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撕心烈爱:周少请克制>目录>

第355章 日光万丈 (结局章)

第355章 日光万丈 (结局章)

小说:撕心烈爱:周少请克制作者:茯苓半夏字数:6651更新时间:2019-06-07 06:59:53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现场呼声高涨,常安步伐就有些不自然。

  “紧张?”身边周勀问。

  常安轻声否认:“没有。”

  她倒真不是紧张,只是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场面会这么大。

  早知道她就不来了,她压根不是喜欢出入这种场合的人。

  无奈上了周勀道,人已经踏上红毯,怎么也得硬着头皮走完。

  常安不得不继续保持微笑,走了几步,原本挽在周勀臂弯的手却被他拉了下来,常安表情僵了下,以为他要干嘛,可是下一秒,他把常安的手握到自己掌中,由挽臂改为十指相扣,就这么一路牵住常安……

  当时两人正好走到红毯中央,几十台机位对准他们,周勀这个动作一丝不落清清楚楚地投在了大屏上。

  哇,周围又爆了!

  事后常佳卉给常安发微信,说姐夫当时骚得呀…恬不知耻地公然撒狗粮!

  入场仪式是在室外举行。

  常安的晚礼服露胳膊露背,走完红毯便被周勀用西装裹着进了室内。

  酒会主场设在酒店宴会厅,冷餐形式,开始之前还有一些固定的环节需要走,毕竟是商业性酒会嘛,讲话致辞这些还是免不了的。

  今天也不例外,先是徐南上台讲话,讲了些融安从成立之初发展至今的过程。

  之后邓顺林也致辞了,内容毫无新意,无非就是代表集团总结一下过去,畅想一下未来而已。

  常安挺着个大肚子,全程坐在台下当个安静的听众,等邓顺林讲完,她以为总算可以开始吃东西,可是司仪画风一转,“下面有请周勀先生上台。”

  常安:“……”

  众人:“!!!”

  熟悉周勀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已经很少在这种场合上台发言,大部分时间都是找下面的人做代表,可今天徐南讲过了,邓顺林也讲过了,他还要讲?

  台下已经开始有人议论,但总体还算安静,周勀就在这样的氛围下上了台,接过司仪递上的话筒。

  “抱歉,那个…我占用大家几分钟时间!”

  他一出口,表情言语间竟有几分忐忑不安。

  台下议论声就渐渐大了起来,这倒不像平日里总是严谨沉稳的周勀了。

  他这是有什么大事要宣布?

  “……看着今天周总有些紧张啊,嗨…跟了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坐在常安身边的叶莉突然出声,语气带着几分调侃。

  常安皱眉,目光也定在台上。

  周勀抬手突然松了下领带,咦…好像他今天是有那么一点紧张啊!

  就在常安不解之时,台上的周勀突然朝她这边看过来,他一看,镜头和追光灯也随着他的目光往常安这边来。

  想低调窝在角落的常安再次暴露在镜头中,周勀便在此时走下台。

  众人寻着他的目光和轨迹,很快就看出他是往常安那边去,议论声就更大了,而此时原本坐在常安身边的叶莉起身,抬手招呼一下,周围几个人也随着她往后退了两米,最后变成常安一个人坐在那。

  常安莫名其妙,周勀却已经走至她面前,牵着她的手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两人对视。

  干什么呀?

  常安纳闷,用眼神质问周勀,后者却举起话筒。

  “我跟我太太结婚的时候没有仪式,没有婚礼,只在酒店办了两桌酒席领了张证,后来因为一些事也没补办,尽管她不介意,但这一直是我的遗憾。”

  “本来已经商量好等孩子出生就补办婚礼,地点和酒店都已经订好了,但我思来想去觉得应该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刚好有这个机会,我一起做完!”

