲也是个有主意的人,配上他倒是正正好了。”

  贾琏点头笑了笑,心中有些怅然。二弟是他从小带到大的,他自然知道二弟的本事。

  只是这些年看着弟弟一点点的藏起锋芒,只为了不跟自己争抢,他心里也是难过。

  如今好在弟弟袭了爵,又能渐渐恢复原来的模样,应该也能让父母瞑目了吧?

  兄弟几人齐心,很快就把该办的办好,要整改起来也不麻烦,不过将两边的围墙打掉,再扩建就是。

  半年之后,终于扩建好了,兄弟们便选了个良辰吉日,建了院墙,以此示人,正式分开。

  贾琏这边另起了正门,本就是扩建之处造好的,他这里反而靠左,成了正院,并不用搬。

  而当初邢霜给贾琮这边安排的院子,在建了围墙之后,也恰好就是正院该处的地方。

  几兄弟分完家这才发现,原来母亲真真就是走一步想十步的人,竟然连日后分家都考虑了进去,难怪兄弟二人的院子一个西边一个东边了。

  又过了一年,漳州那边传来喜讯,说是黛玉有了身子。王熙凤丢下家里,带着小红亲自过去照顾黛玉,知道她三个月后胎稳了才回来。

  才刚到码头,就得知探春也怀上了,王熙凤连家都没回,就赶去了肖家。结果到了肖家一看,甄英莲早就来了。

  肖太太倒也不恼,一般自个的媳妇若是来了娘家人照顾,少不得外头要说闲话,说夫家没照顾好。

  可这两广地区谁不知道贾家最疼的不是儿子是闺女?于是甄英莲提出要住进来照顾探春,肖太太也一口答应了下来。

  甄英莲都在肖家住了快一个月了,王熙凤又来了。两人见了面,都叫对方回去,谁又都不肯回去。

  探春见两个嫂子为了照顾自己都快争起来了,拿帕子捂着脸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两个嫂子异口同声的问。

  探春帕子下的眼睛微微湿润:“母亲若知道,咱们一家人如此齐心,想必在那个世界,也能笑出声来吧。”

  后记完

  以下是作者的话,说实话,后记我并不想写的太长,只想把大家走出伤痛的这个阶段写出来。

  至于剩下的或者番外,很多读者想看,但我觉得其实不写更好。

  写了,他们的故事就成了我的故事,而不写,他们的故事就是你们的故事。

  余下的人生,你们脑补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