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目录>

301:最终章(2)

301:最终章(2)

小说: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作者:绯月天歌字数:14754更新时间:2019-06-11 07:26:02

  

  众人闻言沉默了下来,虽然都心中焦急,可却谁也没再开口说话。

  至于轩辕天心,老实说,她这会儿的情况不太好。

  虽然方才在爆炸之前被摩诃给带走,但是她还是免不了被爆炸的能量余波给冲到了一点儿,这一点儿也令得轩辕天心差点吐出一口血来,不过却被她生生地吞了回去。

  但她却顾不上去检查自己受没受什么内伤,因为自她被摩诃突然给带来这里后,摩诃居然消失不见了。

  这种她在明,敌在暗的情况令轩辕天心很不喜欢,而且这里还是摩诃的地盘,那就更不能轩辕天心放心了。谁知道摩诃是不是又准备了什么阴招在等着她,连拉着她一起死的事情,摩诃都能够干得出来,她一点儿都不怀疑还有什么事儿是摩诃干不出来的。

  轩辕天心几乎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并同时在观察四周,她知道这里一定是一个特殊的空间,但这里跟她的大须弥碑空间不太一样,至少面积也没有她的大须弥碑空间大。

  一直躲在她衣襟内的小悟似乎察觉到了四周的安静,想要挣扎着冒出头来,但是却轩辕天心给制止,可小悟太不安分,几次差点钻出来,轩辕天心想把小悟送回大须弥碑空间里,却发现她处在这个特别的空间中时,居然打不开大须弥碑空间的通道。

  “安静点儿。”轩辕天心轻轻地拍了拍衣襟里的小悟,轻声警告道:“这外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你最好别出来,乖乖地待在里面,否则日后我一定不会再带着你了。”

  一听这话,小悟立刻乖觉了,老老实实地窝在她的衣襟里不敢在乱动。

  轩辕天心观察着四周,顺着林荫小道向着尽头走去。

  小道的尽头依稀有水声传来,空气中还隐隐带着兰花香。

  在快要走到尽头时,轩辕天心的心头为凛,然而当她穿过林荫,终于瞧见了尽头的外面后,她脸上警惕的神色却是忽然一顿。

  只见林荫小道的外面,居然是一座小木屋,青色的篱笆环绕在小木屋的四周,院子里种满了兰花。

  这间小木屋跟她须弥碑空间内的那座被改建了好几次的小木楼何其相似,但最令轩辕天心愣怔当场的还是院子里正在水井边打水的人。

  青色的衣衫,黑色的长发,只一个背影,轩辕天心就立刻认出了他。

  不同于入魔般的摩诃,只有兰因,才拥有如此清俊无双的气质,哪怕是摩诃有心假扮兰因,都无法假扮出属于兰因的那一份独特的气质。

  “老师......”轩辕天心如呢喃般地轻声喊道,但还是保持着一分冷静,并没有莽撞地上前。

  院子里的人似乎听见了这一声,拎着木桶回头看来,当瞧见愣怔在不远处的轩辕天心后,脸上并没有任何意外之色,从容而温润地朝她微微一笑,用着轩辕天心熟悉的清冷嗓音道:“过来吧,不用怀疑真假,真的是我。”

  闻言,轩辕天心果真不再怀疑什么,快步朝院子里走去。

  “老师.......”轩辕天心来到兰因近前,仔仔细细地瞧着他,而越瞧她眼中的诧异之色就越浓,“这是怎么回事儿?那个摩诃呢?他被你彻底压制住了?”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的问题,你让老师我怎么回答你?”兰因忍不住摇头一笑,拎着木桶就往院子里唯一的那棵金合欢树下走去,边走边淡笑道:“还有着一些时间,不如等老师煮好茶,我们边喝边说。”

  轩辕天心快走几步跟上兰因,想要伸手帮忙结果他手中的木桶,却被兰因侧身给避开,笑道:“这点水我还是能拎得动的,先前拉你进来的时候,你应该被能量爆炸的余波给伤到了吧?先去调息一下,免得耽误久了会严重。”

  “我不碍事儿。”轩辕天心摇摇头,不过也没有再伸手去接木桶,跟着兰因来到金合欢树下的小几旁,规规矩矩地在蒲团上坐好,然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兰因,目光一眨也不眨。

  小几上放满了煮茶用的各种茶具,兰因闻言似乎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舀了木桶里的水就开始点火煮茶。

  “这是今年的新茶,还以为喝不到了。”兰因将嫩绿的茶叶丢入茶锅内,抬眸看着轩辕天心一笑,温声道:“不过新茶得多煮一会儿,否则就喝不出它原本的味道了。”

  轩辕天心不太懂茶,但听兰因这么说,她就老老实实地点点头。

  兰因见她明明一肚子的疑问,这会儿却只字不提,还当真乖巧地坐在这里等着他煮茶喝,便忍不住再次轻声笑了起来。

  轩辕天心却不知道他在笑什么,疑惑地看着他,问道:“老师,您笑什么?”

  兰因笑着摇了摇头,一边慢条斯理地弄了水清洗茶具,一边笑着道:“小五长大了,换着以前的你是没有现在这般的耐心的。”

  很久不知脸红为何物的轩辕天心难得地脸红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淡然一笑,道:“这么多年了,我不能一直没有长进啊。”

  “是啊。”兰因点点头,看着她的目光温润平和,还带着深深的欣慰。“想问什么便问吧,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

  虽然兰因这么说,但真让轩辕天心开口问的时候,她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了。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迟疑,兰因笑了笑,道:“既然你不知道从何问起,那就我先来问一个吧。”说着,兰因目光直视着她,问道:“小五可知道摩诃对你是什么心思?”