  周勀眼带笑意,一手握着话筒,一手插到裤兜里去。

  常安还沉浸在一脸懵懂中,却见眼前的男人突然身子沉下去,单膝跪地,从裤袋里掏出一只小盒来。

  盒子打开,一枚硕.大的钻戒在灯光下熠熠闪亮。

  然后听到他的声音,通过话筒在宴会厅四面八方的立体音响里传出来。

  他说:“周太太,以后无论贫穷富贵,疾病健康,你是否愿意,让我永远爱护你,珍惜你,陪伴你,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常安只觉得胸内巨浪翻滚,无数画面从眼前掠过,清晰,模糊,再清晰……

  她不由双手捂住唇,静止的人群在僵住片刻之后炸开。

  有人在后面喊,“求婚啊,好浪漫!”

  可是没人知道这段话对他们俩而言代表什么意义!

  不是单纯的求婚,也不是单纯的示爱。

  若干年前,十里长安街,就那一晚他们终于在北京饭店的房间融为一体,让两年婚姻终成事实。

  当时周勀搂着怀里柔软赤.裸的常安,说的也是这段话。

  常安狠狠喘了一口气。

  这个混蛋,居然在这种场合搞这种事。

  她不争气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淌。

  周围起哄声渐大,周勀还跪在那里,一双星眸含笑望着她,里面堆满了快要溢出来的温柔,深情和期盼。

  常安别过脸去捻了下眼睛。

  “我愿意!”

  “我愿意让你爱护我,珍惜我,陪伴我,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周先生!”

  至此全场轰动。

  周勀起身,把那只钻戒戴到了常安的无名指上。

  真该死是不是,她贯了这么多年“周太太”,可是从头到尾他都没好好给她戴过一枚戒指。

  “好了,大小刚刚合适!”

  戒圈套入常安无名指的那一瞬,周勀心里隐隐往下落了一口气,尽管今天这个“求婚仪式”也只是走个形式,但内心深处还是觉得有一种悸动和神圣感。

  常安也是,尽管被弄得猝不及防,但不排斥此时心跳快得要命。

  最后不知谁喊了一声。

  “抱一个!”

  “对,抱一个!”

  常安别过脸去,心想明明是商业酒会,怎么就弄得像闹洞房一样。

  不像话!

  常安笑着想敷衍过去,可是下一秒,后腰一紧,周勀搂住她俯身而下,嘴唇便准确无误地压了下去……

  荣邦总裁现场求婚,拥吻已孕太太长达数分钟。

  后来这张在众人中央拥吻的照片一度成了热门,还在头条上挂了整整一星期,甚至有人剪辑成了小视频。

  用常佳卉的话说,天哪,简直不忍直视啊,当着全场那么多嘉宾,下属和客户热吻,把好好一场庆功会弄成狗粮专场,这么骚的操作也就姐夫能干得出来,可是怎么办,真的帅得要死,帅得要死了!

  事后常安也看了网上的照片和视频,两人拥吻,无论从姿势到角度都十分美好。

  全网送祝福,可是她还是禁不住脸红心跳。

  天哪!

  之前在天.安.门国旗下,后来在焚帝冈博物馆诸神穹顶,这回更夸张,众目睽睽,在全国网民的眼皮子底下……

  周先生,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周歆当晚就给周勀发了一条微信:“哥,这么高调的撒狗粮,当心遭报应!”

  啧啧,他会怕?他会相信?

  最坏最黑暗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晚上他搂着怀里的常安,一手摸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一手摸着她隆起的肚子。

  幸福和安定,足矣!

  ……

  孩子是在冬天出生的,出生时也算打了一场硬仗,常安觉得自己又去鬼门关转了一回,好在最后大人孩子都平安。

  一男一女,龙凤胎,一次就凑了一个“好”字。

  夜里周勀在病房亲吻常安的手指。

  他在心里默默感谢上苍,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这一生才能如此完满。

  孩子满月已经是开春之际,天气转暖。

  周家办了两个孩子的满月酒,办得还挺大,从亲属,朋友到生意圈里认识的人,周勀统统请了一遍。

  名单框下来要办将近百来桌酒席。

  周世青起初不同意,毕竟他的位置敏感,大肆操办难免惹人话柄,以往周勀也会注意这一点,能低调尽量低调,但这次他就是咬住一定要大办。

  常安也没辙,尽管她也支持公公的想法,但大事上都是周勀拿主意,不过刘舒兰这次倒十分支持儿子。

  “这么多年,生日不过,寿宴不能办,就连老爷子去世恨不得都要偷偷摸摸,为什么孩子满月办个喜事都不行?”

