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头条婚约>目录>

第717章:结局+新年快乐!

第717章:结局+新年快乐!

小说:头条婚约作者:亦辰字数:5499更新时间:2019-05-22 07:35:11

  

  电子书屋 www.ebookwu.com,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江母送江奶奶回前面的麓山和苑,一上门就说了江文武几句。

  江文武当然不会跟江母计较,嫂子训话,他自然听着,客气应了几句,然后坐在一边。

  江母再看向张丽波,“丽波啊,家里老人年纪大了,平时语气不好,你多担待一点。不要动不动就把人老人家往门外赶走,说句难听的,这个家,你还没有这个权利赶两个老人。”

  “我说大嫂,你今天纯粹是来看笑话的吧?”张丽波语气冰冷:“以往你闷声不响的,今天看老太太撒着泼往你那边去,你这是逮着机会上门得意来了啊?你可别忘了,这几十年里你是怎么被这个老太婆欺负得连句话都不敢说的。现在女儿嫁高门了,你也能耐了。我呀,真是佩服你得很。”

  张丽波话落,江母语气淡淡道:“是啊,丽波,我能跟爸妈生活二十几年,日子过来了,为什么老人家在你们身边一年多你就忍不了了呢?”

  张丽波脸色瞬间难看:“大嫂!”

  “所以,这是你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公公婆婆到底是长辈,不论怎么样,你不应该对他们发脾气。”

  “大嫂,让老人家回本江的话是我说的,不是她,你别逮着她说话。”

  江文武话刚落,江母当即看向他:“文武啊,在说你媳妇儿的时候,你别插嘴,行吗?”

  “行。”

  江文武应着声,随后坐开另一边,江奶奶忍不住出声:“老二,这里美丽的事儿,你去外头站站吧,要不然去阳台要不然就回房间去,再不然,你就去屋外呆着去。”

  江文武抬眼:“我这还不能在这里呆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都是家里女人家的事儿,你在也没用。”江奶奶再出声。

  江母转向江文武:“文武,妈让你别在这里,你就避开一下吧,我还在这里,难道你担心我跟妈还能把丽波怎么样吗?”

  江文武一想,好像是这个理儿,老太太再脾气暴,大嫂还在呢,不至于会动手就是了。

  既然不至于动手,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行吧,那我就出去走走。”

  “你走什么呀?去店里瞧瞧啊。”张丽波说。

  “也是,反正要开店了,我现在去进货吧。”江文武道。

  是打算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去进货。但是这重新开张,也不需要什么仪式,进了水果就能开,索性今天就把店开起来。终于那群小流氓,走一步算一步。

  他这辈子活了几十年,不能给几个二十来岁的小杂碎给唬住了。

  江文武离开,张丽波脸色冷静得很。

  “大嫂,我看你这是背地里幸灾乐祸得很吧?”张丽波轻哼。

  江母笑道:“我怎么就幸灾乐祸了?我说的是实话,丽波,我还是刚才的话,爸妈年纪大了,你要多担待一点。妈几十年来都是那个脾气,就喜欢数落人,什么事没做好没按照她的意思办,她就是会逮着事儿使劲训。可说实话,婆婆心很坏吗?是有故意为难过你吗?”

  张丽波不说话,一边坐着脸朝阳台,不给江母正脸也不搭理。

  江母道:“老人家没事情做一天,她得找发泄口。你说你们俩个在家里,她进出门见到的就是你,不挑你的刺儿还能挑谁的?但她又真是坏心人吗?她对这个家,真就没点儿贡献?”

  “大嫂,”张丽波忍不住出声:“你快闭嘴别说了吧,你今天来我还能不知道吗?我太明白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不就是看老太太跟我这里吵起来了,你赶紧刷一下存在感?得了,你这种得胜心啊,我可是体会了几十年,你不用在我面前来刷存在感。”

  江母笑笑:“你是怎么想的,我清楚,但你也别以己度人。再有,丽波,你得清楚一件事,在这里,你和文武,都没资格让两位老人离开。难道你不知道你们是因为谁才能住在这里的?”