  轩辕天心神色一滞,她实在没有想过兰因会问她这个,但在兰因的目光中,她还是僵硬地点了点头,道:“知道。”

  兰因却神色如常,眼中神色依然温润平和,“那你可知道他是从何时起对你有了别的心思的?”

  轩辕天心蹙眉,这一直都是她最为不解的地方,曾经她还一度真的相信是因为兰因,但是看着兰因此时温和的目光,她曾经的怀疑终于在这一刻彻底散去。

  老师便是老师,她相信老师是不可能对她产生什么不该有的心思的,更不要说因为这个去影响摩诃了。

  兰因一直看着她,见她眼中的神色几度变幻后,淡淡一笑,又道:“那你可清楚摩诃究竟是何时苏醒过来的?我又是何时无法掌控身体的主权的?”

  轩辕天心迟疑了一瞬,道:“摩诃曾经说过,他彻底醒来是因为我的气息,就是在学院的聚灵阵中,我因为突然突破双王境而泄露了自身的血脉气息,他在察觉到驱魔龙族的血脉气息后,就从封印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还曾经想要对我下杀手,但却又在察觉到当初藏在我体内的大圣的气息后,他又放弃了。”

  “没错。”兰因点点头,道:“你那时在聚灵阵中一直没能出来,再加上聚灵阵突然暴动,我因为担心你的安全,所以便进去找你。之后发生的事情,从摩诃彻底苏醒过来,我便一直是浑浑噩噩的,而身体的主控权也不在我的手中了。”

  轩辕天心皱眉看着他,不知道兰因突然说起这事儿是什么原因,只听兰因继续道:“所以,在那一次之后,与你相处在一起的,其实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他。”

  轩辕天心神色猛地一变,兰因看着她,叹了口气:“而他对你产生了别的心思,却是因为你亲手做的一顿饭。”

  “什么?”轩辕天心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仿佛无法相信摩诃只是因为她亲手做的一顿饭的原因就对她有了别的感情。

  兰因似乎也很无奈,抬手揉了揉眉心,道:“虽然很难理解,但事实正是如此。”

  轩辕天心:“......”

  “以前我或许无法理解他的这种心理,不过自我同他在争夺主控权以来,虽然我时时被他压制,但在压制的这些日子里,却也知晓了一些原因。”兰因见轩辕天心还是一脸无法相信的模样,轻声笑了笑,道:“当一个人自出生后就没有感受过温暖和阳光,在偶然感受到了一次之后,便会在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象,乃至于贪恋那温暖和阳光,而后执念成魔。”

  “居然...只是因为这个?”轩辕天心有些恍惚,“我还当初还以为......”以为什么,轩辕天心就及时打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兰因却含笑看了她一眼,将她没有说完的话接了过来,“以为是受了我的影响?”

  “额......”轩辕天心尴尬地摸了摸鼻尖,这话吧,她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还真不好回答。

  但兰因显然要豁达且从容得多,轻笑道:“恐怕会这么想的不止是你吧,妖王殿下...随云....子亦他们都应该有这种猜想。”

  轩辕天心脸上的神色越发不自在了。

  兰因看着她笑了笑,道:“为什么你们会这么猜想?就因为我对你比对子亦更纵容?”

  轩辕天心不知道说什么好地看着他,兰因摇头失笑:“你是女孩子,身为师长多疼爱你一些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子亦平时也很宠着你这个唯一的小师妹,为何就没人这样怀疑过他?”

  轩辕天心一脸木然,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话了。

  “看来还是有着我的一些原因啊。”兰因见她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无奈地笑道:“我不擅长跟女孩子相处,也没想过还会收个女弟子,当年见你天赋极好,再加上几位长老为了抢你而大打出手,一是不想他们拆了长老,二是你的天赋着实令我惊艳,所以我才会破例收了你。但女弟子跟男弟子不同,你当初虽然年纪小,但性子活泼又不太安分,罚不得也不敢对你说太重的话,便只能宠着纵着,我想着你即便不太安分,也应当惹不出什么大祸,且你虽然不安分,可却又极为聪慧,就算惹了祸事,凭你的聪慧应该能够避过,就算避不过,我作为你的老师也能为你遮风避雨。”

  “老师......”轩辕天心神色动容,她没有想到兰因当初收了她之后居然在心里还想了这么多。

  兰因笑了笑,道:“后来,谁知道你居然是驱魔龙族的传人,还在聚灵阵中泄露了气息,令得摩诃苏醒,而我却被压制,所以即便我想多宠着你一些,也是做不到了,直到你在雪原遇险那次,我这才冲破了摩诃的压制,及时将你给护了下来。”

  随着兰因的道来,轩辕天心的脑子里也快速地闪过当年的一幕幕。

  然而兰因的话锋却急速一转,“自摩诃苏醒之后,我虽然也会被不时地放出来,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不管是一言一行都身不由己了,很多时候我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却无法开口,也不能再提醒身边的任何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事情发生。”

  “这不是您的错。”轩辕天心立刻道。

  兰因却摇头笑了笑,接着道:“庆幸的是,在雪原救下你的那次,阴差阳错的居然跟你结下了类似同生同死的关系,也因为这样,摩诃有了忌惮,所以便不能再想办法对你下杀手。而随之后来我也着实没有想到,摩诃在跟你的日常接触中,居然还慢慢地对你生出了别的念想,虽然我觉得有了这种念想不太好,可是对于当初弱小的你来说,这无疑又是为你上了一道保险。”

  轩辕天心敛了眉,在沉默了一瞬之后,迟疑道:“现在摩诃他......”