  难得周勀与她站在同一阵线,她极力挺儿子,周世青才不得不妥协。

  最后定了一百桌,从酒店到酒席都是最高规格,满月当日周勀又散财,给每个荣邦的员工都发了奖金,就连蹲守在酒店门口的记者和媒体都每个人发了喜饼和红包。

  他还是那句话,沾沾喜气,沾沾喜气。

  任性的土豪老板啊,叶莉跟常安开玩笑,“知道现在公司里盼得最多的是什么吗?”

  “什么?”

  “希望你多福多寿,多给老板添壮丁,最好三年再抱俩,到时候孩子出生,满月,周岁,啧啧……这么一算老板每个季度都能给我们发奖金!”

  “……”

  常安对周勀没事就发个奖金的行为无力吐槽,没想满月酒席上他更风骚,举着酒杯牵着常安的手满场窜,认识的人知道他是周勀,是孩子的父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找来的助兴嘉宾。

  整个人整场都是乐呵呵的,别人给他敬酒也是来者不拒,亢奋和开心简直溢于言表。

  最后不出意外,周勀喝醉了,也不洗澡,进房间就把常安压到床上,一边剥她衣服一边哼哼唧唧地说。

  “老婆我太高兴了…”

  “真的,太高兴了,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不,应该是激动!”

  “我居然一下子有了女儿还有了儿子,你说我怎么这么厉害呢?让你一中就俩……”

  “5%的概率…你还说我博不到这5%的概率……哼哼……就问你服不服气!”

  他嘴里碎碎念似的没完,手里却没停,眼看快把常安身上的衣服剥干净,常安这才找了个机会把他推下去。

  只听到“嘭”一声,他石头一样的身子翻仰在床上。

  “干嘛呢,喝醉了就发酒疯,你是不是…”结果常安的话还没说完,身旁已经响起轻鼾声。

  常安推了他一把。

  “周勀…”

  “周勀?”

  刚还在发酒疯的人没动静,再仔细一看,身旁的男人已经闭着眼睡着了。

  常安:“……”

  她无语笑了笑,把身上被周勀扯开的衣襟拉好,刚满月的身子还不舒爽,白天累了一天,又刚奶完孩子,现在却不得不拖着疲倦的身子再度下床。

  常安去浴室拧了条温毛巾,回来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周勀身上的衬衣和外裤给扒了,拿毛巾帮他全身擦了两遍,熏天酒味这才散了一些,却把常安弄得满头大汗。

  她扔了毛巾,心里愤愤,伸手就在周勀高挺的鼻梁上拧了下。

  “以后你再喝成这样就别进房间睡觉了,一个人睡客房!”

  大概是吃疼,睡得迷迷糊糊的周勀突然抬手捞了一把,直接把正悬于上方对他使坏的常安拽了下去。

  常安一时失去重心,身子重重磕到周勀怀里。

  “喂!”

  常安撑着他胸口想爬起来,可是使了两下力好像倒把周勀惹恼了,他一臂箍住常安翻了一个身,壮硕身子大半个盖到常安身上,常安被压得死死的,使了好几下劲也没能把人推开,最后反而被周勀结结实实扣到了怀里,嘴里还在嘀嘀咕咕吐着字。

  常安一开始没听清,又推了几下,推不开,最后不得不放弃。

  这才听清他低声梦呓似的在说些什么。

  他说:“…常安,谢谢你!”

  他们之间的命运,从最初阴错阳差地选了彼此,到现在相拥而眠共同孕育了生命,中间经历了太多事,几乎是跨越了时间,跨越了生死,所以他不说“我爱你”,也不说女人爱听的那些甜言蜜语。

  这些常安也确实不需要,可是他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搂着她说“谢谢你”,常安却能明白他的意思。

  谢谢你走入我的生命。

  谢谢你与我结为夫妻。

  谢谢你在那些晦涩阴暗的岁月里没有被苦难吞噬。

  谢谢你愿意回到我身边。

  谢谢你为我生儿育女,让我的人生从此完满。

  更谢谢你把自己交给我,陪我从此一路走下去!

