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全能庄园>目录>

第四零四章:果然是杀头的生意!

第四零四章:果然是杀头的生意!

小说:全能庄园作者:君不见字数:2187更新时间:2019-06-11 07:28:38

   听蟋蟀说完,高蟹也是一阵后怕。!

  幸好蟋蟀这小子机灵,找了个办法留了下来,给他报信。

  否则恐怕真的是被拉进火坑里都不自知。

  其实很多人,并不是自己愿意沉沦,被人用各种强迫的办法拉下水之后,想要脱身,再也脱不了了,只能越陷越深。

  “行啊你小子,聪明啊!”高蟹使劲抚弄了一番蟋蟀的脑袋,这小子之前很机灵,这次更是聪明到立了功了。

  蟋蟀被高蟹夸奖了,抓着脑袋嘿嘿傻笑了几声。

  他觉得蟹哥和之前不一样了,除了外表,还有给人的感觉。

  他一脸期盼地看着高蟹:“蟹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是十多年前的高蟹,这个时候,估计也会茫然抓瞎,一腔血勇地独自跑去找钟老板理论。

  那他恐怕会把自己陷进去不可。

  或者只能回去找庄不远帮忙,单凭他自己,怕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不过现在嘛……

  高蟹闭关修炼十多年,可不是白修炼的。

  “别担心,交给我。”高蟹道。

  让蟋蟀带着他到了兄弟们被拽走的地方,然后高蟹拍了拍大虎的脑袋,道:“大虎,你试试能不能嗅出来他们到了哪里。”

  大虎立刻抽动着鼻子,东嗅嗅西嗅嗅。

  “这是大虎?”蟋蟀瞪眼,“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大虎,谁把你的脖子拉长了?

  可怜的大虎!

  大虎听到蟋蟀叫它,亲昵地把脑袋伸到了蟋蟀的怀里一阵亲热,然后热情地把自己的肉芽似的小手给蟋蟀看。

  看,看大虎有手手,大虎的小手手!

  蟋蟀吓得脸色苍白,忙不迭后退,妈呀,大虎怎么变成怪物了!

  缠着蟋蟀亲热了一番之后,大虎又追着气味一路小跑而去。

  成为“汪星人”之后,大虎的嗅觉也敏锐了许多,大仔他们了车之后,依然追踪出去了接近一公里,直到往来车辆极多的主干道,大虎才绕起了圈子。

  “看来大虎也嗅不到气味了,这可怎么办?”蟋蟀发愁啊。

  “不急,我找个外援。”只见高蟹左右看了看,找到路边一家汽配店,买了一盒螺帽,然后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隐约听到什么“有好吃的点心”之类的。

  点心?哪里有点心?我都快饿死了,有点心给我点吃啊!

  不多时,看到远远有一个身穿蓬蓬裙,漂亮的妹子走了过来。

  “妈呀!”看到萝萝的刹那,蟋蟀都要吓得停止呼吸了。

  当初他们几个人想要“欺男霸女”,结果被萝萝打得生活差点不能自理,现在蟋蟀见到穿蓬蓬裙的女生,都两腿打颤。

  当看到萝萝喜滋滋地从高蟹的手接过了一盒螺帽,像是吃章鱼小丸子一样吃掉时,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我一定是做梦了……快醒醒!快醒醒!”

  萝萝白了他一眼,抽动了一下小鼻子,四处嗅了嗅,然后指了一个方向:“这边!”

  蟋蟀真的要疯了!

  他看看萝萝,再看看大虎。

  到底谁是狗啊!摔!

  这人怎么狗的鼻子还灵!

  “蟹……蟹哥,他们开车走的,我们怎么追啊!”

  “别急。”高蟹微微一笑,“他们快到了。”

  他话声未落,听到身后传来了跑车的轰鸣声,一辆外形酷炫的四座跑车停在了高蟹的面前。

  看起来像是家庭旅行车,但整体流线,极具运动感。

  “蟹哥,这车行吗?”高庆从车跳下来,问高蟹道,“你要跑得快又宽敞的车子,我看了看,也这辆跃马ff合适了。咦,蟹哥换发型了?现在流行灰发啊!”

  “麻烦你了,我有急事借用一下。”高蟹道。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车是凯子的,他说反正现在也用不到,喜欢送蟹哥了!蟹哥您忙着,我不打扰了。”高庆把钥匙丢给高蟹,跳了另外一辆车呼啸而去。

  “蟹……蟹蟹蟹哥!”看到那辆车的时候,蟋蟀的眼睛都直了,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四五百万的超跑啊!

  说借借了,还说喜欢送了?

  大仔那辆车,有五十万吗?拽的二八五万的了!

  等等……

  “蟹哥,你不会也干了什么要杀头的生意吧!”

  “啪!”高蟹反手一巴掌,拍在了蟋蟀的脑袋。

  这孩子想什么呢!

  跟着庄主,还用做什么杀头的生意?

  有萝萝这个宇宙最灵的鼻子在,追踪大仔等人,简直是不能再简单了。

  沿着大路跑了几十公里,前方渐渐出现了一片仓库区,四周也显得有些荒凉。

  沿着一条曲折的道路七拐八拐,前方又出现了一片独立的仓库,一个马仔坐在一旁,似乎是在放哨,看到这辆车过来,顿时警惕地前:“你们干什么的?”

  萝萝一边吮吸着一颗螺帽,像是唆糖果似的,一边看了眼高蟹。

  高蟹点了点头。

  然后看萝萝一巴掌打了过去。

  “呃”一声,这马仔被打得倒飞出去,倒在路边,生死不知。

  **,真暴力!

  蟹哥现在变得好可怕!

  “是这里了吧。”高蟹把车停在了一处大铁门前,向里看去。

  里面有一个个的集装箱,似乎等待运走。

  “萝萝。”高蟹叫了一声。

  萝萝身前,伸手掰了掰铁门,在难听的吱嘎声里,铁门被萝萝像卷蛋饼一样卷了起来。

  “嘎吱嘎吱。”萝萝把蛋饼铁门撕下了一块,放在口里,啃了起来。

  那画面,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而更让人吃惊的是,萝萝似乎觉得这蛋饼味道不错,尝了一口,眼睛一亮,抱着粗大的蛋饼,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蟋蟀吓得要跪了。

  到了这里,大虎能嗅到大仔等人的气味了,它嗅着气味向前走去,路过那集装箱时,突然有一个人从集装箱里走出来,正打算关门。

  看到高蟹,他要大叫,大虎猛然扑去,把他按倒在地,尖锐的牙齿抵在他的脖子。

  “别出声,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高蟹低声道。

  那人连连点头。

  “你们是不是抓来了几个人?”

  “是,大仔带来的,他们在里面,大仔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呢……”

  听到兄弟们没事,高蟹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问:“你们到底在走私什么东西?”

  “酒……”

  “酒?什么酒还要走私?”高蟹才不信。

  高蟹一愣,走到了集装箱里,掀开了一个木箱,看到里面厚厚的泡沫,是一瓶瓶小巧玲珑的祛病酒……

  “一瓶酒,走私到坚果州,能卖好几千坚果币一瓶!无酒精的祛病醋黑市能卖万坚果币!”

  **!高蟹目瞪口呆。

  老子做的果然是杀头的生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