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温水煮相公>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下)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下)

小说:温水煮相公作者:不爱钱只爱财字数:5105更新时间:2019-05-21 07:13:24

  

  燕之拿了桌上的荷包打开看了看,刚要凑近去闻,手上的荷包已经被人夺了去!

  “少主!”羽拿着荷包低声道:“小心有毒。”

  “呵!”景云冷笑一声:“君无戏言!”

  燕之横了他一眼,心道:这狗皇帝心计百出,还真是要格外的小心。

  继而她转念又一想:他就辛未这一个儿子,辛未若有个好歹,与他来说就是断子绝孙的事儿,想来他就是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得在乎辛未的性命!

  “姑姑。”燕之对羽轻声道:“拿回去试试吧。”

  说着话她抬头看了景云:“请问陛下,这个药多大工夫能有作用?”

  “……”景云想了想随即摇头:“朕只知这药可解那毒,其余的朕也不知。”

  “一问三不知?拖延时间?”燕之点点头:“姑姑,回去照陛下说的去做,多弄点猪粪,好好熏……”

  说完她慢悠悠地坐到了椅子上捶着自己肿胀的小腿说道:“从现在开始算时间,天亮之前我家王爷若是不醒,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帘子一挑,羽闪身而出。景云趁机往外看了一眼,依稀的他觉得看见门口有人,他心里一动,才要开口又止住了念头:那妇人出去门口的內侍都未曾拦阻问询,想必御书房里外都已经是她的人了。

  “章则呢?”景云费力地移动了下身子:“朕该服药了。”

  “章则?”这名字很耳熟,燕之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呵呵!”景云呼哧带喘地笑了:“宫里宫外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巴结着的內侍总管,贤王妃也见了几次了,竟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哦。”燕之坐直了身子将两条腿长长的伸了出去,月份渐大,她长久的站立里就会觉得小腿酸胀,脚踝也会轻微的浮肿,若不是在皇帝的御书房里,她更愿意把腿搭在高些的地方。

  “我巴结他做什么?”她不以为然地说道:“有所图才会低三下四。”

  “说的不错。”景云大概看出燕之并无谋他性命的心思,因此也稍稍放松了些。他用力的扭动脖子想看清站在身后的人,只是不管他如何挪动着躯体都无法将身子整个移动。

  景云悲哀地发现,他的左边身子几乎要没有知觉了!

  作为帝王,他即便是死也要顶天立地的,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在任何人面前卑微示弱。

  “章则还活着?”景云放弃了动作,斜倚在龙椅上他喘了口气:“让他伺候朕服药。”

  “病了?”燕之伸着脖子盯着景云的脸看了会子,景云也半边身子动弹不得也斜着眼看她:“你这个女人,胆子倒是不小,直视龙颜,失仪之罪!”

  “切!”燕之起身在书房里一边溜达一边说道:“对不住,我不能让章公公出去。”

  “朕的药就在小膳房里煨着,用不着出这个院子。”

  燕之停下看着东倒西歪地皇帝陛下。

  景云的面色红,嘴歪着合不拢……病态明显。

  “宫叔,那个姓章的太监可在?”燕之问道。

  “在偏殿。”宫回道:“羽点了他的穴道。”

  “您给他放出来伺候陛下服药吧。”

  “……”宫犹豫了下。

  “没有关系。”燕之摆摆手:“我看陛下这病类似卒中,他如今行动不便,伤不到我。”

  宫点头去了偏殿。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景云‘呵呵’笑了几声:“朕此时若是高声呼喊,会不会把附近的侍卫引来?”

  “试试呗。”燕之一耸肩,完全没有被威胁的惧怕:“我若是不能全须全尾地出了这皇宫,保证有人把太子剁碎了送进来。”

  “你!”景云气的拍了桌子,他本想起身呵斥那个嚣张的女人几句,没想到身子却歪倒在了龙书案下:“扶朕起来……”

  燕之一怔,只觉这话恁地耳熟。

  先把爷起来……

  那是她才在这个世间醒过来的时候,景行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陛下!”一声惊呼从燕之耳边飘了过去,章则跌跌撞撞地扑倒景云身边连拖带抱地想把委顿在地的景云扶起,奈何他才被解了穴道,手脚麻木地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试了几次竟没有成功。

  燕之走到偏殿伸头往里看了看,见屋里竟垒了火炕,她对着宫说道:“宫叔,您伸把手,把陛下请这屋里歇着吧。”

  卒中,也被称为脑中风。

  这样的病很怕情绪大起大落,燕之见景云确实病得不轻,她也不敢再刺激他。

  毕竟他是一国之君,他的生死所关乎的事情太多太重!

  宫与章则一起将景云移到了偏殿的火炕上,章则急匆匆地转身要往外走,燕之伸臂拦住了他。

  “贤王妃。”章则对着燕之行礼道:“兹事体大,老奴有分寸。”

  燕之一点头,将门口让了出来。

  很快章则捧着一只托盘进来,上面放着一碗浓如墨汁的汤药,一只漱口的杯子,一碗白水。

  “陛下。”章则从墙柜里拿出条柔软的丝帕围在景云的颈间,他端起汤药来用茶匙搅了搅捧到景云面前。

  景云用右手接了皱着眉头一仰脖,燕之看他艰难地吞咽了几下,而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病会有吞咽困难症状,陛下以后还是慢些喝吧。”燕之见他咳得几乎要断气忍不住说道。

  景行的额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胸口起伏着斜睨了燕之一眼:“你还学过医?”