  千言万语,一个“爱”字对他们来说已经显得太轻,所以周勀不说“爱”,他只说“谢谢”!

  感谢常安的同时也感激命运的馈赠。

  一句“谢谢”,竟然比一句“我爱你”还要来得动听。

  ……

  五月了,芳菲未尽,花香四溢,已经过了初春时的陡峭寒意,却还没有盛夏时的炎炎浮躁。

  这个季节温和而不疏淡,热烈又不拘束,天空沉静,草木欣然。

  终于到了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也终于迎来了周勀和常安的婚礼。

  这次两人补办婚礼摒弃了孩子满月酒那样的高调热闹,只请了平时走动比较多的亲属和朋友。

  按照常安的意思,婚礼不需要多奢华隆重,只需要亲近的人送上祝福,一起分享他们的甜蜜和喜悦就可以,所以最后定下来名单,大概只有百来号人。

  周勀包了一趟航班,提前数日飞意大利。

  对,婚礼定在威尼斯,就是那座常安几度想去却最终没有成行的地方。

  不过说是低调婚礼,但低调不代表不花心思,相反,整个婚礼周勀都费足了心思,大到选酒店,小到现场餐具的配色,每个细节他都亲自把关。

  从常安答应他补办婚礼开始,那会儿她还在孕期,周勀就已经找团队开始准备。

  从头到尾都是他亲力亲为,中间记不清为此开了多少次会。

  叶莉说他为准备这场婚礼花的心思一点都不亚于当年做泸旸湖项目,可他心甘情愿,乐此不疲,只为能够为他心爱的女人呈现一场毕生难忘的婚礼,也弥补这么多年的缺憾。

  最后经过他两次飞意大利实地考察,婚礼定在位于朱代卡岛尽头的希普里阿尼酒店。

  为何选这家酒店?周勀也有自己的理由。

  一是因为这家酒店历史悠久,由15世纪的私邸改建而成,内部随处可见穆拉诺水晶、华丽织物和古董家居,而这些带有年代感的氛围都是常安为之迷恋的东西,特别是古朴的庭院和开满鲜花的走廊,推门可见温德拉敏宫的视野,这些常安必定喜欢。

  二是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四年前常安做的那份意大利深度游攻略,涉及威尼斯部分的时候她数次提到这座酒店,只因大众情人乔治?克鲁尼当日大婚之时也携新婚妻子入住这里,可见酒店的浪漫和魅力。

  为此周勀一直记得,便干脆把婚礼定在了这里。

  只可惜这间酒店也是有名的傲娇,平时旅游订一两个房间都很难,更别说整个包下来筹办私人婚宴了。

  酒店方曾一度拒绝周勀的要求,婚礼团队也数次跟对方进行沟通,但最终都不尽如人意。

  叶莉为此特意飞了趟威尼斯,可结果还是一样,回去后她试图说服周勀,毕竟威尼斯的奢华酒店不止那一家,换一间办也是一样,可是周勀一门心思就要在那办。

  最后他亲自出马,在酒店住了三天,盯着死缠烂打,大概是酒店方被他的诚意打动,最终破了例。

  当然这些事常安都不知情,那会儿她处于孕期最后两个月,肚子大得已经几乎不能出门了,大部分时间都只能躺床上,哪顾得上婚礼的事,也以为周勀把印制好的请帖样本放她面前的时候她都不敢相信。

  要知道这间酒店一房难求啊,现在她却要在那里办婚礼,怎么可能,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她不知道周勀是怎么做到的,只记得当时激动得不行,要不是自己肚子太大行动不方便,不然可能会直接蹦跳到他身上。

