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目录>

第879章 自私的心

第879章 自私的心

小说: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作者:木九言字数:2059更新时间:2019-05-28 07:35:10

  

  电子书屋 www.ebookwu.com,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齐妃寝宫里,此时的气氛有些凝滞,跪在地上的下人们都胆战心惊的伏低身子,生怕不小心波及到自己丢了小命。

  因为在齐妃说了那样的一番话之后,皇甫奕便猛得变了脸色,浑身的气势比刚才还要可怕,眼睛里似乎燃着火光狠狠的瞪着齐妃,让她有一种仿佛被毒蛇盯住了的惊悚感。

  齐妃控制不住得起了一身的冷汗,在皇甫奕迫人的气势下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见他猛的一个大步走近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手上一使力便直接把她整个人都提起来了。

  “朕之前倒是不知道,齐妃这么能言善辩。”皇甫奕脸上黑沉的可怕,语气却是十分温柔,这种反差不只让齐妃脸色苍白的抖了抖,连殿里的其他人也心悸的抖了抖,更加不敢动弹了。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虽然皇甫奕不是那种会随便迁怒他人的人,但是这不阻碍其他人对他这个身份天然的畏惧。

  没有人知道皇甫奕现在看似是暴怒,其实他的掐着齐妃的手有些抖,眼底深处也带着深深的震惊和一丝丝无措。

  不得不承认齐妃的话犹如一把利刃,直接插进了她的心间,让他始料未及之下很是震惊了一把,同时也带来了不可避免的疼痛。

  但如果说齐妃的话是一把利刃刺入心间的话,那么回想起之前叶轻衣对自己的抵触的表现,则是把这把插在他心间的刀又狠推了一下,甚至还转了转,让他血流不止。

  他以前一直以为只要让轻衣陪在他身边就够了,但是现在齐妃的一番话让他醒悟了,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的心里只有叶轻衣,这是毋庸置疑的,原本他也想好了这一生只有叶轻衣一个人,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扶持着一起过日子。

  但是现实总是有太多的无奈,不说其他,就说齐妃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是最大的变数,也是横亘在他和叶轻衣之间的一根刺,拔也拔不掉。

  但是他还是固执的把叶轻衣留在了自己身边,这样的做法确实如齐妃所说,太过自私。

  越想下去越是心惊,皇甫奕掐着齐妃的手也不自觉的加紧,她的脸从红涨成了猪肝色,额头的青筋也直冒出来,让她的脸看起来有些恐怖。

  喉头被扼住,得不到新鲜的空气让她艰难的咳嗽起来,两只手也开始挥舞企图挣脱束缚,然而她虽然有一点三脚猫功夫,却完全不及皇甫奕,此时被他抓着弱点毫无意外的无法动弹。

  看着毫无形象的齐妃,皇甫奕现在也不想就这样弄死她,便嫌弃的松手像扔垃圾一样把她给甩了出去。

  齐妃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却也顾不得浑身的疼痛,只是抱着自己脖子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随着空气的流通,喉咙间一片火辣辣的疼。

  齐妃从没有遭到过这样的待遇,一时之间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冲动之下说出那一番话来了。想着她便不由凶猛的掉起泪来。

  “来人,把齐妃待下去,等候发落。”皇甫奕此时已经不想再看到齐妃那张脸了,看到她只会让他想起她是如何的心肠歹毒,还有她说的那番话。

  裴子恒率先领命把齐妃抓了起来,现在可不比刚才,有皇上在面前,而且证据确凿,齐妃也不敢反抗,不过就算她不反抗,裴子恒对她也没有多么客气就是。

  动作之间虽然不明显,却不会让她太轻松,他手下的人多多少少也知道了他对齐妃的排斥,抓着她动作都故意有些粗鲁,让齐妃十分不好受的哼叫了几声。

  皇甫奕让裴子恒收拾好残局,便摆驾准备回自己的寝宫。

  裴子恒敏感的察觉到他情绪有些不对劲,猜想应该是因为刚才齐妃的那一番话,说实话对于齐妃的话他自己也是有些感触,但不至于想得太深。

  但现在看皇甫奕这个样子,不像是没有被齐妃影响到。

  想了想,裴子恒还是开口道:“皇上,您不要想太多,轻衣心里也是有您的。”

  这种时候不适合说太多,毕竟是他和轻衣两人之间的事,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他劝上一句就足够了,相信皇甫奕自己也能想明白的。

  “恩,朕知道。”皇甫奕轻叹一口气道,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缓和下来道,“今晚辛苦你了,早点休息。”

  “是。”裴子恒恭敬地行了一礼,便带着人下去了。

  皇甫奕看着裴子恒退下之后,才一挥袖子回了寝宫,并且遣退了身边伺候的下人,只留一人呆在里面。

  直到四周无人,皇甫奕才肩膀一松,脸上难得露出了一抹颓唐之色,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不让脆弱流于外面。

  就算在这种时候,他也不允许自己在外人面前露出一点失态的样子。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被齐妃那个女人影响,但是脑海却是控制不住的想起她说的那番话。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原本他将轻衣放在自己身边,不过就是为了能够看着她,护着她,陪着她,用自己的能力给她最好的。

  但是现在呢?

  轻衣失忆了,她记不起以前的事,也记不起和他之间的种种,甚至是对他都心怀抵触,而且这种抵触还出于想象的强烈。

  那么是不是可以解释成,她的内心深处对自己其实也是有些埋怨的呢?埋怨自己没有做到当初承诺的那样,埋怨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好她。

  想到这里,他不由心里一阵绞痛,这种认知和猜测让他痛苦地微微弓起了身子,心里的史无前例的涌起了一阵心慌的感觉。

  也许,齐妃说的是对的,她的话毫不留情的揭开了他内心的黑暗,同时也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黑暗,一种自己也许一直在下意识的刻意去忽视的黑暗。

  皇甫奕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在这一瞬间都被抽空了,无力的靠在了椅子上,呈现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脆弱姿态。

  寝宫里一片安静,少顷,传出了一声叹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