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目录>

第七十七回 恭敬不如从命(二更)

第七十七回 恭敬不如从命(二更)

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作者:瑾瑜字数:2139更新时间:2019-07-09 07:24:24

  

  施清如不说话,只是看着施延昌,也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意思很明白。

  他当年把她娘和外祖家历年的积蓄都卷进了京来,还当那就是他的,不用还了吗?她不收他利息,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施延昌脸色就难看了起来,“清如,你不要得陇望蜀,贪得无厌!别忘了不只是我有求于你,同样你也有求于我,我们是互惠互利,又何必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呢?万事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

  就算她此番能入韩公公的眼,难道还以为自己能得宠一辈子不成?

  施清如淡淡道:“这话我也正想与老爷说。难道老爷以为韩公公提拔了您一次,以后便会次次都提拔您不成?没个人时刻在他耳边提醒着,您以为会有这样好的事?舍不得孩子,可套不着狼的。不过老爷说的也是实情,那就给我一个一年收益五百两的庄子吧,若再低于这个数,我可就真不依了,我也相信,哪怕太太不同意,老爷自己也拿得出这个数来,对吗?”

  施延昌见她定定的看着自己,眼神分明洞悉一切,只不过她没说出来而已。

  片刻便招架不住,狼狈的移开了视线,道:“我、我尽量替你向太太争取吧。”

  施清如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那我就先谢过老爷了。”

  施延昌被胁迫了,却笑不出来,勉强道:“你现在谢我还早了些,还是办成了再说吧。你也准备一下,不要再日日下厨了,弄得一身的油烟味儿,脸都快不能看了,若到时候被刷下来,可就别怪我不念父女情分了。”

  施清如笑着点头,“我听老爷的便是。不过老爷觉得我会被刷下来吗?”

  她这些日子忙碌之余的精心保养,可不是白费的。

  施延昌见她唇红齿白,气色大好,比之他刚在通州码头见到她时,又漂亮精神了几分,被刷下来的可能性还真不大,这才悻悻的没有再说,起身去了正院见张氏。

  次日,施清如仍是一早便起来,进了小厨房去。

  不多一会儿,张氏却带着林妈妈琥珀等人亲自过来了。

  施清如只得暂时停下自己的事,回了屋里见张氏。

  张氏却是带人给施清如量尺寸做衣裳来了,“清如,我瞧你这些日子长高了不少,之前做的衣裳怕是不能穿了,何况如今天气也热了,也该做几身夏装了。正好我库里还有一匹蜀锦一匹缭绫,颜色都很鲜亮,正适合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穿。”

  施清如知道张氏这是要给自己做“战袍”了,当然不会推辞,笑道:“清如多谢太太,让太太破费了。”

  张氏摆手笑道:“自家母女,不说这些话儿。我也已经与银楼的人说好,给你再打几套首饰了,下午便会来人送式样给你挑,你自己看看,有喜欢的,就都留下吧。”

  施清如再次向张氏道了谢,张开双手任针线班子的人给自己量起尺寸来。

  一时量完了尺寸,琥珀将针线班子的人和其他服侍的丫头婆子都带了出去,张氏这才又自林妈妈手里接过了一个匣子来,递给施清如:“清如,这是我名下位于大兴的一个庄子,一共五百亩,一年收益少说也有五六百两,占我们家每年收益的将近一半儿了。但你爹爹和我都满心疼你,给了你也不心痛,你把地契好生收着吧。”

  话虽说得大方,脸上也一直在笑,心里却是快要怄死了。

  可为了陈嬿,张氏还得生生忍下施清如的狮子大开口。

  原来本月的二十二,便是常宁伯嫡长女张云蓉出的日子了,张氏做姑母的,自然要提前回去添妆道贺,于是前两日便带了陈嬿和施宝如施迁一起去常宁伯府。

  给张云蓉的添妆自然也是极其丰厚,算常宁伯府所有亲朋里,都数得着的。

  却没想到她先投了桃,她那大嫂却不肯报李,她才刚说了一句:“依礼这几日蓉姐儿身边该有越多的小姐妹陪着,才越好的……”

  就被虞氏给似笑非笑的打断了:“姑太太只管放心,蓉姐儿身边多的是小姐妹陪着,倒是嬿姐儿比她大表姐可小不了多少,有些事姑太太也该趁早操心起来了才是,总不能因为姑太太舍不得,便留她一辈子吧?”

  虞氏的娘家大嫂当时也在,笑嘻嘻的就接道:“可不是这话儿吗,这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愁啊,姑太太若是不嫌弃,我娘家有个侄儿倒是与令嫒年纪相当……”

  把张氏差点儿气了个倒仰,虞氏姑嫂分明就是事先串通好了在挤兑她,也是在明摆着告诉她,慕白和嬿儿的亲事,是绝无可能的,——简直欺人太甚!

  张氏因此草草用了午膳,便负气带着儿女们回了家,心里只恨不能立时为陈嬿找一个更好的夫君,狠狠打虞氏的脸。

  可她心里更知道,她绝对再为女儿找不到一个更好的人选了……便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到了施清如身上,有此一节,别说施清如只是要一个庄子了,就算是更过分的要求,张氏咬牙切齿过后,只怕也只有答应的份儿。

  施清如却没想到施延昌不过一夜便说服了张氏,她还以为怎么也得三五日呢,短暂的意外之后,笑道:“既然老爷和太太如此疼我,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双手接过了张氏手里的匣子。

  张氏见她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火烧火燎,那庄子原本是她留给嬿儿做嫁妆的……

  好容易方忍住了,笑道:“你且收好了。对了清如,我听老爷说,你只打算带桃子一个丫头去提督府?我瞧她不大伶俐,怕是服侍不过来你吧,要我说,你还是把玉秀水秀一块儿带着的好,她俩虽也粗粗笨笨的,论忠心总是其他人比不了的。”

  昨儿施延昌让施清如的狮子大开口打了个措手不及,回去后与张氏说起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她还说了这样一句话,夫妻两个立时眉头皱得更紧了。

  连个他们给的丫头都不带,回头他们怎么知道她在提督府的动静,又怎么递话儿给她、敲打她呢?

  ------题外话------

  本来说好明天上架的,结果这轮手机推没能排上,得等明天的下一轮,所以上架推迟到17号,也就是下周一了,哎……亲们再等等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