  “没有。”燕之摇头。

  “你为何不走?”景云指了指一直盯着自己的宫道:“留个下人在此看着朕不是更好?”

  “宫叔不是下人。”燕之打断了景云的话:“进宫一趟不容易,何况事关我家王爷生死,我非得亲眼见了他平安才会走。”

  景云看着她,心里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滋味。

  他后宫里的女人也有几个,能为他做到连命都豁出去的又有谁呢?

  莫名的悲哀忽然漫无边际的冒了出来,景行心中一片茫然:算计来算计去,我到底为的什么呢?

  从来没有如现在一般让他觉得自己个彻头彻尾的孤家寡人!

  景云嘴一撇,他挤了挤眼睛,泪水与口水同时落下,他‘呜呜’地哭出了声。

  “陛下。”章则见怪不怪,拿起他颈间围着的帕子先擦口水后擦泪水,口中轻声哄道:“累了就歇歇吧……”

  宫面无表情的看着哭作一团的大惠皇帝陛下,心里颇为诧异:这人大概是疯了,哭哭啼啼哪有点皇帝的样子!

  “凡事往开了想吧。”燕之拉了椅子坐在了偏殿的门口,她知道得了这种的病的人会性情大变,大多如小孩子一般,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因此并不吃惊。

  景云哭了两声心里舒服不少,他借着章则的手擤了鼻子,然后不知从哪儿摸出块干净帕子擦了把脸。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弟妹,见笑了。”

  “哎呀……”燕之拉长声音叹息道:“陛下啊,当您兄弟可不容易啊。”

  她这话里贬损的意味颇浓,景云却不以为意:“皇亲国戚,享尽荣华富贵,天下的好事儿哪有被一个人全占了的道理?”

  “我与您确实没什么可说的。”燕之靠在椅背上闭了眼。

  她心里乱极了,恨不得立时赶到南菜园去,想看看景行和水轻舟到底如何了……

  可她不能动,唯有等待。

  等到那边有了消息她才能决定下一步如何走……

  景云服了药之后面色稍缓很快地睡了过去。

  燕之则不时的起来坐下走到门口看看天色,对她来说,这一刻的时间分外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燕之一惊,转头看向宫。

  “大约是太监们来给陛下更衣了。”章则说着话就往门口走去:“早朝的时辰要到了。”

  “等一下!”燕之拔了头上的簪子两步追到章则的身后抵在了他的颈间:“章公公最好还是听我的吩咐再说话!”

  “陛下龙体违和,今日不早朝了。”

  帘子挑开,有人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燕之的脸瞬间变得雪白!

  然而只一瞬她便欢呼一声朝着来人扑了过去:“景行……”

  景行伸臂才抱住了她,却被燕之猛地推开:“你这是掉粪坑里了?!臭死了!”

  景行‘哈哈’一笑,用力把她揽在怀里低头亲了一口:“夫人讨的解药便是这个味道,你不妨也闻一闻。”

  “呕……”燕之胃里一阵翻腾,两只手都捂在了口鼻上:“看在我又救了你一命的份上,你离我远点吧……”

  “爷醒了就赶了来,怕你着急。”景行低头俯视着她,满眼爱意:“你想回去,爷有话跟陛下说。”

  “嗯。”燕之点点头,她拉住他的手用力的攥了下:“景行,要好好说……”

  “爷心里有数。”景行往偏殿的方向瞅了瞅轻声道:“我们哥俩有些话早就该说说了……”

  “回去吧。”他拢了风帽给她戴上扶着到了御书房的门口,亲自为她掀了帘子,燕之看见了立在门外的吴楚风,她松了口气:“我就这么走出去?”

  “当然。”景行俯身在她耳边道:“在这帝都里,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离我远点!”燕之逃也似得出了房门,站在外面先深吸了一口气:“可熏死我了……”

  “太子呢?”景云扶着章则的手追了出来,脚上连鞋都没穿:“朕不曾食言,无疾不是好好的?”

  “太子?”燕之莞尔一笑:“太子自然是在东宫啊。”

  “……”景云愣住。

  “大人的事自然是大人之间解决,我从未想过要对太子动手。”燕之看着景云说道:“辛未在我身边也养了些日子,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

  燕之下了台阶径直出了院子,景云扶着门框一直没回过神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兄,请。”景行对章则使了个颜色,俩人又把皇帝陛下扶到了火炕上。

  “我那夫人最是刀子嘴豆腐心,蠢笨的很,皇兄怎么听她信口胡言。”景行解了斗篷扔在一旁,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她蠢笨?!”景云一张嘴便闻到一股子热烘烘的恶臭,他赶紧闭了嘴对着景行挥挥手,示意他坐到门口的椅子上去。

  “臣弟就想与皇兄说几句体己话。”景行侧身坐到了火炕上目光冷冽地盯着景云。

  兄弟两个默默地对视了片刻,景云忽然打了个寒颤:“章则,章则!”