  “被我暂时给压制住了。”兰因含笑看着她,温声道:“方才地藏王的那个符纹很有来历,似乎跟当日在血海之上佛子所用的东西出自同处。”

  但轩辕天心的神色却并没有放松,她听出了兰因话中的不妥,皱眉问道:“只是暂时?”

  “只是暂时。”兰因确定般地点点头,看着她无奈叹道:“他虽然是一股恶念,但是如今你也应当知晓,这股恶念的真正来历。从本质上来说,他便是我,我亦是他,只不过我同他代表了两个极端,他为恶我为善罢了。我能够压制住他,全是多亏了佛子和方才地藏王的出手,但是想要彻底将他从这个世间抹除,其实并不容易。”

  “不容易...但是也一定是有办法的,是不是?”轩辕天心迟疑问道。

  兰因含笑点头,“办法自然是有。”

  “什么办法?”轩辕天心神色一动,问道:“老师是知道的是不是?”

  “是。”兰因再次点头,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也越发温和,然后在轩辕天心有些急切的目光中,笑着慢慢道:“有两个办法,一个在你,另一个在我。”

  “什么意思?”轩辕天心听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道。

  可是兰因这次却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垂眸笑了笑,看着小几上已经在翻腾的茶水,然后不紧不慢地动手舀了一杯热茶递给她,道:“煮好了,不过有些烫,你先吹一吹,别急着喝。”

  轩辕天心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兰因这不紧不慢的语气给噎得咽了回去,伸出双手接过茶盏,如同听老师话的乖巧学生,对着冒着腾腾热气的茶盏,轻轻地吹着。

  兰因又慢条斯理地为自己舀茶,一边轻轻拂了拂茶锅里飘着的嫩芽,一边似随意地道:“这茶刚出锅,只怕想要喝还得等上一会儿,否则会烫嘴,不如趁着这点时间,小五再为老师做一顿饭,可好?”

  闻言,轩辕天心吹茶的动作猛然一僵,而后迅速抬头看去。

  只见兰因一双清澈无垢的黑眸,此时正有着孔雀绿的幽光在闪烁。

  幽幽的一抹绿跟纯色的黑在不断变幻,唯有兰因看着她的目光,依然带着温润和平和。

  轩辕天心握着茶盏的手不自觉地捏紧,浑身就如一根瞬间绷紧的弦,绷得仿佛只要轻轻伸手一碰,这根弦就会咔嚓一声断开。

  “老师......”轩辕天心颤抖的声音中带了几丝沙哑。

  兰因却安抚般地对她一笑,“还有时间。”

  看着兰因温和的目光,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茶盏重重地放下,然后倏然起身,沉声道:“好!”

  院子里本没有能够用来做饭的灶台和厨具,然而对于如今的轩辕天心来说却不是什么事儿,只见她不进小木屋,径直往一旁的青色篱笆栏下走去,然后对着空无一物的篱笆栏下轻轻一拂袖。

  土灶、厨具、凭空出现,所有需要的东西应有尽有。

  兰因侧头看着她的背影,薄唇微微勾起,随后端起手中的那杯热茶就起身慢慢走了过去,站在灶台旁,目光往上面轻轻一扫,淡笑道:“食材什么的屋里有。”

  轩辕天心几不可查的点点头,还是没有转身进屋,而是反手对着小木屋的方向隔空一抓,食材什么的纷纷自小木屋里飞了出来,并有条不絮地落在了灶台上。

  兰因看着她唤水净手,然后生火开始做饭,心情似乎不错,问道:“这一顿你准备做些什么?我记得你的厨艺向来不错,每次做饭总能做出新花样来。”

  轩辕天心闻言似乎笑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不停,头也不抬地道:“几个家常菜罢了,都是老师您爱吃的。”

  “那便好。”兰因含笑道,似又想起什么般,突然道:“其实,我不太爱吃甜的。”

  轩辕天心的动作顿了顿,但很快又继续忙碌了起来,轻轻地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几个家常菜对于轩辕天心来说并不费工夫,没过多久就被她做了出来,不过这次却她似乎忘记了煮米饭,所以最后又弄了两碗苗条出来。

  直到轩辕天心灭了灶台里的火,金合欢树下的小几上已经摆好了盘,然而兰因仔细看过,却发现在这些家常菜中,还多了一道点心。

  兰因望着那盘多出来的点心有些出神,他记得这盘糕点似乎叫做蜜糕,是一种吃一点点就能够甜到齁的点心。而后,兰因回过神,垂下眼皮似乎无声地笑了一下。

  二人再次隔着小几面对面的而坐,兰因瞅着正襟危坐,且神色严肃地有些过分的轩辕天心,指着其中一道菜,问道:“这是什么?”

  “醋溜白菜。”轩辕天心瞥了一眼,道:“不过这种白菜又叫空心菜。”

  兰因点点头,举着筷子就夹了一片放入嘴里,然后点评般地道:“酸酸的。”筷子一转,又指向另一道踩,问道:“这又是什么?我好像看见了里面有鱼?”