  张丽波抬眼:“大嫂,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爸妈如果不在这里住,你们一家如果还要在这里住下去,那每个月就得按照市场价交房租了。我们家兮兮是孝顺爷爷奶奶,才把新房子拿出来让爷爷奶奶住。你们该不会以为孩子是孝敬她二叔的吧?你想也知道,谁家小辈的把新房子给叔伯住?难道说你们家甜甜美美以后买房了,还能免费给我和文强住吗?这说起来就不成立,是不是?”

  江母这话,给张丽波吓着了。

  强硬道:“大嫂,难道兮兮就不能孝顺孝顺她二叔?”

  “孝顺她二叔?那试问,我们家兮兮成长的过程中,她的二叔二婶什么时候对她好过?丽波,就以你从小对我们家女儿冷眼讽刺到大的过往,现在我女儿愿意看在爷爷奶奶的面子,让你住进她的家,已经是大发慈悲非常善良了。丽波,江兮已经让步到这里,你还想如何?再者,你得清楚,如果没有爸妈当初反复在我和文强面前说,又反复在兮兮面前去磨,你以为我们家兮兮是傻子啊?给你们开店?不要你们的钱让你们安身立命?”

  江母句句在理,说得张丽波无话可接。

  江奶奶虽然很不高兴江母点评她的那些话,但是此刻,算是说到她心坎儿上了,听着觉得非常的舒服。

  “我这个命啊……”

  江奶奶直接干哭起来,所谓干哭,就是只有哭声不见眼泪。

  江母和张丽波同时看向老太太,几乎同时审视完了江奶奶觉得没事儿后转移开视线。

  江奶奶持续高昂的嘶吼:“我这个命哦,这么这么苦哦,辛辛苦苦的为老二一家计划了这么久,现在不过是能赚到点钱了,就不得了了,真是不活了不活了啊……”

  江母忍不住说了句:“妈,你停一下行吗?至少等我们都是说完。”

  这么嚎,哪里听得见?

  江奶奶声音渐渐变小,在一边等着。

  “大嫂,你是在威胁我,是吧?”张丽波低低出声。

  江母摇头:“我当然不是在威胁你,我只是告诉一些你还不愿意接受的事实而已。虽然不好听,不太想听,但你不能否认,你们家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有两个老人家在我和你大哥还有江兮面前反复哀求,才得来的。要不然,以单独以你们的脸面,西塘那边的房子都不可能给你们免费住。”

  江母这这话说得有点重,张丽波听着很生气,但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反驳。

  他们家虽然没跟大哥大嫂一家住在一起,但确确实实住在人家的房子里面。而江兮也确实帮了他们,把店在这边开起来了,这一次又是江兮出面想的办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丽波哪里敢真的怼上江母?

  想清楚了,不反驳了,对江母的态度变了不少。

  数秒钟的尴尬后,张丽波首先是一笑,再看江母:“其实啊,大嫂,我也不是真的针对爸妈,我对公公一向是尊重的,就是对婆婆那个脾气,我有点实在……唉,你也知道我这个脾气,是吧?”

  江母笑笑点头:“是。”

  “今天都是误会,一家人嘛,多多少少肯定得有点儿摩擦的。当初公公婆婆跟大嫂你这样通透好脾气的人住,不也是小矛盾不断的过来的?那你都没办法把两位老人家伺候得满意,那我就更没有那个本事了。但是,今天听大嫂一席话,我是真认识到自己的错了,确实啊,不应该对老人家直面对上,家和万事兴嘛。”

  张丽波就是个聪明人,没有底线的人才能变脸这么快,也才能拿得起放得下。

  如果是江母,这么闹一通,那必定得置气一阵子。可没有张丽波这等本事,不过几句话,事情就转过来了,得了台阶就下,这才是聪明人。

  妯娌两个又说了些话,最后江母才离开。

  张丽波看向江奶奶,没说话直接进了房间。

  江奶奶才不管张丽波什么态度,至少今天她算是让那好吃懒做的货知道,这个家,是谁最大!