  “皇兄有话不妨跟臣弟说。”景行往前凑了凑,随即皱了眉。

  他闻到了一股子骚味。

  景行笑了,他伸手要掀皇帝陛下身上盖着的锦被,景云用那只能动的用手死死地按住了他的手:“放肆!”

  景行手下用力将被子揪起一团,脸上的笑容也扭曲起来,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道:“臣弟有一事闷在胸中许久,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今日就想求皇兄为臣弟解惑!”

  “……”景云的半个身子都趴在了景行揪着锦被的手上,他颤颤巍巍地点点头:“你问吧。”

  “臣弟身为景氏子孙,为大惠出生入死殚精竭虑,对陛下也是忠心耿耿。”他单手将景云的头抬了起来,兄弟脸对脸相互而望,这距离太近了,近到两个人都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却能一眼望到对方的心里:“你为何总要杀死我呢?!”

  “国祚六世归贤。”景云喃喃道。

  “什么?”景行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大惠高祖皇帝留下的谶言。”景云的声音含糊得几乎听不清:“贤王世袭罔替,到你正是第六世。”

  “这谶言从何而来?为何我从未听闻过?”景行愣了下说道:“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从未生过谋逆的心思。”

  “这是命呐……”景云靠在墙上苦笑道:“你自然没有听过这些,而朕也是在父皇龙驭宾天前才知晓。”

  “当年大惠立国不久,大旱连年民不聊生,高祖皇帝忧心忡忡,偶得一梦,有高人指点说非得景姓皇族中的一童男入道为国师才能护佑我大惠从此风调雨顺。”

  “这跟我有何关系?”景行说道。

  “大惠的国师皆是亲王,那第一代的国师就是高祖的第九子,当时他只有九岁,受封为贤王。”

  “啊?”景行彻底愣住:“我家祖上?”

  “正是。”景云点点头:“安王祸乱,最初亦是因立世子之事。他年年上折子要立次子为世子都被朕驳了,不曾想那老贼竟怀恨在心联了几位藩王求情……”

  “朕那时才登基,西有东夷屡屡侵我边境,南有大昭虎视眈眈,实在不能再有内乱。不得已朕才点头应允了安王立次子的请求。”

  “但那只是权益之计。只待时局稍稳,朕仍会将安王的位子留给国师。”

  “大惠的国师皆是亲王,这是祖上留下的规矩,是朕坏了这规矩,才改了命数,因此才有了安王之乱。”

  “我家祖上竟是第一代国师……”景行想了半天才说道:“我竟不知。”

  景云没有言语。

  景行却冷笑出声:“难怪我父王说过,景氏我族这一支也曾颠沛流离子孙凋零,就是因为那一句莫须有的话,他们竟被迫害至斯!”

  “无疾如今羽翼丰满,兵部边关皆有嫡系,你自是不怕朕去害你了。”景云笑得嘴歪眼斜口水滴答:“无论朕如何谋划终是要将这皇位拱手相送了!”

  “只是,朕只有辛未这一个孩儿,还望无疾能留他条性命……”

  “皇兄说的哪里话来,您好好养着吧。”静默了好一阵之后,景行慢慢地松开了抓着被子的手,他把景云按到炕上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个脑袋:“章公公。”

  “王爷?”章则低着头进了偏殿。

  “为陛下更衣!”

  景行说完迈步离去。

  一阵‘呜呜’哭声从景行的身后传了过来,压抑含混,景行唇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去兵部。”

  ……

  偏殿里升起了火盆,景云光着屁股躺在炕上,脸上泪痕犹在。

  章则不声不响地端了盆水进来为他擦拭着身体,地上扔着一堆才换下的被褥。

  “只有你啦……”景云看着章则说道:“朕如今谁也不敢信。”

  章则点点头:“老奴会一直陪着陛下。”

  ……

  两日后,大惠皇帝病重禅位于太子,贤王景行摄政。

  五年后,帝及冠,贤王归政于朝。

  而此时太上皇正居于长乐宫中颐养天年,听到皇帝亲政的消息他长出了一口气,他的半截身子已经完全不会动弹,只用右手捋着白了一半的长髯不好意思地说道:“章则,更衣。”

  【正文完】

  ------题外话------

  我答应了编辑尽快完结此文。为了不使文章烂尾,我将所有没有交代的故事都放在了番外部分。

  番外部分主要是写配角们的故事以及景行与燕之今后的生活~

  这个文我拖拖拉拉地写了两年,感谢一直不离不弃的您~

  这其中种种事情不想重复,鞠躬感谢您的陪伴!

  我的视力一直没有恢复,不能长时间的盯着盯着屏幕手机之类的东西,码字与我来说是比较费力的事情~

  我看不清字,所以更新很慢~

  追文辛苦了~

  钱财身无长物,能做到的就是开坑必填,一定不会让您追的文成为‘有生之年系列’~

  呐,就这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