  “麻辣鱼。”轩辕天心就跟一个十分有职业精神的厨师,正在为客人介绍菜般,道:“我方才做菜的时候发现,食材里正好有鱼,且这鱼好像还是来自妙华莲华池中的龙鱼。”

  兰因抬眸看了她一眼,轩辕天心脸上的表情是没有表情,仿佛她方才口中所说的龙鱼只是一种能够食用的普通鱼一样。

  虽然轩辕天心尽量让这道麻利鱼中的主材料显得不那么特别,但是兰因还是没有去碰里面的鱼片,而是选择夹了里面的一片青菜,在吃完之后继续点评般地道:“不愧为麻辣鱼,就只有一个辣味。”

  “那这一道呢?”兰因又看向了另一盘,不过没等轩辕天心开口,他就先笑道:“这道菜我认识,是苦瓜。”

  轩辕天心颔首,道:“清火解内毒。”

  兰因又看了她一眼,默默地夹起一片苦瓜放入嘴里,吃完后,点头:“很苦。”然后看向了那一盘蜜糕,轻轻一叹,夹起一块,看着轩辕天心为难道:“老实说,这糕点吃一次,我都会被甜齁一次。”但话虽是这么说,兰因还是咬了一小口,不过也仅是一小口,剩下的就放在了碗里不准备再动了。

  轩辕天心静静地看着他碗里的剩下的蜜糕,不说话,仿佛也在出神。

  兰因叹气道:“你这是放了多少蜜糖在里面啊......”

  “大半罐。”轩辕天心下意识地回答道,但说完她就立刻回过了神来,看着兰因沉默了下来。

  “你一共做了三道菜加一盘点心。”兰因看着她,笑得温和:“但这三道菜和一盘点心却道尽了酸、甜、苦、辣,然后呢?你是不是还差了一个总结?”

  轩辕天心沉默地看着他,在瞧见他黑色的双眸已经有一大半都化作了幽幽的孔雀绿色后,她缓缓地伸手端过碗筷旁已经彻底凉了的茶水,然后仰头一口饮尽,方才道:“酸甜苦辣都尝过之后,便是放下。”话音一动,空了的茶盏再次她放在了小几上,虽然这一次她是轻轻地放下,但却比先前重重的一放显得更加沉重。

  兰因看着她不语,半晌后缓缓地笑了,然后在轩辕天心平静的目光中,拿着筷子,不徐不慢地将碗中那剩下的蜜糕吃完,吃完不说...他似乎还觉得不够,居然一块接着一块地将盘子里的所有蜜糕都面不改色地吃完了。

  “不觉得齁了?”轩辕天心平静地问道。

  兰因轻轻笑了一声,“哪里齁,明明刚刚好。”抬眸看来,双眸中只剩下了一点黑,其余全化作了幽幽的孔雀绿。

  轩辕天心沉默地看着他,老师不爱吃太甜的东西,一直以来喜欢吃甜食的人...是摩诃!

  “这盘蜜糕......”对面的人轻轻地笑,笑得风华绝代妖冶无双,一头青丝在轩辕天心的目光,渐渐化作银发,“...其实是你特地为我做的,是吗?”

  轩辕天心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转变,而后缓缓起身,“是。”

  对面的人闻言又笑了,这次却笑出了一股纯然,没有阴霾,也没有那些怨恨和勾心斗角的阴暗心思,仿佛是发自内心般,一边看着她笑,一边跟着起身,轻声如呢喃般地问道:“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轩辕天心不可置否地看着他,他笑着问道:“若是没有那些恩恩怨怨,没有妖神,你在去往帝都学院之后,可会喜欢上/我?”

  “这个假设并不能成立。”轩辕天心却极为理智冷静,道:“若没有那些恩恩怨怨,我应当不会出现在龙昊西大陆,我若不出现,自然也就没有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更不会去往帝都学院,也更加不会认识皇明月。”

  “那抛开这些不提,只问结果呢?”

  “不会——-!”

  “为何?”

  “我的三观不会允许我喜欢上自己的师长。”轩辕天心冷静到无情地指出事实:“三观、人伦、道德,都在告诉我,师生恋没有任何的前途。从我成为兰因的学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个结果,在我的理念里,从来都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原来如此——-!”摩诃笑了,却笑得有些嘲讽,“不做你的师长,就是陌生人,即便不是陌生人,也最多也只是跟学院里的那些长老们一样,挺多是个熟悉的长者,在你的心里也留不下太深的感情。而做了你的师长,虽然不是陌生人,有了更亲近的关系,可却永远断绝了其他的关系,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循环。”

  摩诃大笑不止,仿佛怎么都笑不够般,幽深的眸子死死看着轩辕天心,突然又沉声道:“可为什么会是他?难道你的三观和道德就允许你跟喜欢上妖魔吗?”

  “我当初并不知道他是妖。”轩辕天心淡淡道。

  但摩诃却紧追不放,“可后来呢?你知道了却还是选择了他。”

  轩辕天心却是一笑,这次却不再扯什么大义凛然的话了,只是平静地道:“哦,那可能只是因为他是皇明月而已。”

  “所以,你要告诉我,他只是得你的喜欢,是吗?”摩诃双眸一沉。

  轩辕天心也不隐瞒,大方点头:“可以这么说。”

  摩诃看着她沉默了下来,这种沉默仿佛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半晌过后,他却又笑了,笑得漫不经心的,却又极端的危险,“那可怎么办呢?我若是得不到的,宁愿毁掉也不愿意给别人呢。”

  ‘嗡嗡嗡嗡——————!’