  那是意大利最具代表性的酒店之一,见证了无数的浪漫爱情故事。

  五月六日,婚礼如期举行,仪式设在酒店宽阔的草坪上。

  常安一袭高定婚纱,白纱遮面,挽着陈灏东的臂弯穿过鲜花拱门。

  周勀就站在不远处的高台上,前后不过数十米距离,她一步步走,一步步迈,透过白纱看着前方等待她的男人。

  人生有时候大概真的就如一场戏。

  十七岁的常安被迫踏上飞往伦敦的飞机,可曾想过十一年后她历经千辛万苦要走向的男人却是另外一个人。

  彼时轻风郎朗,花香带着空气里的潮湿。

  常安挽紧陈灏东的手臂。

  近了一点,又近了一点,直至最终站到了周勀面前。

  身旁男人牵起她的手指。

  所谓长兄如父,她已经没有父亲,这一段路便由他这个哥哥牵着她走过。

  陈灏东面向周勀。

  “我把她交给你,如果你再让她受一点委屈,我还是不会放过你!”

  周勀眸光沉定,从陈灏东手中接过常安的手握入自己掌中。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他声音低沉,却透着力量,最终牵住常安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至此她的童年,她的青春,她曾青涩又浓烈的爱情,终因命运而更改。

  此后余生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

  周勀转过去面向常安,把她脸上的白纱撩上去,亮的眼,红的唇,尽管各个地方都早已熟悉,可一瞬间的恍惚,他竟还似觉得在梦中。

  乐队换了另一首浪漫的乐曲。

  空气中有花香飘过来。

  周勀抬手扶住常安的面颊,他的爱人啊,他的妻子,二十岁时的模样,三十岁时的模样,好像相同,好像又有什么不一样。

  但唯一一点是,他确定自己,心跳加剧,心动骤然。

  很多年前看过一本书,书里有段话:“你繁花似锦却鲜嫩如初,你美貌依旧气韵萧然,你目光如炬却清澈如故,熟谙世情却更坦荡多情……”

  周勀觉得,大概常安就是这般模样。

  他忍不住在心里叹息,十年前怎么就能从那堆照片里一眼就挑中了她?大概不是因为她普通,也不是因为她温顺,一切都是表象。

  冥冥之中,大概早有注定!

  接下来是扔手花的环节。

  所有人从刚才的浪漫氛围中缓过来,单身女孩都排成队自动挤到前面来。

  常安转过身背对她们。

  有人喊“1,2,3!”

  常安举了个要扔的姿势,眼看着花束就要落下来,尖叫四起,可是在最后一刻她突然收了手,慢慢转身。

  “哥!”

  她一袭白纱站在陈灏东面前。

  深爱,挚爱,烈爱……每个女孩生命中大概都会存在两个男人,一个教会她去爱,一个教会她被爱,可是时至今日,常安依然没有后悔曾经年少时为他受的伤。

  她相信那些伤已经长成美丽的翅膀,这些年经历过的事,沉寂的力量和勇气,有谁能肯定这里面没有他的教诲和赐予?

  “谢谢!”

  常安把手里的花直接塞到陈灏东怀中,带着笑,踮起脚尖与他拥抱。

  耳边她轻声语:“哥,哥哥……”还是犹如当年的那个小女孩,软绵绵的声音犹如天籁。

  然后听到她说:“希望你能够尽快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幸福起来!”

  陈灏东阖上眼,心口剧震,手掌阔住她的肩头紧了紧。

  会的,会的,他在心里回答她。

  身后掌声四起。

  常安松开陈灏东,她红了眼眶,他又何曾平静,但是从此以后山高水长,他们之间就只剩兄妹亲情。

  一个转身,周勀垂身裹住常安亲吻。

  日光之中,光芒万丈,耳边响着海浪声……

  ——————————————————————

  你繁花似锦却鲜嫩如初,

  你美貌依旧气韵萧然,

  你谈过一些恋爱经历过一些感情,

  你摔过跤受过伤却自己搽上了红药水,

  你心碎过好几次却依然用万能胶补上,

  你心平气和,从容淡定,不和自己较劲,

  你知道人间的苦,所以更懂疼人,

  你目光如炬却清澈如故,熟谙世情却更坦荡多情。

  ——《浮世爱情》

  全书完

  2019年1月23日23:47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