  *

  盛芷芊和刘青峰结婚了,在结婚头一天,刘青峰让人黑夜深巷中把任凯晨狠狠揍了一顿,留了一口气由任凯晨给送进了医院,医药费等各种由刘青峰出。

  任凯晨虽然是被害者,但报警后无法破案,因为他无法说出对他施暴的一伙人都是什么来路,将矛头指向刘青峰却拿不出证据,并且刘青峰还是将他送去医院、并承担了所有的医药费的人。

  任凯晨没办法,只能吃了这哑巴亏。

  盛芷芊和刘青峰结婚这天,任凯晨躺在病床上下不了地,所以婚礼现场非常顺利的完成。

  婚礼之后,刘青峰又去将了任凯晨,因为他知道,任凯晨报过警,本不打算登门。但对方报警了,那就说明对方依然心里有怒气,还不甘心,这一趟,他觉得很有必要去。

  任凯晨恢复得不错,但浑身依旧是咳一声都疼得直抽抽。

  刘青峰出现在任凯晨面前,声音轻缓:“伤势好全过后,就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事,别再骚扰我老婆。哦对了,你应该还不知道,我和芷芊,已经在五天前结婚了。如果你以后再无事生非、有事没事骚扰我老婆,你就试试看,下一次的教训,可就没今天这么轻松了。”

  任凯晨转身,用撑着的拐杖朝刘青峰敲过去:“你这个混蛋,我就知道是你,我就知道是你!”

  “是我又如何?”

  刘青峰抬手轻松挡开打来的拐杖:“我今天来,就是来警告你的任凯晨,女子以色侍人尚不能长久,你以为你能用你这张脸和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哄一个女人一辈子?我早看透你这种男人,所以,这辈子你想靠盛家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的梦想是不可能了。”

  “哼,你以为我会怕你们?那个贱人的各种照片,我可还有呢……”

  “如果你还不死心,你大可以一试试,我就看你能不能发得出一张我老婆的照片。不论是你是往网络上发,还是打印私下传播,都有警察将你绳之以法,传播淫秽图片和视频的人,那是要坐牢的。”

  “我可不是传播……”

  刘青峰当即打断道:“那也是侵犯和泄露了他人隐私,并且是故意的。而且,在警察面前,是属于哪种罪亦或是两种罪叠加,是由你说了算吗?”

  “听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没有枉法了吗?你威胁我,你以为你能只手遮天?”任凯晨怒问。

  他“嘭”一声摔了拐杖,抬眼看向刘青峰,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愤怒。

  刘青峰道:“违反法律的怎么看都是你呀任先生,再者,我当然没有只手遮天的没有,但我没有,盛家有啊。你,大概是不知道盛家在这大云都市是什么地位吧,盛家是百年根基的世家豪门,在云都的关系盘根纠错,中央都有人,你以为对付个你这种无名之辈,很难?”

  任凯晨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他知道盛家很强。但因为跟盛芷芊在一起几年,对盛家的敬畏已经慢慢麻木了,以至于他差点忘了盛家的厉害。

  刘青峰再道:“所以,任先生,现在出手的只是我而已,但如果真要是盛家出手,你可能真会尸骨无存。每天这个世界上都在死人,连盛家小姐都能失足落江而亡,你这样的普通人,为什么就不能?”

  任凯晨没再说话,刘青峰道:“养好伤之后,离开云都吧,如果你非要留在云都,今后你日子会很难过。当然,我也不会做得太绝,只要你离开云都,我会给你二十万现金,从今往后,不要再出现在我老婆面前。如果你不识好歹,还想要搞什么花样,那我不妨,放下事情来陪你玩玩儿,只是后果,你承担不起。”

  “一百万!”任凯晨出声。

  刘青峰微微抬眼,任凯晨道:“一百万,盛家小姐的自由,怎么也值这个价吧!”

  “任先生,如果二十万你不接受,你还有个选择就是接受我的进攻,至于有没有命离开云都,那都是……”

  “好,二十万就二十万,什么时候给钱?”任凯晨立马问。

  刘青峰看了眼任凯晨,“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只要你给钱,现在我就走。”任凯晨道。

  刘青峰直接飞了张储蓄卡给他:“里面是二十万,密码是原始密码一二三四五六,走吧!”