  摩诃这危险的话音刚说完,四周的空间就如同他极为不稳定的情绪般,也开始不稳定了起来,四周的景物都发生了扭曲,然而渐渐崩毁,在崩毁的景物后,血色的外界也慢慢开始出现。

  “我不愿意将你给别人......”摩诃突然跨过小几,伸手一把扼住了轩辕天心的脖子,用着一种极其温柔的声音,轻轻地道:“但我也知道,我体内的那个家伙仿佛已经有了什么办法能够除掉我,这还要多亏了佛子和地藏王。我若死了,你们都皆大欢喜,可我却不甘心,不甘心将你留下来,甚至留给别的男人,所以...小五同我一起死吧,如何?”

  明明被人扼住了脖子,并威胁要同归于尽,但轩辕天心却十分镇定,甚至于她方才明明能够躲开,都没有躲开。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宛如疯魔中的摩诃,在他那一双幽深的绿眸中,寻着那一点黑,轻声道:“老师,你还没说那两个办法是什么呢。”

  轩辕天心此话一出,只见摩诃极尽疯狂的神色顿时一滞,双眸中颜色又开始了变幻。

  摩诃一手死死扼住轩辕天心的脖子,一边似乎在极力压制什么,咬牙切齿地道:“滚开!别来碍事!”但在把话说完,脸上的神色又一改凶狠之态,透着一股诡异的温和,对轩辕天心道:“我自燃本源,与他同归于尽,一旦我失败,只能靠你。”

  当听得那句自燃本源和同归于尽的话后,轩辕天心脸上的镇定之色瞬间被打破,“不行————!”

  哪知摩诃眼中凶光一闪,随后冷笑道:“的确是不行,你舍不得。”

  轩辕天心皱眉,却不理摩诃的冷笑,接着道:“不用您自然本源,我能做什么?”

  “天道.......”摩诃只吐出这两个字,处于兰因的意识再次被压了回去,然后便见摩诃嘲讽笑道:“天道?哈!天道早就消失了,你居然还指望天道?!”

  可是,轩辕天心却若有所思了起来,天道......?

  就在轩辕天心思索兰因那句天道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听四周砰地一声响,摩诃的这个特殊空间彻底破碎,二人也立刻出现在了外界。

  “小五————!”

  “妞——!”

  惊呼声从不远处响起,一直等在外面的皇明月等人纷纷被惊动,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轩辕天心出是出来了,可却是跟着摩诃一起出来的,且她还被摩诃扼住了脖子,只有摩诃轻轻一动手指,就能够轻易地扭断她的脖子。

  皇明月脸色大变,想都没想就将混沌钟给丢了出去,混沌钟嗡地一声在空中变大,大有朝摩诃罩过去的冲动,可是轩辕天心此时在摩诃的手里捏着,混沌钟只能不甘不愿地停在二人的头顶之上,却迟迟不敢砸下去。

  摩诃冷笑着瞥了他们一眼,然而这冷笑却只是一瞬,他体内的气息却突然暴动。

  “兰因————-!”摩诃发出愤怒的咆哮,死死盯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恨不得将体内的兰因给从身体里抓出来。

  兰因果然点燃了体内的本源,即便是摩诃想要阻止,但是却被兰因死死压制了,兰因放弃了意识出来的主控权,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点燃本源之力上面。

  而轩辕天心在察觉到摩诃体内气息的暴动后,也脸色大变:“老师————!”

  摩诃噗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随后便见自他脚下升腾起了一簇绿色的火焰,摩诃双眼化作血色,扼住轩辕天心脖子的手也在不断握紧,“好——-!你既然想要跟本座同归于尽,那本座也同样会带着她一起死。”

  轩辕天心眉心紧蹙,几乎能够听见自己的脖子发出了咔咔声,但摩诃的这番话似乎起到了威胁坐作用,他脚下升腾起来的火焰在剧烈跳动了几下后,慢慢地变弱了几分。

  摩诃吃力般地低笑,“你果然还是不敢......”

  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轩辕天心却突然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哪怕此时她被掐着脖子而导致了气息不顺,却还是一字一句地道:“但...我...敢!”话落,抓着他手腕的手猛地一用力,一声咔嚓的骨裂声顿时响起。

  轩辕天心死死盯着摩诃的眼睛,哑声道:“老师,别跟他同归于尽,还有我呢......”

  “你......”摩诃刚要冷笑,却瞬间僵住。

  ‘轰————-!’

  一股天地之威自轩辕天心的体内冲天而起,这股威压一出现,几乎立刻震开了摩诃扼住她脖子的手。

  轩辕天心强行忍住想要剧烈咳嗽的欲望,难耐地哑声道:“老师,刚刚才明白。”而后盯着摩诃,接着道:“天道虽然消失,但是只要我在,天道就不会真的消失。”

  “你什么意思?”摩诃闻言突然心中一跳,惊疑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冲他扯了扯嘴角,“我也是方才在明白过来,我修的天道法相,法相一出,天道现。”随着轩辕天心的话,只见她的身后,天道法相瞬间出现。

  “天道虽然消失了,但我的身上却也有天道。”轩辕天心突然笑了,盯着惊疑不定的摩诃,慢慢道:“我以自身化为天道,这片天地就会有第二个天道出现......”

