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妃要上位:陛下来翻牌>目录>

第591章 番外4韶华不负,生生世世(2)

第591章 番外4韶华不负,生生世世(2)

小说:妃要上位:陛下来翻牌作者:鱼墨字数:3574更新时间:2019-07-08 07:43:48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第591章 番外4韶华不负,生生世世(2)

  “好了,你先出去吧,到时会有人通知你的。”

  一直到回到了家里,沈安容才回过了神儿来。

  为何,为何他与记忆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可是却完全不认识自己。

  苦笑了一下,沈安容才觉着懊悔。

  如今唯一一个能接近那个人的机会,竟然还被自己给弄成那样乱七八糟的了。

  “萧总,今天面试的那些人里面,我挑出来了几个不错的,您看留下哪个合适?”

  萧靖宇接过秘书手里递来的简历,翻看着。

  “我记得有一个叫沈安容的,怎么?被他们剔出去了?”萧靖宇开口淡淡的问了一句。

  “萧总,他们说,那位沈小姐的表现……实在是有些糟。”秘书开口应了一句。

  “就她了。”

  萧靖宇说了一句,然后将手上的简历悉数扔在桌子上,没有再看一眼。

  秘书一愣,应了一声,拿起那些简历赶紧退了下去。

  直到现在,萧瑾瑜还在庆幸自己当初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这一晚的夜里,沈安容在睡梦中哭醒。

  “容儿,来世,朕再与你厮守一生可好?”

  梦里反反复复的只有这一句话,萧瑾瑜的脸和今天那个男人的脸在梦里交替着。

  到最后,甚至连沈安容也分不清了。

  坐起来一看,清晨六点,第一天去公司报道,决不能迟到了。

  昨天下午接到电话通知时,沈安容确实意外了很久。

  萧靖宇,萧瑾瑜……

  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自己要先接近那个人。

  “萧总,沈安容来了。”

  虽然已经在心里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沈安容在看见那个人的脸之后还是忍不住怔愣了一下。

  下意识的就想福身行礼,然后再说一句“臣妾见过皇上……”

  “萧总。”

  待到秘书退了出去,沈安容开口唤了一声。

  “沈安容,以后你就是我的助理了,该做什么工作一会儿会有人具体告诉你。”萧靖宇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目光扫过了沈安容。

  嗯,比前两次见着自己的时候要平静了许多,萧靖宇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只是……萧靖宇看到了沈安容紧抓着衣服边的两只手,有些想发笑。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沈安容,你仿佛还有东西落在了我这里。”

  萧靖宇突然又开了口,看向了沈安容。

  沈安容被他说的一滞,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萧靖宇心里略微有些恼火,那天因为她自己被别人指指点点了半天,她难道都忘了?

  拿出了那支海棠步摇来,萧靖宇又开了口:“这是不是你的东西?”

  沈安容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见他拿了出来,沈安容心里突然溢出了一丝期冀来。

  “您可是还记得……”

  脱口而出的话让萧靖宇和沈安容都微微滞了滞。

  “萧总,从前见过这个?”沈安容赶紧改了口,重新问了出来。

  “这是你那天掉落的,我怎么可能记得,行了,拿回去吧。”

  萧靖宇被她刚才那一句文绉绉的话吓了一跳,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沈安容其实并不想拿回去那支步摇,可是想了想也没有什么理由留给萧靖宇。

  “萧总,这个步摇就先放在您这里吧。”最后,还是说出了口。

  作为总裁助理,沈安容很是忙碌。但是在每日连轴转的工作当中,沈安容发觉了一些事情。

  例如,萧靖宇工作起来的样子像极了萧瑾瑜批阅奏折时的认真;萧靖宇也不喜欢吃辣;萧靖宇平时也是不苟言笑;萧靖宇也爱轻轻蹙眉……

  越是这样,沈安容越是忘不掉那些场景。

  “沈安容,上次你给我泡的茶呢?以后我就喝那个,这些不好喝。”萧靖宇看着文件,头也没抬,开口说了一句。

  自己习惯了喝咖啡,但是那一天,沈安容无意间给他泡了一杯酸酸甜甜的茶,倒是意外的对了他的胃口。

  过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任何的答复,萧靖宇蹙了蹙眉,抬头看了一眼。

  沈安容的工作能力没得说,只是萧靖宇不知道为什么一旦闲下来,沈安容总会走神儿。

  有时候萧靖宇在想,能不能走进她的心里,看一看她究竟整天在想着什么,在想着谁。

  不知沈安容思绪又跑到了哪里,此刻正看着萧靖宇的方向发呆。

  “沈安容,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萧靖宇提高了音量,开口问了一句。

  沈安容一下回过神儿来,脱口而出:“是,皇上。”

  萧靖宇没来由的有些气恼。

  这已经不是头一次沈安容对着他喊出“皇上……”二字了。

  起初,萧靖宇以为她是故意而为之,或是整日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后来他慢慢才发现,并非如此。

  “皇上?沈安容,你天天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你上一世是一位妃子,跟皇上许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如今转世而来,完成你那厮守一生的诺言?”萧靖宇开口说道,本以为自己会语带嘲讽,可不曾想却是平静中又带着些认真的口气问了出来。

