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全能庄园>目录>

第927章:东都鲸巡

第927章:东都鲸巡

小说:全能庄园作者:君不见字数:2281更新时间:2019-06-11 07:30:56

   已经快到深夜了,**庭里,一个又一个的人走出来。

  这已经是第七个了,审理已经接近了尾声。

  在这段时间,海啸狂风骤雨冰雹暴雪雾凇,几乎所有能想得到的天象,已经把扶桑扫了一个遍。

  现在,扶桑的窗外,已经是从《2012》变成了《后天》的景象,一片白雪皑皑。

  记者们都冻得瑟瑟发抖。

  这庭审到底要多久啊!怎么还没结束啊!谁来救我们啊!

  马丁似乎想起了当初兰西州的景象,又在祈祷了。

  祈祷之后,他对其他的记者道:“一定是扶桑州的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没有在内心反思,所以天才震怒,降下了那么多的自然灾害……”

  现在已经没有几个记者觉得马丁疯了,他们觉得马丁说得对!

  一定是这些扶桑人死不认错,所以才会这样!

  你们这些扶桑人,为什么还不认错!

  扶桑人都快哭死了,我们是想要认错,但是人家不让认啊!

  **庭里,已经完全不是在审理了。

  十五个**官,正排成一队,跪在地哭求:“庄先生,求求您,庭审不要再继续了!”

  “我们已经撤诉了!立刻撤诉!全部撤诉!”

  “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我们亵渎了扶桑州法律的公正,我们真的错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不行!”庄不远拍桌子,“**,老子还没受审呢!你们把老子弄到扶桑来,难道是耍着老子玩吗?你们不是说老子是恐怖分子吗?没错,袭击你们港口的巨鲸是老子指使的,你们把老子抓起来啊!”

  “不不不,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巨鲸袭击港口和您有关!证据不足,证据不足!不予起诉!”

  “这场大雨也是老子招来的,是要把你们扶桑砸烂了!你们把老子抓起来啊!”

  “不,这只是一场天灾,完全和您没关系,没关系!”

  “水果产区里老子砸的,机场是老子砸的,粮库是老子淹的!路是老子弄断的!你们来抓老子啊!”

  “不不不不,这些都是因为我们的防灾救灾意识不健全,设施不够完善,完全和您没关系!”

  “老子说话你们不信是不是,信不信老子现在造一座火山,让你们扶桑州陆沉了!陆沉!”

  “不不不,我们信,我们信,您说什么我们都信!”

  “那你们的意思是我是恐怖分子了?”

  “不不不,您不是恐怖分子,绝对不是!我们扶桑州和绿岛港友谊源远流长,您是尊贵的客人,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完全不是恐怖分子!”

  **官、大检察官、大律师们都快哭了,这位爷太难伺候了,您到底是想要当恐怖分子,还是不想当恐怖分子啊。

  您给个明话啊!

  您这样让我们怎么猜您的心思啊!

  “那么,我现在是无罪了?”庄不远又道。

  “您无罪,绝对无罪!”**官们赶快恭恭敬敬地把一份件交到了庄不远的手里。

  “那我们是不是该讨论一下,谁有罪的问题了?”庄不远冷冷一笑。

  **官们瑟瑟发抖。

  “是谁勾结执法机构,陷害我们的同事?”

  “是谁滥用法律,让我和我的同事前来受审?”

  “是谁允许扶桑州滥捕滥杀鲸鱼,是谁在其收受了利益?”

  “我要你们给我一个交代!”

  “我要这些人七天之内,出现在绿岛港,接受绿岛港的审判,如果七天之内不到的话,后果自负!”

  当紧闭了许久的**庭大门再打开时,庄不远终于走了出来。

  在他的身边,一群**官、大检察官、大律师战战兢兢地跟着,如同受惊的小兔子。

  在场的记者们慌忙冲了来。

  他们手的摄像机,基本都只剩下最后的电量了,死活不舍得用了,都是留在这里,用来采访庄不远的。

  “庄先生,庄先生,审判结果如何?”

  庄不远懒得回答,一摆手,身后的**官赶快前:“经过10个小时的审理,庄先生和其他起名嫌疑人全部无罪当庭释放,我们对庄先生和同事们造成的时间、经济、名誉的损失表示抱歉,我们已经提起了政府赔偿流程,补偿庄先生的损失……”

  其他记者还想要问什么问题,庄不远一概懒得回答,这么听着了。

  看着扶桑州的司法机构争先恐后地帮他洗脱罪名、积极辩护,庄不远的心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所谓凌驾法律之,是这种感觉吧。

  这个世界,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享有这种特权。

  譬如某些州打得别的州稀巴烂,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其老大不但不会被当成战犯,还能得he平j-ia:ng。

  譬如某些州的前老大夫妇ta:n'w:u、叛国、**、暗杀,却没人能够制裁他们,甚至还能继续竞争当老大。

  譬如某些州恐怖主义起家立州,却能够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这个世界,太多太多凌驾在法律之外的人了。

  不是法律不够完善,而是法律根本没有能力来制裁他们。

  而这一刻,庄不远也站在了这个层面。

  明明他都快把扶桑给砸碎了,却绝对不会被当成恐怖分子。

  他可以为所欲为,而能够制约他的,只剩下了一个东西。

  那是他帅气的脸蛋(划掉)内心的准则。

  警察次长恭敬地走到了庄不远面前,道:“庄先生,非常抱歉,现在东都所有的酒店都已经关闭了,街道也已经积水,连直升机都无法起降,无法送您回去下榻的酒店,还请您暂时下榻在最高裁判所内,如果您有什么需求,请尽管吩咐我,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您办到……”

  “不必了。”庄不远走到了大门外,叫了一声:“鲸胖!”

  听到“哗哗”的海水声从远方传来,巨大无的浪头再起,却没有冲向四周,而是托着一个庞然大物,沿着深水街道急冲而来。

  随后“啪”一声巨响,鲸胖平平拍在了最高裁判所之前的空地,六十多米长的巨大身躯,溅起的水花,冲的人东倒西歪。

  庄不远站了鲸胖的背部,其他几个人也赶快跟着去了,紧紧抓住了庄不远。

  “走了,鲸胖。”庄不远一声令下,刚刚飞溅出去的无数水流,再次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数十米高的巨浪,托着鲸胖,载着八个人,转身离去。

  这两天,鲸胖对庄园主的力量掌握得更熟练了。

  从后方看去,鲸胖伸展着两只大翅,御水而行,巡行天空。

  难道……这是四海龙王的真面目?

  有人猛然想起来什么,抬手想要拍照、摄像。

  旁边的**官却猛然扑了去,夺下了他们的设备。

  这一切绝对和庄先生无关,我们没有证据,没有证据!没有证据!!

  庄先生,求求您,快收了神通吧……

  扶桑再也经不住下一次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