  一听她这话,别说是摩诃,皇明月、大圣等人皆是脸色大变。

  “你疯了————!?”最先暴怒的不是摩诃,而是皇明月,皇明月根本不管轩辕天心跟摩诃的对持了,闪身就来到了轩辕天心身边,神色阴鸷地道:“你方才说什么,爷不许!你立刻给爷停下来!”

  轩辕天心却望着他一笑,然后再度盯住了神色有些愣怔的摩诃,“只要天道再现,你便能够彻底被消失,新生的天道,可不会再心有余而力不足。”

  随后,摩诃似乎终于缓过了神,他似看什么不认识的人般,看着轩辕天心,不可置信地道:“你当真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以身化天道?你这是以身化道!从此便是天道的一部分!”

  “那又如何!”轩辕天心淡淡一笑,周身的气息却不增反减,身后的天道法相也渐渐变得狂乱了起来。

  摩诃却是一呆,死死地盯着轩辕天心,在眼睁睁地瞧见她身后的天道法相越来越圆满,她周身的气息已经暴涨到了一个临界点后,摩诃却做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摩诃快速冲向了轩辕天心,却在冲过去的瞬间,他闪电般地探手,却并不是抓向轩辕天心,而是探向了一旁准备彻底解开封印想要阻止轩辕天心的皇明月。

  皇明月明明察觉到了劲风扫来,却还是慢了一步,被摩诃抓了个正着。

  而摩诃在抓住皇明月的同时,他身上就轰地一声,升腾起了大火,原本蔓延在他脚下的绿色火焰,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包括皇明月。

  轩辕天心脸色一变,背后的天道法相也跟着猛地一滞,“皇明月!”

  摩诃快速制住皇明月,一手点在了他的脉门,目光却死死盯着轩辕天心,如同垂死的人,发出了一阵阵沙哑的笑:“本源之力已经完全被点燃了,你不用去化身天道,我也会消失。但是...我既然不能带着你一起走,那便将他带走吧,我说过的...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许得到!”

  谁也没有想到摩诃居然会疯成这样,他居然不拉着轩辕天心陪葬了,他选择陪葬的人换成了皇明月。

  这会儿摩诃发了疯,即便是皇明月在一时之间也没能找到脱身的办法。

  “帝君————!”狐若和青缇等人也是脸色大变,想要上前去救援,可惜摩诃虽然已经燃烧了本源,但要对付他们却十分容易,只是轻轻一指,狐若和青缇二人就被挡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后。

  “我注定要死,自然心有不甘,但又舍不得小五以身化天道,所以只能辛苦妖神陪我一起死了。”摩诃冷笑道。

  皇明月作为一个临时的陪葬品,却还十分淡定,只是脸上带着嫌弃,“跟你一起死,爷死了都不会闭上眼睛。”话落,目光一扫上空的混沌钟,只见混沌钟嗡地一声响,就这样直接对着他二人砸了下来。

  眼看着混沌钟砸下来,摩诃却不管不顾,依然死死制住皇明月,冷笑道:“哪怕帝君死不瞑目,那也只能委屈一二了。”说着,再次一手挥出,轰然砸落下来的混沌钟却没有落在他二人身上,而是直接穿过了扭曲的空间,被摩诃利用空间之力给转到了灵山的头顶上。

  轰地一声巨响,混沌钟砸在灵山之巅,令得本就被毁掉了一半的灵山,又塌了一半的山峰。

  不过摩诃这一出手,却给了轩辕天心机会,在摩诃动用空间之力挪走混沌钟的同时,轩辕天心快速出手,一手做刀劈在了摩诃制住皇明月的右手上,而她的人也是如一颗炮弹般地撞进了火焰中,并将摩诃给撞得生生退了数丈,同时她还将皇明月给打飞了出去。

  “轩辕小五————!”皇明月睚眦欲裂,返身便想将轩辕天心从火中捞出来。

  但他还是慢了一步,摩诃的本源之力已经即将烧尽,然后失去了所以力气般,自高空坠落,而轩辕天心也被他带累着一起掉了下去。

  “小五————!”

  唰唰唰唰————-!

  破风声迅速响起,皇明月、大圣、金翅大鹏...所有人俯冲而下,想要从那一团坠落的火焰中将轩辕天心给抓出来。

  ‘砰————!’

  就在众人惊骇地追赶中,却听见一声闷响,轩辕天心自火焰中倒飞了出来。

  皇明月手疾眼快地抓住了她,“死女人!你完了......”话没说完,被他抓在手中的轩辕天心似回过了神,随后便见她脸色难看,猛地挣脱了他的手,然后唰地一下朝下方快速冲了下去。

  “喂————-!”

  皇明月想要阻拦她,然而人还没动,就被一朵金莲给拦住了。

  梵音脸色有些沉重,凝着眉看着下方还在继续坠落的大火球,沉声道:“让她去,大明王的本源之力已经被点燃就再没有后路,方才你也在那火中,那是孔雀火,帝君应当也明白了那火的威力。”

  皇明月焦急的神色一顿,跟着沉默了下来,他当然知道,方才他也同样在那火中,这里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那火能够抑制住他!

