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念那时依默,予拾璎>目录>

第三七五章 团聚(大结局)

第三七五章 团聚(大结局)

小说:念那时依默,予拾璎作者:风舞竹馨字数:2489更新时间:2019-06-16 08:12:30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一辆黑色轿车从远处驶来,开进了肖家的院墙内。

  院里,传来阵阵欢笑声。

  “霑豪,……”

  “之翰;……”

  两位老友,少年时的同学,紧紧地拥抱着。

  人生聚散无常,细数流年,谁不是历经坎坷?……再多的灾难,已成了过往;如今都成了回忆。

  陆霑豪拍拍老同学的肩,望着他花白的鬓角,眼里噙着泪,声音有些颤抖;“之翰,三十多年了,你怎么变老了?”

  “还能不老吗?六十五都过了!”秦之翰笑笑,朝老同学轻轻一拳;“我怎能于你比?……当年的你,玉树临风,英气逼人,我比不了。现在更没法比了!陆先生归国华侨,依然年轻时髦!”

  “哈哈,年轻倒说不上;……”陆霑豪心里十分感慨,紧握住老友的手。“不过,你这白发忒多了些。”

  之翰比肖闯小四岁,看上去比肖闯还老气横秋。这些年,他定吃了不少苦头。

  “阿豪,你和之翰多年未见,不能说些高兴的?”张瑛轻轻碰下他;转向秦之翰;“之翰,我们这回来,多亏你派人来接。这些年的变化真大,霑豪说认不得了;……他几乎都找不到地了。”

  “可不是?内地这两年发展很快,说得上是日新月异。”拾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在二楼看到轿车进了院内,与肖闯一起走下楼梯。

  “阿闯,拾璎?……”张瑛迎上去;她有些诧异,他俩怎会从楼上下来?看他俩个穿着随意,像是很熟悉这里。张瑛小声地问:“你们住在这里?”

  “拾璎到这,就是回家了!我们能让她住外头?”女主人严艳系着围裙,从厨房走过来;她笑吟吟朝张瑛伸手;“张瑛吧,我是严艳,欢迎你们回南京!”

  “你好,幸会!”张瑛握住她的手,感受着她手心的热度。她好奇地打量起梅家这位义女。因为她和拾璎的努力,他们顺利从美国飞过来。这一会还没倒过来时差呢。

  “张瑛,你们若不嫌弃,也住这吧!”严艳快人快语;说道:“二楼左侧是肖闯和拾璎住;右侧的卧房是空的,你和霑豪先去休息?吃饭还早,我还在厨房忙呢。”

  “好!既如此,我们叨扰了!”张瑛笑道。她转向陆霑豪,“阿豪,你累不累?……或者,先休息一会?”

  “我么?……我在飞机上睡了很久,一点都不困!”陆霑豪起身;说道:“我与之翰多年未见,有说不完的话,……你且去休息吧!”

  “霑豪哥,我领嫂夫人上楼去!”拾璎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硬是将他推回了沙发边。

  拾璎拎起箱子,带着张瑛一起上楼。

  肖闯在另一侧坐下。秦之翰泡了一壶茶,每人面前都放上一杯。

  陆霑豪重新坐下。他瞥了肖闯一眼,轻声问:“宛如,现在怎样?……我听拾璎讲,她现在是学者?“

  “是!宛如,她一直没结婚。医术超群,是医药界权威,在国内外医学界都小有名气。”秦之翰深深望着他;“她经常出国讲学,去年,去过美国好几次;……怎么,你们没见面?”

  陆霑豪缓缓摇头;“没有!她,为何不去找我?哪怕见一面也好!”

  “拾璎去找过她。”肖闯啄一口茶,放下茶盏;说道:“拾璎想请她来,大家也很久没见一起聚聚;……她,却拒绝了!”