  “好!”

  任凯晨点头,他知道跟有钱人对抗没有结果,自从上一次的报复计划失败后,他就已经认识到这个事情。

  连发到网上的视频和图片都能被瞬间删除,他能想到的办法哪里能够毁了盛芷芊?

  但一直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要钱。

  二十万是少了点,可总比一分没有强。

  惹不起,他跑还不行。

  “你等等。”

  任凯晨叫住刘青峰,刘青峰回头,任凯晨提了口气,低声道:“帮我带一句‘对不起’给她,然后,祝她幸福。”

  刘青峰点头,大步离开。

  *

  五年后。

  江兮的女儿小叮当三岁,已经上幼儿园了。

  早上,江兮刚把儿子送进小学,女儿送去幼儿园,就接到江母的电话,电话里着急万分说江奶奶晕倒了,二叔二婶那边已经把江奶奶送去了医院,她现在问江兮人在哪儿。

  “我在回来的路上,妈,你别急,我马上接你过去。”

  江母挂了电话,一个人在屋里来来回回的走,边走边急得流眼泪。

  虽然江奶奶在家里平时挺讨小辈们的嫌,但这忽然出了事儿,全家上下都快疯了一样,大家担心得不行。

  江兮车开会门口,在外面按喇叭,江母立马跑出来,快速上车。

  “二婶是怎么说的?怎么她没等你一起去医院啊?”江兮问。

  直接开着车就直奔医院。

  江母道:“那来得及啊?说你奶奶瞬间就晕倒了,叫不醒了,那哪里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哪里等得急我跑过去?”

  “你别担心,会没事的。”江兮宽慰着母亲,但自己心里也没底。

  江奶奶年纪也大了,老人……老人迟早都有那么一天的。

  江奶奶平时身体极好,可就是这种身体健康的老人才会突发疾病。

  “我担心你奶奶,担心你奶奶的同时,我更担心你爷爷,听说你爷爷都快吓傻了,好像也是叫不听……”

  江母带着哽咽出声,可把江兮吓了一跳。

  “不会的、不会有事,不会有事。”江兮心跳得很快,难怪最近晚上总是睡不好,噩梦给自己吓醒……

  不敢多想,也不让自己多想。

  “没事的妈,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身体难免有退化的情况,但不至于一下子就……放心,会没事的。”江兮低声道。

  母女俩到了医院,没想到连盛嘉年都到了,而江父和将江文武也在,没多久,连久未露面的江甜甜和江美美都来了,所有人等在走廊心急如焚、

  医生出来的时候,见着这一家老小,有些意外。

  “这年头,老人生病,能够全部到齐的人家,还挺少,放心吧,已经醒过来了,。老人家血压有点高,以后每天一片降压药不能少,但引起忽然晕倒的原因还未查明。”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一行人谢过医生,随后就看到老太太从急诊里面推出来,医院早已准备好了病房,直接送进了病房。

  江奶奶微微睁开眼,看见所有人都在,感觉就跟是重新获得生命一样,瞬间老泪纵横。

  自从江奶奶住过几天医院之后,跟你家里关系就缓和了。

  以前是真没觉得病痛什么的会上身,然而经过那一次,不再嘴硬了,生老病死就是自然规律,谁也躲不过。

  江奶奶与张丽波的婆媳关系最终处得跟亲母女一般,张丽波也是被江奶奶哪一次吓住了。也才在那个时刻幡然醒悟,老太太已经这把年纪了啊,平时老太太话多就听着,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对着来。

  在医院就发誓,只要老太太能够痊愈,以后一定当亲娘一样伺候。

  这誓言也做到了,张丽波本就比蒋母会做人,嘴巴又会说,江奶奶出院后自己看清了很多事,本就温和了不少,加上张丽波的醒悟,这婆媳俩的关系是日益亲密。

  但,江奶奶终究没有在家里再过多久,多享受了半年真真正正的幸福晚年,母慈子孝、儿孙满堂。

  —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