  “方才...是大明王将小五给从火中推了出来。”梵音继续道:“否则以小五刚刚那般冲动的以身化天道的做法,她体内剩下的力量根本就不足够她自己逃出。”

  “大明王...”梵音看了沉默的皇明月一眼,目光又一一扫过沉默的其他人,缓缓道:“不管是恶还是善,到最后,都不愿意真正的伤她。”

  巨大的火球如同陨落的流星,向着灵虚城外的旷野砸了下去。

  一声惊天巨响,一马平川的旷野上,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四周都是被烈火烧焦过的痕迹,一股灰色的浓烟也弥漫了四周。

  轩辕天心终究是晚了一步,她没能赶在火球落地之前抓住那个将她推开的人。

  看着滚滚浓烟,还有深坑中忽明忽灭的火星子,轩辕天心却不敢再往前一步,脑子里一直在闪现着方才的一幕幕。

  她要以身化天道不是开玩笑的,而想要以身化天道,就先要将她的天道法相从神魂中剥离出去,虽然她没能成功,但是法相却也被剥离了一半,仅仅是剥离一半,就几乎费了她全部的力量。

  她推开皇明月,撞入火中时就知道她没力气再脱身,当她以为她真的会跟那人同归于尽的时候,那人却突然用他仅剩的力量,将她给推了出去。

  他将她推出去的时候,说了什么?

  轩辕天心居然自己的记忆一向不错,但刚刚才听完的话,她现在却有些记不太清楚。

  她站在深坑的不远处,皱着眉使劲儿回忆。

  他说...用她一命,还请那盘蜜糕的情......

  轩辕天心突然想笑,原来她的命,只值一盘蜜糕。

  然而她明明是想笑的,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最后不仅没能笑出来,她反对哭了出来。

  蜜糕......

  最后救她的不是老师,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要自己陪葬的摩诃!

  “小五。”

  大圣他们最终还是追了下来,但看着此时的轩辕天心,他们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血色渐退的天空,喃喃道:“结束了...吗?”

  “结束了!”皇明月揽住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道:“都结束了。”

  大圣也走了过来,但大圣似乎有些嫌弃泪流满面的轩辕天心,哼哼道:“你不去那坑里看看吗?方才下来的时候,我发现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轩辕天心闻言却没动,倒是金翅大鹏在听了大圣这话后蹿了出去,也不知道他在坑里发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惊呼。

  片刻后,当金翅大鹏从深坑中掠出来时,所有人都瞧见,他的手中居然抱着一个圆滚滚的金蛋。

  “这是......”绯辞好奇地凑了过去,盯着金翅大鹏手中的蛋不放,不确定地问道:“这是什么?”

  金翅大鹏的脸色有些难以描述,直到轩辕天心也迅速看过来了后,方才有些吞吐地道:“这是...凤凰蛋,我从这个上面感觉道一丝血脉的波动。”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神色一呆。

  大圣不知何时蹿了过去,闪电般地从金翅大鹏的手中将金蛋抢了过来,跟研究什么稀奇的玩意儿般,诧异道:“刚刚那把火,该不会将那只孔雀给烧回成了一颗蛋吧?”

  金翅大鹏心惊肉跳地看着金蛋被大圣抛上抛下,最后忍无可忍地赶紧抢了回来,忍不住斥道:“你小心点儿,万一掉地上碎了怎么办?!”

  “既是凤凰蛋,哪里会这么脆弱。”大圣嗤了一声,不过却没有动手再去抢了,而是看向梵音,皱眉道:“燃烧了本源之力不是就只能死吗?怎么还会被烧回成一颗蛋的?”

  梵音倒是若有所思地盯着金蛋半晌,然后恍然般地一笑,道:“我明白了。”看向大圣和同样一脸疑惑的众人,道:“按理来说,燃烧了本源之力的确只有一死的结果,但是奈不过后台硬啊。”

  梵音笑道:“我想,当初菩提祖树交给我的那个东西,除了能够压制恶念的同时,应该还能在危机关头救人吧。”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向了骑在谛听背上的地藏王,笑道:“先前地藏王在大明王手中印上的那符纹,应当也有此作用。”

  然而,就在一众人看向地藏王求解时,地藏王却端起了小炎般的无辜神色,“诸位别看我,我是真不知道,那东西并不是我的,而是神君交给我的啊。”

  虽然地藏王有推锅的嫌疑,但却并没有梵音的那番猜测。

  轩辕天心静静地看着金蛋片刻,而后伸手接过,抱在了自己的怀中,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光滑的蛋壳,她眼底金光流转,透过蛋壳,和蛋中蒙蒙地光晕,依稀能够瞧见光晕的中心,正孕育着一只小小的雏鸟。

  “凤凰和杀生佛以他二人的性命才换回了他的新生,这一次...他出生之后不会再有恶,更不会再有那句‘孔雀生而为恶,一出生就吞进了方圆数百里的生灵’的这种话,他会是灵山的孔雀大明王,全新的孔雀大明王。”轩辕天心缓声道。

  “小五。”金翅大鹏闻言神色动容,看着轩辕天心的神色,他缓声道:“这样的结局已经很好了。”

  “嗯。”轩辕天心点头,神色轻软,然后看向金翅大鹏,神色越发轻软地将金蛋又交给了他,在金翅大鹏疑惑的目光中,轻软地道:“你同他是血脉相连,凤凰已经不在了,所以未来的孔雀大明王,就由你来孵出来吧。”

  金翅大鹏:“......”

  ‘噗嗤————!’