  沈安容被他的话弄得一滞,看着相同容貌的人,开口说着“厮守一生……”的话,沈安容这一次没有哭,而是笑了,开心的笑了。

  萧靖宇望着沈安容明媚的笑容微微有些怔愣,这是这么久以来,萧靖宇头一次看见她笑,真正的笑,而不是官方的微笑。

  原来她也是会开心的……

  这一晚,不同的地方,却有两个相同失眠的人。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萧靖宇目光开始总是落在沈安容的身上了。

  她偶尔发呆的模样,她看着远处露出微笑的模样,还有她盯着自己的时候,表情复杂的模样……

  萧靖宇越来越觉得,沈安容是想要透过自己去看到另一个人。

  一直放在抽屉中的海棠步摇被萧靖宇重新拿了出来。

  她是在想着送这个步摇的人吗?萧靖宇忍不住在心里想着。

  可是为什么她却不愿拿回去这个步摇呢?

  萧靖宇越想越烦躁,甚至有些嫉妒起那个人来了。

  那个能让沈安容念念不忘,思之如狂的男人。

  “沈安容,今天下班以后,跟我出去吃饭。”又是同样的一天,快到下班时间,萧靖宇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

  沈安容看了看日历,阴历六月初六。

  “萧总,是工作上有什么交待吗?”沈安容开口应了一句。

  这句话怎的萧靖宇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不是,是我私下请你吃饭。”本想开口说的那一句“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和你一起吃饭……”在出口前变成了一句官方的回答。

  沈安容心里有些纠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想回家和记忆中的那个人一起用膳。

  看出了沈安容明显的犹豫,萧靖宇心里有些不舒服。

  “既然你有事,那就算了吧。”

  “没有,萧总,我有时间。”沈安容赶紧开口应了下来,朝着萧靖宇笑了笑。

  就是这一笑,让萧靖宇本来的那句“不用勉强了……”给收了回去。

  一直到下班离开的时候,萧靖宇才发现沈安容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

  “你这是什么?”

  沈安容被问的一愣,这是什么?这是一幅你的画像?沈安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说。

  “这是我给萧总,准备的礼物。”沈安容只得这么一说,想着这样子一会儿也好解释。

  “原来你竟然记得今天是我生日。”萧靖宇语气里明显的上扬,开口朝着沈安容说了一句。

  生日?诞辰?沈安容甚至于不知道该如何去想这件事。

  “萧总,生日快乐。”

  既然如此,沈安容将手里包装好的东西递了出去。

  萧靖宇微微笑了笑,心情明显的变好了些。

  原来这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呢,萧靖宇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不该问出口的。

  “等回家后我再打开看,留着期待一下。”

  沈安容看着此刻的萧靖宇,像极了那一次自己为萧瑾瑜舞了一曲后萧瑾瑜的样子。

  又笑了笑,沈安容点了点头。

  萧靖宇回到了家里,坐在沙发上,脑海里还是刚才两人轻轻相拥时怀里感受到的温度。

  还有那一股独有的清香,像是萦绕在了萧靖宇的心里,挥之不去。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为了一个女人的拥抱变成这样。

  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样,萧靖宇坐在沙发上兀自笑着。

  片刻后,才想起来沈安容送的礼物,萧靖宇赶紧打开。

  没想到竟然是一幅画,画上的人俨然就是自己。

  只是……

  只是一身龙袍加身,萧靖宇仔细的看着画中的人。

  与自己几乎无异的样貌,眉宇间倒是更冷冽一些。

  萧靖宇有些头疼,使劲闭了闭眼,重新睁开了来。

  “若今生执罔虚幻,已成落花。便许你来世雪扫眉发,执手天涯。你可愿绾正青丝,笑靥如花,借我一世年华。”

  萧靖宇喃喃的念着,不知为什么,看着画上的人,心里没来由的一疼。

  “我只想寻得一人,厮守一生,一生一世一双人。”

  萧靖宇轻轻念着沈安容那天说的话,脑袋里像是被什么猛烈撞击了一样的疼。

  一些声音和画面冲进了脑海里,萧靖宇头疼欲裂,紧抱着头跪了下去,萧靖宇忍着没有叫喊出声。

  第二天到了公司,沈安容昨晚上一夜未眠,努力打起了精神,推开了萧靖宇办公室的门。

  意外地,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沈安容有些纳闷儿,萧靖宇从来都是公司里来的最早的人,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安容,萧总今天还没来,你快打个电话问一问。”秘书有些急匆匆的进来,取了个文件,向沈安容交待了一句。

  沈安容应了下来,电话拨出去了好几次,然而却一直无人接听。

  沈安容有些担忧,想了想,走出了公司。

  赶到萧靖宇家时,门并未关紧,沈安容轻而易举的就走了进去。

  四下望过去,却没有看到萧靖宇的人在哪里。

  听见了一阵轻微的动静,沈安容寻着声音,寻了过去。

  推开门,看见了萧靖宇坐在那里,表情有些复杂,望着昨日那幅画。

  沈安容苦笑了一声,终究只是自己的执念罢了……

  轻轻叹息了一口气,沈安容正准备开口,萧靖宇却先抬起了头。

  嘴角挂着沈安容最熟悉的笑意,深情地望着她,仿佛就在此一直等着她一样,缓缓开了口。

  “容儿,此世,与我厮守一生可好?”

  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恰逢其会,猝不及防。

  故事的结束,却是那样,韶华不负,生生世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