  “为何?……”陆霑豪问。

  “她说,有些事太久远了;……几乎想不起来了。她说,人得向前看。人生那么精彩,有那么多事要忙;为何做小女儿态,频频回望无趣的往事?”肖闯静静说道。

  “她,真是那么说的?”

  “是,我们没必要作假!”肖闯点头。

  “宛如活得通透;你既已为她人夫,见与不见,不都是那么回事。你难道,还向她倾诉以前那些感情?”秦之翰抚掌道:“不拘泥过往,轻松前行。不负真心,更不辜负自己!”

  陆霑豪愣了片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是呀!有些感情,深埋心底;不辜负真心;……

  拾璎送张瑛去卧房,重新回到客厅坐下。她望望秦之翰,又瞅瞅严艳,想说什么预言又止。

  “拾璎,是不是有什么要问?”秦之翰问道。

  “霑豪哥回来了。我想问,当年我梅家的那批文物,是不是可以取出了?”

  “拾璎,你们在境外,不知道消息;”秦之翰说道:“那批文物,早已经请出了!”

  “早已请出了?……怎会?”梅拾璎大为愕然。

  “六十年代中期,那片水泊兴修水利工程;……”秦之翰说道:“当湖水抽干,湖底的风光自然包不住;……”

  “哦,原来如此;……”梅拾璎沉吟着;有些东西,你很难完全拥有。

  拾璎记得;爹爹常说,身外之物,终是不长久的。我们拥有使用权,不过代为保管。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

  拾璎去寻梅公馆;听已是今非昔比,已经另做他用了。没躲过那场浩劫,梅公馆被分割成几大块,前门临街的做了住宅餐馆,中间一部分改成了成衣厂,后宅改成了小学校;……

  原有园林庭榭荡然无存;完全看不出原貌了,拾璎心里很不好受。

  肖闯轻拥着她;将她一双冰凉的手紧紧握住。她往他怀里靠靠;微微叹息一声。

  秦之翰望着她;道:“拾璎,你在为梅公馆庭园难过吧!爹娘动用毕生心力,几乎耗尽梅府积蓄,将梅公馆在废墟上重建。当时,我们下放到农村来不及阻止;……“

  “之翰哥,姐姐,多亏你们不在;……”梅拾璎摇头,轻声叹道:“我们人虽不在这,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很多人受到迫害。你们好好的,比什么都强。什么,也比不上人重要!”

  “拾璎……;”秦之翰感动。

  ……

  清晨,肖闯与拾璎走在山路上。

  从山下一路走上来,他们身上都微微发汗。清风习习,吹拂在身上,他们感觉到凉爽许多。一路走,一路歇;走走停停,他们到了半山坡。再往前走,是昔日云庐的方位。

  “阿闯,你说,带我来看一样东西;……原来,来云庐看看啊!”梅拾璎走到这,方明白他的用意。

  两个人加快了脚步。

  他们越走越近,却听到,越来越嘈杂的声响;……

  “什么?……”梅拾璎不太明白,望着肖闯。

  肖闯微笑不语;托着妻子的手,坚定地朝前走着。

  一栋房屋拔地而起,矗立在不远的前方;……房屋的轮廓,屋子的走向,以及整个外部结构,像极了以前的“云庐”。

  “你,重建了云庐?”梅拾璎内心欣喜,禁不住一阵狂跳;“这,什么时候的事?”

  “小丫头,云庐被焚,你一直耿耿于怀;……请原谅,那时候我没得法子!”肖闯从后抱紧她,耳鬓厮磨片刻;温存地说道:“我将这重建,重建我们的乐园。这里,我们自己说了算。你想来,我随时陪你来;想长住,我陪你在这!”

  “阿闯;……”梅拾璎哽咽着,感动得说不出话。

  丝丝青烟,篁竹的幽静,简朴的宁静;……没有浓墨重彩,淡淡的渲染着,清新却不薄冷,安静却不寡淡。

  他和她,不惊不扰;安然走过世界,把握自己的真心。

  (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