  众人瞧着神色懵逼,眼神拒绝的金翅大鹏,齐齐喷笑了出来,大圣更是笑得难以描述地将金翅大鹏上下一扫,嘿嘿笑道:“孵蛋啊,这可是件喜庆的事儿,不过本大圣还从未见过雄鸟孵蛋的呢,这下倒是可以开开眼了。”

  金翅大鹏:“.......”

  不管金翅大鹏的心里是如何的拒绝,然而他还是只能认命地抱住了金蛋。

  梵境经过这一次大难后还是伤了一些元气,再加上灵山差不多被毁去了一大半,善后的工作还有许多。

  清理灵虚城中的血尸,交给了大圣他们去协助不动明王,而灵山上的那些血尸也交给了皇明月他们,地藏王带着地府众人收走了那些残留下来的血海怨灵,然而却在返回地府之前,地藏王却找到了轩辕天心,并意有所指地朝东方界指了指。

  “东西屏障已碎,西方界的乱子已经平底了下来,但是姐姐还不能放松。”小炎坐着谛听的背上,意味深长地道:“其实我这次在出地府之前,少帝还曾让我给姐姐带一句话。”

  轩辕天心站在灵山巅上,本来是看着山巅下的云海的,闻言后侧眸看向他,问道:“什么话?”

  “少帝说,姐姐一直要寻找的人,此时正在众神之巅。”小炎笑道。

  轩辕天心挑眉,其实即便小炎不带来鬼族少帝这句话,她如今也能隐隐感觉到东边传来的一丝似有若无的血脉感应,而她原本也打算将灵山上的生机修复后就立刻前往神族去寻人的。

  不过,小炎在跟她对视一眼后,又道:“东西二界的屏障虽然消失,姐姐虽然能够感应到那边的一些情况,但是应该感应得也不全面。梵境的乱子虽然已经平底,但神族的乱子却并没有,我听从东边回来的一些勾魂使说,神族这会儿的情况似乎并不太好。”

  这话一出,轩辕天心的心就立刻提了起来,“什么叫做不太好?”

  “神族的那人可不是大明王,要对付他也困难得多。”小炎道:“而且,我听说灵山菩提祖树的菩提生机被那人当年给吞噬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姐姐,倘若菩提生机在那人的体内,那么那人就相当于拥有不死之身,仅靠神族之主一人,想要对付他恐怕还有些困难......”

  “你怎么不早说!”轩辕天心瞬间自山巅上消失,紧跟着小炎就听到,远处的梵主殿内再次传来了轩辕天心的声音。

  “皇明月,金翅......先别管这里了,善后的事情就先交给师父和二师父他们,你们二人立刻跟我一起去众神之巅。”轩辕天心的声音几乎传遍了灵山之巅,“不动明王也随我一起去,再来一个青缇,绯辞你就不用了,先留在这里帮忙看着一点儿。”

  轩辕天心如同一抹流光般地自梵主殿冲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方才被她点到名的几人。

  皇明月急急忙忙跟在身后,追问:“妞,好端端的跑众神之地去干什么?”

  “找人————!”轩辕天心丢一下句后,人却已经如流星般地冲出了灵山。

  唰唰唰地数道流光自灵山上追了出去,而被丢下来的其他人也从梵主殿中追了出来,看着已经跑得没影的轩辕天心,大圣站在殿门口,目瞪口呆地道:“他们就这样跑了?”

  梵音站在大圣的身后,同样望着天上消失的数道流光,诚恳地点头:“的确是跑了。”

  半晌后,大圣的怒吼声几乎响彻整个天际,“臭丫头——-!跑了就跑了吧,怎么也不带着本大圣一起跑?!”

  同样在咆哮的还有绯辞,“臭丫头!凭什么青缇都被她叫走了,我却被留了下来!?”

  瞧着咆哮中的二人,梵音只能好言好语的安抚大圣,而狐若和轩辕灵曦也只能认命地去安抚绯辞。

  “又不是不回来了,实在不行,等这里的事情都处理完之后,咱们再一起去众神之巅找他们不就行了。如今东西二界的屏障消失,想要去一趟神族那还不简单。”

  “就是,你看他们走得急匆匆的,定然没有好事儿,咱们晚点儿去也好,省得再辛苦的去当什么打手!”

  看着乱成一锅粥的梵主殿,站在灵山巅上的地藏王无奈地摇头一笑,然后伸手轻轻拍了拍坐下的谛听,笑道:“走吧,咱们也该回去了。”

  谛听老实巴交地晃了晃大耳朵,瓮声瓮气地道:“主人,神族那边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地藏王一边挥手召出了通入幽冥的黑色石门,一边由谛听驮着走了进去,在黑色石门缓缓闭关间,轻声笑道:“你要相信天道始终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可是主人,天道已经消失了啊......”谛听瓮声瓮气地反驳:“虽然天道以后还会回来,可是毕竟现在却没有天道了,它怎么站在咱们这一边?”

  “哦?”地藏王被谛听反驳后再次一笑,而后又从善如流地道:“那你便相信,邪始终是无法战胜正的吧。”

  天理昭昭,邪不胜正,再多的阴谋诡计,最终还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天道虽然暂时消失,但只要驱魔龙族的传人还在,那么天理就永远不会消失......

  ——————END

  ------题外话------

  我现在脑子有些晕,别的话就不多说了,等我休息几天,然后我会开始写驱魔师那边的夙离番外,还有天澈的番外,至于言灵师这边,之前我就说过了,这本应该不会再出番外了哈。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撑,咱们在驱魔师番外再见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